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他的手真的没事?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挂了电话后,宋连霆踩下了油门,他心情烦闷。

    很多事情,错过了一次,就错过了一辈子。

    可是,他如果不学着放手,让自己先去成长,又怎样去照顾好身边的人?

    蛰伏与沉淀都是为了更好地出现。

    晚上十二点。

    宋连霆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怎么会开着车,突然把车开到了慕家别墅。

    他把车停在树影下,车灯熄灭,静静坐在车里。

    车里的音乐循环地放,一首《灰色空间》放了十多遍,眼睛一直盯着前方。前几个月,他来这里来得格外的勤,甚至还自作主张挪用了“颂城”很多钱,治好了慕岚,如愿地让慕安然和霍彦朗分开,可出去工作这段时间,慕安然又和霍彦朗重新在一起了。

    难道这就是冥冥中的缘分注定?

    他和慕安然真就一点缘分也没有了么?

    宋连霆抬头看着慕安然的房间,房间熄着灯,她是已经睡了吗?还是根本就没回来?宋连霆心里有个角落在抽疼。

    “然然,你在和他约会吗?”宋连霆拿出了手机,手机翻到了通讯录的页面上,对慕安然的备注还是以前一样。他的然然老婆大人。

    忽然,宋连霆视线一抬,一辆黑色的suv从前面开过,开着近光灯,将他的眼睛一照。

    宋连霆微微眯着眼,看到车子在他的前方不远处停下,车上下来一个人。

    宋连霆几乎是瞬间心跳加快,他的双眼眨也不眨,一直盯着不远处的女孩。

    太久了……有多久没有见到了呢?

    上一次见到她,还是在医院的时候吧?慕安然没有上前来打招呼,而他也没有去找他,两个原本最熟悉的人就这样变成了陌生人。

    宋连霆看着前方下了车,一直朝慕家走去的人,慕安然今天穿着一条以前的裙子,白色的蓬蓬裙子,一条嫩绿色宽松的上衣,她脸蛋好看,肤色也白,所以看起来就像简单纯粹的茉莉花,以前穿着这身衣服的时候,他总是很喜欢,总要抓她去月下散步,因为觉得月光洒在裙子上的时候,慕安然那么纯粹不谙世事,就连笑容也是甜甜的。

    这会儿,慕安然背着小包一直往前走,宋连霆的手放在门把上,他僵了僵,还是没有勇气推开门走下去。

    见到了慕安然要说什么?说他想见她,他在等她吗?

    还是说,其实这几个月,他不是故意消失的?他只是养精蓄锐,希望有朝一日比霍彦朗还强大,再从哪个男人手中抢回他?

    宋连霆不知道慕安然对他的感情还剩多少,他不敢赌。现在做什么都是不合适的,贸然激进只会让慕安然退缩回去,那个时候,他们之前的情分,真的就一点也不剩了。

    宋连霆不希望这样,他有的是时间一点点讨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

    前方,慕安然好像感受到了隐藏在暗处的目光,她下意识地周围看。

    只可惜,周围的树荫太茂密,灯光微弱穿不进林子,可疑的人一个也没有。

    宋连霆的车子停在树荫下,加上车子的贴膜颜色不浅,车里没光线,夜晚更难看透进来。

    就在慕安然四下寻找视线源头的时候,他在车里肆无忌惮地对上了慕安然的目光,所有的想念倾泻而出,有什么苗头从他心里破茧成蝶,他想要她,一种作为男人的想要!宋连霆看着慕安然。

    月光下的慕安然怔怔的……

    她在他心里一直是纯洁的,聪明皎洁又善解人意,爱上了一个人就很坚持。

    当初是他先放弃了,而一直努力到最后的人是她。宋连霆一点儿也不恨慕安然移情别恋,女人不爱一个男人了,只有一个理由,这个男人太不像男人。

    之前他还会吃霍彦朗的醋,他没有做到照顾慕安然,没有全心全意地付出,是他不够男人。

    宋连霆在车里稳住气,没有让慕安然发现他,他一直在车里目送慕安然进慕家,一直到慕安然的房间亮起了灯,宋连霆才重新启动车子,悄悄驶离别墅区。

    第二天晚上同一时间,宋连霆还是来了。

    慕安然还是同一时间回来,但这次看到了一辆白色的宝马车。

    慕安然皱起了眉头,但是车牌换过了,她没有往宋连霆身上想。毕竟慕家所在的地方是有钱人的聚居区,小区里宝马品牌的车子实在是太多了,就连柳眉都是开这个牌子的车子,慕安然虽然讶异,但也没多想。

    ……

    这两天,慕安然都在霍彦朗身边,盯着霍彦朗打石膏。

    手骨折了就要医治,不是尽量不碰就可以了。

    医院里,霍彦朗的主治医师贺医生简直要给慕安然竖起大大拇指。

    “慕小姐,果然好手段。”

    霍彦朗皱了皱眉头,“真要打?”

