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这世界不会放过坏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袁桀将车停下,把车窗降了下来:“这是我们霍总。”

    “你们跟我来。”少年声音哑沉。

    处在变声期的少年声线有些低,听起来却意外干净。

    少年透过降下来的车窗,看到了坐在副驾驶座的霍彦朗,他没有表现出和别人一样的热情,反而有些疏远。

    袁桀开着车,速度放得很慢,顺着少年说的方向开去。

    没一会,就和少年拉开了十几米的距离。

    “霍总,因为上次那件事情,导致他们在市内的房子被拆迁了,他在市内没地方住,就另找了地方栖身,开始是搬到了学校里和同学挤一个宿舍,和同学睡一张床,后来放假了以后,就搬到了乡下的祖屋来住。”

    “他爸出事了之后,有不少人想上门来拜访他,一起合作,把慕氏拉下水,但是因为那件事,他不肯再相信做生意的人。”

    袁桀一边说着,一边从后视镜看了少年一眼,“现在爸爸死了,本来就是单亲家庭,现在只能和乡下的奶奶住在一起。奶奶年纪也高了,应该有八十岁了,眼睛不太好使,一家人过得很艰难。”

    一直在车后座休息的薛北谦缓缓睁开眼,插话进来:“昨天我和袁桀过来的时候,他不太愿意见我们,后来我告诉他,我现在这个半死不活的样子全拜慕方良那个奸商所赐,他的态度才有了转变。”

    车子停在少年家,霍彦朗下车的时候眯了眯眼睛,视线落在房顶上。

    房子很矮,两间平房连在一起,哪怕是在乡下也算得上是贫困户,一间主房阴暗逼仄,没有灯,只有两张小铁床,家徒四壁。书桌上放了几本高三的习题册。另一间小瓦房屋顶破了个大洞,只剩一个角落能遮风避雨,此时那个角落里堆满了干树枝,烧火做饭用。

    “抱歉,我们家这里没地方给你们坐。”少年的语气略微寒凉。

    “章明杉?民风高中高三学生。”霍彦朗沉沉出声,不是询问,而是肯定。

    少年的目光原本一直四处飘移,骨子里透着一股傲气,哪怕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没有底下自己骄傲的头,没有求助,也没有接受社会捐款。此时,听到霍彦朗把他的名字和高中学校的名字说出来了,他的目光终于落在霍彦朗的身上。

    “霍总,我不管你是什么人物,我觉得有必要让你知道,我答应和你面对面谈一谈,是因为薛大哥。”

    薛北谦咳了两声,“小杉,他是我学长,其实我的经历和学长比起来,真的不算什么。这一次的埋伏,是冲着我们学长来的,他今天过来之前,刚经历了一场车祸。而且,还有另一场枪击案,死了三个人。”

    少年故作老成的眼睛一凝,显然是没想到,眼里写着意外。

    “所以你不要怕,也不要担心,虽然我们的目的相同,但也不全是抱着交换利益的心态来找你的。我们也希望来帮你。”

    如果只是为了要给慕方良一点颜色看看,才来找眼前这个少年的话,完全需要袁桀和他来负责就好了,霍彦朗没有必要过来。

    虽然眼前的少年戒备心很重,但也不是非要霍彦朗过来才能放下戒心。

    亲自来,除了此事很重要,更多的是因为感同身受。

    眼前的少年,就像是十年前霍彦朗的缩影,只不过少年更加幸运一些,至少这世上还有一位亲人。

    而霍彦朗当年经历了那样的事情,遭遇了众叛亲离,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了。

    这么多年,就这么孤孤单单地打拼、奋斗,走过来了。

    章明杉没想到薛北谦会这样说,看向霍彦朗的眼神也变得奇怪,没之前那么戒备和疏离了:“这两天乡下天气不好,外面可能要下雨,进来谈吧。”

    “我想起诉他。”走进屋里,章明杉突然抬头对霍彦朗说。

    霍彦朗轻扯着唇,“嗯。”

    “之前很多人来找过我,但我觉得他们都不可靠,都是为了利益,既然‘慕氏’这个公司可以因为利益而害死我爸,那么如果和他们合作,那么总有一天他们也会因为利益而反过来害我。”章明杉低着头,显然在这段时间里想了很多。

    少年比想象中沉稳,一双漆黑色的眼睛也写着透亮:“所以无论谁来找我,我都不会合作,但是霍哥哥你不一样,如果那个慕总真的害死了你爸,现在还想撞死你,那么我愿意相信你。至少,你不会因为利益而出卖我。”

    “我这里有一些证据,没有让其他人知道。我想告慕氏集团,如果你不支持我告,那么我就好好念书,总有一天我会攒够钱,我一定要在在诉讼期内,为我爸讨回公道!”

