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当年爱上的那个人是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能够让霍彦朗这样放在心里,那么她呢?

    他可以这么坦然地说起之前那个人,那么他又把她放在哪里?

    “可以不说吗,我不想听。”慕安然的语气冷了下来。

    顾盼说,霍彦朗为了那个女人很努力,甚至在心里许了一个诺言,只为了将来有能力照顾那个人,给她一切。

    慕安然希望自己不要嫉妒,可是心里头微微发疼,连她也说不清楚她这是怎么了。

    “感情这种东西,有时候就是那么奇怪,一个人,一个瞬间,喜欢就喜欢上了,跟开玩笑似的。那个时候或许喜欢她无忧无虑的样子,又喜欢她不懂装懂的样子,人小鬼大。这种感觉,你懂?”霍彦朗语气平缓,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受伤的缘故。

    “喜欢一个人的时候,不舍得伤害她,却又害怕她走出自己的生命,从此不能再拥有她。慕安然,这种感觉,你有没有经历过。”

    “霍彦朗,你为什么要和我说这些。”她是经常被他骂没心没肺,可不代表她真的没心没肺,可以听这些话。

    “然后呢,你没有和她在一起吗?为什么……”为什么后来反倒和自己在一起了?

    霍彦朗斜眸看向慕安然,她向来不会藏心事,把什么都表现在脸上。

    “如果,我说我当年爱上的那个人是你,你信吗?”

    “你说什么?”

    “慕安然,你知道为什么我有的时候总会忍不住恨你?因为你什么都不记得了。”

    慕安然脑子一片空白。

    霍彦朗的眼底浮着淡淡的冷光,说出那句话时,眼底藏着几分期待,话已经说透到这个地步,可慕安然却还是没将当年的事记起来。

    他已经深爱了她十年,为了能够在一起,他甚至不择手段。

    慕安然厌恶他也罢,认为他毁了她人生也罢,到了最后他才发现,原来她是真的彻彻底底忘了他。

    “霍彦朗,你在开玩笑,对不对?”

    怎么可能是她呢……

    “呵。”霍彦朗扯唇一笑。

    这个笑,仿佛是发自内心的嘲讽,笑得霍彦朗伤口一扯,疼得抽气。

    霍彦朗沉眸,慕安然感受到他的痛苦,不敢再出声!只是一直用一种质疑的、复杂的目光盯着他看。

    她以为他在开玩笑?

    不,他没有在开玩笑。

    霍彦朗扯着唇,之前他不说,就是害怕说了会遇到这种情况,不想承认自己真的被忘得干干净净。

    “慕安然,回答我。”霍彦朗不悦,不想再让她纠结这个问题。

    慕安然小脸有些发白,小小的嘴唇被咬得发红,红得惹人怜惜。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她摇头。

    以前她和宋连霆在一起,无忧无虑,宋连霆什么都宠着她,她也以为他们会像其它从不吵架的情侣那样,顺其自然的走下去,结婚、生子……所以她根本没有体会过什么叫做“害怕很喜欢却不能在一起”。真正觉得恐惧的时候,是第一次被他逼迫着要嫁给他,和一个陌生的男人订婚……她那个时候害怕永远也不能和宋连霆在一起了。

    想起了往事,慕安然的脸色越来越差。

    “想到了什么?”霍彦朗盯着她看。

    慕安然下意识别开了脸,她只是知道他出了事,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一点儿也不想回忆过去。

    慕安然捏紧衣角,站了起来:“真的不早了,我回去了。”

    “坐下。”霍彦朗的声音带着不悦,藏着不容置喙,根本没有给她自我主张的权利。

    慕安然眼神挣扎,盯着眼前的男人看。

    霍彦朗的目光像暗涌,藏着那么多心事,一双墨色带着深沉的眼,迷人到了极致。

    可她竟然……心虚得不敢看他的眼睛。

    慕安然心里还有后半截话,那就是和宋连霆在一起时,她真的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姑娘,可是后来和霍彦朗在一起,短短半年不到就经历了很多事情,他救了她两次,把她捧在手心里,他宠着她,却宠得不动声色。

    他说,他已经有足够的能力,不会因为她对他的事业毫无帮助而舍弃她,如果娶她,就是想认真地对待她,更不打算让她受一丁点儿委屈。什么时候开始,霍彦朗对她的付出,比宋连霆对她的付出更沉重了,而她却一直没发现。

    喜欢他,却不能和他在一起,这大概就是霍彦朗所形容的那种感觉了吧?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她心里想着什么,全都写到脸上去了。

    慕安然看他的眼神没那么排斥了,霍彦朗板着的一张脸才终于稍稍放松了一点。

    “过来。”他命令道。

    霍彦朗好不容易才从命悬一线的鬼门关走出来,她不敢拒绝他,惹怒他,生怕自己今天来这里不是探望他,反而是害了他。

    慕安然乖乖地坐过去。

    她一靠近,霍彦朗就拉住了她的手。

    慕安然下意识想抽出来,却发现他用的是受伤的那一边手,不由得猛地收回了所有力道,任由他牵着。

    “不要离开我,嗯?”

