第九十章 毕竟,慕小姐是如此不单纯的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根本不想逛街,又意外撞见了霍彦朗,还有一个女人,现在孙芸芸让她去试同一件衣服,落到霍彦朗眼里,感觉就像她想抢风头一样。

    “不要了,芸芸姐。”慕安然下意识就想拒绝。

    “没事,你别怕,你穿着一定好看。”孙芸芸突然走上前贴在慕安然耳边,说了一句:“太丢人了,求你了好不好?给我个台阶下。”

    慕安然手中的包被孙芸芸接了回去,孙芸芸把慕安然往前推。

    孙芸芸都打好算盘了,霍彦朗旁边的女人虽然漂亮,长得也精致,可论气质和容貌来说,还是慕安然更漂亮一些。她是女人,她也更喜欢慕安然的长相。

    只是,今天慕安然显然没有好好打扮就出门了,穿着简单的藕粉色衬衣,配一条白色的裤子,一双白色的运动鞋,看起来过度随意。

    但是一旦慕安然换上了正装,绝对能扳回一局。

    孙芸芸不容分说,直接给店员使了个眼色:“带慕小姐上去试,这条裙子无论好不好看,我都买了。”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店员眉开眼笑地拉着慕安然上楼去了。

    一直到慕安然上楼去,顾盼才不开心地撩了裙摆,低低道:“逛个街也这么糟心。”

    顾盼抬头,看到霍彦朗目光落在正走上二楼的那个清爽女孩的身上。

    霍彦朗一直看着慕安然的背影,眼底藏着深不可测的情绪。

    那份婚约解除书他还丢在抽屉里,半个月了,整整两个星期,两个人没有说过一句话,没有见过一次面。

    刚才,他克制着自己,没有去理会她。

    如她所愿。

    “dear,怎么了?”顾盼眼里写满了无辜,甜甜地对着霍彦朗笑。

    顾盼借着孙芸芸看不见的角度,贴上了霍彦朗,在他耳边用一口地道的中文口音问道:“搞什么鬼,你没看到我在和别的女人争风吃醋吗?仗义相助懂不懂?你就不能假装一下喜欢我?宠女人你会不会?给我脸上添点光,会吗?”

    顾盼小声抱怨道:“你就不能让我嘚瑟上天一下?还是,你看上刚才上楼那女孩了?”

    慕安然走上了二楼,店员把衣服递到了她手中,她抱着衣服走进了更衣室。

    在更衣室里,慕安然刚把衣服换下,就听到楼下又起了争执声,孙芸芸带着哭意的声音传了上来。

    “你怎么说话的,欺人太甚!”

    “就欺负你怎么了?!”另一个女孩的声音也传了上来。

    慕安然听见二楼的店员也蹭蹭地跑了下去的声音。

    慕安然在试衣间里,礼服已经穿上,可是背后的拉链却怎么扯,也扯不上来。她只能小心翼翼地反手从背后往上拽,够了一会,停在腰际。

    底下的吵闹声时大时小,慕安然纠结了一会,只能朝外求助:“有人吗?这裙子……拉链拉不上。”

    慕安然叫了两次,都没人应答,想来是都下去处理闹剧了。

    又过了一会,慕安然才听到空阔的二楼又响起了脚步声。

    慕安然赶紧出声:“拉链卡住了。”

    往上拉,拉不上,往下扯,又扯不动。

    衣裙太昂贵,如果使用蛮力的话又怕扯坏,不能换回自己原本的衣服,现在就连这试衣间她都没办法走出去。

    慕安然在原地等了一会,突然听到试衣间的门被打开的声音。

    她喜出望外,回头:“你好,可以帮我看看吗?我……”下面的所有话语,全如数哽在喉里。

    霍彦朗突然出现在她身后。

    男人浓重的呼吸声、清香味,充斥着整个小小的试衣间。

    霍彦朗冷着眼眸:“需要帮忙?”

    慕安然整个人僵在原地。

    这种感觉就像,明明以为这个人和自己不再有联系了,就连他的温柔都给了别的女人,而他却在自己最不经意的时候,又对自己展现出了这种久违的温柔。

    霍彦朗吐出的这四个字,就好像是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最后又狠狠地砸在她心上似的,令她疼得四肢都在发憷。

    “唔……不。”慕安然心虚得想拒绝。

    可惜,话没说完,霍彦朗淡漠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雪白的背敞开,宛如一捧雪,精致得令人挪不开目。霍彦朗的手碰到她的背,她的背脊倏然一僵。

    慕安然觉得自己呼吸都变得沉重。

    “霍总,请自重!”

    “哦?”她竟然学着孙芸芸喊他霍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吗?

    霍彦朗挑了挑眉头:“自重?”

    仿佛自言自语:“不是你对着外面喊,希望有人能进来帮忙吗?”

