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我得不到的,她也别想得到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我只知道霍彦朗不是个轻易付出感情的人,可一但付出了,他爱上的人就是最幸福的人。安然,我不明白你在想些什么,有这样的男人爱着你,你却如此糟蹋他,好端端的你们解除婚约干什么?好好在一起也挺好的。”

    顾盼知道霍彦朗不会轻易换人,所以既然在回国的最短时间内和慕安然订婚了,那么多半慕安然就是霍彦朗心里藏了多年的人,只是慕安然不知道而已,所以这段感情才那么脆弱。

    “昨天晚宴上你不知道,霍彦朗几乎全程黑着脸,你又说什么惹他生气了?”

    慕安然抿着唇:“没说什么……”

    倒是她,被他给警告了。

    “以后,我和他,应该不会见面了吧。”

    既然霍彦朗心里有其它人的话,就算她继续和他在一起,有一天当那个人回来,她也是要给其他人让位的。

    这么一想,慕安然反倒轻松了许多,也没那么讳莫如深了。

    顾盼好奇,慕安然干脆把慕家这几个月发生的事全说了,“刚开始不愿意和他在一起,甚至看到他就觉得很讨厌,恨不得杀了他,慢慢的,在s市他救了我,下厨做饭……后来慕氏股票大跌,我去找他……”

    慕安然零零碎碎地说着,这才发现她和霍彦朗走过了许多路,发生了许多事。说到为什么解除婚约的时候,顾盼两眼一怔,这才发现霍彦朗做得实在解气,顾盼感慨道:

    “今天这个下午茶喝得真值!待会儿钱我付了,这客我请了。”

    慕安然:“……”

    顾盼喝了一口咖啡,口齿不清道:“不过你姐姐也是,我没见过这样的人,你毕竟是她妹妹啊,凭什么啊,三番两次找人对付你,别人不喜欢她,那就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啊,把自己的妹妹当仇人,闹个什么劲儿。”

    “依我看,你姐姐是罪有应得,自己还有脸让你别和霍彦朗在一起。霍彦朗怎么不抽死她呢?”

    “她毕竟是我姐姐。”

    “要这样的姐姐有什么用?正常的姐姐能把你当仇人吗?她这是在毁了你。”

    慕安然拿着咖啡杯的手一紧。

    顾盼看慕安然怎么也劝不动,只能感慨:“你就是这样,心眼太好,是我的话,早不认她了。”

    “你自己的事情,我说不动你,但是如果因为这个原因你就要和霍彦朗一刀两断,那也真是太坑了。说不定他有自己的原因,必须要对付慕岚呢?”

    慕安然怔怔地,有些出神。

    想到了薛北谦昨天留下来的话:难道没那么宽容,也是霍总的错?

    ——慕小姐是不是觉得,一个男人要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所爱的女人被别人伤害,并且原谅罪魁祸首,才叫大度?

    只不过是立场不同罢了。

    喝完下午茶,顾盼把慕安然送回慕家,慕安然走在慕家过道里,突然看到柳眉穿着旗袍,横披着一条披肩站在走道尽头的窗口前打电话。

    “岚岚,怎么了?”柳眉声音温柔。

    慕安然突然僵住脚步,停在原地,无意识地站着。

    她并不是想要偷听。

    那一头,对话声隐约传来,电话里慕岚的声音带着些张扬,也根本没想过要控制音量。

    “我这半个月没在家,家里没什么事吧?我不是问你和爸身体怎么样,我不关心这个,慕安然那个小贱人呢,有没有老实一点。”

    柳眉皱了皱眉头:“不能这么喊你妹妹,安然她是你妹。”女不教,母之过,几乎每一次柳眉都在改正,可是无论尝试多少次,慕岚依旧很自我。

    电话那头,慕岚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什么妹妹,她以为她和霍彦朗解除婚约了,我就会认她当妹妹吗?慕安然抢了我未婚夫,我永远也不会忘记。”

    慕岚冷冷地笑:“只不过,我得不到的,她也别想得到。霍彦朗伤害了我,他也别想好过。”

    “岚岚!”柳眉无力地接着电话。

    慕安然僵站着,柳眉注意力都在电话上,也没意料到慕安然听到了这通电话。

    电话里头,慕岚说道:“我打这个电话,只是要问问慕安然有没有和霍彦朗和好,知道他们没和好就行了,慕安然伤不伤心我不管,她现在对于我来说只是一枚棋子,只要她能让霍彦朗不痛快就足够了。”

    “妈,不说了,我下午还有行程,还要去逛法兰克福街。”

