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五章 遇上你以后,我变得不像自己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我想好了,我们结婚。霍彦朗,我不会再放弃你了。比起家里的不同意,我更想珍惜你。”慕安然低着头,轻声细语的样子有着说不出的坚定。

    “你问我但不担心家里人知道,我当然担心。这一辈子,我活到现在,还没做过这么叛逆的事情。好像自从遇上你以后,我都快变得不像我自己了。”慕安然认真地说。

    “但是如果你问我,会不会因为怕然后就不愿意嫁你了,我会回答你,怕,却还是要嫁。霍彦朗,一辈子那么长,你也觉得我们不应该蹉跎时间吧?如果真的喜欢……唔,那就在一起好了。”结婚对于两个人来说,也只是一种仪式。

    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霍彦朗这几天这么想要结婚。

    但是转念想想,似乎从一开始,他们就往婚姻这条路上走。

    好几次说要去领证,结果都没有领成功。不是她逃,就是她不愿意。

    “这辈子这么长,我们知道要珍惜时光,而家里的人……应该也总会想开的吧?”时间能带走一切,总有一天慕方良不会再针对霍彦朗。而慕岚的性子,如果有一天能遇到比霍彦朗更好的男人,那么一切都不是事了。

    慕安然抬着头,认真地看着霍彦朗:“目前虽然有很多困难,但总能解决的。只要我们一起努力,对不对?”

    她似乎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才把心里的话说出来:“我觉得……和你在一起以后,我也不想再和别的男人在一起了。既然迟早都是你,那么早一点或者晚一点,又有什么关系?”

    霍彦朗凝视着慕安然,一番情事过后,她的衣服还没有穿好。**后小脸陀红,就像一颗晶莹剔透的果冻里,透出了两抹樱红色的红晕,看起来这么娇俏可人,讨人喜欢。

    认真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好多年前,认真地围着他转的模样。

    问他饿不饿,渴不渴,身上的伤口痛不痛……时光总是惊人的相似,还好他找到了她,并且将她牢牢拥在了怀里。

    霍彦朗把慕安然一扯,嘴角紧紧勾抿着,用力拥住她,又低下头在她额头上亲吻了一口。

    慕安然觉得额头暖暖的,整个人也有点晕乎乎的,“霍彦朗,我觉得这样的时光真好。”

    他不是个喜欢感慨的人,这会儿只是细细吻着她的额头,薄唇摩挲过她细嫩的皮肤,感受着她的清香和温度,一点儿也不打算把她放开。

    霍彦朗淡淡道:“我也觉得这样很好。”

    说着,又要重新把慕安然压下来。

    男人对女人表达喜爱的方式无非就是这种,寡言少语下不断地要她,狠狠的要她。慕安然觉得自己这两天都快要被霍彦朗逼疯了,她才好不容易缓过劲来,霍彦朗又把她压在了身下。略微粗粝的大手仿佛是有魔力一般,每触碰过的地方让她感觉起来都像是烧起了火。

    慕安然身上一片片红点,就连眼睛都写了一点迷乱的**。

    这一次,她突然咬了咬唇,羞涩的眼睛一亮,坐起来反抱住他。

    趁着霍彦朗的手不太好用,猛地借力将他一推,把霍彦朗狠狠压下。

    看到她反客为主,霍彦朗幽沉的眼眸里眼神一深,视线透着光亮,幽幽地看着她。

    慕安然不安地舔了舔唇,然后在他的注目下,竟然低下头亲吻了一下他胸前的小红点。温热的舌头,湿湿的,绕着他的小敏感舔了一圈。

    霍彦朗意外地抽了一声冷气,瞬间就起了反应。

    慕安然看着那一处令人羞怯的地方,咬了咬唇,温软的小手握了上去。太大了,她抓不住,可这会儿脑子一热,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乖乖地吻了上去。只是蜻蜓点水地亲了一小口,猛地就差些让霍彦朗绷不住了。

    不能再让她为所欲为了,霍彦朗整个人猛地用力,将她狠狠一按。

    慕安然原本要撤离的嘴又被他按得轻了下去,忽地重重咳嗽了一下,然后发出呜咽撩人的声音。

    “霍彦朗,你别。”

    她哭着求饶,“你太过分了,你别……别这样,放开我,呜……”

    低低的声音,就像是小鹿的啜泣声。

    霍彦朗一直都不想抓她做这样的事情,可她太调皮了,他忍不住了。

    素来冷静自持的他,就这么逼迫了她一回。

    他哑着声:“好好亲它,它喜欢你。”

    很多年前,就这么喜欢着。

    霍彦朗眯着眼睛,看着窗外的阳光,这几天确实有点忙里偷闲的味道,暴风雨前的宁静。北谦留在a市处理一些事情,眼看着风波再起。这阵子,马上就要开始不太平了。

    他的雷霆手段,从来就不太等闲,哪怕是杀人也从不见血,所以圈里才会流传他冷漠儒雅,矜贵和温和有礼。他身上没有一点点污点,可只要稍稍动脑子一想,能够坐到他如今这个地位上的人,手上哪能不沾染一点腥风血雨?

