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下次你可以主动一些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之前慕方良安排的人把你和薛北谦伤成这样,我知道薛北谦这事你心里还有气没出,我看今天机会挺好,虽然局势不太如人意,硬拿拿不下佟励,但给他补了两枪,也算是替你还了薛北谦受的那两枪的仇。”

    “至于慕方良的那一枪,你自己的岳父,你自己决定要不要讨吧。”

    霍彦朗挂了电话,穿着睡衣站在阳台上晾了一会儿。

    不知道过了多久,慕安然才迷迷糊糊间转醒过来。

    一醒来,就看到霍彦朗不见了。

    “霍彦朗?”慕安然穿好衣服,把自己整理好才走了出去,在阳台上找到了霍彦朗。

    渐凉的时节,下午四点的阳光不是很烈,慕安然刚睡醒,所以走出去的时候,觉得风有些大,睡眼朦胧间脑袋也有些晕沉。

    “怎么起来了?”

    她走近一看,霍彦朗竟然在抽烟。

    淡淡的烟味,并不是很浓烈,他额头上贴着纱布,抽烟的样子有一点寥落。

    他并不经常抽烟,慕安然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怎么出来了?”霍彦朗察觉到慕安然的存在,忽然回过头看着她,把烟给掐了。

    慕安然有点不明白,就只是一个午觉的时间,发生了什么?

    “你心烦吗?我看见你好久都没……”

    “没有。”霍彦朗低沉的声音裹着一丝冷沉,但情绪并不显露出来:“我出来,吵到你了?”

    “没。”

    有些事,霍彦朗突然想知道慕安然到底知道多少,而如果有一天真的要她在他和慕方良之间选一个人,她会选谁?

    霍彦朗皱着眉头,淡淡道:“刚才戚风打来一个电话。”

    “嗯?”慕安然不解地看着他。

    霍彦朗毫不避讳地望着她:“昨天车祸的肇事司机,找到了。”

    慕安然的心咯噔了一下,她想避开这个问题,却又发现此刻霍彦朗的目光太明烈,甚至直白地晃得她觉得有些刺眼,她心虚地低下头。

    慕安然用很轻细的声音应道:“那背后的真凶找到了吗。”

    霍彦朗微微睨起了俊眸,脸上爬上了一丝难言的浮躁。

    他还什么都没说,慕安然便问背后的人,她知道了多少?

    如果什么都不知道,就昨晚的那起交通事故上看,像极了一桩普通肇事逃逸,应该问的是肇事司机的情况才对。

    霍彦朗沉着声:“两起交通事故的肇事司机都是相互认识的,这几个人和一个你也认识的人有联系。”

    慕安然的心咯噔了一下:“霍彦朗……”

    “是佟励。”

    慕安然猛地抬头望着他,“我……”

    霍彦朗没有把话说下去,没有告诉她这几个人都死了,只是道:“不用想太多,可能是巧合。”

    “我会让袁桀和交警部门打招呼,说我放弃追责,他们不会深查下去。”

    “对不起……”慕安然皱着眉头。

    “你也不希望我深究下去。”看着她这表情,霍彦朗这句话几乎是肯定的语气。

    慕安然脑子有点乱,他还是知道了。

    慕安然死死抿着唇,心里头翻江倒海地涌动。她不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样。

    “霍彦朗,我……我不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是……如果有一天和你我爸起了争执,你们可以……相互退一步吗?我,我不知道我爸会这么做,佟秘书一直都很敬重我爸,他……他可能……这可能只是一个误会。”慕安然心里没有底气,说话甚至有些结巴。

    霍彦朗凝着慕安然,伸出手揉了揉慕安然的脑袋。

    “如果我爸做出了什么对不起你的事情,我替他向你道歉,我……”

    昨天他出事,急哭的是她,今天查出来到底是谁做的,证据确凿了,替慕方良道歉的还是她。

    “不关你的事。”霍彦朗冷冷道。

    慕安然抿着唇,心情沉闷地望着霍彦朗。

    她这个表情,霍彦朗心头一动,掐了烟的那只手把慕安然狠狠一抱,将她整个人拥进怀里。

    慕安然一怔,热吻又铺天盖地般袭来。

    “霍……”

    似乎不想听她余下的话,霍彦朗的吻没有一点儿犹豫。

    慕安然夹在中间,天平两端都得端平,目前她哪边都不能偏,甚至没想好要怎么偏。霍彦朗心里有一丝烦躁,干脆不去强求她的答案。

    无论如何,今后不管做什么,都是他自己的事情。他不会让她知道,她也不需要知道。

    “在我身边好好地待着,哪里都不许去,嗯?”霍彦朗低头在她耳边轻轻说着,薄唇摩挲着她的耳垂。

    慕安然紧张得打了个激灵。

    “我可以不计较,但你看在我是因谁受伤的份上,以后对我好一点。”

