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章 遭受袭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因为少数民族人民的生活水平日渐提高,所以许多原住民也搬出了这一带风景区,遗留这些具有浓厚民族风情特色的房子。

    有山、有水、有文化遗产,最适合开发高端别墅区。

    “霍总。”霍彦朗一到达,一群人迎了上来。

    “嗯。”霍彦朗的声音不缓不徐,冷淡应着。

    因为有薛北谦在飞机上说的那些话,袁桀安保工作也做得很上心。

    这个项目是霍彦朗敲定了很久的,是擎恒集团继从慕家手里拿的那块城北的地的开发案后的另一个重点项目。

    这块地如果做下来了,盈利十分可观,简直是可以让一个地产集团的营业额往上番五番,是个香饽饽。

    这块地原先有很多人都盯上了,可惜没有霍彦朗这么有能耐,最后还是“擎恒”拿下了。

    水满乡的乡长陪同霍彦朗考察项目地形,带着霍彦朗去看靠山一侧的瀑布。

    在走近瀑布的时候,突然这位乡长神色变得有些紧张起来,像是心虚:“霍总,您看看我们这里,山好水好,真是养生度假的顶级地块,这个水都可以直接喝了。瀑布落差有十多米,就是旱季,也能一直有水流下来。”

    薛北谦看着有些奇怪,不知道这个乡长抖什么。

    突然,只听到一声枪响,霍彦朗敏捷一躲,眉头也深深皱了起来。

    “怎么回事!”有人喊。

    袁桀整个人也紧张起来,搞什么,他是乌鸦嘴?怕什么来什么?飞机上才觉得不会那么倒霉,现在竟然出现了枪响?

    “安保怎么做的?”袁桀原本就是壮汉形象,板起一张脸起来十分吓人。

    这枪声响了一次,没打中霍彦朗,埋伏的人已经不敢再贸然行动。

    霍彦朗眼中迸射出幽冷的目光,凉凉看着刚才的乡长,乡长一脸不知所措,显然已经被吓到了。

    做生意人,经常会遇到暗中威胁,但这么明目张胆的情况,还是不多见。

    “北谦,终止考察,回去。”

    薛北谦也紧张,四下查看,刚才那发子弹应该是走偏了,幸好霍彦朗有练过一阵,有着常人没有的敏感,这才提前躲开,但是现在的情况,实在是不太乐观。

    那个人知道自己已经被发现了,很有可能就干脆破罐子破摔了。不知道对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如果伏击他们的目的是为了要钱的话,那么他们尚且可能全身而退,如果是为了要霍彦朗的命……那么就麻烦了。

    薛北谦和袁桀整个人紧张起来,围住霍彦朗。

    霍彦朗也看着子弹射来的方向,是山上,那个人在高处射击他,而他们所在的地方是地处,瀑布前原本就是个开阔的地方,也难怪那个人会选择在这里出手。

    如果不是他提前躲过的话,现在已经出事了。

    来考察项目是公开行程,根本还无迹可查。

    刚才人多,现在人一乱,所有人都慌张得像是无头苍蝇一样,袁桀手下带了五个人来,加上他和薛北谦,一共是八个人,水满乡的乡长吓得脸色都白了。

    “对不起霍总!我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这里的乡亲乡民都很淳朴,虽然手里头有枪,偶尔会上山打猎,但绝对不敢做这种事情,我现在就派村干部好好的查!”

    “考察团来这里是多大的事情,这个是全乡人都会富裕的好事!哪个不开窍的惹的事!”乡长说完,两条腿都抖,像是害怕自己会被误伤一样,拔腿就想逃。

    “北谦,回车上!”

    霍彦朗话音刚落,瀑布前的人逃的逃,躲的躲,混乱的场面稍微缓了一些,霍彦朗身前出现了个空隙,另一个方位又出现了扣动扳机的声音。

    误打不可能打第二次!

    “躲!快躲,这个人是冲着我来的,你和袁桀避开!”霍彦朗沉着脸。

    他今天穿着一条黑色衬衫,整个人看起来有些冷峻,矜贵间透露着怒气,这阵子心情本来就不好,还遇到这样的事情。

    躲避的时候,身体擦过旁边的岩石,瀑布边的岩石本就湿润,长满了青苔,人擦过,身上一片青苔。

    现在这种情况,已经顾不得脏不脏了。

    袁桀急忙道:“对方是有准备来的,我们不能在这里了,这里地方太空阔了,他们很容易就能得手!车也不能去,车停在停车场,从这里跑过去,霍总早就被打死了!往山上跑!”

