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什么样才叫大度?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顾盼回答完,直接撞开了霍擎风,她没必要在霍擎风这里自取屈辱:“还有,我不是为你而回来,你别忘了,霍爷爷也是我爷爷。”

    霍擎风是霍老爷子二儿子的儿子,也是霍家唯一一个少爷。霍老爷子两个儿子,一个早已因飞机失事,全家都交代在天空上了。只有二儿子继承了霍家的家业,但娶了个外国老婆,于是生出了霍擎风这个不务正业又精明非凡的儿子。

    霍擎风的父亲如今定居在美国,只剩下霍擎风回来打理霍家在国内的资产。

    打理得怎么样,这就不说了,女人倒是不少。

    霍擎风此时盯着顾盼离去的背影,勾唇邪魅一笑,饶有兴趣。

    可目光落到紧锁的房间门,脸上的笑容却顿时一收。

    房间里,慕安然咬着唇,又尝试着推了推门,最后脸色难看地望向霍彦朗。

    霍彦朗正饶有兴趣地看着她。

    “怎么。”

    “门被锁住了。”

    霍彦朗暗黑的目光像是能将人看穿,眼底稀稀落落写着一些类似于嘲笑的东西,又似乎……带着点期待。

    慕安然苍白着脸,没看见他眼底的那些小小的变化。

    “这门是从外边锁住的,对不起,不是我故意的。”

    她真没这个意思!

    说要走,却又没办法离开,别说是霍彦朗,连她都要误会自己了。说好了从此当陌生人,她却在louisvuitton店里遇到他,在更衣室时那双温热的掌心在她背脊上游离,那个时候已经被讥讽得一点尊严都不剩。现在,她又莫名出现在霍家的晚宴上,与他共处一室还被迫关在一起。

    这么多巧合,每一件都巧得那么刻意。

    果然,霍彦朗清冷的沉声响起:“不是故意,如果这样都不是故意的,那怎样才算故意?慕安然,你比我想象中要更不诚实。”

    慕安然僵在原地,努力再推了推门:“一定是顾盼做的。”

    依照顾盼从前的性格,这事绝对能做得出来。

    霍彦朗也不在沙发前站着了,缓缓走到了门边:“别尝试了,如果真的走不了,那就别走了,做点事,嗯?”

    慕安然突然怕得一步步往后退,看不懂此时的霍彦朗到底想做什么。

    时而冷漠,现在又……主动得过度。

    慕安然用一种矛盾的眼神看着他,这目光落到霍彦朗心里,一阵烦躁和愤怒袭来,他突然按住了她的下巴,狠狠一抬,头低了下去,将她整个人挟持得严严实实。

    “唔……”慕安然觉得唇上一热。

    她用力地想推开,却觉得唇上被人用力度蛮横碾过,她反应过激,猛地张嘴一咬,很快,嘴里蔓延了淡淡的血腥味。

    再抬头,看到了霍彦朗没有遮掩的受伤的神情。

    “你知道我在生气,何必惹我更生气?”

    慕安然心一惊。

    “对不起。”她下意识说。

    霍彦朗意外于她的反应,却又没有很意外,只是站在她身前,突然停下了所有动作,只剩右手缓缓抬起,轻轻擦着自己流血的唇。

    她咬得很用力。

    霍彦朗唇上竟有些发疼:“你总和我说对不起,但是你想过没有,或许我需要的不是对不起,你也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不是吗?”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可恨的是他竟然放不下,还把持不住。

    只要对象是慕安然,他就只有自找心烦的份。

    慕安然看着他嘴唇上的猩红,自己的嘴里还有淡淡的血腥味。

    霍彦朗变得冷静:“一直以来都是我在逼你,难得这一次,你说不想和我在一起,要我放手,我如了你的愿,但你现在又三番两头出现在我面前。”他的拳头差点挥过来:“你这样,让我怎么冷静。”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被吓了一跳。

    “如果,你想断得干净,就不要回来。如果你还继续在我面前晃悠,那么慕安然,我会做些什么可就说不准了。”

    执念为什么是执念,是因为它不容易断掉,那么多年的累积,怎么能轻易说抹平就抹平。

    终于,霍彦朗所有的冷静和伪装如数摊开。

    “霍彦朗……”慕安然被他的警告吓到。

    这一刻,她抬着头盯着他看,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开心吗,还是觉得……更加悲哀。

    “对不起,你别这样……”慕安然看着他受伤的唇,轻轻说。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这个样子,更是有火气没处发。

    站在墙边,整个人的气势冷得吓人。

    最后,这扇门是被霍彦朗差点拆掉了才打开的,慕安然看着这一扇打开的门,可想而知霍彦朗有不痛快。他心里的不痛快,并不是第一次。那一个晚上,他从窗户离开,清冷的背影披着月光,也和这一刻差不多。

    慕安然望着门出神。

    她伤害着他,可究竟有什么办法,才让一切两全其美?