    霍彦朗皱着眉头,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还是被慕安然弄得太不舒服。

    她一直在挣扎,因为吻得太深了,整个含起来,没一会儿就因为呼吸不顺畅而咳嗽不断。

    慕安然抬起了头,表情可怜兮兮的。

    这个样子,看起来十足招人心疼。

    霍彦朗咽了咽动喉结,不再折腾她,把手一松。慕安然的脑袋解了禁锢,马上喘了一口气,抬起头来。可刚离开,又觉得空虚难耐。

    她其实也着迷于霍彦朗的动情,原来他情不自禁的时候,是这个样子的。

    “刚刚……舒服吗?”

    他沉声:“舒服。”

    慕安然水眸里亮晶晶的,一片都是水意。一眸子水汪汪地望着他,不知道接下来该做什么好。

    看出她的迷茫,霍彦朗动了动喉结,沉哑出声:“坐上来。”

    慕安然咬着唇,又是好一番自我说服,这才咬了咬牙,横了一条心豁出去了自己坐了上去。

    “自己动。”

    慕安然被他简单的三言两语撩拨得没脸见人,这会儿红着脸,把一直以来不敢做的事情又全做了一遍。小手握着他的温暖,慢慢的坐了上去。她皱着眉头,难受的样子看起来那么惹人怜爱。

    突然,某一瞬间的贯穿让她忍不住狠狠地喘了一口气。那一瞬间的猛撞让她眼睛里都沁出了泪。

    “霍彦朗,你混蛋!”慕安然忍不住骂。

    “我不要做了,我要去看书了,你快放开我。”

    霍彦朗大手扶上了她的腰,微微用力一提,然后又将她重重按下,逼着她按这个节奏来。重复了十几下,慕安然哭得泪汪汪,脑子一片空白。

    她喊道:“停下,快停下,霍彦朗你快把我放开!我不要了,我要去看书!!”

    他沉声:“我做,你看。”

    什么啊……现在明明是她在动,慕安然难受得有苦说不出。她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双手也乱抓一通。

    从来不知道在上面是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在一片广袤无垠的大海里,飘得找不到着力点,她慌乱地想抓住点什么东西,结果抓不到,就只能一颗心七上八下,跟玩蹦极似的,一瞬间的失重感让她脑子里一片空白。

    突然,霍彦朗放开了停在她腰间的手,慢条斯理地从桌上抓了一本书下来。

    慕安然软弱无力地看了一眼,是她刚才看的书。

    《经济学》几个大字印在课本上,霍彦朗一心二用,把课本翻开:“念一下这段话。”

    “经济学的核心是经济规律。在对称经济学看来,资源的优化配置与优化再生只是……啊。”一声冷抽,慕安然念得断断续续。

    “我不要看书了……”

    霍彦朗勾着唇角,实在想笑。逼着她看:“好好复习。”

    毕竟,起这么早就是要复习的。

    慕安然脸上表情有一点幽怨,羞得小脸通红:“我不复习了。”她不复习了还不行吗,现在只想着快点结束,她要回宿舍了,宁愿和孙萌萌一起看书做题,也不要为了贪图所谓的“安静”而在霍彦朗这里看书了。

    她不是看书,而是在饕餮一顿男色大餐,可她明明又不好色……

    “不行。”霍彦朗突然沉声。

    搞什么……不看书也不行。慕安然被玩得欲哭无泪。

    霍彦朗声音突然变得温柔低沉:“你要好好看书,复习好了早点过毕业答辩,拿了毕业证的那一天,我们去领证。”

    慕安然抿着唇,脸上的表情有一点点不开心,可听到霍彦朗这么说,又生不起气了。太多次了,实在是没有力气了,最后她瘫软沉一团棉花的样子,柔软无力地伏了下来。

    最后,睡着了。

    慕安然睡着了以后,霍彦朗终于放过了她。他修长的手一伸,替她把书合上,温柔地动了动慕安然黏在耳际的头发,疼惜地亲了她一口。

    霍彦朗也没有比慕安然大多少,可在他眼里,她一直都是十年前的小女孩,他只想好好疼着她。

    “慕安然。”霍彦朗声音低沉。

    突然,霍彦朗看向窗外,视线有点郁沉,而这一切,慕安然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