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总觉得不太真实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我在休假。”不容置疑的声线。

    “啊?”

    “所以有空。”说着,霍彦朗忽然松了搁在慕安然腰间的手,他从西服裤里拿出手机,“嗯,柳珩,是我。”

    电话那头的柳珩坐在副总办公室里,一边批阅堆成小山高的文件,一边拿着手机,皱着眉头:“我说霍总大老爷,你总算知道给我打电话了,是良心发现要回来上班了吗?你堂堂一个‘擎恒’总裁,竟然把所有工作都丢给副总,你好意思吗?”

    霍彦朗扯唇轻笑:“好意思,怎么?不想干了?”

    一句话,顿时把柳珩的话全堵回去了,柳珩只能坐在办公室里干瞪眼:“你把所有公司业务的决策权都交给我,不怕我把事情给弄砸了?”

    “不怕,如果你有胆子把事情弄砸了,你的副总之位也就做到今天为止,我休假结束会回去收拾你。”

    “那你不怕我把公司给掏空了?”柳珩在电话那头依旧没放弃,牢骚满地。

    “公司也是你的,我觉得你不会这么自讨苦吃。”

    柳珩在心里给霍彦朗竖起了中指,他服!柳珩乖乖继续翻看手头上的文件,在其中一份已经过目的文件上签名,柳珩道:“话说霍总,你这个时候不是在和女朋友腻歪吗,给我打电话做什么?”

    电话那头,柳珩的声音清晰传到慕安然的耳中,慕安然又不禁不自然地别过头看窗外。

    搞什么,为什么要扯上她……

    霍彦朗的声音低低从身侧传过来:“你帮我订一张明天去b市的机票。”

    “什么?”柳珩拿着手机,穿着昂贵的手工西装,他以为他听错了。“你说要我帮你订票?”

    什么时候订机票这事,要副总来做了?

    霍彦朗没理会电话那头柳珩的暴躁,稍微把手机放远了一点,低着头朝慕安然问道:“航班号。”

    “嗯?”慕安然一时没反应过来。

    “航班号是什么?”

    慕安然依旧低着头,红着脸快速念了一句:“su3432。”

    霍彦朗又把手机移回来,照着对柳珩念了一下。柳珩下意识拿笔记下,当初他们一起创业,锻炼出这样的默契。记完之后柳珩才一愣,老子为什么要记航班号?

    “买的时候核对一下机票信息。”霍彦朗道。

    柳珩愤愤然:“知道了知道了。”

    虽然不情愿,柳珩还是把签字笔放下,打了内线电话让副总秘书进来,把所有事情交代下去,柳珩才继续工作。

    霍彦朗挂了电话,看向慕安然:“可以了。”

    没一会,手机响起短信音,霍彦朗蹙眉看了一下,航班信息准确,身份信息准确。他递给了慕安然:“安然,看一下,是不是这班。”

    慕安然红着脸扫了一眼,闷闷一声:“嗯。”

    还真买了同一班的机票。

    让慕安然核对了以后,霍彦朗收起了手机,风度撩人地坐着。

    手上打着石膏的样子,完全不影响霍彦朗的帅气,慕安然看了一会风景,视线又不经意地落到了他的身上。

    一路上,就这么煎熬地熬回去了,回到“时代”的时候,慕安然出声:“霍彦朗,今天我就不陪你吃饭了,我……东西还没收拾完,我先回去收拾东西,明天早上机场见。”

    霍彦朗看她急着逃走的样子,目光隐约带笑,扯了扯嘴角:“好,我让袁桀送你。”

    “不用不用。”慕安然急忙摆手,“我顺便去进口超市一趟,孙萌萌特别爱吃一种曲奇饼,我买了带回去给她。”

    霍彦朗也不拆穿慕安然,在车上她看着他出神不是一次两次了,今天下午说要和她一起回b市了之后,慕安然出神得尤其厉害。霍彦朗伸出手,突然揉了揉慕安然的头发,脸却对着袁桀:“替我送她回家。”

    说罢,看着慕安然的眼神不容置疑,气势满满。

    慕安然不由得低下头,吐了吐舌头。

    再把脸抬起来的时候,已经表情如常,“好吧。”

    慕安然又上了袁桀的车,隔着车窗和霍彦朗挥了挥手,之后抿着唇就再也不看他了。

    慕安然回去之后收拾了一晚上的行李,因为只待一星期,而宿舍里还有她的一些日常物品,就不用事事准备太齐,把曲奇饼和一些小零食放到了行李箱里,带了几本答辩要用的书后,慕安然就早早睡了。

    第二天早上,慕安然提着行李出门,佣人李叔准备送她去机场,李叔准备把慕安然的行李搬上车的时候,慕安然忽然眼尖瞧见了停在外面的黑色越野车。

    慕安然急忙对李叔说道:“李叔,先不用帮我放行李,你等我一下。”

