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这医院你是出不去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再进房间的时候,霍彦朗已经躺好了,头上贴了纱布,对着慕安然笑:“没事了,不要怕,医生给我检查了,说是脑震荡,休息几天就好。”

    慕安然迟疑地看着站在他旁边的主治医生:“医生?”

    主治贺医生笑了笑:“你放心吧,我仔细地替霍总检查了一下,确实只是脑震荡,还有一些体外的擦伤,包扎就好了,就是身上的伤口麻烦了一点,本来准备拆线了,现在又弄出了血,愈合的伤口有些发裂,需要重新消毒,继续静养。”

    贺医生目光有些散,似乎刻意隐藏了某些情况。

    慕安然听他这么说,终于松了一口气。

    顾盼从外面赶进来,正好听到了这一段,对慕安然说道:“幸好,幸好……然然,我就说吧,dear会照顾好自己,不用你担心的。”

    顾盼说了两句,医生做了常规的检查,也继续出去忙了,安排消毒设备,准备做更深入的检查。顾盼看出慕安然心里难受,借口出去找戚风调查这件事,于是出了病房,把空间留给他们。

    袁桀冷冷守在病房外面,心情复杂。

    病房里,其他人都走出去了,霍彦朗拧了拧眉,集中了一下注意力,握住了慕安然的手:“医生的话你也听见了,我没什么事,你不用担心。”

    这一次,霍彦朗牢牢握住了她的手,慕安然这才松了一口气:“对不起……”

    “和我说对不起做什么?”

    “要不是因为我没躲开,你也不用因为为了推开我而……霍彦朗,我是不是太没用了?”

    “嗯?”

    “我在你身边,只会给你添麻烦。”

    霍彦朗的嗓音有些沉哑:“我的枪伤不是你弄的。”

    言外之意,这是意外事件,和她没有关系。

    “你受伤没有?”霍彦朗说了几句话后,觉得脑袋有些发疼,于是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面上无波,脸上除了额头破皮做了简单的处理,其它都和平常一样。

    慕安然心里微微难受,但还是回答:“没有……我没事,你呢?除了头疼,还有没有哪里受伤了?”

    “车速不算快,擦了一下皮,不用担心。”

    亲眼经历了这样事情,她怎么能说不担心就不担心,慕安然皱着眉头,眉眼间藏着心事。脑海里全是最后走的时候看到的,越野车上的那个蹊跷的人影。

    “霍彦朗,你……是不是有什么仇家?”

    “怎么。”霍彦朗凝起了黑瞳。

    慕安然低着头,霍彦朗看不清她的表情:“没什么,我就是觉得你最近遇到的事情有点多。”

    “商业上的对手多,难免会有点小意外。”

    霍彦朗似乎察觉到她的敏感,作为男人他并不想她担心。

    估计今晚的事情,也让她受惊了。

    霍彦朗醒来以后,没有和戚风有直接接触,所以也不知道套牌车的事情,但当时那种情况,先是远光灯直接照射,令他有短暂晕眩,然后才是最后一辆逆行的车。霍彦朗不说,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慕安然抿着唇,焦急道:“这已经不是小意外了……你告诉我,不要让我担心好不好?”

    霍彦朗沉声:“如果非要说仇家的话,倒是有一位。”

    “谁?”慕安然语气藏着几分试探。

    霍彦朗突然伸出手,摸了摸慕安然的头:“你不认识的人。”

    慕安然从这个角度朝他看过去,霍彦朗素来暗沉的眼藏着深邃的黑洞,脸上的表情平静得近乎宠溺,看不出任何的蹊跷,只有对她的温柔。

    “这些事情,我会派人去处理,你不用担心。”

    似乎知道慕安然在担忧什么,霍彦朗道:“我会照顾好自己,这种事情不会再出现。”

    霍彦朗头有点疼,又揉了揉太阳穴:“你今天也累了,不用在医院陪我了,一会我让袁桀送你回去。”

    “霍彦朗,我不想走。”

    他突然笑了起来:“怎么,之前让你来陪我,你怎么也不肯,现在又想留下来通宵陪我,不怕别人说你了?”

    慕安然突然想到之前自己和他说,自己被慕方良骂了,最近都不想见他了。

    慕安然脸一红,“那是之前了……”

    “霍彦朗,明明是你自己和我说的,我们都不小了,人生无常,既然能够在一起的时间不多,那我为什么不好好珍惜在一起的每一秒?霍彦朗,我们不闹了,行吗?”

