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我以前喜欢过一个女孩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房内只有一张床,霍彦朗一个人静静躺在上面。

    霍彦朗正在睡觉,男人的脸色因为失血过多而显得有些苍白,因为伤口疼痛,所以哪怕是睡梦中也依旧紧抿着唇,看起来有些痛苦。

    许久没有见他,他好像看起来更成熟了一些,眉眼间的凌厉少了一些,添了几分孤单。

    一个人孤零零躺在病床上……

    难怪顾盼会给她打那么一个电话。

    慕安然突然觉得愧疚,她不知道这种愧疚的感觉由何而来,从一开始和他针锋相对,哪怕再恶言相向,这个男人始终是无坚不摧的,她骂他一句,他会用更狠绝的手段昭示他对她的所有权,毫不忌讳地告诉全世界,她是他的人。

    他想得到她,所以不择手段。

    可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个人的角逐变了样,他不再逼迫她,可是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冷漠以及隐忍,更让她觉得痛苦。

    为什么两个人会变成这个样子?因为他伤害了她的家人吗?

    所以她在伤害他的过程中,也在伤害着自己。

    “霍彦朗……”慕安然在心里默默喊了他一声。

    她不敢出声,害怕他醒来看见她,估计会很愤怒吧。

    慕安然想到上一次在霍家见面,霍彦朗低声的警告。

    病房里很安静,只有输液点滴药水的声音。慕安然抿了抿唇,找了一张凳子坐了下来。

    霍彦朗或许是因为吃了药的缘故,睡得很沉,慕安然看着他,心尖酥麻,有一种喘不上气的感觉,或许是因为分开得很舍不得,慕安然的软弱差一些就藏不住了。

    她控制不住自己的行为,就像她控制不住想来看他一样。

    从分开到现在,除了两次被孙芸芸算计,她和他几乎没有见面的可能,这是第一次,她主动现身,出现在他面前。

    慕安然看见霍彦朗这个样子,脑袋一片空白,伸出手摸了摸霍彦朗紧拧的眉头,突然,原本躺在床上沉睡的人倏地睁开了眼。

    “嘶……”吓得慕安然一声冷抽,收回了手。

    手没收回去,被人用蛮力扼住手腕,僵在半空中。

    霍彦朗幽冷的瞳眸深深的凝着她,仿佛要将她看穿似的。

    慕安然一惊,下意识就将扼在自己手腕上的这只大手甩开,狼狈地站起来,过程中甚至不小心碰倒了椅子:“对、对不起!”

    霍彦朗没有力气,她真的想走,他拦不住她,疲惫地斜睨了她一眼:“你这是要走?”

    慕安然咬着唇:“对不起,听说你出事了,我没管住自己。你说的话我都放在心上,我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你面前,你就当做我今晚,没有来看过你好不好?”她本来也确实是没想让他知道。

    然而,躺在病床上的男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就醒了。

    从她进来的时候就醒了吗?还是她后知后觉碰上他紧拧的眉头的那一刻?

    “别走。”霍彦朗声音低沉,“别让我拔掉针头,下床去追你。”

    慕安然怔怔站在原地,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话,你听不懂?”

    “霍彦朗……”慕安然无力地垂下了手。

    她道:“我知道我们倆没关系了,我不应该再来打扰你的生活。不过你放心,我只是想来看看你,现在知道你还好,我现在就离开……”

    “我不好。”霍彦朗声音沉闷,带着些怒气。

    这个女人,是听不懂他的话吗?

    “既然已经来了,就好好待着。”

    慕安然:“……”

    她穿着卫衣的样子,看起来更像个女大学生,褪去了之前在“慕氏”上班的职场气息。

    慕安然眉眼间也裹着淡淡的疲惫,眼里有纠结,可见她胆敢再一次出现在他面前,是经过好长一番挣扎的。

    霍彦朗肩胛处有伤,小腿上也有伤,他在床上动弹不得。

    经过了一天的休养,可是伤口任然痛得厉害,此时仿佛说一句话就要疼抽上好一阵,医生让他少些说话,但他此时依旧开口:“知道我差些死了,所以忍不住来看我,还关心着我?既然这样,为什么要逃。害怕我看见你,真的会弄死你?”

