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比起怕,我更想和你在一起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大手扶上她的大腿,有些粗粝的指节摩挲过她细嫩的肌肤,惹得慕安然浑身打着激灵,惊怕地朝后微躲,吓得紧贴墙,结果又被男人强势地带回来。

    “不,不要……”慕安然喊。

    语气里多了几分紧张,昨晚两个人才在车上做过的……后来遇到宋连霆,她已经很不好意思了。整个人还没缓过来,现在好不容易看个书,还要被他压在身下。

    慕安然呼吸急促,一整张小脸憋得通红。

    殊不知,这个样子,让霍彦朗更不舍得放开她。

    “你放开我,我还要看书的。”

    “一会再看。”霍彦朗沉声。

    慕安然紧张:“不要!”

    可这时,说这些都迟了,霍彦朗不再留给她反抗的机会,温热的唇衔着她,湿热的舌头缠了进来。慕安然口齿间全是他的清香味,干干净净,没有香烟的气息,就像是窗外的阳光,令人微醺欲醉。

    慕安然被他吻得连呼吸都变得急促加快。

    一双手紧紧抓住他的衣服,霍彦朗把她放开,然后当着她的面解开了衬衫的扣子。

    紧致的胸膛露出来,看得慕安然面红耳赤。

    脸微微一斜,结果又被男人欺了下来。

    “霍彦朗,我真不要。”她一脸认真,迷乱说道,“我要生气了……霍彦朗,唔!”

    霍彦朗又把她的嘴堵住了,所有抗议的声音都猛地消失,脑子里也一片空白。

    现在哪还有什么心思看书,只能被霍彦朗狠狠摁在身下,他单手也很灵活地逗弄她,直接扯下了她的裙子。接下来的事情,慕安然全都不知道了。

    原本满脑子经济学,现在只有男人低沉的声音。

    “认真做。”

    “唔……”她明明是要来看书的。

    为什么……会突然变成清晨运动。

    霍彦朗今天似乎有些不一样,可慕安然又说不出到底是哪儿不一样。只是觉得,今早的他比昨晚的他更不克制,似乎要在这里就要将她吞食干净。

    慕安然咬着牙齿,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

    可她这隐忍的样子落入他的眼底,又眸色暗了几分,狠狠地加了力道,贪恋地要着她。直至慕安然终于忍不住了,发出了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

    一室的春光旖旎,微风从窗外吹进来,白色的纱帘飞扬起来,有的时候遮住了慕安然的眼睛,慕安然难受得都要哭出声来,却只能有一声没一声地抽噎着,透过纱帘看霍彦朗的表情。

    在做这种亲密的事情时,霍彦朗的眼里全是她,可除了这些,慕安然却还看出了一点敛于深处的暗色。

    “你不高兴么?”慕安然快要承受不住了,求饶中哽咽出声。

    霍彦朗声线低沉:“没有。”

    “那你这是……要干嘛呀!”

    他明明就是故意的……大清早披着露水站在宿舍楼下等她,把她拐到了这里来,一进门还没缓过劲来,就狠狠地把她捞进怀中亲吻了。他说,他想她了……现在倒好,书还没看进去两行,被他逼着做少儿不宜的事情。

    “你是因为连霆的事情不高兴?”

    “不是。”

    “那……到底是怎么了。”

    霍彦朗突然伸出手,按住慕安然的肩,逼着她看着他。

    霍彦朗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只是道:“认真点。”

    慕安然被他撞得七上八下,整个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来,霍彦朗极少这么不顾她的感受,而是疯狂地要着她了。

    慕安然红着一张脸,声音也变得温软细细的,像是在啜泣:“霍彦朗,你欺负我。”

    这可怜兮兮的控诉,终于让霍彦朗放慢了速度,看着她的眼神也温和了许多。

    情动之时,霍彦朗低沉磁性的声音都染上了一点沉哑,“如果有一天,你发现我又做了让你失望的事情,你会不会恨我。”

    “什么?”一波难以承忍的感觉袭来,慕安然整个人晕晕沉沉,脑子里一片空白,恰好把他这句话给漏听了,迷迷糊糊,听得并不是很清晰。

    “不要失望。”霍彦朗哑着声。

    “霍彦朗,你在说什么不要失望……”他会让她失望吗?

    如今两个人都走到这一步了,不会再轻易分开了。她知道自己想要什么,昨天两个人还好好的,一起请孙萌萌吃了个饭。虽然遇到了一些事情,然而那些事……已经早就被昨晚车里两人的亲密接触而释然了。慕安然心里早已经信任霍彦朗,依赖霍彦朗。

    哪怕是有女人赖着他,她也相信他,不需要解释,也不用胡乱猜想。

    可现在……霍彦朗说这些是什么意思?