    她的眼底有异常的坚决:“我不回去,我今晚哪儿也不去,就在这里陪着你。”

    霍彦朗眼底藏着笑意,勾着薄唇:“嗯。”

    温柔宠溺的声音,甚至甜到了慕安然的心里头。

    他对谁都是冷冷的样子,眼里寡淡一片,唯独只有和她说话的时候,仿佛就连沉声的回应都带着感情,一沾就令人欲罢不能。

    慕安然以为他答应了,却没想到霍彦朗只是微微闭了闭眼睛,好声道:“你先回家,明早再过来陪我。”

    “我不想……”

    “嗯?你不是不想我们的关系被别人知道吗,你要是不回去,他们就都知道了。”

    慕安然一下子抿着唇,心里头纠结起来。

    霍彦朗难得很有耐心,用滚烫的目光看着她:“你在这里一整夜陪着我,我也不能休息。”

    慕安然脸上一红,想到了别的地方去。

    “不早了,我让袁桀进来送你。”

    袁桀一直守在病房外面,看着时间,现在也不早了,其实一直在等候霍彦朗的吩咐,他没刻意去听里面的人在说什么,不过人本能对自己的名字有很敏捷的反应。

    似乎听到霍彦朗提到他,袁桀敲了敲门:“霍总。”

    袁桀来得正好,霍彦朗抬头淡漠对他道:“替我把安然送回去,一定安全送到慕家。”

    “慕小姐。”袁桀恭敬地看向慕安然。

    霍彦朗陪她说了一会话,脸色比刚才还要显得苍白,她咬了咬唇,沉沉的点头:“那我明天再来看你……”

    “嗯。”霍彦朗道。

    慕安然走了以后,主治贺医生进来,急忙地把设备铺设好,开始用仪器进行深入检查。

    相处了半个月,他也大概能和霍彦朗说上几句话,尤其是薛北谦的枪伤,也是他进行主治,霍彦朗经常向他过问情况,所以贺医生和霍彦朗的关系比一般医生对霍彦朗更熟悉一些。更何况在健康这件事上,医生永远比病患拥有话语权。

    贺医生一边准备,一边道:“霍总,恕我多嘴,你再这样下去,这医院你是出不去了。”

    “我的情况怎么样?”

    “说句实话,刚才粗略一看,确实是属于脑震荡的范畴,但是在医学上,脑震荡可轻可重,粗略可以分为六个等级,第一等级是短暂的忘事、事业模糊,大概五分钟左右就能回神,不会留下后遗症。第二等级开始,就已经有轻微的混乱和明显的创伤后遗忘的症状了。”

    “你昏迷了至少一个小时,对于车祸的事情,一些细节,你还记得多少?我猜你应该全忘了,只记得大概发生了什么事。头晕伴随着耳鸣、视力下降,你这种情况处理不好,会影响到神经系统。霍总,我不排除这次车祸会影响你日后的生活。”

    霍彦朗很冷静:“大概多久能恢复?”

    “可能会尽力很长时间,或许是几周,也有可能需要几年。脑震荡超过三级,就会发生逆行性遗忘。脑震荡四级,人格和记忆功能可能会受到影响,产生微妙的变化。”

    霍彦朗有些烦躁,“怎么恢复?”

    贺医生把医疗仪器铺设好了,开始做细致的检查,身体上确实没受什么外伤,大概得益于霍彦朗身体硬朗,只是右手有一点手骨骨折。

    贺医生道:“应该是部分断裂,不是很严重,伤筋动骨一百天,你又要养伤了。初步认定你的脑震荡是二级,霍总还能认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应该没达到三级,但是这种情况下,你不要再工作了。”

    “作为医生,我建议霍总这阵子住院安心休养,别再想着出院。”

    霍彦朗看了看自己骨折的手,沉着一张脸。

    “如果有人可以暂代处理公司的事情,我建议霍总办理一个月的住院手续,留院观察。”贺医生继续道。

    “不住院。”霍彦朗冷冷道。

    他说没出什么事,慕安然都被吓成了这样,如果真的住一个月的医院,那么骨折的事情,也瞒不住。

    霍彦朗浑身都是伤,眉眼间的眸光也有些冷。

    贺医生知道说服不了眼前的男人,语气中带着些妥协:“如果霍总始终不愿意住院,那么至少做到可以静养。留院观察五天,这是最后的底限。”

    贺医生很坚持:“霍总,你是病人,而我是医生。”

    ……

    慕安然回到家,对上了慕方良冷冷的眼神。

    “你去哪了。”

    “爸……”慕安然被吓了一跳。

    现在的时间是凌晨12点半,慕方良穿着正装站在门口,一看就是在等着慕安然。

    今晚慕方良应该是去应酬了,说话间有淡淡的酒气。

    “我……”慕安然有点磕巴,“我和朋友出去玩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