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章 辛苦你暗恋我这么多年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还没。”慕安然下意识答。

    说完以后,自己又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嗯,要一起过来吃饭吗?”霍彦朗还在电话那头轻笑。

    “不……不了吧。”

    最近总腻在一起,慕安然偶尔也想在家里吃饭。

    电话那头猝不及防地传来了一句话:“可是我想你了,怎么办。”

    慕安然的脸就这么……毫无预警地红得不像话。

    “霍彦朗,有没有人和你说过,你说情话的样子……”

    “嗯?”

    “很迷人……”

    霍彦朗在电话那头脱着衣服,因为刚回来就给慕安然打了电话,而另一只手又不太好使,所以自己慢条斯理地脱着衣服。健硕的胸肌完美呈现,他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的类型。此时,电话那头悠悠传来慕安然的声音,“很迷人”三个字让他停下了所有动作。衣服就这么卡在另一边胳膊上。

    霍彦朗缓了一会,才慢悠悠地避开受伤的手,继续脱衣服。

    他低哑沉声:“安然。过来陪我吃饭。”

    慕安然原本拒绝的话一下子卡在嘴里,心砰砰乱跳得厉害。

    “哦,好……”慕安然讷讷地答。

    没一会儿,慕安然又踏上了去“时代”的路,霍彦朗的一位助理正在附近办事,所以顺道来送她过去。

    坐在商务车里的时候,慕安然整张脸都是红的,不断反思自己,为什么这么禁不住霍彦朗的男色诱惑。

    一开始,她明明不是这样的……从什么时候开始,她成了禁不起挑逗,又容易自己胡思乱想的体质。

    一路上无言,直到搭乘上电梯,慕安然才把自己的心情打理好。

    出电梯的时候,慕安然的脸已经不红了。

    “霍……”

    门打开,慕安然差些没流鼻血。

    尽管看了他**很多次,但是这么**裸地冒着水珠子,脖子间还搭着一条毛巾的样子,实在是太令人……遐想。

    “来了?”霍彦朗勾了勾唇。

    慕安然一直盯着他的腹肌瞧,不自在地赶紧把脸一偏,目光移到了别的地方去。

    霍彦朗悄然扯唇一笑,几乎是故意地,大手猛地将她一扯,把慕安然拉进了怀中。

    刚沐浴过后的身体,有着淡淡的清香味,霍彦朗向来爱干净,此时就连笑容都很干净,不带半点瑕尘气息,没有任何商人的奸诈狡猾,眉眼凌厉如锋却只让人觉得有精神和富有正气,他一本正经,却噙着一抹暧昧的笑。

    低头,故意逗弄慕安然:“中午没等我一起吃午饭,就走了?”

    不提还好,一提慕安然就轻轻蹙起了眉头。她推了推他,“霍彦朗,唔……”

    一个绵长的吻落了下来。

    慕安然被吻得微微一僵,不自觉地将脚尖垫了起来,唇舌追逐间,慕安然大口呼吸,就连刚整理好的情绪又起了波动,小脸又红了起来。

    心脏跳得好快……

    慕安然红着脸:“早上起床的时候,家政阿姨已经把饭做好了,不是你让我乖乖吃饭的么。”

    慕安然这话的意思,就像是说,明明是你让我先吃饭,现在反倒怪起我来了一样。

    霍彦朗低垂着头,深邃的眼睛浩瀚如大海,勾魂摄魄,可看着慕安然的眼神格外温柔,他把慕安然放开,揉了揉她的头:“嗯,是我的错。”

    “嗯?”慕安然抬头望他。

    “出去的时候没忍心吵醒你。”

    “知道啦……”慕安然微微一笑。

    慕安然皮肤本来就白嫩,就像是牛奶一样,微微红透了的脸,看起来白里透红,嘴唇也是很好看的红,像是季节正好的樱桃,让人看着忍不住低头咬上一口。

    慕安然不知道霍彦朗此刻在想什么,只是见他眉眼稍间带着一点疲惫。

    “今天去哪里了呢?”

    “公司。”

    “嗯?”慕安然并不太相信,声音里有一点点责备:“医生不是说让你好好休息,不能再忙工作了么?怎么还去公司呢。”

    “副总处理不了。”霍彦朗淡淡道。

    他的样子如此自然,慕安然一点蹊跷也看不出来,只好点了点头道:“没骗我?”

    霍彦朗眸光暗敛,认真道:“没有。”

    他低着头,慕安然看不清他的神情,只是感觉到他手心的温度格外的滚烫。

    慕安然担忧道:“你快去穿衣服吧,好不好。”

    “你替我穿。”

    慕安然被他这不要脸的要求又逗弄得脸颊一红。

    心里拒绝,可又担心霍彦朗会感冒,慕安然喃喃道:“好……”

    这乖巧的样子,霍彦朗心里一暖,看着慕安然转身进卧室拿衣服的背影,眼神有些复杂。

    慕安然把衣服拿出来后,霍彦朗乖乖地让她穿衣服,慕安然小心翼翼地没有动到他的伤口。因为枪伤在肩胛处,车祸骨折的那只手恰好就是受伤的那一处肩胛,所以霍彦朗一直避开,慕安然倒没觉得奇怪,只是最后穿袖子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一下。

    霍彦朗轻轻地皱了一下眉。

    “霍……霍彦朗,疼么?”