    慕安然打了一个激灵,结果被霍彦朗整个抱起,换了个姿势。

    两个人贴得很近,慕安然认真地看着他。

    霍彦朗扯着唇:“不管怎么样,只能有我。”

    “唔……”

    霍彦朗沉沉道:“只能是我。”

    ……

    不管慕方良到底想做什么,和隋家合作也好,有其它别的打算也罢,他可以暂时无视,但唯独只有慕安然,谁都别想染指。她是他的原则,是唯一,是绝不能触碰的底线。

    结束之前,霍彦朗突然低下头,在慕安然耳边喃喃出声:“早点去领证,嗯?”

    “唔……”她浑身无力,软软的,“不要……”

    “为什么不要?”

    “之前不是说好了?”霍彦朗沉声。

    慕安然目光闪躲,眼神里多了几分羞意:“是说好了,但不是说这次不逼我,要让我自愿么?我想……晚一点,好不好?”

    “晚到什么时候?”

    慕安然低着头:“答辩后……”

    霍彦朗忽然勾起了唇角笑,俯下身亲吻了一下慕安然的额头。

    唇瓣的温度暖暖的,听到了她的回答以后,整个人都笑了,阴郁一扫而光。

    “还以为你会说等到下辈子。”霍彦朗沉声,“安然,你会让我等到下辈子,才娶你吗。”

    慕安然不由得撇开了眼,心想道……她哪有这么差劲啊。吊着他胃口吗?

    慕安然的心思都写在脸上了,脸上有着点点抱怨和羞愧。

    以前的她到底是多让他没信心,才会觉得每次结婚她都会躲避。

    “霍彦朗,我既然已经答应你了,就不会再逃了。”再说了,现在情投意合,她干嘛要逃啊?

    合着霍彦朗大清早把她拐来这里做运动,是因为患得患失?

    昨儿那段“七个盆”的对话,慕安然还记在心里。难道是这么多事情加起来,让他对她或是对他们没信心了?所以才会什么也不说,狠狠地要她。

    霍彦朗深沉隐忍,有什么都藏在心里,深不可测。唯独爱她这件事情,他从未遮遮掩掩。想要就是想要,强势得不容置喙。

    “我们会结婚的,等我把学业上的事情完成,拿到了硕士学位,就去领证好不好?”

    慕安然的目光水水的,一如刚才他动情的一刹那,心里一直紧绷着的某根弦断掉,所有的冷静与自持都顿然消失得无影无踪,霍彦朗眼里只有慕安然。

    他勾起唇:“嗯。”

    “那你这是答应了?”

    “等你毕业答辩过关,就去领证。”

    慕安然抬起头,认真地看着他,水盈盈的眼里写着从未有过的坚定:“好。”

    不再逃避,不再躲避,虽然害羞,但是回答得干脆又认真。

    慕安然这个样子,惹得霍彦朗暗沉的眼里都添了笑意,他问道:“户口本呢?”

    “户口本……在我这里呢。”慕安然说得犹犹豫豫。

    因为念书的缘故,当时为了方便,她便将户口从a市迁到了b市学校里来。之前也有一起念研究生的同学在学业结束前结婚了,当时就是在学校里开了一张集体户口的单子,然后拿着那张单子去结婚了,她也可以这样……

    霍彦朗伸出手,把慕安然揽进了怀里,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沉稳,“不怕被家里人知道?”

    她可知道,她这话的意思是要偷偷与他去领证?

    霍彦朗这话一出,慕安然果然纠结得眉头都皱起来了,“怕……”当然会怕。

    从小到大,她都没做过什么忤逆家里的事,遇上他之后,不愿意订婚是一件,而后来……非要和他在一起,又是另一件。慕安然觉得自己自从遇上霍彦朗了以后,自己都变得不像是自己了。

    她认真道:“但是比起怕,我更想和你在一起。”

    可以么……她这样做,能不能给他幸福?

    她……其实也好想给他幸福。

    就像霍彦朗这样保护着她,照顾着她,不离不弃。哪怕是遇上了再多的事情,再大的困难,也一直没有放弃过她。

    喜欢她,就真的傻傻地等了她好多年。这世间能有多少段感情是可以坚持十年呢?而且她误会他,那么痛恨他的时候,他竟然选择什么也不说,就这么缠着她,越痛越纠缠。其实明明可以告诉她真相,让她谅解的啊。

    宁愿背后里保护她,也不愿意说出来,宁愿让她恨着他,也不愿意说出实情让她谅解。

    一直到她真的喜欢上他,出事了,经历了生死之后才重新在一起。

    这种感觉,和平常的恋爱不同,慕安然总觉得这一生,不会再有什么事情能让她放弃霍彦朗了。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