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我看着他,很像当年的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男人低沉的声音宛如久久绕梁不止的佛音,伴着这水果的清香味,慕安然身上的礼服甚至来不及脱,一阵热流穿过她的身体,她的思绪完全放空,与身上的男人一起沦陷在这久别重逢里。

    迟来了十年的心甘情愿,安然,我心安然。

    两个人沉沦了一整晚,到了最后慕安然哭着要求饶,霍彦朗低声安慰之后,又狠狠地贯穿了她,怜惜地亲吻着她的耳鬓却一点也不舍得放开她。

    “霍彦朗,你禽兽。”几个小时后,慕安然嘤嘤出声。

    她低声带着哭音的抗议,反而让霍彦朗更加放不开她:“嗯,我禽兽。只要能和你在一起,我愿意禽兽一辈子。”

    ……

    原本约好的吃饭,变成了在家里缠绵,慕安然累极了躺在沙发上睡着了,浅灰色的毛毯将她裹住,就像是一只餍足的猫,温婉而慵懒。

    霍彦朗穿好衣服,坐在她身边,温热的视线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不曾移开过。

    霍彦朗从来就不觉得男人放低姿态去爱自己的女人是一种作贱自己的表现,相反,越是成功的男人越会专一,去爱身边的人。

    这也是为什么遭遇枪袭之后,他宁愿放低身份去求慕安然回到身边。以慕安然的性子,他豪取抢夺反而会适得其反,既然如此,不如好好地与她说。既然退一步海阔天空,他又何必在慕岚的事情上紧揪着不放?

    可是,如今又出了个车祸案……

    霍彦朗挑起了慕安然的一撮发丝,心疼地看着她,眼里浓墨淡彩。

    他想让步,可是现实就是现实,既不是演电视剧,也不是在演电影,人只有一条命,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父母的仇,霍家的仇,还有他的伤……

    霍彦朗抬起了自己的手,骨折的手还没有让慕安然知道。伤他可以,但车子直直朝慕安然开过来,决不能容忍。

    霍彦朗温柔地拨弄了一下慕安然的头发,发梢轻轻划过慕安然的鼻尖,睡梦中的她嘟嚷了一声,白皙的脸上染了霞色。这小丫头从小到大,长得都这么招人疼,从来没变化。霍彦朗看着,紧抿的唇线不由得勾了勾。

    轻抚了慕安然一会儿,霍彦朗终于站起身来,拿着手机走到了阳台上。

    为了不吵慕安然睡觉,他甚至把阳台的门推合,所有的风声以及谈话声隔绝在了室外。

    霍彦朗拿着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

    电话那头的人动作有些慢,所以过了二十几秒才将电话接通。

    “喂。”霍彦朗道。

    “霍总。”沙哑的声音,说话缓慢。

    听到这久违的声音,霍彦朗面色动容,“北谦。”

    薛北谦住了将近半个月的重症病房后,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医生说这次多亏了年轻人身体底子好,另外一个原因是幸好没伤及心脏。子弹从胸口处进去,正好处在那层薄薄的肉中间,得救一命。

    “最近身体怎么样?好好休养,少走动。医疗费的事情,不用担心。”

    “霍总我……对不起。”那次的事情,不仅他受伤了,霍彦朗也受伤了,之后在他昏迷的时候,霍彦朗又出了个小意外,薛北谦和袁桀一样自责。

    他跟着霍彦朗干了很多年,如果不把霍彦朗当上司,也把霍彦朗当学长,甚至是兄长。他以为他可以替霍彦朗分担一些事情,却没发现自己反倒成为拖累。

    “我不知道袁桀和你说了什么,但是有些事情,你就不用插手了,好好养伤。”霍彦朗沉声,“把伤口养好你再‘归队’,到时候你想做什么,我都不拦你。但是现在不要乱来,尽量少胡闹。”

    薛北谦在电话那头不好意思地笑:“对不起啊学长,我已经胡闹了。”

    因为身体的伤还没有完全养好,薛北谦说话的声音有点慢:“我知道自己现在不如从前,但我好歹也在病床上养了半个月,已经能正常走动了,就是要小心一点,不要再受伤就好了。学长,我现在的状况比你好多了,至少两只手还能正常用。”

    霍彦朗皱起了眉头:“现在还敢和我开玩笑了。”

    薛北谦在电话那头干笑:“所以有些事情你说让我不用管,但我闲不住。今天袁桀去找那个人的时候,我已经跟上了。学长,我迫不及待想归队了。”

    “有些人太嚣张了,就是得给些颜色瞧一瞧。”他和霍彦朗不一样,霍彦朗手软是因为慕安然,可慕家对他而言,没有半点关系,甚至……慕家的一些作风,在业内是不被认同的。更何况自己还因此吃了两颗子弹。“如果不反击的话,还会有更多的风波出现吧?学长你放心,我有分寸。我不会做得太过分,不会让慕小姐伤心难过。”

