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我不想死,你放了我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佟励此时折身走出小木屋,没走几步突然就嗅到了一点异样。

    这片树林不算茂密,但是胜在面积大,另一个地势优点是这里位属城西,城西废铁场这片除了有需要的收废铁的人要过来,平常时候没人会接近这里。

    佟励有参加过短时间的军事培训,所以警觉性也比平常人要高一些,至少具备一些反侦查的能力。

    此时他下意识地觉得不对,猛地返回去敲小木屋的门。

    “带上东西,都出来,有外人来了。”

    里头四个男人正在看机票信息,其中还有个人正在数钱,一听到佟励的声音,断然抬头:“佟秘书?”

    几个男人彼此相互看了一眼,本来就是亡命之徒,比佟励更敏感,顿时把东西收好往外走。

    突然,几个人的脚步顿时停住。

    不管是不是有人来了,佟励都不适合和这几个亡命之徒在一起,于是让他们出去的时候没等他们收拾时,已经快步往小木屋的后面走去。

    养着这些人好几年了,他来的次虽然数不多但也不少,于是对这里的地形很熟悉。

    木屋后面不远处就是一个凹坑,是废铁场的边缘,那边东西多且杂乱,适合藏身。

    佟励往废铁场边缘走,刚下到凹坑那处,就听到前方传来了金属刀棍碰撞的声音。

    刚才这几个男人从小木屋前走出,刚想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就发现已经晚了,自己早就被人围住了。

    “你们是什么人?”这四个人里面,一个为首的四十多岁的男人率先出来喊话。

    他看着眼前衣冠楚楚带着一点邪气的男人,一点也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摊上了这号人物。

    戚风扯着薄唇,没什么表情笑着:“为了找你们这些人,真是费了爷爷好大的劲,不过还好,最终还是让爷爷找到你们了。”

    昨晚他派出来的人追着这两辆肇事车追到了废铁场,这些人是老料子了,很狡猾,所以早早弃车逃跑,根本就没回到这里。所以给人造成了一种把车丢在废铁场,毁灭证据的假象。

    按理来说他们人不会再出现在这里,但戚风和霍彦朗这么多年,不可能把这件事就这么扔了。

    霍彦朗昨晚出院前给他打过一个电话,然后他当即派人跟踪了两个人,一个是慕方良,另一个则是慕氏的首席秘书,佟励。

    几乎佟励刚到,他就收到了消息。

    为了守株待兔,他特地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就蹲守在这附近。

    戚风冷冷看着眼前的男人:“你们昨天撞的是谁你们知道吗?还是,你觉得我戚风会轻易放过你?”

    戚风是谁,这个名号这几个男人没听过,但是“戚”这个姓,这几个男人心头一跳。

    戚家在他们这些犯了事的人眼里,那是比监狱还可怕的东西,黑吃黑的下场从来就不是坐牢,而是死亡。

    “我们也是吃人嘴软,拿人手软,你拦着我们没意思,你放了我们吧,我们保证再也不对付你的人。”

    此刻,戚风带来的十几个人训练有素地站着,看起来简直比司启明的部队更威风。

    戚风笑着挑了挑眉:“你们凭什么觉得我会放了你们?”

    戚风看了一眼身后站着的人:“把他们搞定,我要活的不要死的,把人抓到手了以后扔进警局里,昨晚的监控录像带刻成光盘,到时候你们敢不说真话,在我戚风这里,你们还会吃不完兜着走。”

    几个男人捏紧了手里的机票和钱,死死地看着戚风。

    他们好不容易有了一条生路,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被戚风给毁了?

    “呵呵,我们背后的人,我们不会说的。”

    戚风冷冷道:“没关系,我想抓的不只有你。”

    佟励冷着脸站在废铁堆后头,前方打斗的声音隐约传来,看来是火拼在一起了。他的手已经不自然地放到了裤腰间,这里有一把小手枪。

    他谨慎地挪了个位置,从这个位置隐约可以看到木屋前发生了什么。

    看到戚风亲自带人过来抓这几个人,佟励的脸色变得不好起来。

    戚风的真实身份是戚家的继承人,而戚家表面上是商人,实际上却涉黑,甚至做起了行业内情报收集的买卖,并非像霍彦朗那么正直,对于霍彦朗来说,还有是与非和手段可言,对于戚风来说,这世上只有心情好和心情差之分。