    “不疼。”

    霍彦朗剑眉轻挑,看起来面色如常,就好像刚才是她看错了。慕安然留了疑惑。

    饭菜家政阿姨先前做好了,此时还是温热的,碗筷也摆得整整齐齐,慕安然看了一眼,一桌五道菜,几乎每道都是自己喜欢吃的。

    “吃饭吧,今天不能再让你饿着了。”霍彦朗语气温淡,看起来目中无人,可眼中却又满满全是慕安然。

    慕安然心间一暖,笑着动了筷子。

    “好好吃。”

    “多吃一点。”霍彦朗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鸡翅放进慕安然的碗里。

    慕安然红着脸埋头吃,霍彦朗一直往她碗里夹菜,等吃了好一会,慕安然抬起头来看霍彦朗,才发现他几乎没吃什么。

    “不合你胃口么?”慕安然不解问道。

    “不是。”霍彦朗笑了笑。

    他怎么会告诉她,他的手不方便,已经很小心了,为了不让她看出来,最好还是少动筷子。

    慕安然皱了皱眉头,想到刚才帮霍彦朗穿衣服,碰着他的手时,霍彦朗最真实的反应。

    慕安然把好奇压回了心里,给霍彦朗也夹了一块鸡翅。

    “今晚的蜜汁鸡翅很好吃……你试试看?”慕安然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弯的,犹如一汪月牙儿。

    霍彦朗轻扯着唇,宠溺地看着她,却一直没动筷子,不知是嫌吃鸡翅麻烦,还是伤到了右手,只剩下左手不好使,他扯唇:“嗯。”

    “你不喜欢吗?”慕安然语气有几分失落。

    “不是。”霍彦朗道。

    “那……今天不开心,遇到了什么事?胃口不好么?”

    “也不是。”

    “那你……”慕安然的目光悄悄地落到了他的手上。

    回想车祸以来,霍彦朗确实再也不用那一只手了。之前枪伤在医院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在酒吧的时候,霍彦朗的胳膊还一切如常。

    慕安然想起自己在大马路上失魂落魄的样子,还有霍彦朗舍命救她时的毫不犹豫……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还在心里盘旋不去,担惊受怕的余悸也仍在心里,只不过好的她牢牢记着,而坏的情绪,这些天她悄悄藏起来了。

    慕安然忽然想起医院里,贺医生的欲言又止。

    慕安然尽量装作若无其事地开口:“今天萌萌又给我发消息了呢。”

    “怎么。”

    霍彦朗的声线有些沉,而慕安然继续说道:“催我回学校了,今天下午我在家也收拾了一些行李。霍彦朗……我要回学校去了。”

    “什么时候?”霍彦朗抬起头。

    “应该就这两天吧……”慕安然把头低下,扒拉着自己碗里的饭,眼角余光却一直看着霍彦朗放在桌子上一动不动的手。

    “要毕业了,开不开心。”霍彦朗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深沉得看不出还有其它情绪,或是瞒着她什么事情。

    慕安然几乎是直觉,觉得霍彦朗的手一定有问题。

    或者,他出了车祸,不仅是脑震荡那么简单。一定还受了其它伤,只是为了不让她担心,所以一直故作无事。

    “不开心……”慕安然一直把头低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过了一会儿,霍彦朗才听见慕安然说道:“毕业的这一年里,出了太多的事情。”

    订婚宴上的风波,和宋连霆分手,逃到s市工作了三个月,和霍彦朗闹别扭又和好,从恨到爱,一直到姐姐出事,她进慕氏实习,之后又被慕方良下禁令,不许出家门。解除婚约之后,又再遇见霍彦朗,枪击案后又遇到了车祸。那一瞬间,慕安然确确实实体会到了生死别离,毕业季这一年,她遇到的事情比之前十年加起来的还多。

    慕安然如今还有一丝遗憾,就是她完全忘记当初遇到霍彦朗时的一切。

    如果还能记起来,就知道霍彦朗十七八岁时的少年样子,究竟长成什么模样,是不是一如现在这么雷厉风行,眉眼锋锐而正气。

    霍彦朗嘴角轻扯着,冷沉的笑,两个人位置坐得很近,他伸手揉了揉慕安然的脑袋。

    “不用想这么多。”

    霍彦朗本想安慰慕安然,结果慕安然却撇了撇嘴,盈然一笑:“还好啦,所幸一切苦难都是为了今天做准备,以前受的委屈今天回头看看,倒不算是委屈了,只是,霍彦朗,辛苦你暗恋了我这么多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