    霍彦朗在阳台上,听着薛北谦的话,忽地转了个身,谜一样的视线落在落地窗外,客厅里慕安然还在睡觉,睡觉的样子那么乖巧。

    对于慕安然而言,她曾经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还有一个爱她的男朋友。是他自私,把她抢过来了。可爱情这事,又有什么自私可言,他会倾尽一切爱她,爱这个小丫头。但是他不仅是一个男人,也是一个儿子,霍家和慕家的纠葛,等了这么多年,不得不处理。

    霍彦朗嘴角微微一扯,“你亲自过去了?”

    薛北谦声音一沉,认真起来:“是,学长,我亲自过去了。”

    “我觉得这样的事情,确实需要一个有亲身经历的人过去,才能说得动他,获得他的信任。据袁桀说,为了这事,之前戚总也派人去找过他,但是没有合作成功。有些人遭遇了一些巨大突变后,确实是谁也不信的。”

    霍彦朗沉抿着唇,“然后?”

    “然后我什么也不说,给他看了我的伤口,然后告诉他是拜谁所赐,那小子就乖乖听话了。现在已经拿下了那小子,就等着学长你什么时候有空,亲自见一见了。他不再相信商人,但这一次破例愿意和我们合作。”

    薛北谦最后说了一句话:“学长,我看着他,很像当年的你。”

    ……

    霍彦朗挂了电话,往客厅里走,夜色纷扰,客厅里没开大灯,只有灯带的暗色光影,柔和的光线照在慕安然的脸上,他凝视了慕安然一眼。

    女人熟睡的身姿很迷人,小小一张鹅蛋脸上,写着青涩的纯真,眉眼间还有女人的妩媚。

    他走下去,轻轻蹲坐在地上,下巴轻轻贴着慕安然的额头。

    慕安然的额头很光滑,她睡得很深,均匀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脸上。

    薛北谦的最后一句话,当时就那么猝不及防地刺进了他的心里。

    但此刻,还好……

    当年那个少年,一定想不到如今会有这样的好福气。这就足够了,霍彦朗在心里想道。

    慕安然这一觉,睡得天大亮。

    大清早才起来,发现自己肚子饿得不行,“霍彦朗?”

    慕安然发现自己还躺在沙发上,身上却加盖了两张被子,显然就是昨夜霍彦朗替她添的。

    “慕小姐,你醒啦?”

    听到了客厅的动静,家政阿姨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脸上带着笑。

    慕安然睡得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左看右看都看不到霍彦朗熟悉的人影,慕安然喃喃问:“霍……彦朗呢?”

    “霍先生吗?霍先生大清早就出去啦,他说今天公司有事,担心慕小姐你饿肚子,所以请我来给您做早饭。”

    家政阿姨笑着朝慕安然望:“对了,霍总出门之前亲自替您烤了一份面包,他说您喜欢吃,慕小姐你要现在吃吗?”

    慕安然本来郁闷,说好了要休假修养身体的,怎么又出去工作了。正思虑着,听到家政阿姨的话,慕安然的心里微微一暖,看了一眼家政阿姨返身从厨房拿出来的东西,一份香气四溢的可颂面包。

    慕安然顿时感觉自己肚子变饿了,昨晚没吃饭,此时被诱得咕咕叫。

    “我去刷牙。”慕安然从沙发上下来,趿着鞋子跑去洗漱。

    慕安然也没心思管霍彦朗到底去哪儿了,只是闻着房子里的香味,微微傻笑。

    洗漱出来后,看到家政阿姨已经做好了饭菜。

    “慕小姐,霍先生交代我,你昨天没吃晚饭,今天的午饭要早些吃,让你别饿着了,不用等他回来吃饭。”

    ……

    车子疾驶在省道上,从市区到达乡下,需要经过很长一条沥青路面,此时烈日高照,光线沥青路面在路上荡出了一波恍影。

    袁桀认真地开着车,车里霍彦朗手上打着绷带,而薛北谦穿着一身衬衫,正坐在车里休息,身边一位小护士扶着他。

    车子开了将近一小时,终于到达章家村。

    进入章家村要走很长一条水泥道路,此时路面颠簸,袁桀不得不放慢了速度,从后视镜里看薛北谦的情况。

    薛北谦眯着眼,精神状态还不错。

    袁桀将车子到达章家村的时候,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年正站在田野路的尽头等着他们。

    少年看到车,脸上没什么表情,只是轻轻皱着的眉头,泄露出了他自以为藏得很好的情绪。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