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六章 我是有多不讨人喜欢?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到了“时代”,电梯“叮”地一声,慕安然上楼去。

    进门的时候,袁桀停在门口。

    慕安然问:“袁助理,你不进来吗?”

    袁桀对着慕安然笑:“不用了,我就不进去了,慕小姐你帮忙照顾好霍总。”

    慕安然点了点头……

    之前闹了好一阵子的矛盾,其实加起来她和霍彦朗相处的日子并没有看起来那么长,两个人在一起半年大部分时间都在闹别扭。

    路上的时候,慕安然买了一些水果,此时慕安然将水果提进去,猛地就看到打着绷带,用仅剩的那只没受伤的胳膊喝茶的霍彦朗。

    “霍彦朗……”

    “来了?”

    霍彦朗等了她好久,猛地看到慕安然小小一只人影,笑得眼睛清亮。

    慕安然怔怔看着霍彦朗的笑,他深邃的眼里好像盛了一大片星空。

    现在明明才下午,天还没来得及黑,怎么就有这么灿烂的星景。

    慕安然脸色有些红,紧张得把脸移开,故作镇定道:“我带了些水果过来,你看看你想吃什么?有橙子、黄桃、水蜜桃和西梅。”

    “你想吃什么,我洗给你吃。”

    远远的,霍彦朗出声:“你过来。”

    慕安然心扑通扑通地跳,“我洗水果给你吃!”

    霍彦朗的声音有点沉,“水果什么的,先不吃,你先把你的人送过来。”

    一整天都见不到她,从上午开始他就很想她,现在好不容易等到她过来探望病人,他怎么能先放她去洗水果?

    霍彦朗目光浓稠,藏着一点点坏意。

    慕安然瞅着霍彦朗不怀好意的笑,不由得低着头,僵持了半晌,霍彦朗温柔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你不过来,我就自己走过去了。”

    说着,他就要起身。脑震荡养了几天,头晕眼花的情况不常出现,但为了引起她注意,他这几天偶尔会装柔弱。

    霍彦朗说要自己过来,慕安然自个先丢盔弃甲了:“别,你别动好不好……霍彦朗,我自己过去!”

    她这就把自己送过去!

    霍彦朗笑得目光荧亮,漠然的嘴角勾了勾,勾勒出暖暖的温度,慕安然看得心尖一动,温软地笑。

    她一过去,就被霍彦朗大手一收,整个人捞进怀里。

    “做什么去了?”

    约了一起吃饭,她比他预计的时间来得要晚半小时。

    霍彦朗不担心她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但是从慕家出来,如果有耽搁的话,那么就是有人拦着她了。

    “又有人欺负你了?”

    霍彦朗眼底有暗色,话语里意有所指。

    慕安然害羞地垂下了眸,“没有没有,没人会欺负我了……”她现在也不是当初的慕安然了,至少会明辨是非了,兔子偶尔急了是会咬人的,更何况这么长时间以来,一直是她被人摆布着,她也会想要自己为自己做决定,为自己而活。

    慕安然放软了声:“欺负到没有,但是被告白了!”

    慕安然语气有些上扬,霍彦朗抱着她,拧着眉。

    “谁?”

    慕安然突然发现自己说得太多了,表情一下子变得犹豫起来,不知道要不要说:“是……就是……一个认识的人。”

    支支吾吾,有猫腻。

    霍彦朗挑着眉,温温的表情变得有几分严肃,圈着她的手也蓦地变紧,“嗯?”

    声音有些严厉。

    “我认识吗?”

    “嗯……认识。”

    “宋连霆?”

    慕安然红着脸:“我在你心里是多不讨人喜欢……”

    霍彦朗被她的语气惹笑,但还是板着脸,有些宠溺又有些眷恋,“你好不容易才肯和我在一起的,有人想挖墙脚,我当然要查清楚些。不是宋连霆,那么是谁?”

    霍彦朗的表情,这是要和她较上劲了。

    慕安然憋着一口气,支支吾吾。

    他也不急,就这么等她缓过劲来。

    “心情平复好了?”

    “哎呀……”慕安然不开心地叫起来,自从两个人和好了以后,说话都会无意识地带上了几分娇嗔,“我说,我说还不行么!”

