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他心里一直装着一个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这些话是我自己要说的,学长不会矫情到这个份上。”霍彦朗属于有火也不会发的人,除非逼急了。“不过,今晚确实是学长让我送你回来,人我也送到了,慕小姐上去吧,以后照顾好自己。”

    慕安然怔怔看着薛北谦,薛北谦言语中虽然对她有颇多不满,但毕竟看在霍彦朗的面上,一直对她客气有加。

    慕安然无话可说,只能对薛北谦道谢:“谢谢。”

    薛北谦看着慕安然,神色幽深,只能朝慕安然点了点头。

    慕安然进了房间后,整个人进入了放空状态,这个晚上对于她来说,真的太累了。

    心像被捏得紧紧的,一直很难受。

    霍彦朗发了火,最后却还是细心地吩咐薛北谦送她回来。

    慕安然望着天花板,发呆了很久。

    时间过得漫长得仿佛像穿越了一整个世纪,慕岚还在外头环游各国,慕氏的跳楼事件历经一个月也终于被慕方良动用关系摆平,而孙芸芸自从那天晚宴的事情之后,也不怎么来打扰慕安然了,慕安然的生活安静得像一潭静水,就连宋连霆都不再出现。

    唯一联系慕安然,只有顾盼。

    晚宴第二天,顾盼不知道从哪儿打听到了慕安然的地址,下午出现在了慕家。

    “喝下午茶去?”顾盼笑吟吟站在慕家客厅里,对慕安然问。

    慕安然刚从楼上下来,听说有人找她,还诧异了一下,以为是孙芸芸,一问之下却不是,看到是顾盼的时候,整个人一怔。

    顾盼今天没穿礼服,一改精致的妆容,化了个淡妆,令她看起来更像是中国人,原本的面貌也显现出来,令慕安然觉得熟悉。

    “顾盼?!”慕安然吃惊。

    “你干什么那么惊讶,没料到我会来找你?不过你家是不是搬家了啊,住得那么大。”

    慕安然和顾盼两个人的感情是从初中在一起的,认识的时候慕家已经有一定的资产,也是住在这个别墅区,只不过没有将房子扩得如此之大,后来慕家生意越做越好,在顾盼转学了以后,才把隔壁别墅也一并买了下来,慕家别墅才改成了如今的样子。

    “没搬……一直在这里。”慕安然摇了摇头,把这个话题带过,也没做什么解释。

    顾盼本来就是随口一说,也没深究,只是回到正题:“哎,你还没回答我呢,去喝下午茶吗?”

    顾盼喃喃自语道:“从法国回来到现在,简直是无聊死了,也没什么朋友,能陪我的又很忙,唯一一次出门就是……”想到了那次在louisvuitton的际遇,也不知道霍彦朗对慕安然做了什么,顾盼后半句话戛然而止。

    慕安然本来不想出门,但顾盼难得来找她,皱了皱眉头,对顾盼说道:“你等等我,我上去换衣服。”

    和顾盼出去喝茶,总比和孙芸芸出去要舒服得多,至少相处得很舒服。

    一路上顾盼开车,音乐也没放,一直在和慕安然叽叽喳喳地唠嗑,十足的话唠。

    “哎,你不知道外国人都不好交,三观不合啊,我说东他们说西,我说yes他们说no,在国外读书那么多年,没遇到一个能聊得来的。现在不都流行闺蜜这个词么,唔……我想想,真能算得上是闺蜜的,也就你一个。”之前只能烦霍彦朗,现在终于还有个慕安然可以陪她了。

    “顾盼,你要在国内待到什么时候。”慕安然问她。

    “可能……一两个月吧。”顾盼突然沉默下来。

    慕安然不知道顾盼是想到什么了,只见原来一张笑脸突然一收,顾盼忽然若有所思地转过脸,双眼一直盯着前方,两只手也中规中矩握着方向盘,乖乖开车。

    “怎么了?”慕安然问。

    “没什么,只是突然想起了一些事。”

    “对了,你和霍彦朗怎么样了?”顾盼似乎不太愿意说自己的事情,于是把话题转到了慕安然身上。

    慕安然也猛地沉默了,一路上两个人一直沉默到了咖啡厅。

    顾盼口中的下午茶,地点在a城最繁华的商业街,不同于“万象主义”,这里坐落于老城区,是她们初中时最繁华的地方,顾盼载着慕安然来这里,也是想叙旧多余喝茶。

    两个人一起走进文艺安静的咖啡厅,谁都没有说话。

    一直到挑了个窗边的位置坐下,顾盼才重新开了口:“我听说,你原来和霍彦朗已经在一起了,不是订婚了么,你俩怎么又闹僵了?”

