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没关系,我喂饱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两米高的欧式木柜挂着一条熟悉的长裙,华丽的礼服款,线条简约勾勒出浓浓的中国古典风,山水墨画一样的衣裙,令人一见便过目难忘,倾心不已。这条裙子……前阵子的记忆纷沓而来,不受控制地往慕安然脑里钻。

    louisvuitton店里,试衣间内,霍彦朗有些发烫的大手覆上她背后的蝴蝶骨,骨与肉的触碰,来自熟悉的温度……光想想,她的心里就忍不住颤动。

    试衣间里霍彦朗的霸道,她那时心虚,话语伤人,之后最愧疚的却是自己,所以就连他的触碰,她也觉得像火燎一般,难以承受。如今想想,那时的心慌意乱,倒是最后最让她事后意乱情迷。

    慕安然怔怔地伸出手,摸着礼服的衣料,绸缎般丝滑,像牛奶滑过肌肤。慕安然突然觉得鼻子发酸,有一种莫名想哭的情绪。

    霍彦朗表面上对她凶,背地里却把她试过的礼服买下来了。

    是有多喜欢,多不舍,才会爱屋及乌,把所有心思都放到一挑衣服上?

    慕安然不舍地摸着礼服,想到当时的情景,面色一红。

    那时,她失落地从试衣间里走出来,孙芸芸还和她抱怨过,说霍彦朗任由着顾盼耍大小姐脾气,把a城的这条礼服全买断了,所有码数都一并打包……那个时候的霍彦朗,应该只是为了这一件吧。

    慕安然吸了吸鼻子,心间暖暖的,轻轻喊了一声:“霍彦朗……”

    这个男人,怎么能这样惹人呢!

    霍彦朗在客厅坐着喝茶,水果放在一边,还没来得及品尝,他皱着眉头,不知道慕安然去干什么了。

    等了一会儿,衣帽间里走出一道身影,慕安然原本扎着马尾的头发披散下来,她原本头发的发质就很好,乌黑亮丽的头发,发尾有一丝卷翘,看起来甜美可人,就像一颗刚成熟的水蜜桃。气质介于女孩和女人之间,甚至有一些淡淡的古典韵味。

    此时,慕安然面带羞怯地走出来,穿着louisvuitton那条淡色的绸缎面料礼服,美得宛如一棵刚沾染露水的梨花,一朵朵静悄悄地在枝头开放,那样温和而又动魄人心。

    霍彦朗的目光变得有些深邃,颀长的身体有一点僵硬,看着慕安然红着脸走出来。

    “过来。”霍彦朗的声音有些沙哑。

    “对不起,刚刚看到了它……心血来潮想试一下,好不好看?”慕安然低着头,拉了拉裙摆。

    她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只是突然觉得很想再穿一遍。

    这一次,两个人不是在僵持着,霍彦朗会说好看吗?

    霍彦朗的眼底稀稀落落燃起了火,按耐着**却不动声色。

    顾盼把衣服留下时,他几乎没想到还有今天,此时看着慕安然眼神仿佛能够洞穿一切。

    “好看。”霍彦朗沉了沉,理智紧绷着,凝视着慕安然:“过来。”

    慕安然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听到霍彦朗说好看,她扯唇笑了一下,从身后拿出个毯子:“天气变凉了,你穿得太少,小心感冒,我给你拿毯子去了。”

    慕安然看了一眼桌上的水果:“刚刚切好的水果你怎么不吃呢?吃几块水果,咱们讨论一下晚饭吃什么好不好?如果不想出去吃的话,我可以在家里给你做,唔……”

    慕安然话没说完,一道极大的力道突然猛地将她一扯,慕安然整个人跌倒下来,撞进霍彦朗的怀里。

    霍彦朗的唇已经吻了下来。他极力地克制着,小心避开自己受伤的手,但素来冷静的眼睛竟有些发红,看着她的视线也仿佛炭火一样,心里有一撮小火越烧越旺。

    “唔……”

    慕安然被吻得身子一软,整个人轻靠在霍彦朗身上。

    慕安然翦水瞳眸透着一股子迷离,双眼水汪汪的,看着霍彦朗的视线都沾染上了媚意。

    她这个样子,还有身上带着特殊意义的礼服,以及刚刚切好的水果,都化作了一磬钟声,在霍彦朗的心里沉沉一击。

    “先不吃饭。”霍彦朗沉声说。

    慕安然的声音有些娇软:“不吃饭,那……吃什么。”

    霍彦朗沉沉道:“吃你!”

    紧接着事态已经不由两人控制,慕安然面色燥红,打死也想不到霍彦朗会这样直接。她红着脸,小脸羞得仿佛要掐出水来,明明整个身子都被霍彦朗给吻软了,却还依旧嘴硬着:“不,不能……”

    “前两天都做过了,怎么不能?”

