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我不逼你,我们去领证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衬上霍彦朗凌厉的眉眼,那个时候她就好想踮起脚尖好好吻他一遍。从上到下……一点儿也不放过。

    现在,霍彦朗竟然将她心里那一点冲动勾挑起来,把她原本想做的事情一件不漏地做了。

    慕安然被吻得那样难受,忍不住在车里哼吟了一声:“嗯唔……”

    这破碎的一声,简直是要了霍彦朗的命。

    慕安然被迫坐在霍彦朗的腿上,分明感觉到霍彦朗胯下的那一点东西,一点点变得坚挺,发硬……

    “我想要。”霍彦朗沉沉地说。

    慕安然羞红了脸,脖子上都已经落下了他种的吻痕。

    “不要……别……”慕安然害羞得稍稍推开他。虽然这是在车里,别人都看不见,而且他们也不是纯粹的大学生,研究生里不少人已经结婚生子了,可是……在校园里做这种事情,而且还是车震,也太疯狂了一点。

    霍彦朗幽沉的眼里染上了**,“可是我想要,怎么办。”

    干渴的声音,带着一点点强硬和询问,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慕安然脖子间,像是在诱她答应。

    慕安然撞见了霍彦朗这深邃的眼里,感觉自己的底线正在被他一点点击破。

    她今天穿的是裙子,露出两条白净笔直的腿,慕安然的腿实在是长得很漂亮,不似模特那般修长,但胜在小巧可爱,脚踝也很精致。

    霍彦朗喉结涌动,紧接着把慕安然往自己胸前一按,健硕的身体则往座椅一靠,手往身后一扯,从后座上扯了一条西装外套。外套直接盖在了慕安然的脑袋上,黑色的外套将整个人都隐蔽起来,把他整个人也一起遮住了。

    慕安然感觉到他不安分的大手,她想阻止却全身发软,被他吻得整个人都软绵绵的,心里也有那么一丝丝的渴望,脑子一片空白,于是舔着唇也不知该怎么拒绝,忘了……什么都忘了,一瞬间智商下线,等到再回过神的时候,只能任由霍彦朗为所欲为。

    他动得很小心,可正是因为这样,才会越发令人有种禁欲感。

    慕安然整个人都在发抖,因为害怕所以紧绷着身子,整个人都羞到天上去了,猛地贴到了霍彦朗的胸膛上,软绵绵的……浑身无力,两三下就被他顶弄得上了天堂。那种感觉,像是被抛到了高空上,倏然失重,浑身激灵。

    “霍彦朗,你,快停下。”慕安然有些崩溃。

    慕安然被衣服盖住,太黑了,看不见他的脸,只听到他沉沉的粗喘,紧接着几次快速地逗弄,他也闭着眼睛喘气。

    这个男人,就算这样也从容不迫,好看得不像话。

    慕安然咬着唇,更是羞得再也不敢乱看了。啊啊啊,她这是发了什么疯,竟然陪着霍彦朗胡闹,任由他胡作非为。

    慕安然彻底疯了,咬着唇,都快后悔死了……简直是,没脸见人!

    因为太羞愧了,所以事后看着霍彦朗的眼神都带着一点薄怒。

    霍彦朗倒好,看到她这个样子,紧致的喉结动了动,直接把仍然披在她身上的外套,盖到了她的头上,把她整张渲染着红晕的脸彻底掩盖起来。

    月色中,只有霍彦朗缓神的俊脸映照在月光下,车子里有点热,霍彦朗干脆伸手把空调开得大了些。

    屏幕光此时终于也跟着亮了起来……

    霍彦朗的脸在车里衬得有些清隽,终于没有往常那么冷意十足,多了几分温凉迷人。

    此时,不远处,一个人正把修长的手拤在口袋里,笔挺地站在路灯下,那人也穿着西装,有几分翩翩贵公子的儒雅,眉眼间又多了一点在社会上淬炼的凌厉,干净而专一,就这么冷冷地站着,站在外头看着车里的人。

    宋连霆竟然会出现在b大,并且站在女生宿舍楼前。

    这个地方他来过无数次了,两年间和慕安然一起吃饭,一起去图书馆,那时他就这么在底下笔直地站着,再看着慕安然无忧无虑地朝他一路小跑过来。而此时,他站在楼下,却看见价格高昂的商务车里,冷峻而一言不发的男人坐在车里,车子的液晶屏幕光亮洒落在男人英挺的眉眼上。

    车内灯光亮起的一瞬,宋连霆看不见慕安然,却把霍彦朗看得清清楚楚。

    似乎感知到车外男人的目光,霍彦朗的目光也对了过去,一瞬间,宋连霆和霍彦朗的视线交汇在一起,产生碰撞,宋连霆身体一震。

    霍彦朗则冷冷勾起了唇角,深沉的目光没有任何波澜,只是拥紧了身上的女人,把西装一扯,盖得更加严严实实。

    宋连霆没想到,霍彦朗腿上还坐着个人,看着身影那么娇弱,而且并不配合,他心里头一窒……猜到了是谁,却不愿意相信。

    大晚上的,关着灯在车里,停在黑暗的角落里,刚刚他们在做什么?

