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前未婚妻太狠心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可以感受到她整个人都僵了。

    慕安然两道秀眉紧紧皱起,整个人都陷入了一种沉思、纠结的状态中。

    这几天她的脑子很乱,顾盼和薛北谦的话不断在她脑子里回旋,霍彦朗说为了她可以和慕岚道歉,她只想到了那一晚薛北谦送她回来时对她的质问。

    难道要霍彦朗放过一个一而再再而三伤害他所爱之人的人,才叫大度么?

    慕安然抽回了自己的手:“抱歉!”

    “怎么了?”霍彦朗不知道她的过激反应,到底是由何而来。

    慕安然张着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说她也觉得自己过分了吗?

    “不需要你道歉。”

    可是要她当做什么也没发生过,她也办不到啊……

    “让我想想,好么?”

    霍彦朗沉着目光看她,似乎是挺着身子和他说话太久,他疼得受不了了。握着慕安然的手也被她抽了回去,只剩下一个僵着的姿态,他淡淡的笑了笑:“好,你可以想想。”

    他缓了缓,道:“但是我希望结果是好的。我已经死过一次了,如果你拒绝了我,我可能会没完没了地想着办法缠着你。”

    “你知道,我身上伤口很多,可能支撑不了我缠着你,这样下去有一天我会重新倒下,那样就是你害的。”

    “霍彦朗,你在威胁我。”

    “不,我是在耍无赖。”

    慕安然听着他淡淡的语气,恍如隔世。

    他们俩之间,有多久没这么好好说话过了?

    慕安然垂下了眸,细细品味着他的话。

    还没来得及推开,离他远一点,看见霍彦朗的脸色又白了许多,他紧紧皱着眉头,仿佛很疼的样子,慕安然心一揪,感觉到他伸出手,突然碰了碰她的手。

    目光落在他的大手上,他的手轻轻牵住她的手。

    这样的温度,太令人心动。

    慕安然不由得心尖一颤,复而抬起眸来看他。

    “这几天,常来看我,嗯?”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在鬼门关走了一趟的缘故,慕安然觉得霍彦朗的态度放软了很多,像变了个人似的。

    但也正因为这样,她睫毛颤了颤,竟没办法像往常一样拒绝他。

    “说话。”霍彦朗沉声。

    “嗯。”僵了半天,慕安然出声。

    声音很小,小到藏着那么多不确定性,是如此的没有底气。

    慕安然的声音也跟着软了软:“不早了,那你好好休息,我就……先回去了。”

    刚才上来的时候,她也和袁桀说好了的,只是悄悄上来看一看他,一会儿就下去,不会让霍彦朗知道。

    可现在,她不仅被他逮着了,还听他说了那么多话。

    要重新开始吗?

    慕安然感觉整个人都在发抖,她脑袋一片空白。

    慕安然极力让自己保持镇定,可手上传来他温热的温度,炙热滚烫,烫得她指尖微麻。

    “好好考虑我的诉求。”霍彦朗沉静漆黑的瞳里写着认真,用词也放软了态度。

    他这温静的样子,慕安然更没办法拒绝,害怕自己再逗留下去会出什么事儿,几乎是落荒而逃。

    “你早点睡吧,我再来看你!”慕安然丢下了这句话,几乎是用跑的,逃出了病房。

    整层楼都被“擎恒”包下来了,路过另一处病房的时候,慕安然看到有两个护工在里面,正在检查仪器是否正常使用,她突然停了脚步。

    站在窗口往里看,看到一个熟悉的人,是薛北谦……

    慕安然心一惊,薛北谦至今还没有醒过来,依旧躺在重症病房中。

    慕安然终于有些理解了霍彦朗的反常,生死一线之间,自己的心会更加透彻吧。他说他不是在威胁,而是在耍无赖,轻描淡写的话语背后,是生与死的深沉。

    他想念她,他想要她。

    ……

    慕安然食言了,这三天内,她没有踏足医院一步。

    说好了这几天要常去探望他的,她一次都没有做到。

    厨房里,慕安然一个人站在炉灶前发呆,小火开着,一直在熬着粥,慕安然呆呆站了许久,一直到粥都熬好了,溢出香味,她才缓了个神。

    掏出手机,纠结了很久,终于播出了一个号码。

    “喂,您好。”电话里头,传出一道浑厚的男声。

    “是我,袁助理。”慕安然轻声道。

    电话里头那人明显惊了一下。

    慕安然把电话打给了袁桀,这个号码,还是之前她住在“时代”时,霍彦朗为了掌握她的行程,被迫她留的。

    却没想到,在这种时候用上了。

    “慕小姐,有事吗?”袁桀对她的态度不冷不热,似乎也是没有想到她会给他电话,料不到她想做什么。

    “霍彦朗出院了吗?”

