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七章 宋总,您往前走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总让我陪着二小姐,让我告诉二小姐要是想去医院就不必了,如果是去别的地方,我可以送二小姐过去。”

    “佟秘书,我爸这是让你看着我么?”

    “嗯。”佟励的声音里藏着一抹不易察觉的温柔,“慕总差不多是这个意思。”

    慕安然皱起了眉头。

    佟励放软了声音:“慕总年纪大了,慕岚已经让他很不放心了,你别忤逆他,近两年慕总的身体没有以前那么好,气出病了你会内疚。如果你真想出门,我可以带你去逛逛。”

    慕安然抬头看了佟励一眼,“算了,我回房间。”

    慕安然没想到自己再一次翻墙而出,竟然是这种情况。

    这一次她没有从院子翻,而是借着去找菲佣的理由,走到了慕家供佣人住的那栋小楼,从小楼的矮墙翻了出去。

    慕安然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一个小时后了。

    走进病房,恰好碰到医生给霍彦朗换纱布,雪白色带点血的纱布拆开,慕安然恰好看到被子弹打得翻开的血肉。

    霍彦朗在忍着疼,看到慕安然从门口走进来,蓦地扯了笑。

    “过来了?”目光落到慕安然弄脏了的裤子上。

    “翻墙了?”他的目光深了深。

    慕安然咬着唇,不回答他的话。

    “怎么不说话,嗯?”

    慕安然心里有些怒火,于是说出来的话也有些冲:“是翻墙出来看你,怎么了,霍彦朗,你很得意对不对?”

    慕安然以为他会否认,却没想到这人在医生往他伤口上上药时,还能一边忍着疼,一边对她笑。

    霍彦朗挑着眉笑:“嗯,我的安然还会为了我翻墙了。”

    “谁是你的安然。”慕安然脸色燥红,“你,你还要不要脸。”

    霍彦朗却看着她,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

    “那一天晚上,我为了找你,也是爬墙进去的。”可惜不欢而散。

    霍彦朗神色里写着认真,却勾挑了一下眉头:“这次你为我翻墙出门,算不算是还了我一次?”

    慕安然默默瞪了他一眼。

    霍彦朗笑意沉沉:“爬墙出来的感觉怎么样?有没有一种高中时期早恋的感觉。”

    “……”

    他朝她挥了挥手:“过来,我有句话想和你说。”

    慕安然不乐意地走了过去:“你想说什么。”

    霍彦朗俯身在慕安然耳边道:“这样来看我,有没有感受到一种莫名的禁欲感?”

    慕安然瞪大了眼睛看着霍彦朗。

    “你这个人……”受了伤以后,不仅无赖,还更无耻了。

    慕安然看着霍彦朗脸上发自心底的笑容,微微怔忪。

    慕安然再嘟囔了一声:“你不要脸。”

    “嗯,我不要脸。”

    霍彦朗刚说完这句话,替他换药的医生立马就不乐意了:“霍总,您能不能好好换药,别说话,您这样我们很难工作。”

    霍彦朗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医生一眼。

    医生被霍彦朗这幽深冷漠的目光吓了一跳,只能赶紧加速手上的动作,匆匆替他换好药,端着换下来的绷带和药盘走了出去。

    出去之前,还不忘叮嘱了慕安然一句:“病人工作量大,不肯好好休息,这位小姐,您不如帮忙劝劝,他再这样,一个月这些伤都好不了。”

    医生虽然不知道慕安然是谁,但在这几天的相处中,大抵知道慕安然对霍彦朗很重要,于是带着深意地一劝。

    这一劝,霎时让慕安然红了脸。

    慕安然被调戏得一肚子火,不由得看向霍彦朗问:“你故意的?”

    霍彦朗抬起了深邃的眸:“故意什么?”

    他的语气,似笑非笑。

    慕安然郁结:“故意不好好休息,故意借口身体不舒服,一而再再而三把我喊过来,故意……”总给我打电话。

    慕安然发觉自己在不知不觉中被他改变,原本说好的做陌生人呢?

    为什么她此时会为了他而去做这样的事情?

    霍彦朗的目光渐渐变深,唇上依旧带着笑:“差不多。”

    他想要见她,所以不择手段。

    经过了这些事,他在想要得到她这件事上,已经没有任何退让的可能。

    慕安然卷长的睫毛下写着无奈,想要生霍彦朗的气,却又觉得气不起来。

    医生换下的血红色的绷带还没有拿走,此时正轻手轻脚帮霍彦朗换上新的纱布。

    医生不注意碰了一下伤口,霍彦朗登时痛得脸色一白。

    慕安然的心头也跟着一跳。

    “过来。”

    “不过。”

    刚才为了听他说话,她已经走上前过一次,此时已经靠得很近了。

    慕安然纹丝不动,霍彦朗神色未变:“生气了?”

