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的眼睛怎么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戚风瞥了一眼哭得厉害的慕安然,这阵子两个人还在闹别扭,现在倒是哭得生离死别。

    司启明受伤的次数多了,大致能分析出霍彦朗现在情况怎么样,估计是冲力太大,所以一时半会醒不过来,其实伤得并没有很重。

    司启明和戚风两个人没那么着急,心如明镜,但偏偏就是不说。

    慕安然经历了这一切,吓得魂都丢了:“霍彦朗,你醒醒好不好,我再也不和你冷战了,我再也不要冷静了,以后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去领证好不好?”

    “我也不纠结耿耿于怀了,你说喜欢我就是喜欢我,从今以后你说什么我都信,我再也不和你赌气了,也不再说要和你分开之类的话了,我错了,你别这样好不好?我不想……失去你……”慕安然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上一次知道霍彦朗遭受枪击的时候,她明明很想哭,花了好长的时间才忍住。

    那个时候毕竟知道霍彦朗没有事,甚至,他还能躺在病床上和她说说话。

    可现在,霍彦朗当着她的面被撞飞出去,现在还躺在草地里不省人事,她怎么喊他都没有用,之前的伤口还流出了血。

    慕安然哭得鼻子通红,就连顾盼说什么她都听不到了。

    “安然,你别这样!”顾盼急得一直重复这句话,可慕安然被吓哭得视线失了焦距。

    她就像突然发现了霍彦朗对她究竟有多重要,以前一直不肯承认的事实都在最危险的时候**裸的体现了出来,如此直观。

    霍彦朗竟把她看中得比命还重要,慕安然哭着道:“霍彦朗,你醒醒啊,以后你就算要和我分手,我也不肯了,你原谅我,醒醒好不好?”

    “你千万别出事,好不好……”

    戚风看着慕安然哭成这样,眉头紧锁,身上满是令人可怖的感觉。他站在街边冷眼看着混乱的场景,最后掏出了电话:“喂,是我,戚风。”

    电话里头不知说了什么恭敬的话,戚风面无表情道:“香江边上,‘搜夜soho’这条路,你立刻把监控录像调出来,五分钟之内做不到,我会让你从这个世界消失。”

    混乱一直持续了十多分钟,因为这个路段堵车得严重,救护车才急匆匆赶到。

    五分钟前,戚风找的人将电话拨回来,告诉戚风那辆肇事逃逸车辆是套牌车,查不到真实牌号。戚风黑着一张脸,和司启明对视了一眼,几乎心知肚明。

    “小姐,麻烦您让一让,我们要把病人抬上担架。”

    慕安然怔怔坐在地上,护着绿化带里昏迷不醒的霍彦朗。

    男人的唇长得很好看,平时这双薄唇总是噙着淡漠,可面对她的时候,哪怕说着再伤人的话,也都不会不理她。他控制不住自己,只要慕安然在面前,他总要和她说会儿话,哪怕是冷嘲热讽也好,威逼利诱也好,欺负她也好,耍无赖缠着她也好。

    总之,慕安然见过很多面的霍彦朗,却从未见过他如此没有生机的样子。

    慕安然失神地死死拥住,一直没有放手。

    顾盼见她什么也听不进,尽量稳住自己的心,给医护人员使了个眼色,弯下身子朝慕安然说道:“安然,你先放开霍彦朗好不好?医生来了,让他们给他检查一下,你这样会延误治疗。”

    慕安然就像是突然回了魂,怔怔松开手。

    漂亮的脸蛋上含着泪,哭得一愣一愣:“盼盼……”

    霍彦朗被抬上了担架,慕安然第一次直面什么叫做生离死别,这一次比上一次还要深入骨髓,她不知道,刚才明明两个人还好好的,为什么才十几分钟就变成了这样。

    霍彦朗被抬上了救护车,慕安然呆坐在地上,这一刻的神情,好像失去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仿佛全世界都和她断绝了联系。

    距离事故发生的地点三十米外的香江边,一辆车停在马路边上,平常这里是不让停车的,但是前方不远处发生了事故,警车和救护车都到了现场,暂时堵住了前行的路,所以这个地段临时停了不少车。

    佟励的车夹杂在其中,倒是显得不太显眼。

    佟励坐在车里,出神地望着慕安然。

    这么多年来,他不曾见过慕安然这个样子。

    前方,慕安然好不容易松开怀里的男人,在地上发怔了一会,又哭着咬着唇赶了上去,一直固执守在昏迷的男人面前。

    刚才,他安排的那些飞车党,险一些就把慕安然也一起撞了。慕方良为了洗脱嫌疑,所以命人直直朝慕安然撞去,如果慕安然反应再快一些,主动避开,那么马路上剩下霍彦朗一个,就必定加大马力狠狠撞上去,霍彦朗必死无疑。