    “你一定猜不到。”

    霍彦朗认真看着她,唇瓣轻轻一扯:“说。”

    冷酷无情,就算和好了,也改不掉这霸道的性子。

    一点耐心都没有……慕安然在心里道。

    “是佟励。”

    佟励?霍彦朗轻轻皱起了眉头。

    “是呀,我也没想到。不过还好……佟秘书也没说什么,只是说……”慕安然硬生生把后半句话憋了回去。总不能和霍彦朗说,佟励懊悔自己当初没拦着他吧。

    两个人当初的开始就是一段畸形到不行的开始,连她也没想过,那样糟糕的开端,会有现在这样的结果。

    当初她都恨死他了……

    最后才知道,原来他和她并不是初遇,他喜欢了她十年。慕安然想想,加上霍彦朗一直以来对她的好,几乎百依百顺,回头一想也便就释怀了。

    “好了,我都告诉你了,你别这样……”慕安然看了一眼霍彦朗的表情。

    “他也没说什么,只是说要出国了,所以找我聊一聊,应该是告别吧。”

    “嗯。”霍彦朗的语气添了几分寡淡,只要是提到外人,他一贯来都是这个语气。

    “你没有生气吧?”慕安然小心翼翼。

    “没有。”

    “那就好……”

    “你害怕我生气?”霍彦朗抬眸,似笑非笑地看向她。

    慕安然笑得眼睛弯弯,“唔……不怕。”她拉长了尾音,“怕你嫉妒。”

    霍彦朗拥着慕安然的大手收了收,顺着她的话语说下去:“嗯,别的男人觊觎我的女人,我嫉妒。”

    听出他语气里的那一点点不怀好意,霍彦朗仅剩的健全的手顺势滑下她的腰间,大手流连而过,动作并不安分,激起慕安然满身颤栗。

    “唔……!”慕安然忍不住溢出一声,羞得自己面色通红。

    发觉自己被吃了豆腐,慕安然猛地条件反射从霍彦朗怀里跳出来。霍彦朗隐隐带笑看着她,“过来。”

    慕安然憋红了脸,摇头:“不……”

    “是要我自己动手?”

    慕安然看着他,好看的俊脸上带着笑,往常禁欲的男人笑起来更显迷人,慕安然看的面色陀红却还是极力在保持着理智,她插科打诨,笑着摇摇头:“还是不要了……”

    “那就自己上来。”

    “你头不疼啦?”

    “疼。”

    “那我给你洗水果!!”

    霍彦朗看她铁了心要逃,忍俊不禁地扯唇,“要吃西梅。”

    慕安然感动得眼睛都要眯起来了:“西梅好!多吃西梅可以补充铁、锌、钾,强身健骨。”

    “你是学医的?”

    “我不是,但我前男朋友……”不知怎么的,下意识就提到了宋连霆,慕安然心里缺了一块,自己发现自己说得太多,慕安然自个检讨,收紧了嘴巴。她憨憨一笑,笑容甜美:“我去给你洗西梅。”

    今天家政阿姨没来,只有她在,所以洗水果之类的事情需要她亲力亲为。

    入秋的天气凉的早,a城的纬度高,天渐渐变黑,洗水果的时候凉水从水龙头喷洒而出,慕安然忽然觉得有些凉。

    她回头一看,霍彦朗靠坐在沙发上,深邃淡漠的眼睛低垂着,看不清情绪。

    他穿得不多,伸手拿茶杯的时候,风从大阳台吹过,拂动他的衣袖。

    霍彦朗这个男人,长得足够好看,不提能力和手腕,光这出色的容貌和气度,就足以去当演员、当男模,外形的资本足够令他目中无人。

    可越接触,越会让人忽略他的长相,只剩下他强大的内心,让人觉得安心,会让人情不自禁地想要依赖他。

    慕安然洗着西梅,懊恼地摇摇头,怎么洗个水果就分心了,完了……她一定是中了一种名为霍彦朗的毒。

    霍彦朗在客厅等着慕安然洗水果,等了好一会,才看到慕安然顶着一张烧红的脸走出来,手里端着一盘水果。

    她不仅把西梅洗好了,还把自己带来的橙子、黄桃、水蜜桃切好了,所有水果处理得干干净净,摆成一个小拼盘。

    “你等等我!”

    把拼盘放下后,慕安然又风风火火地跑进卧室了。

    霍彦朗看着细心处理后的水果,又轻睨着慕安然离开的身影,嘴角上浮出浅浅的温度。

    很多年……没有这样过了。

    上一次吃到水果拼盘,还是在出差的酒店,但那种商业化的附加茶点服务,又与慕安然这样精细用心切好不一样,嗯……吃起来的感觉不一样,有“家”的感觉。

    霍彦朗注视着慕安然背影的目光有些炙热,里头隐约有火燎起。

    慕安然还不知道自己这个小小的举动让男人动了情,她满脑子只想着找毯子。

    霍彦朗接连两次受伤,现在天气又开始变凉了,尤其是傍晚,如果不主意保暖,很容易就感冒了。

    脑震荡、枪伤加上感冒……

    慕安然对“时代”这套居室并不熟悉,找了好一会都没找到,站在卧室的衣橱里,看着里头仅有的几件衣物,都是男人的西装,毛毯放哪儿了?

    慕安然忽地撇到了衣帽间,她怎么忘了……这里还有个衣帽间。

    慕安然走进衣帽间,打开壁柜看见里面的东西时,慕安然惊住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