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她是哪门子霍夫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倒下的那一刻似乎想到了很多东西,眼前的景物变得黑白,脚上的伤已经不疼了,和背后的伤比起来,简直算不上什么。他脑海里出现了十年前的景象,有父亲,有母亲,还有慕安然。

    “大哥哥,大哥哥你怎么样了……”那道无忧无虑的声音一直在他耳边回响。

    他喃喃出声:“安然。”

    袁桀听不清,袁桀一个大男人竟然窝囊得哭了:“霍总,您说什么?我听不见,对不起,我听不见啊!”

    “医生!来救人啊!还有警察,还愣着做什么,子弹,他没有子弹了,在前面,你们抓人啊!纳税人交钱让你们干站着的吗?”

    子弹从后边穿入,直接没入了霍彦朗的后背。

    两辆急救车,一辆躺着薛北谦,一辆躺着霍彦朗。

    警察围山,最后那一枪败露了行踪,几个特警把枪击的那人从一片树林里带出来,那人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他并不惧怕别人看他,反而像是害怕别人没看清这事是他做的似的,一路上“呵呵”的笑。

    “啊——”几个女护士看到了他手里的枪,对上这个怪人一刻,顿时惊叫声一片,所有干警围成了一团。

    救护车争分夺秒地开走,这一次伏击,两个人生死未卜。

    袁桀坐在救护车上陪同,满脸的自责,始终不肯再多说一句话!

    霍彦朗挨这一枪冷弹,换来埋伏在暗处的枪手落入法网,代价是两处中弹,用他自己换了袁桀的命。

    霍彦朗昏迷了一天一夜,擎恒集团高层考察房地产项目的时候遇袭之事,也上了a市新闻头条。因为是恶性治安案件,受伤对象还是投资商,所以引起了政府部门极高的重视,当天就用各种办法审讯了犯人,查出了一些头绪。

    顾盼一接到消息,立即就赶去了医院,医院外头媒体来了十多家,围得人山人海。

    “让我进去。”顾盼道。

    安保人员也加了不少人手,袁桀铁面无私站在外面。

    看到是顾盼来了,袁桀示意手下让顾盼进来。

    顾盼什么也没问,只是直奔住院部。薛北谦和霍彦朗当时送到医院时都是昏迷的,不过薛北谦的伤比较严重一些,子弹打入胸腔,距离心脏只有一公分。霍彦朗的伤则是多一些,腿上的只是轻伤,最后帮袁桀挡掉的子弹打入了他的后背,从整个肩胛穿过,没有危及生命,却失血过多,所以也逃不了好。

    顾盼轻手轻脚走进vip病房,陪护看到顾盼来了,还以为顾盼是家人,对顾盼道:“霍夫人?”

    顾盼心想,她是哪门子霍夫人?真正的霍夫人估计还不知道这事,慕安然现在在做什么?这事闹得这么轰动,她竟然……真的一点儿也不担心,一点儿也不打算过来看看他么?

    护工估计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霍先生昏迷了一天一夜,下午的时候刚醒过来,因为伤口太疼了,医生开了些止痛药,止痛药里有安眠成分,先生吃过以后就睡了。”

    “霍夫人,您多陪陪先生吧,我看着他也挺孤单的,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外头不少人想进来,却没有一个人是真正关心他的。他的家人一个都没来过,您还是我第一个看见的家人。”

    顾盼心想,她不过就是个朋友。

    霍彦朗家是什么情况,她不懂,不过这个霍家……也不一定是他心里真正的霍家吧?

    而霍擎风那个男人……估计这会儿正在泡女人,又怎么会来?

    “知道了,您也辛苦了,先回去吧。”顾盼弯起了眉眼,对着护工甜甜地笑。

    护工走了以后,顾盼自己扯了椅子在病床前坐下,她坐下看了霍彦朗一会,见他面色惨白,睡梦中眉头紧锁,真是看着都不忍心。

    顾盼自言自语道:“真可怜。”

    坐了没一会,看霍彦朗睡得深,顾盼忍不住从包里掏出手机,站了起来。

    顾盼走出走廊,轻轻把病房门带上,拨了一个电话。

    “喂,安然?”

    夜风呼啦啦地吹,夹杂在顾盼的声音里,显得她的声音很不清晰。

    这两天,慕安然都在收拾行李,准备过几天回学校去,这个点了顾盼找她,很不寻常。

    “嗯?怎么了?盼盼你在哪里?声音有点吵,我听不清。”

    “我在医院。”顾盼刻意拔高了音量:“你现在能听清了吗?”

