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怎么比宋连霆还啰嗦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对于慕方良来说,“慕氏”自从攀上“擎恒”之后,业绩不升反降。为了找出原因,他费了不少周折。后来,这阵子自从他彻底断了和“擎恒”的关系后,慕氏的生意才渐渐有所回升。

    慕方良回头琢磨,这才确定了慕家这半年来的风波,大约和霍彦朗脱不开关系。

    慕家哪里得罪了他?甚至,一点面子都不给,竟然对慕岚做出了那样的事。

    就冲着这几点,慕方良就咽不下这口气。

    “佟励,你再看清楚一点。”

    佟励把手倚在方向盘上,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是霍总没错,上一次的事情应该没受什么大伤,听说是身边的薛特助替他挡了一枪,应该是提前出院了。”

    慕方良抬手,示意司机将车开慢点:“呵,算他命大。”

    夜色将慕方良的脸衬得有些可怕,“然然也是个不懂事的,已经和她说不要再和霍家那小子有接触,怎么就是偏偏不听,这事上哪有父亲会害女儿的?佟励,你帮我看看他们俩现在在干什么。”

    佟励将车停在对岸,黑色的玻璃膜将他遮掩得严实,从车里往外看。

    慕安然和霍彦朗两人并排站着,不知道聊到了什么,慕安然低头轻轻一笑,脸色陀红。

    自从解除婚约后,慕安然连门都很少出,更别说有开心的时候了。

    佟励接触慕安然的机会不多,可慕安然这会儿的笑容还是在他心上怦然一击。这么多年来,他见到慕安然寥寥可数的次数里,还从没见到她这样笑过。

    远处,英俊挺拔的男人也低头,凝视着怀里的女人。

    佟励这才看到,霍彦朗的手一直停在慕安然腰间,在来来往往穿行的人流中护着慕安然。

    两个人的动作亲密,佟励简明的说了这边的情况,电话那头的慕方良直接让司机把车停了下来,电话里静了十几秒。

    慕方良像是做了什么决定。

    “你现在替我把安然带回去!”

    “慕总。”

    佟励看着前方,目光落在无忧无虑的慕安然身上:“我觉得这件事情不能太强逼她。”

    慕方良在电话那头安静了一会,“哦?”

    “二小姐已经大了,毕竟不是十几年前的小女孩,她可以决定自己的人生,如果在这件事情上硬逼她,只怕会适得其反。”

    佟励想到了那天他拦着慕安然,结果慕安然竟然翻墙出去了,什么时候起,她已经有了改变。

    还有慕安然后来给他发的那条信息。

    “谢谢。”

    佟励的眉头皱了皱,看着对面江景的春景,有些疲惫。

    说实话,他并不想为难慕安然。

    更不想伤害她。

    “或许可以用什么其他办法。”

    “你有什么好办法?”慕方良沉下了声音,“佟励,我没有儿子,我一直留你在身边,就是想培养你当职业经理人,以后有一天我突然不在了,这‘慕氏’至少有人帮忙管理。我从前怎么教你的?做事不能心慈手软!”

    他已经和安然谈过一次了,有用吗?今晚然然还是和霍彦朗在一起了,姿态还那么亲密。

    不知想到了什么,慕方良手捏紧手机,骨节甚至发出咔嚓的声音。

    “上次那件事情,处理干净没有?”

    “都处理好了。”佟励沉缓答。

    “前几年对付邵氏养的那批人呢?还有联系?”

    佟励下意识捏了捏方向盘上包裹的真皮,头层牛皮的布料,很滑很软,取料却有些残忍。

    “还有联系。”佟励取下了眼镜,捏了捏鼻梁上的穴位。

    “替我出面让他们帮我做一件事。”慕方良声音里裹着多年见惯了风浪的平和,没有一丝波澜,“既然霍彦朗对我慕家的女儿那么上心,那就送他一份贺礼。”

    “安然长大了,我是管不了了,但做父亲的哪能任由自己的女儿送入虎口?”慕方良感慨道:“我已经赔了一个慕岚,绝不能让安然也出事。你能明白?”

    “慕总,我明白。”

    慕方良突然叹了一口气:“安然,爸爸这也是为了你好。”

    佟励拿着电话,想说什么,却又没能说出口,只能沉默以应,任由夜色汹涌暗流。

    ……

    香江边上的风很大,慕安然吹了一会,此情此景,风景不醉人人倒先自醉。脑子晕晕沉沉,满脑子都是霍彦朗的那些话:慕安然,我今年三十,你今年二十三,我们都不小了,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打算放弃过你,从前不会,今后也不会。

    还有:我以为我可以用很长的时间等待,但是今晚,我发现其实我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有耐性。

    霍彦朗的手在她的腰间停留了有一阵子了,慕安然甚至可以感觉到每当人来人往时,霍彦朗的手下意识的微微收紧,就像害怕她弄丢了一番。

    “霍、霍彦朗。”慕安然微微挣扎。

    “嗯?”换来男人一声低沉的探寻,“怎么了?风太大了,吹久了觉得难受?”

