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是看望病人,还是来气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病房内的气氛又僵住了,这一次连司启明都不得不出来救场,避免在这家医院里就出现一场世界大战。

    司启明道:“好了,你小子少说一句不会死。找事是不是?”他没看到霍彦朗脸色都黑了?

    顾盼兴许是没见过戚风和霍彦朗干仗,这会儿站在旁边怎么也笑得停不下来。

    慕安然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米老鼠,又看了一眼顾盼:“我先回去了。”

    突然,霍彦朗抓住了慕安然的手,眼神沉敛认真:“我让顾盼陪你出去走一走,一会回来。”

    说完,不等慕安然拒绝,霍彦朗冷冷带着穿透力的目光看向顾盼。

    顾盼马上笑吟吟:“dear,你放心,安然是我好闺蜜,我一定帮你把人看好。”绝不会让你老婆跑了。顾盼在心里加上这么一句。

    中心医院楼下的花园很大,慕安然安安静静地坐在长椅上,顾盼也就这么安静的陪着她,一边拿着手机玩着。

    顾盼出声:“你们和好吧,别这样梗着了。我知道,喜欢上一个人不容易,遇到一个对的人更不容易。喜欢上一个错的人,无论做什么都会受伤,可喜欢上一个对的人,无论你做什么,他都不会让你受伤。”

    “安然,我不知道你怎样看待你和霍彦朗这段感情,但是他宠你,黏你,你没看出来么?”

    “我和司启明也算是旧相识了,我们俩一个军区大院长大的,还有霍擎风,这些我都没和你说过吧,只不过霍擎风在国内只呆了一小阵子,就回国外了。但就算是这样,我们也认识多年,没理由他们看望霍彦朗,我需要避让对不对?”

    “盼盼……”

    “霍彦朗看出你在里面不自在,害怕戚风嘴无遮拦又拿你开玩笑,令你难堪,所以才让我出来陪着你的。你可以不珍惜,但不能否认他对你好,对不对?”

    慕安然坐在长椅上低着头,“盼盼,你不用说了。”

    病房里,司启明站着,戚风找了个地方随意坐下。

    “你又把你的小女朋友摆平了?”

    “我们不说这些。”

    戚风挑挑眉:“换个人喜欢真的不行?”

    霍彦朗终于抬头:“你喜欢了一个人喜欢了十年,让你换个人喜欢试试看?”

    “……”戚风知道说不过他,干脆不再说。

    司启明目光一直落在霍彦朗的肩膀上,还有打了绷带的腿,冷冷瞥了一眼,道:“查出来是谁做的了?”

    “还没。”霍彦朗沉声,“死活就是不开口。”

    事情如公安部门审问出来的结果一样,他动用能力去查,也只能挖出那么点东西。妻子和女儿都得了尿毒症,需要大笔的钱,有人给了他大笔的钱,泄露了擎恒集团考察的时间和行程。水满乡的乡长之所以那么慌张,是因为他也收了钱,而他的任务只是把霍彦朗带到空旷的地方,比如提前埋伏好人的瀑布。

    那人做的很小心,根本不会让实施的人知道太多东西,例如水满乡的乡长只知道把人带到瀑布,其余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这也正是枪声响了之后,水满乡乡长如此害怕的原因。他也不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

    “牢里的那个人,还是不肯开口?”

    “老实巴交的乡下人,除了打一手好枪,脑筋死得很,既然一口咬定了,就什么都不会说,尤其是这钱还拴着他妻子和女儿的命。”

    戚风坐着,挑了挑眉,玩味不恭道:“那就想法办,利用他妻子和女儿的命威胁他开口呗。不过话说回来,你向来做事留一线,是谁和你有这么深的仇?为了抢地皮而已,也不至于做出这种事,不简单呐。”

    戚风笑了笑:“不过你死了也好,精英男士排第一名的人没了,我就可以再往前排一点。”

    司启明皱起了眉头:“你小子又说什么浑话?”

    戚风眼里闪过精明:“说说又怎么了?你们以为这事真这么简单?当断不断反受其乱,你们看不出来,我可看出来了,总有一天他要死在那个女人身上。”

    “够了。”霍彦朗冷冷出声。“是来看望病人的,还是来气我的?气够了就可以出去了。”

    司启明也不满睨了戚风一眼,明知道霍彦朗在这件事情上固执,那还说这些做什么?

    司启明严肃道:“这些天你好好养伤,这件事情我替你查。”

    “查什么查?我不认为是个人就能做出这样的事。a城的商人确实不少,可有能力、有胆魄去害人的,可就不多了。霍彦朗你最近惹上什么人了,又肆无忌惮对付你,还不怕别人怀疑到他头上的,还有谁?”

