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五章 心里的挫败感淹没了他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佟励忍着身上的痛站直,“安然,有些事情不是你说没关系就没关系,你知道的太少。”

    前几天的枪战,他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

    如果不是戚风那些人过来,掺杂进来,那几个逃犯会不会死?

    佟励脸色微白,他根本就没有想过杀人。

    现在事情摘清楚了,他也不好受。所谓出国,明面上安排的是出国深造,停了在慕氏的职,只有他和慕方良心知肚明,出国是为了避难,同时也是为了消化他自己的余悸。

    “霍彦朗从来就不简单。”

    或许对于别人,霍彦朗是正直的商人,可在慕氏这里,霍彦朗的可怕只有佟励知道。

    慕方良很多事情都是交给佟励去做,甚至是跟着霍彦朗,调查霍彦朗的行程,以及慕岚出事之后,查明真相之时……佟励发现a城有一帮黑道人马,为首的人叫黑贡,这个叫黑贡的男人只听从两个人的命令,一位是戚家如今的家主戚风,另一位就是霍彦朗。

    佟励猜测,从最开始霍彦朗就是冲着慕家和慕安然来的。

    慕安然垂下了眼,纤长的睫毛颤了颤,“我知道。”

    佟励意外睨着慕安然,“你知道?”

    因为有些事情只是猜测,所以他不便明说,此时慕安然这么回答,倒是出乎佟励的意料。

    “连霆也和我说过。”慕安然皱着眉,但明眸里藏着说不出的坚定,她抬着头,认真地看着佟励,“可那又有什么关系……”

    “我从来就不认为谁是简单的,而谁又是复杂的。佟秘书你人很好,可你帮我爸做事的时候,你是简单的吗?可如果我说你复杂,你认为你复杂吗?如果你是复杂的,你就不会现在拦着我,在走之前还对我说这番话。”

    “你想提点我,我很开心……谢谢你,佟励哥。但是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我爸做了这么多年的生意,他就能说他是简单干净的吗?”

    有时候慕安然也觉得自己是不是读书读傻了,如果放在一年前,若是有人对她说,慕方良是复杂的,她一定会脸红鼻子粗,憋着一口气似的跟别人争执起来。可是这大半年来,她遇见的事情太多了。

    “就连姐姐都能找人欺负我……这世上还有什么简单和复杂之分。所以霍彦朗无论是简单还是复杂的,都不能简单的用一个单纯的标准去评判。”

    “佟励哥,哪怕我知道你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我也不认为你是坏的。每个人都会犯错,但只要能改正,他就是好的。”

    “你们总说霍彦朗复杂,可我只看到他对朋友真诚,戚风、司大哥他们都很好,如果有人伤害霍彦朗,他们一定会出手。或许我自己都做不到对身边的人施以援手,可霍彦朗做到了。”家政阿姨的事情就是个例子。

    “同样是商人,可‘擎恒’出了第三方拖欠工资的事情,霍彦朗和薛特助会急忙赶过去处理,虽不能说工人们的事情能百分百得到解决,至少会朝拖欠工资的第三方施压,可慕氏呢?”慕安然脸色有些发白,“前阵子‘慕氏’有人跳楼的事……”

    佟励冷冷站在树荫下。

    慕安然看了看时间,时间不早了。

    “佟励哥,我已经长大了,可以自己决定自己的事情,如果霍彦朗真的是个坏人,我不会和他在一起。如果他不是坏人,无论你们说什么,都改变不了事实……”

    这世上,最不能任人颠倒黑白的就是真相。

    佟励皱着眉头,太阳穴有点痛。

    慕安然要离开,佟励突然伸出手,拽住了慕安然的手。

    “佟励哥?”

    慕安然扳着小脸,意外地看着佟励。

    指尖传来的温度有些突兀,慕安然觉得指尖一烧,猛地想挣脱,却发现佟励握得生紧。

    佟励的年纪和霍彦朗差不多,顶多比霍彦朗小一两岁,男人眉清目秀,眼里写着认真。

    慕安然心里一慌,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了。

    佟励心里的想法竟一点也不遮掩,就这么赤裸裸地看着慕安然。

    “你知道这大半年来,我最后悔的是什么吗?”

    慕安然被他抓着手,想挣开,却怎么也挣脱不开,只能红着脸,咬着唇,脸色又红又白刷刷地替换,尴尬地看着佟励:“佟秘书!”

    佟励挑眉,神情认真却又严肃:“我最后悔的是慕岚和霍彦朗订婚宴当天,对你束手不救!”