    宋连霆出了社会,也经历了一些事情,想法毕竟没之前那么简单,可纵然不想相信,他现在一动不动的步伐,僵在那里,也泄露了自己的心思。看着霍彦朗的目光,也变得火燎火燎的,带了一些伤到自尊的狠意。

    其实,他今天不应该出现在b大的,下午的时候接到了舍友栋栋的电话,说是然然的舍友孙萌萌正在和然然及她的男朋友吃饭。慕安然的男朋友是谁?除了霍彦朗,还有谁?他想也不想就买了最近一班飞机飞过来,下了飞机直接往这儿赶,来到了这里就撞见了这样一幕。

    很多事情他不愿意相信,可又总想着眼见为实,逼自己一把,但真到了这个时候,又觉得现实像是给自己打了一个沉痛的耳光,孤立无援。

    人最害怕什么?最怕的无非就是曾经彼此相爱的人都还好好活着,可终有一天彼此分开了,一个人离开了,可一个人还站在原地等待。

    有些人没经历过感情,怎么会懂得那种此生我爱的人却不再爱我的悲凉?

    宋连霆此时的心口闷闷的,拳头都攥到了一起。

    而车里的男人,眉目如星,勾挑着唇角看着他,是一种男人间沉默的对话。

    宋连霆感觉到霍彦朗眼里的平淡,就好像是不把他当回事似的,甚至认为他连对手都不算。

    车里。

    霍彦朗一直没再说话,慕安然被西装盖住,什么都看不见。

    霍彦朗不说话,她也乐得自在,自己在车里消消气,好不容易把那点儿对霍彦朗胡作非为的怨气消灭掉,顶着一张发红的脸从衣服里冒出来,就看到了霍彦朗一双亮着水意的眼睛,正勾扯的唇角对她笑。

    笑得这么温柔与宠溺,慕安然感觉自己像被猛地灌了一壶陈年佳酿,瞬间醉得不行。

    于是红着脸:“你干嘛这样看着我?”

    霍彦朗并不回答,只是在车里伸出手,揉了揉她的额头。

    “休息好了没有?”霍彦朗沉着声。

    慕安然突然脸红得不行,怒道:“你还说……”

    如果不是他……把她吻得意乱情迷,怎么会在车里就……

    慕安然低着头:“都是你害的,我这么久不上去,萌萌一定会以为……“以为她和霍彦朗在底下缠缠绵绵得难舍难分,不愿意上去了呢。

    想到两个人谈恋爱时的恩爱被别人看透,慕安然就羞得不行。

    霍彦朗倒是镇定:“我想她应该知道的。”

    慕安然被这句话一噎,什么叫做应该知道……完了完了,这回才真叫跳进黄河都洗不清。

    慕安然抿起了嘴:“我不管,霍彦朗,我要上去了……”

    说着,慕安然把西装一扯,扯下来还给他。

    霍彦朗深邃的眸眼一凝,落到了慕安然的肩上。刚刚他弄得太狠了,过程中按着她的肩,此时不小心将她肩上的衣服微微带下来了一点,露出半个香肩,加上她现在满是俏意、怒意的脸,看起来真是春光无限,看得是个男人都会心里一动。

    霍彦朗心里那么一点独占感作祟,勾了勾唇角笑了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抬手,当着慕安然的面再把屏幕摁掉了。

    慕安然不懂,这是怎么回事,一下子陷入了黑暗之中。

    “霍……唔!”还没来得及问,又被一双大手狠狠一扯,直接重新扯到了怀里,温热的吻又落了下来。

    慕安然现在的样子,霍彦朗一刻也不想放开。就想好好守着她。

    “安然,毕业了我们就结婚吧。”

    “嗯?”慕安然一懵。

    “这一次是认真的,我不逼你,我们去领证。”

    自愿地结为夫妻。

    慕安然猛地脸色烧红,这算是求婚么?之前……已经求婚过一次了。

    狭小的空间里,霍彦朗的鼻息那么重,慕安然仿佛被包裹在他的清香里,怔呆地不知道怎么回答。

    过了一会儿,微微低下头:“哦,好……”

    哦,好?这算是什么回答?

    霍彦朗倒不生气,只是挑起了嘴角,沉沉地笑着,“那我当你答应了。”

    慕安然不自在地别过脸:“嗯。”

    什么嘛……非要她点头。

    出声应允,这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极限了。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发红的脸蛋,不由得伸出手揉了揉,再沉声道:“这一次不可以再逃了。”

    “知道了……”慕安然把眼睛看向窗外。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