    可惜,慕安然没躲开,所以才急忙把刹车踩了。霍彦朗把安然推开了,所以虽然落单了,却几乎没伤到要害。

    佟励把手撑在方向盘上,看到慕安然出神伤心难过的样子,盯着慕安然看了一会,男人温文尔雅却又狠心的样子令人不寒而栗,但看慕安然的眼神却很不一样。

    慕安然坐上了救护车,“霍彦朗,你醒醒……”

    霍彦朗受到的冲击太大,顾盼在一旁守着,对慕安然说:“安然,dear会没事的,你不要太担心,你看看刚才出事的地方有没有落东西,我们去医院检查一下。”

    慕安然失神地点了点头,准备下救护车看一眼,却突然下意识地抬头往不远处看。

    慕安然总在隐隐约约中察觉,有人正看着她。

    突然,慕安然看清了前方的人,打了个激灵,脸色苍白。

    “佟……”佟秘书?

    为什么佟励会在这里?

    她是不是看错了,前面不远处停着的越野车里坐着的人,是不是佟励?

    几乎是打了一个照面,佟励在车里皱了眉头,整个人突然压低了身子。

    慕安然心跳加速,佟励在车里沉着脸。

    他不应该在事故发生后还停在这里的,但实在放心不下慕安然。

    佟励在车里掏出了一顶鸭舌帽,穿着妥帖的衬衫却带着鸭舌帽,行为在车外看起来更是怪异,他启动了车子,快速掉头逆行驶出事故中心。

    慕安然惊出了一身冷汗,透过越野车的贴膜看到了貌似佟励的男人,如果没有问题,为什么车子为什么会突然掉头?隐约间,慕安然看到车里的男人穿着衬衫带着鸭舌帽,更是怪异。

    这不是一起单纯的车祸,佟秘书……

    幕后主使人是……她爸?

    “安然,你在干什么呢?检查好了吗?”

    慕安然不知道自己怎样上车的,一路上都在走神。

    车上,随车医生做了简单的检查,“病人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到的冲力太大,所以暂时晕歇,女士你不用太担心。”

    顾盼捏着慕安然的手,安慰她:“然然,你放心。dear一向来福大命大,你看肩膀上的伤他都挺过去了,这一次他没受什么皮外伤,只是整个人滚落进绿化缓冲带,一定会没事的。”

    “不过,你们当时到底是遇到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发生连环车祸?”

    突然,顾盼的电话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话。

    慕安然抿着唇,一直处于出神状态。甚至,就连顾盼接了什么电话,听到了电话那头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过了一会儿,顾盼黑着脸挂了电话,“戚风查出来了,是套牌车。”

    “车子撞了你们以后,就开到了城西那片废铁场,戚风的人追到废铁场,想确定是谁干的,结果人已经逃了。”

    慕安然紧紧捏着手心,脑子里猝不可防地出现了越野车里男人的画面。

    这世上会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在她不知道的背后,她最重要的人都在做些什么?

    慕安然浑浑噩噩地跟车到了医院,霍彦朗做完检查被送进了高级病房,之前的外科主治医生赶了进来,帮忙查看霍彦朗肩上的伤口:“霍总刚吊完点滴,才办理了出院手续,没两个小时又被送回来了。”

    这话说得有些无奈,甚至带了点冷笑话的意味,但在顾盼和慕安然面前,这个笑话倒是一点都不好笑。

    “霍总再这么对自己的身体不上心,迟早要英年早逝。”

    主治医生话音刚落,一道冷冷带点疲惫的声音从病床上传出来:“我没事。”

    低沉淡漠的嗓音,拉出了距离感:“你要是吓到她们了,我先让你英年早逝。”

    “霍彦朗!”

    慕安然急着上去看他,忽然对上视线没有焦距的霍彦朗。

    霍彦朗头有些疼,在救护车上已经有几分意识,听得见很吵的声音,此时才算是真正恢复过来,但头疼欲裂,视线也有些模糊。

    慕安然在她眼里,只是一个模糊的人影。

    慕安然带着哭腔,霍彦朗抓住她的手,安慰她:“我没什么事,你别哭。”

    忽地,却没真正握住她的手,他握住的只是眼里的虚影。

    慕安然看到霍彦朗的手凌空一握,心里头突然一疼:“霍彦朗,你的眼睛怎么了?”

    霍彦朗很冷静:“顾盼,你先把安然带出去,让医生给我做个检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