    似乎,从霍彦朗伤害慕岚开始,就没有办法让一切回到正轨了吧?

    外头的宴会已经开始,有请帖的人已经就坐,慕安然听到庭院里传出的热闹声。来这里的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霍彦朗作为霍家的一份子,想必已经过去,她也没有任何理由再逗留在这里。

    慕安然一个人悄悄出了霍家。

    刚徒步走到“半山半岛”警卫室,顿时看到一辆熟悉的车子。

    银灰色的保时捷,一别许久。

    慕安然停下脚步,看着专属于霍彦朗的车子出神,血液从心尖的地方开始凝固。

    车子缓缓降下车窗,并不是慕安然想到的那个人。

    “慕小姐。”

    薛北谦坐在车里,手停在方向盘上,看着她。

    薛北谦的态度并不是很热络:“要回慕家?我顺便送你回去。”

    “薛特助,不用了。”慕安然缓言拒绝。

    薛北谦的神情有些怪异,比往常坚持:“没关系,我也顺路要去城南办点事情。况且,慕小姐既然来到了这里,也应该知道这个住宅区很偏,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平常根本没有出租车往这里跑。”

    薛北谦看着她:“慕小姐刚好又是独自一个人,如果不坐我的车,应该很难回去。一个人走,说不定又要出什么意外。”

    慕安然咬着唇,怔怔看着前方。

    薛北谦出声催促:“慕小姐,还是上来吧。”

    她不上车,薛北谦也就没动静,就好像是僵持一般。慕安然最后深呼吸,终于打开车门坐了上去。

    车子一路上走高速,车速很快。

    霍彦朗有很多车,处理公事的时候会开其他车,只有私人的时候,才会开这辆保时捷,这样会避免被打扰。她认识霍彦朗这段日子以来,这辆车几乎一直跟随着他,极少有车在而他人不在的情况。

    薛北谦一路上只开车,多余的话都没和慕安然说。

    半小时后,到达慕家,慕安然下了车,温婉地对薛北谦道谢。

    薛北谦说着“不客气”,却是一直在打量慕安然。

    他不懂,慕安然为什么突然要和霍彦朗分开,却又突然出现在霍家的晚宴上,看慕安然今日盛装打扮的形象,并不是临时起意。

    他摸不透慕安然想做什么。

    薛北谦突然开口:“慕小姐,我虽然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但是我作为旁观者觉得,你做得真是有些过了。”薛北谦还记得那天晚上霍彦朗最后从慕家出来的样子,狠狠的把车门摔了。

    霍彦朗一直都是冷清儒雅的,他经历过太多的事情,所以也习惯了宠辱不惊,不露喜怒。外人看来,他可能有些深不可测,可其实他只是不再有那么大的情绪起伏而已。

    毕竟,连生死都见惯了的人,也不会有太多复杂的情感。

    可是,慕安然却是他的一个例外。

    “虽然我不知道霍总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惹到了你,导致你或者你们慕家做了这个决定,他其实都尊重了你的选择,可是你的选择,尊重过他了吗?他对你的好,从来不是没有缘由的,不知道你有没有探究过这个缘由?”

    霍彦朗喜欢了慕安然十年,这一点,慕安然到底知不知道?

    如果知道却还这么轻易就放弃,践踏了别人十年的喜欢,那么霍彦朗对慕安然的这十年感情,真是不值得。

    “不管霍总有没有伤害慕家的人,但他终究是为了保护你,不是吗?”薛北谦目光灼热。

    慕安然被问得无言,只能静静站着听。

    “慕岚是慕小姐的姐姐,所以你能轻而易举原谅她,但爱你的人做不到,这又有什么可以怪罪的?难道没那么宽容,也是霍总的错?慕小姐是不是觉得,一个男人要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所爱的女人被别人伤害,并且原谅罪魁祸首,才叫大度?”薛北谦的语气里,竟然有些咄咄逼人。

    “薛特助!”

    “抱歉,我可能是立场不同,所以看的东西与慕小姐不同。”

    “是霍彦朗让你和我说的吗?也是他让你送我回来的……对不对。”要不然,薛北谦怎么会开着霍彦朗的车,那么碰巧地等在门口?还真的……以为她傻吗?

    只不过是,有些事情装糊涂总比清醒得好。她不愿意坐,薛北谦既然接受了霍彦朗的委托,自然就会坚持到她愿意被他送回来为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