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可我是人,我不是物品!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作为事件的关键人物,记者们大有采访不到霍彦朗不罢休的气势。慕安然不敢把霍彦朗推到太容易被人瞧见的地方,于是一直绕着湖走。

    走了一会儿,慕安然的速度渐渐慢了下来,原本就慢,现在是慢上加慢。

    “累了?”低沉的声音。

    “嗯。”她也不扭捏。

    “那停下来吧,在这里歇一会。”

    慕安然闻言果然把轮椅停了下来,时间一分一秒地从指间溜走,慕安然开始有些变得无聊。突然,一道雪白色的身影闯入慕安然眼帘,那时一只毛色纯白的萨摩耶犬。

    萨摩耶这种狗天生有一张笑脸,一下子便吸引了慕安然的眼光。

    “喜欢狗?”

    “还好。”

    真正吸引慕安然眼光的是这只萨摩耶身边还有一只猫。

    医院这种地方本来就病人多,有些年纪大的病人子女太忙,不能时常在身边陪伴,长期住在医院的话,会养一些猫啊狗啊,都是很正常的。

    但是猫和狗常常合不来,闹得鸡飞狗跳,但现在湖边这两只倒不会。

    “过去陪它们玩玩?”

    “不用了,陪你走走吧。”

    “在这里歇一会,你去吧。”

    慕安然低下头来看他。

    霍彦朗因为坐在轮椅上,所以比慕安然要底上许多,这是她第一次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高度差异的问题,从高处往下看的霍彦朗,眉眼比平常要温和许多。

    “喵~”前方传来猫叫声。

    矮小的短毛猫作死地跳上了萨摩耶身上,萨摩耶原地转了两个圈,似乎对这只猫无可奈何。

    慕安然忍不住笑了一下。

    突然,这一声笑似乎传到了前方,萨摩耶朝慕安然这看了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被猫捉弄得生气了,急需一个救兵,萨摩耶突然撒开了腿就往慕安然这里跑。

    狗狗通灵性,看出慕安然没什么恶意,跑到了慕安然身边来,突然咧开了嘴,笑成一个很可爱的表情。

    慕安然不由得蹲下来逗弄狗。

    害怕猫和狗碰到轮椅上的霍彦朗,慕安然下意识把这两只小动物往远处带。

    拉开一定距离以后,落入霍彦朗眼里的是慕安然蹲着陪狗狗和猫咪嬉闹的景色。

    一阵风吹过,叶和叶之间的间隙加大,阳光洒落了一些下来,落在慕安然的笑脸上,本来是很平常的画面,愣是叫霍彦朗看出了一股子幸福的味道。

    突然,男人的眉眼一僵,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霍彦朗。”慕安然逗狗告一段落后抬眸,落入她眼里的已是霍彦朗调整好的状态。

    男人面无表情地坐在不远处,有些打瞌睡。

    “你困了?我推你回去。”

    折腾了慕安然将近一个小时后,他终于松口:“好。”

    轮椅即将推进病房前,霍彦朗用仅剩的那只好手停住了轮椅,慕安然垂眸看他。

    霍彦朗幽幽道:“答案,考虑好了吗?”

    “什么答案。”慕安然装傻。

    “昨晚的答案。”

    霍彦朗如此明白了当地说,慕安然连敷衍都敷衍不过去,只好抿起了唇:“我说了还需要时间考虑的……”

    “都逛了一圈了,还没考虑好?”

    “哪有那么快?”

    “可是我等不及了。”

    慕安然猛地便撞进了霍彦朗深如湖泊的幽眸,她的心霎时止不住地猛跳。

    慕安然静了一会,霍彦朗沉哑的声音响起:“医生说,因为没有伤及要害,再住几天就可以出院了,我打算和公司请个短假,把这两年没休的假期补上,到时候你陪我,嗯?”

    “不了。”慕安然心乱拒绝,“我这周就要回b市去了,要做毕业答辩和参加毕业典礼。”

    “我陪你去。”

    “不……不用!你不适合坐飞机,你在家好好休养吧!”

    霍彦朗看着她:“就这样决定了。”

    ……

    疲惫了一天,慕安然晚上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怎么也睡不着,一闭上眼就会想到霍彦朗这张脸,因为伤口发疼而皱起眉头的样子,有时候无赖扯唇懒笑的样子,有时候静静坐着发呆的样子。

    似乎因为受伤而放慢了生活的脚步,整个人的锋锐也褪去了不少。

    实在睡不着,慕安然干脆翻起身来,坐在床上,口有些渴,拿起杯子却发现杯子里没有水了。她不由得拿着杯子下楼倒水,走到一楼时,却发现一楼没有开灯,可却有人坐在客厅沙发上,慕安然不由得吓了一跳。

    慕安然凝神,看了看人影:“爸?”

