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霍总,您是惹到了什么仇家?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当机立断:“如果是冲我来的,你们就首要保证自己的安全,谁的命都是命,不要为我做无谓的牺牲。我数三声,你们赶紧跑!”

    话音刚落,一声枪响。

    这一瞬,来得太过于突然,他们都猜到了这人可能在附近,却没想到离得那样近。

    薛北谦根本不管霍彦朗说什么,直接扑上前把霍彦朗护开,霍彦朗神情冷峻,千钧一发间把薛北谦再次推开。

    子弹突然从霍彦朗的小腿间穿过。

    薛北谦听着子弹穿进肉里的声音,一阵头皮发麻。

    “霍总,你的腿!”袁桀惊叫。

    “不要说话!”霍彦朗几乎是怒吼。

    说话间,又听见一声枪声,只不过霍彦朗急忙躲过。

    所有人都往这边赶来,那个枪手似乎一瞬间又消失不见,只有霍彦朗、袁桀、薛北谦他们三个人知道,这个人奸诈狡猾,一直在等下一个好契机。

    而下一次,他们再有疏忽,三个人里肯定有一个人要死在这里。

    前阵子的生活过得太顺遂了,包括事业也做得太顺遂,霍彦朗除了爱情不顺,几乎什么都顺。

    薛北谦头皮发麻,如果不是为了拉开他,可能霍彦朗不至于小腿中弹。

    现在霍彦朗伤了小腿,行动不便,他们想要保护霍彦朗安全离开这里,似乎更难了。

    “我们必须找个地方躲避,如果这样拖下去,撑不了多久就会被发现!”人再多也没有用,只要一个个甄别,迟早要发现真正要枪击的目标。

    薛北谦不说话,一脸的愧疚,说什么都要背起霍彦朗。

    霍彦朗从未中过弹,小腿此时已经疼得发抽,脸色都惨白一片,没再拒绝薛北谦的好意。

    这种时候只能团结。

    说下去调查原因的水满乡乡长再也没上来过。

    僵持了几分钟,袁桀远远往外头跑,终于找到了一个能避身的地方。未开发的山上被破坏得还不是很严重,所以就有许多没被砍伐的苍天大树,这里有水,于是连树都长得比一般地方要茂密,山水相间的地方多怪石。袁桀碰巧就是找到了又有大树又有怪石的地方。

    “薛特助,你把霍总背进去!”

    树多、石头多,人就容易躲避,至少子弹来的时候,有的是能挡住子弹的东西。

    霍彦朗的腿上不断流出血,疼得无法动弹,但他一直忍着,甚至没有吭出声。

    薛北谦把他放在一棵大树下,树干很粗,至少有三个人才能合抱得过来,周围有大石头,像个屏障一样把霍彦朗护住。

    “学长,你在这里待着,我去引开那人!”

    时间满打满算也过去将近二十分钟了,只要再撑一会儿,至少会有救援部队抵达。警察一来,那个人害怕被抓住,自然会提前撤退。在此之前,他们能撑多久就多久。

    他们都还年轻,绝不能让自己的一生在这里断送。

    薛北谦说完,不能霍彦朗出声,自己就先跑开了。

    薛北谦跑得很有技术,故意详装一边腿废掉了,拖着右脚跑,跑得速度慢却并不太慢,至少,是狙击不到的速度。目标一直移动,对方很难瞄准。

    薛北谦这么一跑,就连袁桀和其它人也以为薛北谦才是霍彦朗。山上树叶茂密,薛北谦一直移动,让人看不清他衣服的颜色。他今天穿的本来就不是浅色系的衣服,这么一跑几乎以假乱真。

    薛北谦这么一弄,霍彦朗倒是完全被忽略了。

    树干后面,人踩过树叶的声音越离越远,霍彦朗痛得眯了眯幽深的眸子,他还清醒着,可因为长时间的奔跑,加上过于紧张的状态,使他整个人尤其疲惫。霍彦朗深深喘了几口气,刚想探头看看外头薛北谦怎么样了,突然,沉寂了近十分钟的枪声再次响起!

    那个人也知道时间不多了,所以这一次也是下了狠手。

    远处,传来薛北谦痛苦的闷哼声,以及袁桀从远处赶来的声音:“薛特助!”

    霍彦朗躲在树后面,脚已经彻底无法抬起,整个人眼底写着阴鸷,犹如狂风暴雨来临前的黑沉。

    “来人,薛特助胸部中弹了,快来帮忙!”

    与此同时,山脚下终于传来警车的声音,警察拿着扩音器高喊:“山上的人,快放下武器,你们已经被包围了!”

    场面严肃,气氛肃杀。

    那人似乎知道打错了人,愤怒地逃走,这次行动几乎已经失败,他被耍了。

    袁桀抱着薛北谦:“薛特助,你醒醒!我背你下去,你撑住,我们去医院!”