    不仅不救,甚至,她哭着求着慕方良,说不要嫁给霍彦朗的时候,他还听从了慕方良的话,将她带了下去。

    一整件事,他都是一个旁观者,他不敢逾矩。正因为这份不敢,导致他从没想过,自己到底是不是喜欢慕安然。

    现在慕安然爱上了霍彦朗,也有他的功劳,他助纣为虐。

    “我知道无论现在说什么都没用,当初你拒绝的时候,是我帮着把你推到了他的怀里。安然,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长辈,但其实我并没有大你多少。”

    慕安然性子好,从来不会像慕岚那样眼高于人,所以哪怕他只是慕氏的员工,慕安然也从来没有看低过他。偶尔见一见,她还是会主动和他打招呼,心情好的时候,对谁都笑眯眯的。

    但是这大半年来,慕安然经历的事情太多了,他见到她的时候,总是哭比笑着多。

    佟励皱着眉头,脸上的神情有些痛苦,说不清是身上的伤口在发痛,还是心里的挫败感淹没了他,他想在最后时刻正视自己的感情,可却发现已经迟了。

    他甚至还没有开始就要结束。

    佟励声音低沉:“和霍彦朗在一起,我倒希望你和宋二公子在一起。”

    宋连霆和霍彦朗不一样,宋连霆和慕安然的成长环境、经历都差不多,霍彦朗是舔着刀尖上的血走过来的,年纪轻轻便掌管一家跨国企业,能力与想法都不是慕安然所能控制的。霍彦朗如果是真的喜欢慕安然,那么对于慕安然是件好事,但如果不呢?还不如宋连霆。

    宋连霆至少简单,至少不会利用慕安然。宋家和慕家也没有任何矛盾纠葛,不会像霍彦朗一样,始终都是迷一样……

    佟励的表情几经变化,慕安然冷着脸,挣脱了好久,终于把自己的手从佟励的手里抽出来。

    突然的抽离感,佟励这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对慕安然做了什么。

    “对不起。”佟励道歉。

    慕安然整个人都处于震惊中,她刚才不明白,佟励为什么对她的感情这么关心,但她现在有一点点懂了。慕安然看着佟励的整张脸都憋红了。

    “时间不早了,外面还有人等我,抱歉……佟秘书,我要出门了。”

    佟励听慕安然对他的称呼又拉开了距离,他不禁自嘲地笑了笑。

    被扯开的手无奈地收了收。

    佟励说,“如果有一天,你觉得霍彦朗对你不好,不是你想要的,你可以来找我。”

    “澳大利亚的天气不错,墨尔本大学的金融专业也排世界前二十,如果你想继续读书,可以过来。”

    工作这七八年,他也有了一大笔积蓄,可以足够支撑他和慕安然的生活。

    只是,他的这些好意,慕安然怕是不会领情。

    “谢……谢。”慕安然结巴,慌张地退开两步。

    佟励对于她来说,一直是爸爸的秘书,哪怕两个人的年纪差得不是很远,她也始终没往这些方面去想。

    慕安然现在只想把佟励当普通朋友,她紧张地看着佟励,佟励穿着卫衣的样子也很好看,但身上稳重的气质,是她怎么也忽略不了的。

    佟励的话让她有些慌张,慕安然别开了脸:“佟励哥,你在国外好好照顾自己。我想……我能把自己照顾好的。”

    佟励没说什么,只是突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事先写好的纸条,“这是我在国外的联系号码,还有一个私人的email,真有那一天,你可以通过这两个方式找我。”

    慕安然迟疑了半晌,温吞地接过。

    “谢谢。”

    佟励挑了挑眉,似乎是说太久话了,他身体有些疲惫,他硬撑着但没撑住,还是忍不住再慕安然面前沉沉地咳了两声。

    “你去吧。”佟励终于放人。

    慕安然看着佟励,很想问他到底怎么了,可一双眼睛圆溜溜地瞪着,她看着他半分钟,最后还是舔了舔唇:“好,那我就先出去了。”

    约好了一起吃饭的,去晚了霍彦朗该着急了。

    慕安然是一路小跑出慕家的,走到路口的时候一辆黑色的越野车早在那里等着了,慕安然认得车型和车牌号,直接就上了车。

    “袁助理?”

    袁桀坐在驾驶座上,别过头来对慕安然笑:“慕小姐,是我。”

    “你最近不是在忙吗,好几天都没见到你了呢。”

    “有些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霍总又正好休息,我就闲下来了,今天我来接你。”

    听袁桀的话里有几分轻松,没有之前霍彦朗和薛北谦刚出事时的严肃了。慕安然看着袁桀脸上的笑,不由得心情也变轻松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