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什么吃错药,我根本就没吃药!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因为顾盼出现在前,而且是和霍彦朗一同进入霍家的,大家先见到的顾盼,慕安然此时一进来,众人难免噤声。

    霍彦朗深邃的眼眸一抬,目光稀稀落落地放到了慕安然身上。

    这眼神,意味难明。

    “不好意思!”慕安然转身想走。

    突然,一双手拉住了她,是孙芸芸。

    慕安然抬头,眼里失了焦距,眼眶有些湿润:“我先走了,不好意思。”

    孙芸芸急忙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安然我不知道会这样,我不知道这个女人也会……”穿这件衣服。

    尴尬从来不是一个人的,霍家晚宴上她怎么可能任由顾盼出尽风头?所以知道顾盼在tonyward定了一件礼服之后,她就立刻照着慕安然的尺码买了一件。她当然也不会傻到买来自己穿,这件衣服,慕安然穿着最合适。

    慕安然是霍彦朗的前未婚妻,不管顾盼和霍彦朗是什么关系,和慕安然穿同一件衣服,这种怪异的感觉够顾盼受的了。当然,这件事上慕安然受的伤害最大,慕安然向来不喜欢争风吃醋,可在霍老爷子寿宴这一晚,穿着霍彦朗女伴的衣服出现,难免没法避嫌。

    现在,满大堂的人都在窃窃私语,不知道慕安然身份的人,在问慕安然是谁,而知道慕安然是谁的人,眼神里都多了几分不屑。慕安然活生生变成了箭篓子,难堪到了极点。

    顾盼的这声“这位……”没人回应。

    但顾盼将视线落到了正在得意的孙芸芸的身上,一下子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借刀杀人,顾盼顿时就不开心了。

    慕安然难堪地甩掉了孙芸芸的手,这席间认识慕安然又因为霍彦朗的关系讨厌慕安然的,大有人在。

    原本两个人刚在一起的时候,就被人误会是抢姐姐的男人,慕安然的风评并不好。

    有尖利的女声道:“哎哟,我还以为是谁呢,这不是慕家二小姐吗,怎么了,和霍总解除婚约了以后,又不甘心了?”

    “是啊,之前就是以丢人的手段抢走自己姐姐的老公的,这会儿更放肆了,直接人前就开始不要脸了。”

    “故意穿成这样,是要和顾小姐比么?旧爱怎么比得上新欢,那么不自量力,只能给人当笑话看。”

    慕安然捏紧了手,在心里默默告诉自己,不要在意,不要听,以最快的速度离开。

    “怎么,觉得事情败露了,难堪了?慕安然你还知道要脸啊?”

    突然,一道沉稳却稍显冷漠的声音打断了这些讥讽的话语。

    “爷爷生日,不是让你早点来吗?怎么到现在才来。”霍彦朗的声音很好听,里头的气魄令人难以忽略。

    对谁说的,对她吗?

    慕安然僵住身子。

    “给你送了一条prada的裙子,怎么也不穿。”

    慕安然手心都攥出了汗。

    她回头,看着霍彦朗,他的脸上并没有多余的表情,只有眉头紧骤着,说明他现在有多不痛快。他的眼里只有她一个人,话里带着浅浅的责备,却藏着捉摸不透的温柔。

    孙芸芸心脏快速跳动,迟疑地回头,所有目光都落到了霍彦朗身上。

    顾盼也不解地看着霍彦朗,但两秒之后就扯开唇,淡淡笑开了。

    表面装着高冷,心里比谁都要关心慕安然,在乎慕安然,见不得她受一点委屈。

    顾盼“啊”了一声,突然道:“穿什么prada,你的眼光和我的能比吗?这是姐妹装,难道你没看出来?”

    顾盼这么一出声,撞衫的尴尬顿时化解。

    孙芸芸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这个女人故意的?为什么要替慕安然解围?

    她料定了顾盼的性子不好惹,所以才非要这么做,要的就是顾盼没理由对付她,就算要放火烧山,也是要找慕安然算账,这一个借刀杀人她玩得好好,就这么被破了局。

    刚才出言讥讽慕安然的人也像是被打了无形的耳光。

    慕安然僵站着,回过头看着顾盼和霍彦朗。

    顾盼突然走上前来,拉过了慕安然的手,黑暗中,狠狠瞪了孙芸芸一眼,用只有三个人都能听见的声音说:“孙小姐,好自为之。”

    霍彦朗站在人群中看着顾盼替慕安然解围,他淡漠转身。

    慕安然看着他转身的背影,不是滋味。

    不管两个人怎么吵架,霍彦朗都不会对她的事情坐视不理,可他现在除了帮她,再也没别的话可对她说了。

    那一夜在慕家,她房间里,她对着他说,如果我是你父母,我会为你的行为感到羞耻。慕安然突然想起来,自己好像从未听他说过他的父母。她脸色一白,终于意识到自己究竟做了多过分的事情。