    “还没有,医生说情况虽然乐观,没有危及生命,但是想真正恢复,还是需要一段时间。而且身上的伤口也不适合移动,最好暂时住在医院里静养。”

    袁桀问:“慕小姐是想再来探望吗?”

    “不不。”慕安然下意识否认,憋了半晌:“我煮了一些骨头粥,能麻烦你让人来取一下吗。”

    大半个小时后,霍彦朗被护工扶起来喝着保温盒里的粥,手指放在床沿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

    袁桀站在旁边,愧疚地看着霍彦朗:“霍总,这是慕小姐打电话让我送过来的。”

    “我知道。”

    霍彦朗眉眼里裹着淡淡的不悦。

    为什么?打的是袁桀的电话而不是他的电话。

    “她还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了,去拿粥的时候,她只说这是她亲自熬的粥。”

    “是吗?”

    这话问的,连霍彦朗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

    说好了要认真考虑的,可这几天没有任何只言片语,送了一壶粥过来,是拒绝还是同意了?

    霍彦朗也不焦躁,她不说,他就等着。

    粥熬得很好,他从来不知道她也会下厨,一直以来都是他做给她吃。

    霍彦朗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拿着勺子,舀了一口放进嘴里,微微撇头看向窗外,病房里有个落地大窗,外头是灿烂的阳光和婆娑的树叶。

    他一口吃掉嘴里的粥,凝着外头和煦的光线看了一会,放下了勺子,然后突然拿起了不远处的电话。

    想也没想,就播出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慕安然在窗边出神,突然一阵响铃声把她从走神中唤醒,看到电话屏幕上的名字,她一怔忪。

    多久没有见到这个号码了?

    “喂……”慕安然下意识地放软了声音。

    “是我,在做什么。”

    慕安然看着慕家院子,回答:“在看风景。”

    “哦,是吗。我也在看风景,你看到什么了?”

    两个人竟然在做同样一件事,这让彼此心里都生出了一种微妙的感觉。

    这么久没有通话了,久违的通话竟然是如此的自然。

    “看到了树,今天阳光很好。”

    “我这边也是树,既然今天阳光很好,要不要出个门,来探望我,嗯?”

    慕安然在电话这头安静了下来。

    “怎么,不愿意?”霍彦朗在电话那头问。

    病房外,阳光正好,光线从窗口洒落进来,正好落在霍彦朗的眉眼上。喝到慕安然亲手熬的粥,令他心情很好,话语里也有了淡淡打趣的味道。

    慕安然在电话那头还是沉默着,她其实是不知道该以什么样的态度去面对他。

    “我想见你了,来吧。”

    “……”

    “听见我说的了?你要是不来,我可能一会就没心吃药,那样就不利于伤口恢复,要是媒体问我为什么总是迟迟好不了,我就说是前未婚妻太狠心。”

    前未婚妻吗……她已经成了前未婚妻。

    “霍彦朗,那天晚上你问我的答案,我想……”

    “嗯?”

    “我觉得我还需要时间再考虑考虑。”

    霍彦朗唇上的笑停了一下,病房里气氛有些僵。

    但没一会,他温凉的嗓音还是自喉间发出:“没关系,我可以等。你想要我道歉也可以。”

    “霍彦朗,你有你的原则,我想通了。我们只是立场不同,所以我接受不了你伤害我的家人。可是站在你的角度,你只是接受不了一个伤害你所喜欢的人的人,你不喜欢我姐姐,所以连对付她的心思都没有,就像顾盼说的一样,她罪有应得。”

    “我大概明白了,你为什么会用这样的方式处理她。因为这个方式,从一开始就是她选择的。如果她找人打我,你大约也只会找人打她一顿,仅此而已。所以和你对她很不狠心,没有关系。”只是以一易一。

    “嗯。”霍彦朗那头,声音冷淡下来,“然后呢,你的决定是什么?”

    “我想明白了,但是也仅限于想明白,霍彦朗……给我一点时间好么,她毕竟是因为我才出的事情,我还有心结需要解开。”

    “好,我等你。”

    “大约,那个时候……就有答案了吧。”慕安然深呼一口气。

    “说完了?”电话那头,霍彦朗声音不咸不淡。

    “那可以来看我了?”

    慕安然最后还是抵不住霍彦朗的软磨硬泡,换了件衣服就往医院赶。

    她的身份过于敏感,她也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现在还和霍彦朗有接触,尤其还是有那么多媒体在场守着的情况下,所以她乔装打扮了一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