    霍彦朗绅士地把慕安然往怀里收,脸蛋贴近他胸膛的时候,慕安然整张脸突然蹭得爆红。

    慕安然软绵绵的声音从霍彦朗的胸膛里飘出:“不是,我是觉得你把我搂得太紧了。”

    霍彦朗的唇边勾起了一抹时有时无的笑意:“哦,是吗。是不喜欢?”

    话虽然是这么说着,结果手上却是更加用了力道,把慕安然整个人提起来,稳稳实实地按进自己的胸膛里。

    慕安然耳边铺天盖地的都是霍彦朗的心跳声。

    慕安然整张脸红得越发不自然,抿着唇,有一点惊慌失措,又有一点……不太舍得离开这个怀抱。

    记不清两个人有多久没贴得那么近了,霍彦朗熟悉的冷冽的清香止不住往她鼻子里钻。

    慕安然忍不住说“不要”,却没有不顾他伤口的拼命挣扎,只是说:“霍彦朗,你快放开我。”

    “嗯。”嘴上是这么说的,却没有任何动作。

    慕安然被霍彦朗的强硬霸道撩拨得心里微微慌乱。

    这一刻,脑子里竟然有点想入非非。

    白衬衫的清香味钻入她鼻子里,慕安然脑子里竟然出现霍彦朗光着上身的画面,紧致的肌肉与健硕的胸膛,肩线明朗的臂膀……顾盼要是知道她在这种时候想这些,一定笑死她不可。

    “你……抱得我很不舒服,霍彦朗你快把我放开。”慕安然道,“放开我吧。”

    霍彦朗终于松开了手。

    慕安然从他怀抱中解脱出来,吁了一口气,但同时心里头忽然有某一块又突然空落落的。

    今晚上的风太甜腻,所以才会让她连自己的心都管不住了。

    “我们回去吧。”

    慕安然突然有些害怕这样的独处。

    “答案。”

    慕安然抿着唇,红着脸:“嗯。”

    很低很低的声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脸红的缘故,慕安然一直低着头,脑子被这暧昧的江景烘得晕乎乎。

    或许霍彦朗说得对,他已经三十,她二十三,两个人经历过这么多事,是不是还要继续互相折磨?既然彼此互相喜欢的话……

    还有,如果这一次霍彦朗真的死了怎么办?她……能不能继续无动于衷?

    慕安然倏地抬头,猛地对上霍彦朗深沉的眼。

    霍彦朗眼里淬着笑意:“嗯?安然,这一次你可想好了?”

    慕安然被霍彦朗的目光凝视得无处可逃,觉得脸热热的,心尖也热热的:“嗯。”

    感觉被牵着的手蓦地被加大了力道,霍彦朗将她牵得更紧了。

    慕安然现在的感觉像吃了棉花糖一样,甜得有点不太真实。

    霍彦朗突然低下头,轻轻用鼻尖顶着她的脸,缓慢仔细摩挲。慕安然觉得这个动作太亲昵了,却又没办法拒绝,只是觉得每当霍彦朗高挺鼻梁划过她的皮肤时,都激起她阵阵颤栗。既令她难受,又令她着迷。

    “唔……”

    霍彦朗沉声:“以后无论遇到什么事情,一定要相信我,这一生我对你的感情,不会有任何改变。安然,我们是成年人了,除了哪一天我们彼此互相不喜欢了,否则没有什么事情能将我们分开。我不会做伤害你的事情,所以不管以后我做什么,都不是针对你。”

    霍彦朗嗓音低迷:“就像慕岚这件事一样,我很抱歉让你失望。但是她伤害你,我没办法原谅她。至今我依然我不觉得我有错,但是我很抱歉采用了这样的方式。让你不能接受,是我的错。”

    慕安然低着头:“我知道了。”

    霍彦朗盯着她发红的脸,只想把她狠狠揉进怀里,就像是缓解了很长时间的压抑,霍彦朗松了一口气,喉结缓动。

    “这一次的事情,就当作它过去了,以后不许再拿它和我赌气了。也别说什么分开之类的话,听见了?”

    慕安然突然有种被教训的感觉,不想是未婚夫或者男朋友,倒像是老师在教训学生。

    慕安然吸吸鼻子,“知道了……”

    怎么比宋连霆还啰嗦……

    不过,慕安然心里却有种甜到发齁的感觉,和宋连霆在一起的时候,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两个人都算是互相喜欢,却没有这么刻骨铭心。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