    “就是前两天……所以不……不……”霍彦朗**裸的眼光令她都无法好好说话了。

    “我们都还年轻,**,难不成你以为只有一次就够,安然,你又不是不懂我,你觉得够吗?”带着星点哑意的沉声,仿佛从远处传来,是质问,又是陈述。

    慕安然脸红得像火烧一样,之前霍彦朗做的那些霸道的事情一件件从脑海深处袭来。

    每一件都不是人做的,急得慕安然眼睛一红,嘴唇嚅动着不知道该怎么辩驳他!

    霍彦朗黑瞳如火,嘴角却噙着一抹温柔:“乖,放松一点,把手松开。”

    慕安然正下意识紧紧拽着衣裙,礼服的绸面料很亲肤,刚才为霍彦朗拿出来的毛毯,此时正被自己牢牢压在身下,慕安然呼吸急促,怔怔地看着霍彦朗。

    霍彦朗将她紧张的手轻轻一拉,低头凝视着她:“你这么紧张,要不然今天玩一个游戏?”

    慕安然脑子里猛地出现前几天的骰子游戏,下意识就摇了摇头。

    红着脸摇头的样子,更是媚意动人,霍彦朗注视着她水汪汪的眼睛,又重新吻了下去:“吃水果吧,猜对一种就放过你。”

    慕安然刚想拒绝,霍彦朗突然从她身下将毯子抽出来,微凉的晚风下,毯子直接盖住了她的眼睛。慕安然的手被霍彦朗抓着,按到腿下,整个人不由得紧紧绷着,眼睛被毛毯遮住,只露出一只粉嫩的小嘴。

    霍彦朗用果盘里的小牙签插起了一块黄桃,在慕安然还没回过神来时,直接将果肉放进了她的嘴里:“猜猜看。”

    慕安然感觉嘴里湿凉,甜甜的……果肉的味道瞬间溢满齿间。

    她面红耳赤,因为眼睛被遮住了,所以其余感官尤其敏感,是桃子的味道,她能吃得出来,可她买了两种桃子,都是略生硬,她平常又很少吃桃子,一时间竟然怔住了。

    “桃……”

    “什么桃?”霍彦朗低头看着慕安然。

    这温醇的声音猛地在慕安然头顶炸开,慕安然红着脸,什么也看不见,只能感受到一双大手此时正慢慢地从礼裙下方探进来。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轻轻含着水蜜桃的小嘴,觉得她此时比这桃子更诱人。他一双深邃的眼睛隐忍得近乎发红,紧抿的嘴角写着宠溺和迷恋,他甚至有些后悔主动与她玩这样的游戏。

    他还没有占到慕安然的便宜,自己却已经深陷水火之中。

    慕安然在极力地想,轻轻吞咽下水蜜桃,双脸陀红:“黄……黄桃?”

    “错了。”沙哑的沉声。

    紧接着慕安然一懵,终于体会到游戏失败的所谓惩罚。

    霍彦朗的手就像是一把解开枷锁的钥匙,趁着她迷迷糊糊将她的裙子撩了起来,莹白的长腿展露出来,慕安然急着想逃,结果被牢牢吻着。

    “水蜜桃。”霍彦朗亲吻慕安然的间隙吐出三个字。

    慕安然的心就像是秋日里的落叶,簌簌地往下掉,整个人颤抖得不行。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中毒了,要不然为什么会心间一股暖意,而脑中除了想逃的羞意,还有一种隐约的期待感。

    “霍彦朗,唔……”完了,她已经爱上他到了这个程度了吗?

    霍彦朗勾起了嘴角笑,看慕安然发呆懊恼的样子,已经沉沉压了下去:“这件礼服,很适合你。”

    他嗓音低哑,“比那一夜在霍家穿的那件礼服,还要好看。”

    慕安然脑里嗡嗡地响,阳台的夜风往里吹,凉得她一阵颤栗,可也更因为这样,她感受到霍彦朗皮肤的温度,简直是要烫得她丢盔弃甲。

    “我们,我们还没吃饭呢!”

    霍彦朗蛮横地把她的抗议堵了回去:“一会再吃。”

    “我,我肚子饿!”

    “没关系,我喂饱你。”

    “我我……”所有借口都用完了,她所想到的花招都被他一一拆解。

    “我们再玩一次,如果我猜对了你就不能……不能这样了。”

    慕安然坚持,霍彦朗扯开唇笑:“可以。”

    古代审讯犯人还有秋后再斩,更何况是闺中密事,霍彦朗虽然想要,但他更有耐心。

    慕安然终于松了一口气,正等着下一块水果入口,却猛地感受到一记热吻,霍彦朗嘴里含着一片火龙果,直接将溢着淡淡果香的水果往她嘴里喂。慕安然犹如被电击过一般,浑身酥酥麻麻,这一次任由着男人将她的美好滋味一一品尝尽。

    这一个吻,包含着刚才的所有的克制,连霍彦朗自己都感觉到自己失控了。

    “安然,我要。”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