    慕安然坐着抽烟,月色从窗外透进来,把烟气照得烟雾缭绕。

    “你今天去做什么了?”

    “我……我没做什么啊。”慕安然下意识否认。

    可黑暗中,虽然看不清慕方良的表情,但感觉气氛瞬间凝固似的,严肃得令人害怕。

    “还说谎?!”慕方良一声大喝。

    慕安然被他吓了一跳,不由得捏紧了杯子:“我去图书馆了……”

    “是吗?我怎么听佟励说,你让司机送你去了龙华路。我记得,龙华路那一带并没有什么图书馆,医院倒是有一个。你是不是去看霍彦朗了,还不肯老实说?”

    “爸……”慕安然被慕方良突如其来的怒气吓了一跳。

    慕方良皱着眉头,抽了好大一口烟:“你和霍家那小子已经没有关系了,你还去看他干什么?咱们慕家不需要再和霍家扯上关系,还是离远点好。”

    “爸,为什么?他受伤了,就算是朋友,我也不能去看看他么?”

    慕方良瞪了慕安然一眼:“然然,你还小,有些事情你不懂,我让你离他远一点,你就离他远一点。”

    “爸,你把我当什么,你说要我嫁他,我就得嫁,你说让我离他远一点,我就得离他远远的,可我是人,我又不是物品,怎么做到没有一丁点儿感情!”慕安然突然觉得很委屈,好像这件事情从一开始到现在,从来没有人考虑过她的感受。

    “我不小了,你们能不能站在我的立场上替我想一想?我也想自己替自己做些决定,不想总为别人而活。”

    “安然,你怎么能这么和我讲话?!”

    慕方良一声呵斥,慕安然抿着唇,在黑暗里站着一动不动。

    “爸……他受伤了,我觉得我去看他没有错。你让我和他分开,我已经和他分开了,只是去看看他而已。”

    慕方良也知道自己说话语气重了,不由得放软了声音:“对不起,就当爸爸不好,不该骂你,反正你听我的,不要再和他有过多接触。看看他可以,但是不要再多想别的了!”

    慕安然捏着杯子,闷闷地站着。

    “你也知道你和他解除了婚约,你们俩现在的关系,不适合再多走动,他死了也不关你事,而且霍彦朗这个人,没那么简单。要是让媒体拍到你们俩又在一起,爸想重新给你找个好人家都难。”

    看慕安然没动静,慕方良又沉了声:“答应我,听见了没有!”

    还要找好人家,重新订婚一次么?那场订婚宴让她声名狼藉,和霍彦朗在一起后,两人也被报纸报道过几次,霍彦朗对她呵护备至,两个人感情没什么问题,久而久之那些不好的话才压了下去。

    后来解除婚约,有些媒体听到了风声,又报了些花边新闻,不过一直没当事人出面回应,这个话题这才慢慢消失。

    慕方良这话的意思,还想着给她找其他男人么……慕安然心里说不出的反感。

    过了好久,慕安然的声音才跟挤出来似的:“……嗯。”

    第二天一大早,慕安然人还没醒,手机倒先响起来了。

    “喂……”迷迷糊糊中,慕安然伸手拿手机,接起。

    “怎么,还没醒呢?”低沉带些慵懒的声音,裹着笑意,从电话那端传来。

    慕安然听着霍彦朗的声音,一股无名的委屈从胸腔间冒出来,盈满了她整个胸口,令她喘不过气来。

    “昨天我回来被我爸骂了,他让我少和你接触,霍彦朗,我大概不能去看你了。”慕安然试探说道。

    “是吗?”电话那头慵懒的声音,一下子就沉了下来。

    “那你的想法呢?”

    她的想法吗……慕安然睡眼朦胧,抬起眼看着天花板上的装潢。她有什么想法可言呢?一直以来都没有忤逆过父母,唯有一开始在和他的婚姻上。

    “不知道。”慕安然淡淡的答。

    “要不要为了我,而叛逆一下?”

    慕安然觉得自己一定是被这个男人寡淡而温柔的语气冲昏了头脑,提着包下楼的时候,她还没搞清楚自己到底想做什么。

    突然,高大的男人出现在她面前:“二小姐,你要去哪里?”

    “佟秘书。”

    佟励是慕氏的董事长助理,一直都帮慕方良处理生意上的事情,偶尔处理家事,跟着慕方良也有很多年了,身份地位毕竟和慕家的佣人都差了很多。

    佟励出现在慕家很正常,但大清早就出现在慕家,很不正常。

    “佟秘书有事吗?”

    佟励浓眉星眸,看起来有些秀气,但性格却和秀气扯不上关系,甚至有些雷厉风行的味道。

    此时,佟励站的位置很特殊,刚好挡在慕安然前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