    说完,慕安然蹭蹭地往外跑,核对了一下车牌号,一走近车子便看清了车里的人。

    袁桀坐在驾驶座上,对着慕安然笑。

    还有一个令慕安然意外的人,此时正坐在副驾驶座上。

    薛北谦……

    薛北谦对上了慕安然的目光,轻轻点了点头。他受的伤比霍彦朗重,所以脸色看起来也稍白一些,不知道是不是经历了一些事的缘故,对任何事情都看开了许多。

    薛北谦现在的想法就是有仇报仇,有冤报冤。对于慕安然,他觉得只要慕安然对霍彦朗好,那么其余的什么都可以无所谓。

    薛北谦突然对慕安然这么热情,慕安然有些受宠若惊。

    袁桀和薛北谦都出现了,那么车里头坐着谁,慕安然猜也能猜得到。

    慕安然喜上眉梢,朝后面走,脸上的惊喜和惊讶藏也藏不住。车里的人按下车窗的时候,慕安然对上车里的人那一双深沉幽暗的眼,话语里带着抱怨:“不是说好了在机场见的么,你怎么……怎么来了?”

    “来接你。”霍彦朗的话语平淡无波。

    他扯唇对着慕安然笑了笑,“行李呢?”

    人都来了,慕安然骂也不是,说也不是,只是看着霍彦朗脸上的笑容,有些怔忪。

    大清早的,他的心情似乎不错。

    慕安然看向身后,李叔正提着行李朝这看,“行李放在院子里。”

    “拿过来吧,我们一起去机场。”

    坐上车后,慕安然感觉又回到了昨天的模式,霍彦朗冷静地坐在一侧,而她则缩到了角落去。

    薛北谦急着归队,所以又和袁桀混到了一块,陪着袁桀来送机。

    霍彦朗今天和慕安然先去b市,而袁桀明天回带一些安保人员过去b市。

    到达了机场,慕安然和霍彦朗亲自去办登机牌,两个人并肩站在一块,霍彦朗整整比慕安然高出许多。

    袁桀有条不紊地把行李带进机场,薛北谦看到柜台前两个人不禁感慨:“别说,这两人站一起还挺般配,慕小姐回趟学校,霍总也跟着回去,弄得像度蜜月一样。”

    袁桀担忧地看了薛北谦一眼:“这话可别让慕小姐听到,要不然别扭起来,北谦你就得回医院老实待着了。”

    薛北谦想起那阵子霍彦朗心情不好,天南地北忙工作的日子,心有余悸。

    薛北谦闭上了嘴,袁桀道:“人也送到了,你先在这里站着,我把行李带过去。”

    霍彦朗在休假,所以没有过多用公司里的秘书等人,袁桀这两年一直负责他的安保工作,薛北谦又是特别助理,于公于私这两人已经和他有了很深的感情。

    霍彦朗根本就没想带上他们,此时机场工作人员用甜美的声音道:“先生,请拿好您的登机牌,往右手走。”

    霍彦朗表情淡漠地牵起了慕安然的手,直接将她往安检口处带,安检完毕,袁桀和薛北谦在外头等着他们进去,直到他们消失不见。

    整个登机流程都是霍彦朗在办,慕安然一直被霍彦朗牵着手,软绵的小手和有些粗粝的大手缠在一起,显得甜蜜而温柔。

    “霍彦朗,我觉得我们这样……会不会太腻了?”

    霍彦朗挑了挑眉,手上拿着登机牌,俯视慕安然:“怎么了?”

    “没、没什么,总觉得不太真实。你这么粘我,非跟我一起回b市,你不怕袁桀和薛北谦他们俩笑话你么?”堂堂一个‘擎恒’集团的掌舵人,休个假也要陪女朋友一起回学校。

    霍彦朗紧抿的嘴角微微勾挑着,深邃的黑瞳带着笑意,就这么随意地停下来。

    霍彦朗这个男人永远这样,举手投足间都风度迷人,来来往往的人不少忽然放慢了脚步,偷偷往这边看。

    中国男人的长相,法国男人的气度,霍彦朗眉眼干净如画。慕安然看着就想把他拉走,是她错了,不应该问他这些的:“你,你就当我没问过!”

    “我不觉得陪你会被笑话。”霍彦朗声音压得低沉,声线带着些成熟男人的醇厚,“至于北谦和袁桀,他们俩的工资,是我开的。”

    慕安然极少见有人可以条理分明地无耻到这个地步。

    接下来走到登机口的一路,慕安然都是红着脸低头走的,而霍彦朗则一手拤在口袋里,慢悠悠地踱步跟在慕安然身后走。

    两个人走进了机场的vip休息室,慕安然和霍彦朗一路随行,两人亮丽的外表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