    袁桀站在门口,一直听着里头的对话,听到章明杉这么说,他声音带了点怒气:“告,为什么不告,我们支持你告。”

    一直没怎么说话的霍彦朗抬头看了袁桀一眼。

    袁桀青筋暴动,应该是当初在树林里逃避狙击的经历太过于难忘,以至于想起来都头皮发麻。

    “这个世界不会放过一个坏人,也不会冤枉一个好人。”薛北谦扶着墙,缓缓地讲。

    “所以,你会答应帮助我对吗?给我提供需要的钱和律师,为我爸讨回公道,抢回我家。”

    许久,霍彦朗才出声:“那一天,你父亲从慕氏大楼跳下去的时候,我在现场。”

    霍彦朗声线低沉,有一种动魄惊心的力量蕴涵在里面:“所以你需要支持,我会支持你。但是因为我也有在乎的人,所以这件事情我不能露面,这种合作方式,你能接受吗?”

    章明杉抬头,扯着自己发皱的白衬衫,认真地看着霍彦朗。

    “好,我答应你!”少年的眼睛突然变得通红,语气重重地说。

    “好,如果你接受的话,这件事我会另外派人负责,我们三个都不适合出面。”

    霍彦朗突然站起身来,拍了拍章明杉的肩膀:“今天你就当做我们是为了见你而来。”

    章明杉抬头注视着霍彦朗,年近三十的男人还很年轻,可身上却有一种和年龄无关的气势。他也曾和自己一样迷茫过吗?

    “一切都会好的,你的未来永远掌握在自己手里。”霍彦朗沉了声,不知道这些话,到底是对章明杉说,还是在对自己说:“人生漫长,有的时候太过于执拗于一个东西,会令我们失去另一些东西。人活着,总有一些人和事是割舍不下的,但又有一些责任必须去做。”

    霍彦朗背过身,站在狭小阴暗的屋子往外看去,声线缥缈:“总要在其中找到一个平衡点,如果找不到,就默默的去做,然后依旧要好好生活。”

    章明杉眼圈红红的,坐在小凳子上,紧紧攥起了拳头:“知道了,但我就那一个爸爸,所以不管失去什么,会付出什么代价,我都会让罪魁祸首遭到应有的报应。”

    “我会好好学习,以后过上自己想要的生活,学习我爸做一个好人,做一个本分的人。我只想有个家!”

    经历了大风大浪,家破人亡的人,最终也就只有这一个愿望。

    霍彦朗背对着章明杉,背影微微一僵,不过很快就很好地调整好了自己的情绪,再回过身已经不近人情。

    “今天,你就当没见过我,时间不早了,我要回去了。”

    霍彦朗看了一眼袁桀,袁桀默默出去开车。

    薛北谦走之前,走到了章明杉身边,说了几句话,又吃力拍了拍少年的肩膀。

    他们上车以后,章明杉一直目送着车辆远行,态度与刚才已经大不一样。

    ……

    “时代”里,慕安然把饭吃完了,姿势端正地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手里拿着遥控器连着换了几个台。

    看了一会儿电视,又看看手机,手机一直很沉默,没有短信和电话。

    慕方良好像真的同意她和霍彦朗在一起了,也不催她回去。

    而佟励……好像已经出发去澳大利亚了。

    慕安然打开了自己的收件箱,手机里静静躺着几条短信,都是顾盼的居多。

    “安然,你在哪呢。”

    “安然,dear最近身体怎么样,脑震荡没失忆吧,抱歉我最近在准备回法国的事情,不能常常去探望他,你一定要记得把他照顾好,他是一个工作狂。”

    顾盼发来的短信最后一条是昨天晚上。

    “安然,你帮我和霍彦朗说一声,我回法国了,一个小时后的飞机。”

    慕安然脸突然一红,那个时候她正窝在霍彦朗的怀里,玩十八禁的游戏。

    慕安然匆匆给顾盼回了一条短信,祝她一路顺风。没多久顾盼也回了一条短信:“什么啊,我已经到法国啦!安然亲亲,下次回国见。”

    慕安然和顾盼发短信聊天,刚说了几句,顾盼就说自己要倒时差,要睡觉。

    手机停歇下来,慕安然又开始无聊了。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后……

    慕安然看着时间,下午两点半了。

    “张姨。”慕安然喊了家政阿姨一声,“一会霍彦朗回来,你帮我告诉他,我先回去了。”

    “慕小姐,你不等了?”家政阿姨急忙迎出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