    有些话,从霍彦朗嘴里套不出来,顾盼没那么傻。

    听说,她关上的门最后是被人用蛮力打开了,估计她好心做了坏事,顾盼脸上有些尴尬。

    她想问清楚,其实也是想少些负罪感。

    慕安然转头看向窗外,握着暖暖的咖啡杯,轻轻喝了一口:“嗯……是在一起了。”

    “你们俩怎么回事啊。”

    “我们俩……”

    慕安然把她和霍彦朗怎么在一起的,大致说了一下,顾盼听得目瞪口呆。

    “他,他在卫生间对你……”

    慕安然口中的霍彦朗,和他认识的霍彦朗差别太大,顾盼差点没办法将慕安然的形容和自己所认识的霍彦朗等同在一起。

    如果说霍彦朗在她眼里是冷静的、矜贵的、理智的,那么慕安然就是他的不冷静、不理智。

    “我还真想不到呢。”顾盼感慨,“你那个时候,是有男朋友吗?”

    慕安然放下了咖啡,低着头:“嗯。”

    “打算结婚了?”

    “……”慕安然有些出神,片刻后:“算是吧。”

    如果不出了那样的事,慕岚订婚宴之后,就该到她和宋连霆的喜事了吧?毕竟两个人在一起两年了,宋连霆也在计划着未来的日子。

    那个时候的她,对未来也是满心期待。

    “哦。”顾盼富有深意地感慨着。“也难怪……”

    突然,顾盼看着慕安然,像是在研究她的表情:“如果一个男人喜欢了一个女人很久,但是那个女人却爱上了别的男人,甚至还计划结婚,在担忧自己没机会了的前提下,确实是有可能出现一些过激反应。”

    慕安然皱着眉头,望着顾盼:“嗯??”

    “没事,你喝咖啡,继续喝……别管我,我瞎感慨。”顾盼看着慕安然这种神情,难不成真是不懂霍彦朗的心事?

    霍彦朗追女人的技术,也太差了,只知道默默付出,却什么也不说。

    “我说……”顾盼忍了一会儿,又忍不住开口。

    “算了……不说这个。”顾盼又憋了回去,她怕她乱说话,如果说错了会被霍彦朗抽死。

    顾盼默默转了个话题,至于那个真相,就随缘吧。

    “那你和霍彦朗,又怎么分手了啊?在一起的时候,你喜欢上他了吗?”

    “顾盼……”喜不喜欢霍彦朗,慕安然避而不答,只是道:“我们俩现在没可能了。”

    “怎么没可能?现在都什么时代了,难道有人逼你和他分开,你就要分开?就算要绝交,也要有个正当理由,现在这种社会,见不得别人过得好的事情多了去了。”

    慕安然语气软了下来:“正当理由……”

    顾盼有些生气的盯着慕安然看:“我不知道你怎样看待霍彦朗,但是说实话,我在法国的时候就认识霍彦朗了,他人很好,很值得在一起。在华人圈子里,他是个奇特的存在,也不是谁都能高攀上的,那个时候有个留学的富家姑娘很喜欢他,霍彦朗明明很需要钱,却拒绝了她。”

    “很需要钱?”慕安然不禁想起了霍彦朗在s市替她做饭时的只言片语。

    顾盼打断了她的话:“这不是重点,你别听岔了。你知道霍彦朗拒绝对方的原因是什么吗?他说,他心里一直装着一个人。”

    慕安然一僵。

    顾盼径自说道:“那个人,在霍彦朗心中很久了,久到支撑他在法国勤工苦学,甚至创业成功,在法国打了自己人生中最漂亮的翻身一仗。”

    “每个人的成功都不是天赐的,成功背后往往是更多人看不见的努力,霍彦朗很努力,甚至连命差点都没了,而这一切,只是为了他在心里默许的一个诺言,为了将来有能力的时候,能够照顾好一个人,给她一切。”

    慕安然感觉浑身血液都冰冷着:“那个她呢……”

    她还处于和霍彦朗断绝关系的痛苦中,却意外在顾盼口中听到了关于霍彦朗的另一段感情。此刻慕安然的心抽疼得不行,她以为她不在乎,却没想到霍彦朗这三个字在她心底扎根如此的深。

    仿佛,从顾盼的嘴里听到他对另一个人的感情。既然爱得如此之深,已经深入骨髓,何必又来招惹她?

    “后来呢?”慕安然身子有些颤抖,尽力稳着声问,不让顾盼发现她心里的异样。

    “后来……后来也就那样了。”顾盼小心翼翼地避开这个话题,避免让慕安然发现真相。

    有些事情,要不要说,不是她能决定的,不该多嘴的时候不要多嘴。

    如果慕安然真的什么都不记得,那么她说了也是多说,根本不值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