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她真的曾经救过他?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素来给人的感觉是严谨而一丝不苟的,身上总有一种不容置喙的气度,身体出现问题之后,说休假就休假,此时拿着手机在玩的样子,总让人感觉是在梦里,在梦里才会见到这样的霍彦朗。

    霍彦朗听见推门声,把手机放下来,看见正在小心翼翼地端着粥走进来的慕安然。

    不等她说话,他先道:“想到你在外面,睡不着,所以坐起来玩玩手机。”

    说着,他把手机放下,自然随意地搁到了一旁。

    慕安然:“在玩什么呢?”

    “微信。”

    “……”慕安然怎么也想不到,霍彦朗这种工作狂,竟然会玩微信。

    之前两个人偶尔发发短信,她还以为他没有微信。

    “喝粥吧。”慕安然没有顺着话题问下去,拿来了一个简易小桌,在一旁放着。

    霍彦朗从床上起身,他穿着灰白色的家居服,看起来矜贵淡漠,但看着慕安然的眼光又是炙热滚烫的。

    慕安然的脸倏地红了起来:“家政阿姨熬了骨头粥,我去的时候,主料还没有下锅,所以后面是我熬的。”

    慕安然把粥给他舀好,等着他吃。霍彦朗人坐到了桌前,却迟迟没有动手。

    霍彦朗悄然皱起了眉头,突然看向慕安然:“喂我。”

    慕安然原本就脸皮薄,被他忽悠得亲自去熬粥,现在还要喂他,慕安然顿时就红着脸:“你自己吃……”

    霍彦朗神情认真:“我头疼。”

    慕安然抿着唇:“……”

    最后,慕安然还是妥协了,乖乖端起粥来喂他。

    她每舀一勺粥,他就乖乖张嘴,一口吃完。

    一碗粥吃得差不多的时候,霍彦朗突然让她放下碗。

    慕安然不解:“怎么了?”

    “你脸上有东西,过来我帮你擦一擦。”

    慕安然莫名其妙地将脸凑过去,霍彦朗的唇一下子衔了上来,轻轻啃咬着她的唇瓣,慕安然脸像烧起来一般,她想将他推开,却推不动身前这个像山一样的胸膛。慕安然想躲,想挣扎,却又不得不避开他的伤口,最后只能乖乖被他捞进怀里,沉沉吻着。

    忽然,霍彦朗低声:“我还以为从今以后,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就像他说的,婚约解除了以后,他不会放手,但他深知慕岚那件事情不会如此轻易过去。其实受伤虽然痛,但能够让她回到他身边,倒也值了。

    “霍彦朗……”

    慕安然刚一出声,又被他狠狠吻住。

    “分开的时候,我想就算以后你回到我身边,你也不会老老实实让我亲你。如果受伤能让你喂我吃饭,陪我,让我吻你,那么我不介意再伤得重一些。”

    他竟然会有这种想法,慕安然吓了一跳,一使劲,终于推开了他:“求你,别这样说话。”

    似乎戳到了她心头的那一块软肉,慕安然红着眼睛道:“你车祸的时候,吓坏我了。你能好好的比什么都重要,霍彦朗,我们以后都不吵架了,行吗?”

    “你不要这么想……之前是我小心眼,是我错了,是我没把我们俩的感情当回事,所以才会说放就放。”

    “现在我知道了,不管你喜不喜欢我,反正我喜欢你。”慕安然红着脸,“所以霍彦朗,我会好好呆在你身边的,你不用想着受伤来挽留我,我不会走。”

    这话说到了霍彦朗的心坎里,他竟沉沉勾起唇。

    霍彦朗暗眸璀璨,注视着慕安然:“你说的。”

    “是,我说的……”慕安然难受地低着头:“我以后也不会纠结你之前喜欢着谁了,不管那个人是不是我,都和我没关系。我只想珍惜在一起的每一天,决不再虚度光阴。”

    就像他说的,人活着的时间说长也不长,说短也不短,但任何人都无法预知下一刻会发生什么事,一定要过好当下,她不想再蹉跎人生,想要一个人就要,想爱一个人就去爱。

    慕安然红着脸,知道自己是真的栽在霍彦朗身上了。

    霍彦朗扯着薄唇:“之前喜欢的人是你。”

    慕安然倏地抬头愣愣地看着他。

    “十年前。”

    慕安然更加懵了,被狠狠吻过的唇有些发红,因为动了情,所以眼睛也是水汪汪的,看起来就像一只刚成熟的红樱桃,鲜嫩得令人觉得无比可口。

    霍彦朗的声音有些低沉,裹着说不透的情深:“十年前你对我有恩,所以很喜欢你。今天‘擎恒’能有这样的规模,也是因为你。在法国时心里爱着的女人,也是你。这辈子从始至今,我霍彦朗爱的女人,只有你一个。”