    “怎么了?”慕安然问。

    顾盼在电话那头有些生气:“你还问我怎么了?你是没看电视还是怎么的?霍彦朗出事了,都快死了你难道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么没心没肺?难道他死了,你真的一点儿也不会难过吗?”

    慕安然脸色瞬间退白,心里像是有一万只蚂蚁在撕咬,沉浸在顾盼的责骂中。

    半晌,她缓缓道:“你说……什么?”

    霍彦朗出事了,要死了?

    每一次她出事,他就像是个无坚不摧的人一样,把她带离危机中。他在她眼里是无所不能的,不过是互相不联系,再一次听到他的名字,竟然和“死”字扯在一起。

    电话那头,顾盼也不管慕安然的沉默,到底在没在听,直接说道:“你再不来看他,估计就真见不到他了!六发子弹,两发打在他的身上,还有一发在薛北谦的胸膛里,离心脏只差一公分!他们俩都差一点死了你知道吗?”

    “怎么回事?”电话那头,慕安然整个人在发抖。

    “怎么回事?”顾盼一声冷哼,“擎恒集团即将要开发的一个项目是个香饽饽,据说被人看上了,有人幕后出钱,雇了一个家里妻子和女儿都患了重病的猎手,对方的目的很明确,要霍彦朗死,至少不敢再碰这一块地!那个老实巴交的狩猎人,一向来都是靠山吃山,哪里见过这么多钱?而且他的家人也需要钱!所以不顾一切的要杀掉霍彦朗!”

    这些消息,都是公安部门审出来的,可惜那个猎手怎么也不肯说是谁出的钱,非要霍彦朗的命不可!哪怕是死也不肯说……这个案子注定是个无头冤案。

    顾盼撩开了声:“总之,我不管你是怎么想的,霍彦朗现在还昏迷不醒,就连我来了,也没有能和他说上一句话。你要不要来看他是你的事,中心医院vip病房301,我的消息送到了,安然……你自己决定吧!”

    什么霍夫人?霍彦朗心里的妻子自始至终只有一个人,那个人不是她。

    “嘟嘟嘟……”电话那头,顾盼说完了地址就挂了电话。

    慕安然站在窗边,房间里没有开灯,她看了看时间,晚上十一点。明明还不是很晚,可为什么她觉得这个黑夜,永远也不会亮似的。

    霍彦朗要死了……她从来没有想过。

    他们总觉得自己都还很年轻,还有很多岁月可以蹉跎,但是谁也没有想过,有的时候人生最经不起的也是蹉跎。

    接近凌晨一点钟的时候,慕安然穿着一条有帽子的卫衣出现在中心医院附近,因为时间很晚了,所以医院也没什么人,原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记者琢磨着安保工作做得太到位,无论等多久都进不去,于是已经走了不少人。

    慕安然从医院后门跑进去,避开了薄弱的安保防线。

    vip病房是袁桀亲自守着,慕安然没有避袁桀,倒是袁桀看到慕安然时,整个人一怔,“慕小姐?”

    “听说霍彦朗他……出了事,我可以上去看他吗?他应该还在睡吧?”

    袁桀眼里有意味不明的深沉。

    慕安然道:“你放心,我不会吵醒他的,我只是……想看看他到底怎么样了,我也不想让他知道我来过,袁助理,你替我保密好吗?”

    “我只上去一会儿,马上就下来。”慕安然的眼光里有请求。

    解除婚约是由慕家出面的,霍彦朗冷置这件事情,但他身边的人不可能不知道,表面上看,是他们慕家莫名其妙,给脸不要脸。而她……一直以来霍彦朗捧着她,宠着她,还给她送了一车的花,就连花骨朵都是连夜从澳大利亚的庄园里空运过来的。他一直在力所能及给她最好的。

    可是,她在这两个月里,从来没有吱声过,俨然将霍彦朗当陌生人。

    就连出了事,她也现在才现身。

    慕安然大抵明白袁桀眼里的鄙夷,哪怕再不愿意,可听着她低声的请求,袁桀最后还是放她上去了。

    慕安然把卫衣帽子叩得紧了些,匆匆钻进了电梯。

    上到了三楼,为了不打扰霍彦朗休息,整层病房都被包下来了,几个护工守在休息室,见慕安然过来也没有拦,毕竟能够走上这一层,也不需要她们再多做什么。她们的职责只是要照顾好病人的起居和休养。

    慕安然在病房外停下了脚步,深呼吸了片刻才拧开了病房门,走了进去。

    病房很大,布置得很整洁干净,有客厅甚至还有自带的洗手间,如果不是那些立在床头的医疗仪器,这里给人的感觉恐怕很难令人联想到这是病房。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