    为了达成自己的目的,为了和他断得干干净净,用这样卑劣的缘由去搪塞他,伤害他。

    顾盼牵起了慕安然的手,发现慕安然的手是湿的。

    顾盼把慕安然带到了一个小客房里:“奇怪,你给我的感觉总是很熟悉,我们以前是不是见过。”

    人群里,孙芸芸看着顾盼把慕安然带走了,她自己倒孤立无援了,霍彦朗也根本没正眼看她,不由得自己跺了跺脚。

    顾盼把慕安然安顿好了,就一直和慕安然聊天:“今天出了这事,你别介意啊,其实我觉得咱俩穿着同样的裙子,倒还真挺好看的。”

    这么远远一瞧,顾盼说得确实不假。

    顾盼的化妆技术很好,所以整张脸显得很精致,而慕安然是生得原本就精致,两个人长得各有特色。

    顾盼笑着说:“其实我原来也不长这样,我也不怕你笑我,我做过微整容,眼角这里开过,要不然没这么深邃。哎,我性格就是话唠,你不会介意吧。”

    慕安然皱了皱眉头:“你是不是……顾盼?”

    “欸??”

    慕安然脑子里出现了另一张脸,那张脸也很漂亮,但就如顾盼刚刚说的,眼睛很清亮,没那么大,也没那么深邃。记忆里的女孩没有化妆……难怪她认不出!

    “我是慕安然。”

    “卧槽,慕安然?安然?”顾盼心里一千只草泥马掠过。

    “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啊?”顾盼急着感慨,难怪她一看到慕安然就觉得心里很舒服,难怪一直到刚刚,她都觉得慕安然给她的感觉很熟悉。

    两个人是初中同桌啊!

    顾盼曾在a城度过一段时间的书,后来才去法国上学,一直到大学、工作,全在法国。国内的人和事对她来说,已经很遥远了。

    要不是为了霍老爷子的生日,还有那个人……她不会回来。

    慕安然盯着顾盼看,难怪她也没认出来。

    顾盼摸着自己的胸口:“幸好我刚才为了卖霍彦朗一个人情,帮你解了围,要不然现在认出你来,我要后悔死!对不起啊,你明明没怎么变,我却记不得你。”

    顾盼还记得以前自己和慕安然躲在教室角落看书,唯一不同的是,那个时候的她看少女漫画,而慕安然学习一直很好,乖巧地在她旁边背数学公式。

    回忆起以前,顾盼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竟然是你……”

    霍彦朗喜欢了十年的人,竟然是慕安然。

    顾盼看着慕安然的表情,不知道她到底对霍彦朗是什么样的态度,为什么要和霍彦朗解除婚约,对于霍彦朗对她的感情,她又知道多少?

    顾盼看慕安然心情不太好,有些话想问,最后还是按捺回去。

    “安然啊,你在这里坐着,我出去把你家dear喊过来陪你,你别走啊!”

    dear?

    慕安然没来得及拒绝,顾盼已经提了裙子一溜烟地打开门跑了出去。

    霍彦朗在外面抽烟,一个人站在黑暗的角落里,外头的热闹仿佛和他没有一丁点关系。

    顾盼走过来,一句话都没说就把霍彦朗往客房带。

    “抽什么烟,心烦就去强吻她,客气什么?我就不相信面对慕安然,你流氓的事情没做过。”

    慕安然身上有种让人想保护的**,尤其是对于男人来说,有一种致命的吸引。

    乖巧的女孩子,谁不喜欢?

    “我和你说我认出她是谁了,从今儿开始我就是慕安然的护花使者了,你快去追她,喜欢就和好啊!她要是不愿意,你不会不要脸吗?脸皮能当饭吃吗,霍彦朗你明明爱她爱惨了,为什么就是不告诉她?”

    霍彦朗看着顾盼。

    “你吃错药了?”

    冷冷淡淡的声音,若是不相熟的人,还以为他是在讥讽她。

    顾盼皱了皱眉头:“哎呀什么吃错药,我根本就没吃药!没时间解释了,一会寿宴就开始了,快去把你们俩的事情拎清,解决不好,就不用出来吃饭了,霍老爷子那边我替你解释。”

    霍彦朗烟头被掐掉,就这么被顾盼推进了房间。

    顾盼把门关上,在门外发笑。

    谁想到缘分就是这么的奇妙,在法国认识的男性好友,喜欢的竟然是自己的初中同桌。

    慕安然所在的客房里打了冷气,霍彦朗一进去,冷气迎面而来。

    没想到霍彦朗真的进来了,慕安然顿时一怔。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