    慕安然僵着背,整个人尽量往前靠,结巴道:“我……我喊的是服务员,我不知道是你……”慕安然垂下了眼睫。

    霍彦朗站在她身后,听她吐出来轻轻浅浅的话语,像是一把羽毛,扫过他的心头,令他心尖发痒。

    霍彦朗冷着眼看她:“你在撩拨我。”

    “霍彦朗……你不要脸!”

    “难道不是吗?底下吵成这样,你没听见?店里的人都去劝架了,这店里能上来帮你的,只有我。你难道不是在设圈套,等我上来找你?”

    二楼没人,一楼只有他们两对顾客,其它零散的客人,在别的皮具区域。慕安然听到了店员下楼的声音,霍彦朗的话不留情面,说得很在理,她没机会反驳。

    慕安然咬着唇,霍彦朗继续道:“如果不是想吸引我,你大可以拒绝孙小姐的话,为什么要上来试这件衣服?”

    是啊,她为什么要同意?明知道这种局面很尴尬……慕安然被说得脸色发白。

    “难道你心里真的想和顾盼一比高下?”

    “我没有!”慕安然嘴唇哆嗦。

    她被他冰冷的话语堵得无言,只觉得这个男人又恢复原本恶劣的面目,对她一点客气都没有,恨不得用无情的话语卸掉她所有的盔甲。那一夜她伤害他,而现在他是在对她进行报复吗?

    慕安然又一瞬失神,突然感觉有一股力道按在自己肩上。

    霍彦朗的手并不像他人一样冷,反之,这双大手带着她熟悉的热度,就像之前一样,抚过她的背。

    霍彦朗的掌心停在慕安然的蝴蝶骨上。

    因为她刚才拉到一半,拉链就卡住了,此时这条衣裙的背部处完全敞开来,随着慕安然的紧张呼吸,背部的蝴蝶骨微微起伏,就像一只即将展翅飞翔的蝴蝶,美得令人难以挪目。

    霍彦朗盯着她的背看,手上的动作有些霸道,慕安然想挣脱,却被他牢牢扼制住。

    慕安然被他按得都要抵住换衣室的墙壁了,这会儿死死咬住自己的唇,不敢发出声音。

    “哗啦——”一声。

    霍彦朗稍稍用力,直接将拉链提上来。

    慕安然终于松了一口气,“谢谢。”

    “不用。”

    慕安然僵在原地,试衣间本就不大,挤了两个人有些施展不开,她想出去,逃出这里,可霍彦朗颀长的身影却一动不动。

    慕安然不敢再和他多说些什么,害怕自找难堪,却没想到霍彦朗没有离开的意思。

    慕安然捏着礼服一角,霍彦朗放开了停在她背上的手,可她却觉得腰间蓦地感受到了一股温热。

    霍彦朗的手似乎顺势放到了她的腰间,慕安然紧张得心都跳出来了。

    她不知道他们现在算什么。

    “霍总还有事吗?”

    “没事。”

    “那请你让一让,放开我好吗?”

    慕安然察觉那双停在自己腰间的手松了松,两个人挤在试衣间里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让她紧张到心脏都要跳出来了。

    “不好。”

    “霍彦朗,你到底想做什么?”

    突然,慕安然觉察到停在自己腰间的手又狠狠一收,她整个人逃脱不成,反倒被搂住,慕安然被迫原地转了个圈,堪堪落入了霍彦朗的怀中。

    熟悉的气味,熟悉的人,熟悉的霸道。

    慕安然那颗死了的心被霍彦朗撩拨得死灰复燃,紧张到浑身发软。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这样……慕安然在心里苦求。

    “你放开我,霍彦朗,你别碰我!”她觉得这样太难堪了,他冷眼相看,古井无波,可她的盔甲,轻易被他敲碎。“我和你没有关系了,霍总,你再这样我就喊人了!”

    霍彦朗盯着慕安然倔强的脸,她脸上写满了对他的排斥:“哦?”

    霍彦朗幽眸漆黑,里头藏着令人读不懂的心思。

    他的气息浓浓喷洒下来,慕安然睁着眼睛盯着他,霍彦朗看她娇俏可人的样子,这半个月,他辗转难眠,可罪魁祸首却吃好喝好,一步步拉开与他的距离。

    霍彦朗心中有一股说不出来的火气,面上却不显。

    “呵。”他轻笑了一声。

    然后,突然低头,唇停在她的眼前,差一些,再低头一些,就可以噙住她口是心非的嘴。

    慕安然这一刻,竟然有些期待,可是——霍彦朗又突然抬头,与她拉开了距离。

    他冰冷道:“碰你?慕小姐大概现在还看不清局势,哪怕是你送上门来,我也不会再动你一根小指头。不用喊人,我只是在想帮了你,需不需要向你讨要一些报答而已。”

    他缓了缓,道:“毕竟,慕小姐是如此不单纯的人。”

    -------

    ps:最近在准备出国的事情,所以更新时间乱一些,望多多包涵,有事可以留言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