    看来敢在他们聚会的时候对霍彦朗下手,已经惹恼了戚风,或者……戚风的背后,有人想要抓他们把柄了。

    戚风带来的人都不简单,全是训练有素的佣兵,这几个男人虽然是亡命之徒,可论打架绝对打不过戚风的人,四个人里面两个已经被制服,正被按在地上,脸贴着泥土,肮脏不堪。

    佟励考虑要不要走,可如果这批人被抓了活口,很难说会不会把慕总拉下水。

    佟励眯起了眼睛,想起了慕方良交代的话。

    “佟励,你做事还是不够狠,如果有些人摆不平的话,那么就让他们消失。”

    杀了他们,还是选择用机票送他们离开,慕方良给了佟励两个选择,第一个对于佟励来说,根本就没办法做到,于是他替这四个人选择了后者,但现在……

    佟励目光里一片暗色,看着上面的战火纷燎。

    戚风站在风暴边缘,打量着周围的地形:“徐继,你带两个人,把这里附近搜一遍,越能藏人的地方越要仔细搜,把这几个人抓住了,但还是缺了一个人。”

    徐继跟了这件事一晚上,自然知道戚风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点点头:“我这就去。”

    佟励远远看见戚风说了什么,然后有个类似于戚风助手的男人顿时带人搜了过来。佟励板着脸看他们地毯式搜索,离他藏身的地方越来越近。

    这些人,根本就是想一网打尽。

    他们怎么跟过来的?现在才动手,时机掐得刚刚好。佟励想明白了什么,不由得深了眼光。

    上面,不知道是谁忽然猛地喊了一句:“佟秘书,救我们!”

    戚风竟是示意手下的人掏出了枪,此时正指着为首的那个四十多岁的男人。

    男人机票也不要了,钱也不要了,洒了一地。

    “戚大少爷,我知道你是谁了,我不想死,你放了我,你要我说什么我都说,你想让我指证谁都行,求求你放过我!”男人在地上跪了下来,刚才还很硬气,这会儿枪指着脑袋,怎么也横不起来了。

    戚风狠狠地笑:“那好啊,告诉我是谁指使你们的。”

    “是慕、慕……”

    男人的话还没说完,一声枪响,男人猛地倒了下去。

    戚风眯着眼睛,看着从侧面射出来的冷枪,一身危险的气息。

    剩下的三个男人也打起了冷颤,似乎没想到是这种情况。

    躲在废铁后面的佟励也拿着枪,冷沉的眼里空无一物,微微出神。

    这是他第一次打枪,以前对准的都是靶子,这一次对准的竟然是活人。他脑子一片空白。

    这一道枪声就像是一道警告,另外三个男人被按在地上,脸上也一片惨白,他们就像一颗弃子,不说,会死,说了也会死。

    至今为止,还没有人敢在戚风面前杀人,“去找,把这里掏空了也要给我找出来!”

    佟励苍白着脸,看着自己手里的枪,他杀人了……

    情急之下,为了堵住那人的嘴,他竟然灭口了。佟励深知自己没有后路了,他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一场恶战在所难免。

    ……

    霍彦朗在下午三点接到了戚风的电话。

    “喂。”

    “事情我给你办好了。”电话里头,戚风依旧是吊儿郎当的声音,但是藏着一丝疲惫。

    霍彦朗没有开口说话,看了一眼沉睡中的慕安然,女人眼角还有因为情事求饶后干涸的泪迹,他心里一暖,却又觉得太阳穴开始发疼。

    霍彦朗脸上添了几分寡淡,轻轻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推开了卧室的阳台门,直接走了出去。

    一直到把门关上,隔绝了所有声音,霍彦朗才低沉出声:“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死了四个人。”

    电话里,戚风把现场的情况简要说了一下,没有谁输谁赢,他带的人多,却没想过真正闹出人命。

    他照霍彦朗说的,只是要给慕方良一点警告,最初的想法是把那几个人抓住,最好是把佟励也抓住,一起扭送公安机关,抓个现行。

    只要佟励和那几个人在一起的现场被抓到,一切证据都不需要了,这事就冲着佟励是慕方良秘书的身份,慕方良就脱不开关系。

    但现在,佟励杀人灭口。

    不管是属于自卫还是枪支走火,事情已经闹大了。

    “有点复杂,总之最后还是让佟励给跑了,但不方便再追,否则这事情会把我的人也卷进去。”

    “受伤没有。”

    戚风听得出来,霍彦朗的语气有些沉,最后这句是问他的。

    “你这是在关心我还是在藐视我,就这么点小事,我能受伤吗?”戚风又换成了另一副欠揍的嘴脸。

    霍彦朗在电话那头拧起了眉头。

    戚风道:“我没受伤,不过佟励受了两处枪伤,不致命,但够他受的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