    柳眉还要说些什么,慕岚那头已经挂了电话,慕安然赶紧躲到了一间客房里,整个人的呼吸都紊乱了,满心难受。

    她在意的,在别人眼里只是没意义的东西。

    她的感情,在别人眼里也只是一颗棋子。

    她以为的付出和偿还,在别人眼里不是救赎,慕岚也没有原谅她的打算,甚至,根本不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她的牺牲在别人的眼里只是让另一个人痛苦的筹码。

    然后,她竟然还傻傻地躲着霍彦朗。

    可笑的是,知道了这一切,她还是没办法解开自己的心结。

    慕安然整个人缩在墙角,脸色死白一片。

    那头,柳眉听到电话被挂断了,里头传出没有任何温度的“嘟嘟”声,莫名叹了一口气,走回了房间里,慕家过道只剩下柳眉踩着高跟鞋走动的声音。

    接下来的一个月,慕安然过得浑浑噩噩,期间和孙萌萌通了个电话,b市的开学时间和放假时间都晚,百年老校最大的特色就是连教学行程都慢悠悠的,孙萌萌说毕业论文的评稿期还没结束,下周才能答辩,顺便举行毕业典礼。

    慕安然电话里对近期的生活敷衍带过,只是对孙萌萌说答辩之前会回校一趟,顺便参加毕业典礼。

    毕业典礼……慕安然曾经以为她的毕业典礼时光会和宋连霆一起度过。

    可是,时间还在缓慢走远,可她身边的人却一个都没有了。

    慕安然和孙萌萌讲完电话后,不禁拿出了手机看,手机很安静,宋连霆的电话一个都没有了,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在小巷子里。

    突然,慕安然瞥见了收件箱里安静地躺着的一个名字。

    霍彦朗和她的短信收发记录,停留在两个月前,这两个月她怎么过的呢?浑浑噩噩。而霍彦朗……他又在做什么?

    她不去打扰他,他也没再死皮赖脸地骚扰她,什么时候,她也把他的耐性磨光了?

    这阵子,霍彦朗很忙。

    连轴转地出差,霍老爷子的寿宴结束后,他就去了一趟z市,z市是介于a市和b市之间的另一座发达城市,近几年a市和b市的土地寸金寸土,发展已经到达了顶峰。a市的几个项目都已经上了正轨,就连之前拿到的城北那块地,也已经确定好了开发方案。

    z市是擎恒的下一个战略地,不知是刻意还是无意,他拼命让自己更忙一些。

    此刻,霍彦朗坐在从z市回a市的飞机上,机场里传来空姐温柔的声音,一遍又一遍提示飞机即将起飞,请各位乘客关好手机。

    霍彦朗拿着手机,冷冷瞥了一眼。

    不管是工作用的那个手机号码,还是私人的号码,那个想见到的号码从来没有出现过。

    霍彦朗脸色有些暗沉,坐在身旁的薛北谦和袁桀看了过来。

    “学长,要起飞了。”

    霍彦朗把手机递过去,冷眸轻阖,闭目养神。

    薛北谦帮霍彦朗将手机关了机。

    这阵子的气氛有些压抑,霍彦朗工作就仿佛不要命了似的。

    有些事情强迫了也没有好结果,强扭的瓜不甜。霍彦朗已经不会像之前那样去强迫慕安然做什么,这个男人,比之前更沉默了。

    漫长的出差期结束,霍彦朗短暂休憩,袁桀还在盯着过往的空姐看,一个个腰细腿长,极度诱人。薛北谦转头和袁桀闲聊:“别看了,你也眯一会,咱们霍总是连轴转,我负责协助他工作,带上你是为了负责安全,虽然霍总没什么仇人,但家底丰厚,见钱眼开的人不是没有,做事细心点总没错。”

    袁桀点了点头,“会保证霍总安全的,拼了命也会做到,我可以出事但霍总不可以。不过,也不会这么倒霉吧。”

    薛北谦笑了笑。

    一个半小时后,飞机到达a市,擎恒的商务车早已等在机场外面,一些记者也围在旁边,霍彦朗一直都是财经版的红人,这次回来还要考察一个地产项目。

    “您好,听说您在a市一直在做商住项目,市场面向的都是中高端商务人群,听说您这次回来有个大动作,您可以提前透露一下吗?”

    这种事情薛北谦见惯不惯了,示意袁桀组织人将记者隔开。

    袁桀的人一直把霍彦朗护送上车,霍彦朗才冷冷出声:“去水满。”

    车子出了机场后片刻不停地开到了水满,水满是一个尚未开发完全的风景区的名字,水满乡坐落在山里,这片地方依上傍水,因为在市郊,所以高楼大厦还尚未蔓延到这片地方来,这里难得保留了较为原始的风貌。

    项目地址在水满乡的核心地带,周围都是一些老旧的原始居民屋,这些屋子都是用茅草铺的,墙壁糊着泥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