    不管她到底明不明白他刚才说的那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他不愿说得那么明白,她既然真不记得了,那就不用记得了。想不起来也没关系,只要他记得就行。

    慕安然双眼圆睁,很惊讶。

    对上了目光的那一瞬,撞进了霍彦朗认真的深瞳。

    他的脸色苍白,可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带着一种令人震撼的固执,令人不能拒绝。

    “霍彦朗,对不起,我……”她怎么能答应?在这之前,两个人说好了当陌生人的。

    “我死了,你会不会难过,回答我,嗯?”

    他的手明明受伤了,却依旧用蛮力捏着她的手腕。她既然能感觉到疼痛,那么他受的痛苦肯定比她更深。

    “你的肩膀!”慕安然惊呼,“你别这样抓住我了好不好?我答应你我们好好聊天,我不走了,你放下手行不行?”

    “霍彦朗,我求求你了……”

    “既然还关心我,为什么不回答我的问题。”

    “我回答,我回答行不行……我会难过!”最后这句话,她几乎是怒吼出来的:“我承认,我害怕你死掉!所以我担心,这么晚了,明知道我过来你可能会不高兴,明知道你会生气,可我还是来了!霍彦朗,我怕你死掉!”

    “所以你不要折腾你自己行不行?!”

    霍彦朗心间一沉,一股久违的暖流溢过。

    他扯开唇笑了笑,似乎很满足。

    “那如果我死了,你会想我吗?”

    “你不会死的,咱们不说死行吗?你照顾好自己,你要我做什么都行,你要生我的气,恨我,骂我也可以。哪怕把我当做别人的替身也行,一个人死了就什么也没有了,我们之前的前尘往事全都一笔勾销行不行?”

    霍彦朗终于勾起了唇,深邃的眼睨着她,里头藏着星星点点的满足。

    “那你还会给我那么多脸色看吗?”连霍彦朗都没发现,自己的话语里带了些幼稚,仿佛是想得到她的肯定。

    慕安然害怕他再次冲动,不拿自己的身体当回事,根本没来得及深思:“我不会再那样对你了,我为我之前说的伤害你的话道歉。”

    “呵呵。”霍彦朗沉笑两声。

    有一些生死未卜时沉聚于心间的念头越来越强烈,“安然,你考虑一下吧,我们重新在一起。”似是怕提议太突然,吓着她,他放软了语气,“好不好?我仇人这么多,我害怕自己有一天真的会死掉。”

    “我们都还年轻,我想好好和你在一起,不想临死的时候再后悔一次,后悔为什么没有多抱抱你,为什么没有告诉你,后悔这一生没能和你在一起。”

    霍彦朗这个男人大多数时候都是冷的,说他脾气好,他的脾气也并非那么好,说他为人恶劣不近人情,可他认真的时候却又那么动人。

    慕安然一下僵在原地,坐在椅子上愣愣地望着他,看他温柔得仿佛能掐出水的目光,他在认真地征求她的意见。

    “如果你不爱我,我决不强迫你,但如果你愿意,就不要再拒绝我,好吗,嗯?”微微上扬的语调,藏着太多不确定性。

    什么时候起,他对她也有了那么多的耐心,强烈希望得到她的认同。

    “如果你害怕这件事被慕家的人知道,那么ok,没问题,咱们不说,好不好,安然?”

    一声一个安然,她的名字借由他以低沉的嗓音说出来,那么迷人。

    慕安然的心仿佛被掐得出了春水似的,春风拂面。

    再坚硬的心,都要被他说动。

    似乎是知道她在顾忌什么,他说道:“如果你怕慕岚知道了和你闹,那么我们可以不公开,我可以不要名分,这一次,就当你同意和我在一起,行不行?决定权在你手里。”

    他为了她,可以不把感情公开。

    “你需要名分的时候,我给你名分,甚至。”霍彦朗低沉的声音顿了顿,“甚至如果你还是放不下慕岚的那件事,那么我可以向你道歉,也可以去和她道歉。只是,如果再重来一次,我可能依旧会选择这样对她。”

    慕安然的手一抖,泄露了内心的慌张。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