    贺医生呵呵一笑,“虽然是骨折,但其实经过几天的恢复,已经不太严重了,这几天霍总看起来很注意,毕竟霍总不是爱拿自己身体开玩笑的人。如果霍总问我还需不需要打石膏,说实话不打也可以,创伤已经没什么大碍,但如果想恢复得更快点,还是打几天石膏。”贺医生开玩笑,“毕竟,打了能让慕小姐放心不是?”

    慕安然被贺医生打趣得红了脸,怒看了霍彦朗一眼。

    霍彦朗突然伸手,捏了捏慕安然的手心。

    他扯唇笑道:“那还是打吧。”

    慕安然皱起的眉头才松缓开来。

    “贺医生,霍彦朗……他的手真的没事?”

    “其实霍总也并非是不管事,这几天他隔天会来这里报道,复查脑震荡和骨裂的恢复情况,慕小姐您放心,真没什么大事。”或许车祸当天他不敢这么说,但经过了将近一周的修养,霍彦朗身上的诸多伤口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我要是不说实话吓唬你,霍总一定修理我。”

    霍彦朗紧拧的眉宇终于松了一些,冷冷看了贺医生一眼:“打石膏吧。”

    贺医生赶紧乖乖打石膏……

    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慕安然和霍彦朗坐在同一辆车里,袁桀在前面开车。

    慕安然从车前镜里都能看到袁桀在笑。霍彦朗则是坐在车里一言不发。

    慕安然坐在车子的左侧,霍彦朗坐在右侧,虽然不情愿但打着石膏,白色的绷带吊住手的样子格外好玩。

    慕安然忍不住轻轻笑开,霍彦朗忽地侧过脸,深邃泛着冷清的眼底带着一抹宠溺与温柔。

    “在笑什么?”

    慕安然突然被他这样的目光看得倏然一僵。

    小心脏跳得特别快。

    “没。”慕安然道。

    她稍微不自在地看向窗外,没敢再多看霍彦朗。

    慕安然深呼吸,这个男人真是冷清霸气中透着一股子风情,无论看多少遍都不会腻,她不自在道:“你……别看我了,多看看自己的手,医生说了,这几天不要碰水,还有偶尔要把手抬起来,促进静脉血液回流。如果觉得不太痛的时候,可以适当做一些运动,比如抬一抬,以防关节僵硬,虽然只是打几天石膏,但一定要听医生的。”

    慕安然正低头红着脸说,忽然发现脖子上多了一丝暖暖的气息,霍彦朗的呼吸喷洒在她脖子上,弄得慕安然脖子痒痒的。

    慕安然忽然紧张抬头,猛地发现霍彦朗不知道什么时候坐靠过来了。

    一手撑在慕安然的耳侧,紧接着这双手慢慢朝下滑,落到了慕安然的腰间。

    慕安然立即挣扎了一下,结果腰间的大手揽得更紧了。

    慕安然面红耳赤地盯着霍彦朗:“你想干什么?”

    低沉魅人的声音:“运动一下。”

    “什么运动……?”

    “你刚才不是说,让我觉得不太痛的时候,可以适当做一些运动,比如抬一抬吗?”

    慕安然被调戏得憋红了脸说不出话,没一会才说道:“可我刚才说的是……打石膏的手,不是你的这只手啊!”

    袁桀在前面开车,听到后面的对话,忍不住笑出声来。

    霍彦朗淡漠的眸光朝前一看,袁桀立即感受到无形中的压力,他顿时收了笑,两只手紧紧握住方向盘,详装认真的开车。

    慕安然听到袁桀的笑声,羞恼地看着霍彦朗,脸简直爆红得不像话。

    她扯了扯他的手,想把这只咸猪手从腰间拿下来,结果霍彦朗挑眉轻笑,大手直接反过来覆住慕安然的手,掌心紧贴着慕安然的手背,从手背十指紧扣,扣得慕安然又再次心跳加快。

    从医院回去的路上,慕安然就这么一路挣扎着回去。

    “霍彦朗……”

    “嗯。”

    “有件事忘了和你说。”

    “怎么?”

    “我已经定了明天回b市的机票。”

    “嗯。”霍彦朗的答复很冷静。

    慕安然忽然抬头,盯着他看:“你就没有什么要说的?”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忽然冷冷道:“我和你一起去b市。”

    “不用不用。”慕安然忽然被吓了一跳,“我只是回去参加毕业答辩和毕业晚会,你不用和我去,我只待一个星期就回来了。”

    慕安然脸颊俏红:“你在a市好好养伤。”

    “不碍事。”

    “霍彦朗,你别……”闹了这么久的别扭,霍彦朗突然这么宠她,会把她吓到。“我只是过去忙学业,拿到学位证就回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