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三章 你这样我真看不下书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被这直白的理由逗笑了,就差隔空瞪着霍彦朗了。

    好久,慕安然才娇红了满脸,喃喃道:“我不要跟你瞎胡扯了,要是让萌萌听到了非笑话我不可。哪有人一连送礼物是送七个盆的,霍彦朗你也……你也开始不正经了。你好好开车吧,我不要跟你说了。”

    说完,慕安然不等霍彦朗那边再开口,直接把电话挂了。

    慕安然一把电话挂了,身后就窜出了一个人,孙萌萌笑得不行:“你家霍总又把你怎么了?要给你送礼物?送七个盆?”

    孙萌萌捉弄慕安然,“我走了之后,你们在楼下聊什么呢?聊了那么久,不会是……就聊七个盆吧?哈哈。”孙萌萌乐不可支地大笑起来。

    ……

    霍彦朗将近十一点才回到房子里。

    鞋一脱,把钥匙一丢,直接躺到了沙发上。这套房子定期有人来打扫,上一次过来住时遗留的东西,全都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桌上。

    一盒抽了一半的烟和打火机搁在上面,霍彦朗皱了皱眉头。

    自从和慕安然在一起后,这阵子没怎么再碰这玩意,此时心情有点烦闷,霍彦朗伸手就去拿烟。

    突然,一阵手机声响。

    霍彦朗伸手去接,手机那头传来戚风不正经的声音。

    “来b市了?”

    “怎么。”霍彦朗淡淡道。

    “我靠,怎么老子一打电话给你,你就这半死不活的声音。”

    “是快死了。”霍彦朗淡淡睨了一眼冷清的房间,手机放了扩音,扔到了桌上,沉沉一坐。

    “上一次的事情怎么样了?据说慕氏最近风头无二,搭上了a市的纪委,拿了你们a市的一个经济适用房项目,这个项目就在原来万家达的那个项目附近,剪彩轰轰烈烈。他好几次险些弄死你,你不打算计较了?”

    霍彦朗在电话这头,听着戚风的声音,坐直了身体。

    戚风不知是在哪里,应该是在宴会上,背景有轻音乐,还有女人娇声娇气的声音。戚风拿了一杯鸡尾酒,眯着狭长的凤眼,危险道:“听说之前的事情,他已经摆平了,连秘书都换了。如今慕氏的秘书是隋家那不争气的小伙子,之前没满十八岁就因为惹事进了少年托管所。隋家在a市的地位也不低,慕方良这老狐狸要把隋家小伙子带在身边培养,应该也是隋家人的意思。看来最近慕家和隋家走得挺近。”

    霍彦朗把玩着香烟,没有抽,淡淡道:“然后呢。”

    “然后你猜猜那只老狐狸想做什么?我可是在宴会上听说了,隋家那小子还有个哥哥,现在正打理着隋家的家业。隋家老头子会无缘无故地把自己的宝贝小儿子送到“慕氏”?要锻炼的话,放在自家的公司也就差不多了。估计是为了表达诚意,两家要多走动一下,顺便找机会也看看未来的嫂子吧?”

    “挂了。”

    戚风那边突然看着被挂掉的手机,扯开了嘴笑,“靠,挂老子电话。”

    “早知道就不特意来通风报信了。”

    ……

    慕安然早上起得特别早,拿着书从宿舍楼下来,准备去图书馆复习。

    虽然之前专业课分数蛮高的,但是教授们的心,谁都说不清楚,为了答辩没什么问题,她还是想好好努力一番。

    结果……

    下到宿舍楼,蓦地看到熟悉的车子停在宿舍楼下。

    霍彦朗穿着一身休闲装站在车子旁,慕安然直接吓了一跳。

    “霍……霍彦朗?”

    慕安然简直被惊喜到了,抱紧了怀里的书就往霍彦朗那边跑。

    “你怎么来了呢?”慕安然眼里又惊又喜。

    “来接你复习。”

    “啊?”慕安然记得,自己并没有说过要早起复习的。“那你……怎么起这么早,来这里也不告诉我。”

    霍彦朗身上似乎有一层湿意,像是来得太早,沾染了清晨的露水。

    慕安然看在眼里,正想说些什么,霍彦朗已经主动接过慕安然手里的书:“准备去哪里复习?”

    “图书馆……”

    “去不去我那里?”

    “啊?”

    “我那里比较安静,更适合看书复习。”

    霍彦朗一本正经。

    慕安然就这么被拐到了霍彦朗的车上,一直到自己按着导航,把车子开往霍彦朗在b市的家时,慕安然还缓不过神来。她明明是要去图书馆的,怎么就……被他拐到了自己的家里去了呢?