    她其实真的不必,每次见到他都像惊弓之鸟。

    死过一次,霍彦朗的心态较之前已经不一样了,尤其是昏倒前脑子里不断浮现的那句话,她的那句“大哥哥,大哥哥你怎么样了……”,此时霍彦朗看着慕安然的目光里有柔和。

    慕安然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不知道他对待她到底是什么样的态度,她不敢贸然转身就走,可此刻在这里站着,也确实站立不安。

    “这一次,我确实差点就死了。”霍彦朗沉沉开口。

    慕安然捏着自己的手,心口处莫名其妙发痛。

    霍彦朗看她终于停下了脚步,自顾自道:“这一次的事情,令我想通了一些事,慕安然,你能来看我,很好,我很感动。我不会再放过你了,所以你不要想着再逃,我不会像在霍家那样威胁你,让你如果没这个心思,就不要再来撩拨我。”

    慕安然喃喃道:“霍彦朗……”

    “你明白差点死掉是什么感觉吗?子弹穿过胸口,那一刻我脑子里只有一个人,满脑子全是你。子弹击中我的时候,我只想着我不要就这么死了,如果真的死了那么人生有太多遗憾了,我不喜欢有遗憾的人生。”

    “够了,霍彦朗……你不要说了。”慕安然难受地打断他。

    她没想到,霍彦朗竟然没发脾气,不仅没发脾气还对她说这些话。

    霍彦朗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眉眼间带着淡淡的疲惫,少了凌厉,这些话反而像是深思熟虑后才说似的。

    就像是,哪怕她不来偷偷看他,没有被他逮着,他已经打定了主意,好了他也不会放过她。因为害怕遗憾,害怕什么时候不小心就死了,没有和她在一起,成为了他心中最大的遗憾。

    霍彦朗看了她一眼,“你不要站得离我那么远,我看不见你脸上的表情。”

    慕安然一动不动,像是在消化他的话。

    霍彦朗闷声道:“要不然我坐起来和你说话,如果我因为这样而再次大出血,那么我的命就是被你折磨没的。”

    “霍彦朗,你不要这样。”慕安然终于转回身。

    霍彦朗勾起了唇,他仿佛多说一句话,都要疼抽一口气,但现在依旧自顾自说着:“这两个月你怎么过的,你告诉我,到底有没有后悔过?嗯?反正我是后悔了,失去意识的时候我满脑子只有一个想法,假如我死了,那么我和你的赌气,还有没有意义?”

    他为什么这么痛快的答应解除婚约,有赌气的成分在,他从来不否认。

    他生慕安然的气,一是气她不把他们之间的感情当回事,可以轻易就说分开。二是生她的气,因为觉得她说话口无遮拦,竟然拿他父母说事。三是想到了慕家慕方良对他父母所做的事,仇恨再次袭来。

    所以他轻易便如了她的意,另一层原因就是,他再也没办法自欺欺人地坚持下去,他也需要时间让自己冷静冷静。

    可是,这世上最难控制的就是感情。

    霍彦朗的声音有些淡漠,夹着疲惫和挥之不去的倦意:“毕竟人活着就那么几十年,因为一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去赌气,去和一个人断绝关系,失去一个人,似乎确实很不值得。”

    她一动不动,他朝她说道:“慕安然,坐过来。”

    慕安然没有动,她看见了他眉眼写着寡淡,可这淡然中又多了一些令人更难以读懂的东西。

    见他迟迟没有走过来,霍彦朗皱了皱眉头,好像眼底添了一些不痛快。

    “过不过来?”沉声。

    霍彦朗动了两下,好像真的要坐起身。慕安然心里一抽,不再和他杠着,走了过去。

    慕安然坐下,霍彦朗的脸色才变好了一些。

    “我好像从没有和你好好聊过天,嗯?”

    “嗯。”慕安然声音如蚊吶,肯定了他的说法。

    霍彦朗脸色苍白,薄唇扯出一个笑容,这个笑让他看起来多了点温度:“那我今天和你好好聊聊。”

    “很晚了。”慕安然不安地打断他。

    “有些话再不说,我怕我死了没机会说。”霍彦朗身上缠着绷带,这句话换做平时来说,只能是可笑,可经历过一些事情,无疑是再诚恳不过的一句话。

    这么霸道不可一世的男人,也会有诚恳的时候。

    慕安然抿着唇,怔怔不说话,听着他说。

    “我以前喜欢过一个女孩,很喜欢。但是那个时候她年纪还很小,连情窦初开的年纪都还不到,所以根本不懂我的想法,而我也不想承认当年自己竟然动了那种心思。”

    慕安然终于抬头,看着霍彦朗这双素来冷淡的眸眼,里头藏着浓浓的暗涌,波澜壮阔。

    慕安然的心不知道为什么,猛地就抽了一下。

    是顾盼说的那个人吗?

    那个在他心里藏了很久的人,久到足以支撑他在法国勤工俭学,甚至是创业成功。是有多深的感情,多大的执念,才有这样的效果?一个人能够改变一个人的一生。慕安然突然有些羡慕那个人。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