    飞机上,薛北谦还调笑他让她别看妞了,让他做好保全工作!可是……他都干了什么?之前从没出事过,但一但出事,他竟然这么不堪一击。

    “薛特助!你千万要没事!”

    薛北谦被击中了胸膛,子弹从他的胸部穿过,衬衣上一片血红。薛北谦文质彬彬的脸已经失去了血色,他也听到了警车到来的声音,危机似乎平息下来,筋疲力尽之时,他还在努力回头往霍彦朗藏身的地方看。

    总算,总算护住了霍彦朗。

    袁桀心里有种愤慨从胸腔中喷涌出来,他恨自己没本事,处事不够周全,他急忙护住薛北谦,哭着抱薛北谦换了个位置:“担心霍总是吗?霍总应该没事,薛特助你放心,我现在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护住他!”

    他跟着霍彦朗的时间不长,但是霍彦朗人一直很好,从不苛责属下,就连对待家政阿姨,霍彦朗有时也施加援手,更别说他们这些跟在他身边的人了。

    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他们三个像走过生死的兄弟一样。

    周围的沙沙走动声已经平息下来,越来越多的人往山上赶,那个枪手想要逃离现场,只能动作快些。

    薛北谦听袁桀说霍彦朗没事,整个人才松了一口气,与此同时整个人也失去了力气,软着身体晕了过去。

    袁桀急忙叫道:“薛特助!”

    一转头,看到霍彦朗阴着一张脸瘸着腿走出来,看到薛北谦生死未卜,脸上的神情很可怕。

    “北谦!”

    ……

    救援部队赶到的时候,枪手已经逃走,但是现场搜到了一些弹壳。

    袁桀把薛北谦背下山的时候,救护车也在赶来的路上。大家都以为这件事尘埃落定了,却没想到霍彦朗上车的时候,一颗冷弹突然又从暗中射出来。

    暗处,树丛里,一个男人冷着脸,他年纪大约四十岁左右,脸上满是风痕,长年累月的劳作,令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还要老一些。男人穿着一条深绿色的迷彩服,拿着一把手枪,这个手枪只有六发子弹,他已经打了五颗,只剩下最后一颗。

    刚刚那颗冷弹令所有警察都持枪戒备起来,可是对方是一个及其擅长隐藏及反侦查的人,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对方对这里的地形地势还尤其熟悉,他们实施抓捕的难度非常的大。

    黑三带着黑道的人也在赶过来的路上。

    袁桀已经把薛北谦放到了担架上,护送上车,做完这一切,他回到了霍彦朗的身边。

    “霍总,那个人还是没有放弃。”

    一边的张警官也把霍彦朗护住,问:“霍总,您是惹到了什么仇家?”

    如果只是一般的枪击,要威胁警告的话,不会这么穷追不舍。毕竟,刚才在山上,犯罪嫌疑人已经误伤了一个人,而且一个人要对付那么多人,如果不是有很强的念头,早就已经落荒而逃。

    现在,歹徒已经到达了丧心病狂的程度,一定要霍彦朗受伤。

    哪怕警察已经赶到了,还要孤注一掷。

    霍彦朗抬起眸,冷冷地看向冷弹的地方:“他伤不到我。”

    一个薛北谦受伤,已经是他的底线。

    袁桀也黑着一张脸:“我不可能让他伤到霍总,他快没子弹了。”

    此时,山对面树丛中的男人眯着一边眼睛,看着山脚下乱成一团,每个人都拿着枪进入了紧急戒备状态,他看了一眼自己手里头的枪,懊恼的、决然的抬起了手,但是这一次,瞄准的竟然不是霍彦朗!

    霍彦朗的侦察能力太强,他不可以失手,他家里的人也不容许他失手。这个看似老实的男人改变了原本的主意,他把枪眼指着正在说话的袁桀。

    袁桀站在下面,有些气急败坏。男人扣动了扳机,“砰——”

    霍彦朗听着四面八方吹来的风,狭长的眼眸一睨,几乎是瞬间辨认出了子弹的位置,“袁桀!小心——”

    袁桀脑子一片空白。

    “啪——”子弹穿过**发出了闷响。

    袁桀感觉血液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住了,时间停止,他大喊一声“霍总!”

    霍彦朗疼得双眼失去了焦距,淡漠的嘴角扯了扯,带着笑:“保护好自己……北谦出事了……你要善后。”

    “霍总,应该是我保护你啊!不应该是你保护我,你醒醒行不行?薛特助已经为了保护你出事了,你怎么能?怎么能替我挡子弹?”

    “霍总,我是你请来保护你的人,我是属下,你怎么可以……我会一辈子都不安的!有没有人?有没有人啊?!”整个世界在袁桀眼里好像颠倒过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