    薛北谦看向山上,好几个陪同的工作人员已经鸟作兽散跑去躲着了,现在进入山里,枪手很容易弄混乱,不知道哪个才是霍彦朗,这样就不敢轻易出手,打中的几率也低了些。

    霍彦朗沉了眼,已经率先跑进了山里,灌木高深,人一下子就藏在了里头,只剩下脚踩树叶树枝的嘎吱声。

    袁桀命手下全部散开来,全部伪装成霍彦朗的样子,一下子就闹出了很大的动静。

    袁桀自己则掏出了电话,急忙联系警方和黑三:“我们遭受袭击了!对方有枪,我们什么都没带,现在目前还没有人受伤,但是如果对方一直不放弃的话,我们估计也撑不了多久了!”

    “能派多少人过来就尽量派多少人过来,要快!地点在市郊的水满乡,我们现在躲到山上去,不知道对方有什么企图,先救援!再慢慢查!这里头一定有鬼怪!”

    “学长,你先把衣服脱下!换上我的衣服!”不远处,薛北谦和霍彦朗躲在一起,快速在树丛中穿梭。

    人物目标一下子扩散开来,那人不容易发现他们在这里。

    这山上树很多,因为是尚未开发的风景区,所以山上的树几乎保持着原生态,就连个木栈道都没有,地上都是错综复杂的木头根子,盘结成一块,错综复杂。

    山势往上走,人几乎要踩着木头根子,手脚并用才能往上跑。

    他们躲得辛苦,那人也追得辛苦。

    与此同时,另一处袁桀带的人马遭到一声枪击,薛北谦这边更是不敢再出声,远处,袁桀朝着霍彦朗比了个不要说话的手势。

    他带来的安保人员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和那个枪手对峙一阵子,至少还能拖延。他们现在的优势是人多,可也有一个很大的劣势,就是他们这帮人现在一个子弹都没有,没有带任何防身武器,基本上是赤手空拳。

    这里毕竟不是国外,哪怕再有钱也不能携带武器,这就很吃亏。袁桀偶尔会带一把手枪,但上飞机的时候缴出来了,这会儿心里头早已后悔死了。

    薛北谦认真看着霍彦朗,这种时候几乎命悬一线:“衣服给我!学长!”

    霍彦朗冷冷看了薛北谦一眼,用眼神拒绝了他。

    那人是冲着他来的,他的命是命,薛北谦和袁桀的命也是命,他不会任由他们胡来。

    “我要是死在这里了,你就回去处理后事。”

    “学长,你疯了!”薛北谦动怒。

    一直以来,霍彦朗是他追随的目标,无论是做事还是做人,很多时候霍彦朗依旧冷静自持,而他已经气急败坏。他还有很多没有学到,怎么可能允许霍彦朗出事?

    “学长,你还记得在法国,你说要回国创业,那时候我刚毕业,我对你说什么吗?无论今后你成功与否,我都要跟着你。”

    “现在,我跟了你两年,终于光宗耀祖地回到国内,我这个年纪,才二十七八岁,已经做到了董事长特别助理,这是多少人都难以企及的高度?说是助理,其实我已经算是高层了,这些都是你给的!如果不是你愿意给我机会,我还是什么都不懂的小伙子!”

    海归算什么?现在的毕业生那么多,别说他只是个海外留学生,他就算是清华北大的优秀毕业生,也走不了那么快。

    薛北谦几乎是怒吼:“学长,衣服给我!”

    “不可能。”霍彦朗冷冷道。

    如果对方的目标是他,那么薛北谦穿上他的衣服,几乎是等于替他去送死,各人的责任各人担,更何况还没搞清楚对方想做什么。

    奔逃间,耳边全是树叶擦过身体的唰唰声,漫山遍野所有方向都有这样的声音,那人估计是一时间分辨不出哪边才是本尊,贸然的枪声再也没响过。

    不远处袁桀一直跟在霍彦朗和薛北谦的身边,气喘吁吁,三人对看了一眼。

    电话里,警方的人和黑三的人都说立即过来,但水满乡地方偏远,他们现在就像是被人瓮中捉鳖一般,真正等到援兵到来,怎么也得大半个小时后。派出所出警没那么快。

    “对方可能是把行踪败露,才来了一个人。”要不然,枪声响起的频率,要更频繁得多。

    “对方是专业练过的,我刚才捡了打出来的子弹看,不是普通的猎枪。所以基本上排除了水满乡乡长说的话。一定是有人刻意在这里埋伏的!”袁桀黑着一张脸。

    说话间,三个人突然听见树叶唰唰的声音,好像有人在附近走动。

    三个人的心立即悬了起来,袁桀额头上的青筋已经出现。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