    “好。”慕安然踮起脚尖,减轻他俯下身贴着她说话的负担。

    霍彦朗黑色的瞳里目光波动,带着点无奈,又满是满足的笑意:“你这样照顾我的时候还挺好,以后多陪我,不可以和我闹别扭,不见宋连霆,不和别的男人搞暧昧,否则我会很小气。”

    慕安然难受抿抿唇:“我很久没有见到连霆了,也没有什么男人。”她的交友圈一向都很小,尤其是异性朋友。

    霍彦朗语调放轻:“称呼也要改改。”

    慕安然皱眉,却还是百依百顺:“好。”

    她一直踮着脚尖,难免有些累:“还有没有别的要求?”

    “下次你可以主动一些。”

    慕安然:“……”

    如果她答应霍彦朗之前的那些要求,换来他退让一步,那样就和慕家起不了争执了,也算值得。两个人总要有一个让步,昨晚她已经尽自己的努力说服了慕方良,现在如果能说服霍彦朗,那么至少……能相安无事吧?可是他最后的这个要求……慕安然一脸为难:

    “霍彦朗,你……你流氓!”憋了半天,憋出这句话。

    陪霍彦朗吃过晚饭以后,慕安然才回了慕家,回到慕家的时候,慕方良和柳眉正在吃饭。

    她不在家吃饭,家里的饭桌显得冷清了许多。

    慕方良看到慕安然,把碗沉沉一放:“佟励住院了。”

    慕安然原本想直接上楼,此刻脚步顿住,看着慕方良:“爸。”

    “两处枪伤,你觉得谁有这个能力?”

    山雨欲来,慕安然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慕安然哽着声,没想到一回家就听到这个消息,此时对上慕方良生气又严肃的目光,慕安然咬着唇,认真道:“不是霍彦朗,爸,我今天一整天都和他在一起。”

    “哼。”慕方良沉沉一哼。

    有些事,他不好多说,只能闷着一股火。

    “你还有脸说!”听到慕安然说和霍彦朗在一起一整天,用这个来反驳他,慕方良心里的火气蓦然加大,“女儿长大了爱撒野,真是管也管不住!”

    慕方良还想骂什么,想到昨晚慕安然说的话,此时纵然有再大的火气也只能忍着。他现在越骂慕安然,只能把自己养大的女儿往外推,尤其是推给霍彦朗,慕方良想想就生气。

    慕安然委屈咬唇,看着慕方良:“爸,总之不是他……”

    “他知道佟秘书和你找的那些人接触过了,如果要对付,早就对付你了,而不是对付佟秘书!佟秘书无缘无故为什么要找人撞他,只有你……”之前霍彦朗让慕氏股票大跌,其实那个时候就已经开始积怨了,后来还有惩罚慕岚的事情,矛盾难以调和。

    慕安然终于体会到什么叫做夹在中间,两边不是人的感受。只能压低了嗓音,难受道:“总之,他已经答应我不计较了,爸你也收手吧,不要再继续了!”

    不计较?收手?怎么可能收手。

    霍彦朗和他之间,如今已不像当初那么简单!他一直以为霍彦朗是一棵大树,大树底下好乘凉。跨国企业和本土老牌企业合作,“擎恒”和“慕氏”在一起开发a城,整个a城都将是他们的天下,可谁知道所谓的联姻之后,“擎恒”借着慕安然离家出走的事情,让“慕氏”的股票连降几个点,之后的事情,也件件不如意。

    慕岚和慕安然争风吃醋,家门不宁。“慕氏”跳楼案之后,他被“请”去协助调查一整夜,之后慕岚出事,慕岚发疯,慕家声誉扫地。他实在忍无可忍,才会给霍彦朗安排了水满乡的那一出戏。

    “安然,爸知道你喜欢霍彦朗,爸想通了,长大的女儿泼出去的水,你既然真的喜欢他,那么我也不拦你了。还有,你刚刚说什么,他答应你不计较了?”

    佟励在车祸现场出现,这件事情没做干净,他已经摘不掉了。如果慕安然出面,能够说服霍彦朗不计较,倒也是件好事。

    “如果他真的不计较,那么我就收手。”慕方良沉沉说道。

    慕安然抬头看着慕方良,想要辨别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可惜慕方良历经商场沉浮,老奸巨猾,脸上根本看不出半分蹊跷。

    “然然,吃饭了吗?”一直没出声的柳眉打破了对峙的局面,箭弩拔张的气氛好不容易消除了一点,柳眉道:“没吃饭就先一起吃饭。”

    “妈,我吃过了……”说完,慕安然看都没看慕方良,抿着唇难受地往前走,“我先上楼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