    “……”沉默。

    “真生气了?”

    慕安然被霍彦朗的胡搅蛮缠弄得有些没办法:“你能不能……”

    “嗯?”霍彦朗再次挑眉。

    慕安然深呼吸:“能不能不用这个语气和我说话?”

    一个上午,慕安然和霍彦朗都在打趣中度过,袁桀站在病房外,有时候透过医院的玻璃窗往里看,可以看到霍彦朗爽快的笑意,他们霍总很久没有这样开心的笑过了,就像笑意终于直达了一个人的心底,心里不再装满那些身外之物和尔虞我诈。

    他的世界里,只有眼前这个和他拌嘴的女人。

    不因权势和身份而对他有所顾忌,只是简简单单经历了很多事后,仍旧能在一起聊聊天的单纯生活。

    袁桀在窗外驻留了一下,没打扰他们,转而去了薛北谦的病房。

    薛北谦中弹的位置在胸部,失血过多,目前尚未醒来,身上插着许多呼吸管,袁桀一脸愧疚,站在重症监护病房外皱着眉头。

    袁桀看着病床上昏迷的薛北谦,隐约握起了拳头。

    病房里,慕安然和霍彦朗闹了一会,发现自己和这个男人实在难以沟通,咬了咬唇,准备起身回家。

    “霍彦朗,我要回去了。”

    慕安然低下了头:“时间也不早了,我再不回去,可能还会……生出其它麻烦。”例如,被骂一次。

    她性子不适合叛逆,偶尔一次就足够了。

    霍彦朗拉住她的手。

    “再留一会儿,陪我?”

    “不要了。”慕安然挤出一记笑,“我到时候再来看你。”

    “真的?”像是不太相信她的话,到时候他还得想尽办法忽悠她过来,霍彦朗的音调有些上浮。

    “嗯。”慕安然认真地答。

    看到你出院为止,慕安然在心里道。

    霍彦朗双眸直直盯着慕安然看,瞧见她答应了,看了看时间,这才让她离开:“路上小心。”

    说服了霍彦朗,慕安然轻手轻脚地走出了病房,拍了拍身上过于显眼的污渍,低着头往外走。

    蓦地,突然一道特别熟悉的声音传入她耳朵里,她一下子僵住,停在原地。

    “宋总,您往前走,医药室在前面。”

    “嗯。”男人干净动听,却又沉稳了许多的声音。

    这声音在她耳边响了两年,是慕安然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她也曾为了这道声音哭过笑过,慕安然一下子便僵了身子。

    “东西研发得怎么样?我们公司的投资向来不好拿,张院长你应该知道我此行过来的目的。”

    慕安然哑着嗓子:“连霆……”

    自从上一次在巷子里那一见,她就再也没见过宋连霆。

    他这阵子在哪?过得怎么样?都在做些什么?

    慕安然一下子陷入混乱的思绪中。

    “宋总,这您就放心吧,一直以来贵公司对我们医院的药物研发项目都很支持,就凭这一点,我们就会以一百个、一千个心认真对待,何况这还是造福老百姓的好事,我么当然更要全力对待,哈哈。”张院长陪着笑。

    慕安然下意识就很想上去看看。

    慕安然动了动步伐,刚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下来,想到两个人现在这种情况……见面的话,要说什么?

    说她和霍彦朗分开了?如他当初说的那样?

    慕安然忽然想到了什么,又往后退了两步,回头,突然就装上了病房里霍彦朗深邃的目光,霍彦朗素来冷淡的脸上,正扬着一抹笑。

    他还以为慕安然是流连不舍,眼底仿佛装了璀璨星海。

    不知道是不是笑过了,突然眉头一皱,害怕她担心,不动声色地抬手,轻捂着肩胛的伤口。

    慕安然看到这细微的动作,咬了咬唇。

    慕安然对着他勉强笑了一下,隐隐从耳根红到脖子。

    “再见。”慕安然朝他比了个唇语。

    这回,是真的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慕安然没想到,刚走到电梯口,忽然就迎面遇到了一群人。

    隔着十几米,人群里为首的男人穿着昂贵的西装,修长的身材显得矜贵干净,格外出众。

    慕安然一下子停在原地,想认却不敢认。

    是宋连霆?

    宋连霆一直都是穿着最简单的衣服,在一起两年,穿着白衣服居多。此时,远处的男人的衣着很商业范,头发修剪得很整齐,远远看去像清风迎面扑来。她仔细一看,像宋连霆却又一点儿也不像宋连霆。

    慕安然心有点慌。

    远远地,就在慕安然微怔的时候,前方的人没看见她,已经被人又迎进了另一个药室。

    就这么仓促地打了个照面。

    ----

    ps:大家好!希望大家能给文文投一点推荐票和月票喔,喜欢的话,可以给文文打赏鼓励一下,会更有动力的么么哒~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