    脚踩到霍彦朗在b市家里的地毯上的时候,慕安然还觉得是在梦里。

    “霍彦朗,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起这么早?”慕安然抱着书。“感觉好奇怪啊,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霍彦朗顺手将她手里的书接过,沉沉地瞅着她。

    慕安然甜甜一笑:“怎么大清早就来学校找我了?霍彦朗,其实你不用这样……”不用那么陪着她,忙于工作的人突然这么闲,然后陪着她,这种感觉令人觉得好奇怪……

    “唔……”结果,慕安然话还没说完,猛地被霍彦朗一拽,书落到了地毯上。

    他深沉隐忍地看着她,然后温热的唇缠了上来,有点动情,声音有些暗哑。

    “想你了,所以想见你,一刻都不能等。”

    慕安然心里“咚”地一声,脸猛地一红。

    大清早的,就这么差点迷失在他不负责任的情话里。

    慕安然一直觉得不易动情的男人说起情话来,最让人难以自拔。现在的慕安然就感觉自己是这个样子的,一看到霍彦朗就觉得喉咙干渴,只想喝水,舔舔唇。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舔唇的样子,目光略深。

    慕安然则是被他亲了一口,结束后赶紧匆匆别开头。

    慕安然不敢看着霍彦朗:“你别打扰我,我要好好看书了……”

    说完,她自个抱着书跑到了一边去。

    霍彦朗在b市的房子比起在a市的那套来说,不算大,一套三居室的面积也就一百多平,但麻雀虽小却胜在五脏俱全。这套房子里有一间书房,装修成韩式榻榻米风格,还有一扇落地窗,白色的纱帘隐约透着光线,可以看到b市的街景。

    底下车水马龙,慕安然则贪图这样令人舒服的时光,一手支着下巴,一边心不在焉地看书。

    临近毕业答辩,论文是早先之前就做好了的,除了一些资料已经整理好了,需要再查阅比对一遍,其它的就是需要她把自己论文的论据和论点背书,预测一下教授们可能会问的问题,提前想好对策。

    慕安然的成绩在班里算是还不错,但最近一阵子她都没有怎么认真看书,于是其实没有多大信心。

    慕安然百无聊赖地翻着书,慢慢地进入了状态。

    霍彦朗从客厅走进书房,突然静悄悄地倚着门框看着慕安然复习的样子,她坐在窗边,一手支着下巴,一手翻着书页,认真看书的样子格外动人。时不时皱着眉头,另一只手则放下来,翻一翻边上的字典,又突然豁然开朗起来。

    霍彦朗突然往房间里走:“有没有什么不懂的?”

    男人蓦地出声,吓了慕安然好大一跳,愣是猛地抽了一口气:“霍彦朗,你……”吓坏她了。

    慕安然捂着心口,霍彦朗坐了下来。

    一个榻榻米,两个人靠得很近,外头的阳光正好,光线则恰好落在两个人的脸上。

    慕安然突然脸色一红,不自觉地就想起了刚才在客厅里的那一个吻。

    “没有,没有什么不懂的……”

    霍彦朗凝着她,看着她逃避的神情,勾了勾嘴角,也没戳破,只是越过她去看桌上的书。

    桌上放着一本经济学理论,说难也不难的知识点。

    “机会成本是经济学中最重要的一个概念。”

    “嗯……”

    “这个概念的主要观点是什么?”

    慕安然稍稍有些躲着他,霍彦朗则突然把手放到了她的腿上。

    慕安然不由得红着脸:“这个概念的主要是指为了得到某种东西而所要放弃另一些东西的最大价值……也可以理解为在面临着多个方案,必须做一个决定选择其中一个时,势必要放弃一些东西,而那些所付出的代价就是机会成本。”

    “嗯。”霍彦朗淡淡应了一声。

    有些决定,做了就要付出代价的,人生的决定其实和经济学里的机会成本差不多。

    霍彦朗看着慕安然,就好像看不够似的。

    这么浓烈的目光,看得慕安然又紧张起来,小心肝儿乱跳。

    “我脸上有东西吗?”慕安然心虚。

    还是……他又想起了昨晚连霆说的那些话,还有那七个盆。这是心里还有事,所以要盯着她看?

    慕安然不自在:“你老看着我做什么,你这样我真看不下书了。”

    话没说完,便撞入了霍彦朗愈加浓烈的深眸里头,他大手一扯,把书一推,将她整个人扯入了怀里。

    慕安然没回过神来时,一个热烫的唇又覆了上来。这一次吻得比刚刚那一次更加浓烈,强势而霸道的吻直接让慕安然喘不过气来,等她反应过来时,整个人已经平躺在榻榻米上,而霍彦朗的腿已经跻了进来,将她的双腿分开,姿势暧昧而令人欲罢不能。

    慕安然双眼湿漉漉的,仿佛盛着一团雾气,就这么春水盈盈地看着霍彦朗。

    “霍彦朗……”她喊。

    这么软绵绵一句,就像是摧毁霍彦朗所有理智与自持的最后一根稻草。

    ps:今天有亲给小安然和霍彦朗投了月票咯,特别谢谢亲!!祝大家中秋节假日过得愉快哟~~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