    慕安然的心里就像倏然爆开了一朵烟花,炸得她头晕脑胀,她再怎么认真努力地理解他的意思,都觉得有点迷糊,整个人有点发晕,甚至无法好好理解他的这些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慕安然舔了舔唇,霍彦朗凝视着她:“所以没有其他女人,只有你一个。”

    霍彦朗记得自己曾经和她说过,喜欢的人是她,但她根本一点记忆也没有,所以她不信,他也不去强求,更没有深入解释。

    霍彦朗用没骨折的那只手将她轻轻一拥,拥进怀里,“之前对你说的一切,都是真的,只不过你不相信,现在愿意信了吗?”

    信……让她怎么信?

    “你说什么……十年前?”十年前。慕安然在心里喃喃念着这几个字,努力回想十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十年前大概是她在上初中的时候,她对霍彦朗有恩,她怎么不知道?

    “十年前什么时候?”

    “十年前的一个下午,我在家门口被人打了。”

    霍彦朗指了指自己的额头,“这里,还有这里,全被人打肿了。”

    一些奇奇怪怪的记忆纷沓而来,慕安然几乎要记起了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想起来:“怎么回事……”

    慕安然纠结的眼神落到霍彦朗眼里,他拥着她的手又更用力了一些,将她牢牢禁锢在怀中。

    慕安然被迫贴着他的胸膛,听见他热烈响动的心跳声。

    是将藏了多久的秘密说出来了,才会有这么快的心跳声。

    可是她到底是多傻,才会将一切忘得干干净净。

    自己的男朋友告诉自己,他真的爱了自己十年,遵循着自己的心意而来,可她却将这些诚意视若粪土,她曾经甚至恨他入骨。如果霍彦朗说的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她每次与他闹脾气的时候,他该有多难熬?

    “对不起,我记不得了……”慕安然低声,咬着唇。

    霍彦朗扯出一道无奈的笑,笑里还藏着释怀和宠溺,“没关系,我知道。”

    “我知道你全忘了,所以对你脾气时好时坏,有时候只是因为不甘心。”霍彦朗的气息喷洒而出,吐在慕安然的耳垂上,性感而魅惑,“有时候生气,我把你记得那么牢,而你把我忘得干干净净。”

    “甚至,有的时候嫉妒你,对于我来说,你是我的唯一,可我对于你来说什么都不是,你是我想要的爱情,可我毁了你的爱情。”

    慕安然想到自己说过的曾经伤害他的那些话,脸色有些发白,有些愧疚。

    霍彦朗扯唇笑:“但幸好我早就想通了,纵然是这样也没办法对你放手。”

    他低下头,“所以我对你说的爱你,从来都不是平白无故说的,我说这辈子哪怕你对我的事业毫无帮助都没关系,我会认真对你,不会让你受到一丁点委屈。”

    他将情话说得迷人:“我觉得我做到了,安然。”

    慕安然从来没想过事实是这样子的,她努力地想回想自己和霍彦朗过往的交集,但她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只是隐约有一些印象,拼凑出一个模糊的影子。

    霍彦朗指着自己的头和脸,此时霍彦朗头上还贴着纱布,她可以想象到那个时候被挨打的他,脸都打肿了,所以她才会记不得他吧?

    可她什么时候经历过这样一些事?她真的曾经救过他?

    “那个时候,我真的救过你吗?”

    可能是因为太过努力地回想,慕安然拼命地想,头有些疼。

    霍彦朗沉声:“想不起来就不用想了,我可以慢慢讲给你听。”

    慕安然睁着翦水瞳眸,认真地看着霍彦朗:“嗯。”

    心里仿佛窜过一道电流,他的温柔令她浑身上下都酥酥麻麻,情难自禁。

    “十年前,我家出了点事,所以遭惹了一点麻烦,讨债的人上门了……”霍彦朗说到这些往事,低沉的声音有些寡淡,她想听,他断断续续地挑了一些往事轻描淡写地与她讲,省去了那些最沉重的部分,包括家破人亡,以及父母的死。

    霍彦朗只是淡淡地说道:“那个时候远亲近邻全避着我,家里出事很突然,也没办法继续上课,所以一直在家,走投无路的时候只有你陪着我。”

    慕安然睁着眼睛十分震惊,按照霍彦朗说的这些,她陪了他将近有一个星期,虽然不是时常在一起,可她有给他送过饭,也见了好几次面。

    十年了,可纵然经历再长的时间,她也不应该一点事儿都不记得。慕安然努力回想,脑中模模糊糊有这些事情的影子,可又像根本没发生过一样,往深处一想,越想越迷茫,头甚至有一些疼。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