    慕家。

    害了他却一点也不怕霍家人发现的,只有慕家。

    尤其是堵霍彦朗放不下慕安然,再频繁接触下去,嫌疑只会越来越轻。

    慕方良是个绝对咽不下霍彦朗给的那口气的人。

    慕岚不是个善茬,慕方良段数更高,解除了婚约算什么,他要霍彦朗的命。

    霍彦朗的身份他还没有真正查出来,等到公诸于众的那一天,这种生死矛盾会越加凸显。

    “我累了。”刘海撇了一丝下来,霍彦朗垂着眸,他挺坐的身子微微一挪,整个人躺了下来。

    脸上没有表情,眼里全是冷意,一脸送客的姿态。

    “好好好,没有证据就没有发言权,希望只是普通的商业嫉妒案。‘啪’一声。”戚风摆了个枪的手势,往自己脑袋上打了一枪,“最好对方只是希望把你打伤,给你点教训,让你在开发新地产的征途上放慢一点脚步而已。这件事到此截止最好。”

    说完,戚风邪肆地挑了挑眉,大摇大摆地走出去了。

    “我也回营区了,你好好休息,我帮你叫慕安然进来陪你。”

    顾盼把戚风和司启明送出医院,自己给慕安然发了条短信:

    “好好照顾霍病人啊,\(≧▽≦)/,我先回去了,暂时不过来了。”

    慕安然走进病房的时候,霍彦朗正在垂着头。

    霍彦朗听到脚步声,抬起了头,眸色深谙。

    看到是慕安然,他沉沉出声:“过来陪我。”

    气氛似乎有点僵,慕安然慢慢挪过去,“吵架了?”

    “嗯,吵架了。”难得的好脾气,竟然坦诚直白地回答了她的问题。

    慕安然眼神有些不安,看戚风的性格,还有司启明……如果真的要吵架,大约也是戚风拿她开玩笑,撩老虎胡须撩拨过头了,惹霍彦朗发了脾气吧。

    “他们说的话,你不用太放在心上,我没关系的。”

    霍彦朗掀了暗眸:“你知道他们说什么了?”

    慕安然一噎:“没有啊。”她看了看自己身上的米老鼠图案,“大概是这个吧,早知道病房里会来那么多人,我可能就穿樱桃小丸子的了,至少还萌一点,是吧。”

    霍彦朗被她逗笑,忍不住扯了扯唇:“嗯。”

    慕安然意外于霍彦朗的笑,沉稳的男人一但笑起来,有一种难以言喻的迷人,她一下子失了神。

    慕安然心里有些慌张,刚想告别,霍彦朗似乎看出了她眼底急于逃走的窘迫,先她之前开了口。

    “躺了那么多天,我也累了,你推我出去走走。”

    霍彦朗的语气有些生硬,不容拒绝。

    慕安然想说:“你身上有伤,不适合……”

    霍彦朗蓦地打断了她:“墙角那里,有袁桀前两天准备的轮椅。医生说了,这个伤不能挪动,那我就不动,长期待在病房也不利于病人的身心发育。”

    身心发育……身心发育你个鬼啊。

    慕安然拗不过霍彦朗,最后还是小跑着去问了医生,然后得到医生的首肯后又请了护工把霍彦朗搬上轮椅。

    晒晒太阳还是可以的,只要别碰到肩胛的伤口和小腿的伤口。

    不可以去路况颠簸的地方。

    半小时后,穿着大米奇图案衣服的慕安然推着穿着病号衣的霍彦朗漫步在中心医院的花园里。

    中心医院是贵族医院,医疗水平居a城前列,医院面积大,花园也建设得一点也不含糊。

    花园里甚至还藏着一个人工湖泊,湖泊两边栽种着大树,树叶茂密。

    慕安然推着轮椅,带着霍彦朗走在里头,特意找了个有阳光的地方给他晒。

    “晒晒太阳了就上去吧,我不能再这里呆太久。”太久回去的话,柳眉和慕方良若是问起来,她不知道该怎样回答,毕竟她从来就不擅长说谎。

    霍彦朗眼底盛着阳光:“推我走走。”

    “医生说你不能多走动。”

    “轮椅走动又不是我走动。”

    慕安然突然发现,男人一但执拗起来,是真的很可怕。

    慕安然咬了咬唇,缓缓把轮椅推起来,两边都是树,虽然遮挡了一些阳光,但也恰到好处能遮掉一些外头的目光。袁桀还在做着安保工作,外头依旧有些不死心的媒体。

    毕竟,霍彦朗出了事,对于a市的投资环境来说,还是有一定的影响。

    一些身份颇高的人已经加强了外出的安保工作,这起恶**件让人人心惶惶。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