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这孩子,是不是被人利用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夜电”里,今晚不知是来了一位什么样的人物,戒备竟如此森严。

    表面上看,“夜电”依然是一家高档娱乐场所,舞池里有不少浓妆艳抹的美女在跳舞,而稍有身份的贵客都上了“夜电”的高层,可再仔细一看,往常稀稀冷冷的角落里,还有舞池中央都散落着不少看似无所事事的人。

    无一例外,这些人都没有跳舞狂欢的意思,只是详装随意地四处打量,眼带戒备。

    “夜电”的经理人也一身的软骨头,此时态度恭敬的很。

    袁桀将霍彦朗送到“夜电”,霍彦朗一走进“夜电”时自带气场,经理人好不容易将一尊大佛送上去,此时又看见一尊大佛,好不容易缓一缓的小心肝,这又紧绷了起来。

    “霍总,您什么时候到的?大驾光临,我们有失远迎,真是太失礼了!”

    霍彦朗摆了摆手,没有什么太多心情应对这些阿谀奉承,此时只是看了经理人一眼:“戚风他们都来了?”

    经理眯着眼笑:“来了来了,都在上面了。”一边迎着霍彦朗上楼,一边似有意无意地打探:“今儿是来了什么人物,怎么比往常还严格?”

    以前戚风、霍彦朗、司启明这几个人在b市小聚的时候,因为戚风的口味独特,大家都爱选这里。来的人身份都非富即贵,自然而然要多带几个人,带的人多了,这“夜电”的戒备自然重了起来。

    但今天好像不一样,来的人带的警卫好像更多。

    霍彦朗一边上楼梯,一边淡淡睨了经理一眼。

    经理自知说错话,问得太多,于是只能打哈哈干笑几声,赶紧把这个话题带过去:“霍总,话说回来,你们这群大人物每次在我们这儿小聚,都是我们的光荣,您们先玩,戚总他们就在这间包厢里,如果一会有什么事,您及时跟我们说,我们必当竭诚为你们提供最好的服务。”

    “嗯。”霍彦朗冷淡地应。

    经理看着霍彦朗,被他脸上淡漠的表情吓了一跳。

    不过想想,霍彦朗那是什么人物,能应他一句话,已经是给足了他面子。经理这样想着,也心里豁然开朗,赶紧儿地退下去了。

    走到包厢门外头,霍彦朗抬手,修长的手放在了门把手上,搁了一会才重重地扭动门把手,往里一推。

    “唷,来啦。”最先出声的依然是戚风。

    同时,司启明也抬头,看着霍彦朗。

    两个人的目光都落在霍彦朗的手上,看他穿着一身妥帖的西装,没有什么异样。就连前阵子额头上的一点花痕也全都愈合了。

    此时,小小的包厢内还坐着一个人。不是主位,却是坐在司启明和戚风中间。

    今天宋逸松没来,虽然人不齐全,但包厢内的气氛却是因为那一个男人而热闹了起来。

    男人手中拿着一杯伏特加,穿着一套英伦风范的范思哲西装,看起来高贵而淡雅。

    男人看到霍彦朗进来了,意外地放下了伏特加,什么也没说便站起身来,深深地抱住了霍彦朗,男人间的信任大抵如此,互相拍了拍彼此的背。

    霍彦朗刚才车上的阴霾终于消失,素来淡漠的唇角勾出了一个温和的笑:“从阿联酋出公差回来了?好像黑了不少。”

    男人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幽亮而深邃的眼里添了一点笑意:“黑了也好,有男人味一点,不至于被司启明比下去。”

    司启明在一边喝酒,顿时停下了动作,态度恭敬而严肃:“关我什么事。”

    戚风终于忍不住道:“都三年没见了,一开场就这个话题,别人不知道还以为你们仨是基佬,是男人就玩点男人的游戏,喝酒喝酒。”

    戚风见了萧赫连那一身坏毛病就都收敛起来了,诺大的包厢里没喊女人,倒是摆了不少酒。

    萧赫连也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看了看戚风。

    这一帮人,司启明是军区少将,戚风是戚家如今掌大权的人,霍彦朗旗下掌管着如今国内数一数二的跨国大公司,背后有霍家,可谓是矜贵非凡。而萧赫连,亦商亦政,更是不落俗套。

    萧家是国内大户,萧赫连的父亲是开国将军,级别在司启明之上。那是霍家老爷子也要给几分薄面的大人物,也难免萧赫连所到之地戒备森严。

    “准备什么时候进入官场,接老爷子的职?”杯酒觥筹中,霍彦朗眯着眼淡淡抿了一口伏特加,似随意地问道。

    萧赫连声线低沉,也故作轻松:“过两年吧。目前老爷子势力还算稳固,他的意思是让我先在国外锻炼几年。”

    萧赫连摇了摇杯中的酒:“国外虽然苦,但赚的确实不少,也可以打点不少国际上的关系。”认识多少政要,在国际上有多少影响力,这都会直接影响到日后在政局的实力。

    萧赫连眯了眯眼睛,表情动作都像极了一直修身养性的豹子。

    不是没有攻击性,只是暂时蛰伏。

    奇怪的是,霍彦朗坐在他身边,淡漠的气势,竟然没有被他的气场压制住,反倒越演越烈,更是魅惑撩人得可怕。

    戚风在一旁拉着司启明喝酒,忍不住道:“你看这两妖孽。”

    “幸好霍彦朗已经名花有主,要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这俩人待在一起,还有我混口饭吃的地方吗?”说着,勾起了邪肆的嘴角,风骚地摆弄了自己额前的碎发。

    司启明抿了一口酒,一身的铁血气息,他默默换了个位置,不和戚风这个傻逼为伍。

    “老司,你走什么走!”剩下戚风在原地不甘叫唤。

    酒过三巡,几个矜贵的男人都眼里添了几分酒意。

    萧赫连朝霍彦朗问道:“家里的事处理得怎么样了,确定不需要我帮忙?”

    “不用。”淡漠的语气,不容置喙。

    萧赫连也没再说什么,只是晃了晃杯子里的酒:“这种事情,也确实亲自处理会好一点。你来之前我听戚风说了一些,你要去慕家的那个小姑娘?”

    萧赫连的声音放沉了一些:“我私以为,但凡脑子发育正常的小姑娘,都不会接受自己的丈夫伤害自己的父亲。但是,慕家和霍家之间的纠葛,已经存在十年了,你现在需要委曲求全寄人篱下,又都是拜慕家那个老头子所赐,放过又谈何容易。”

    霍彦朗冷静地听着,抬起了自己的手腕慢慢看着。幽深的眼底暗光流转,仿佛藏着千言万语,静默无言。

    轻轻勾起的嘴角,也有些冷嘲。

    “现在不是我不放过他,而是他不放过我。”

    慕方良暂时还不知道他名字上的霍姓,不是军政世家的霍,而是当年霍氏集团的霍。

    霍老爷子只是他这些年搭上的一个远亲,帮助他隐姓埋名,支持他“擎恒”的发展,无怨无悔地做擎恒集团的靠山,也只是因为他和霍擎风有合作。

    这十年他都和霍家关系处的不错,所以自然而然也被认为是霍家的一份子,是霍老爷子的干孙子,但他霍彦朗到底是个外人。

    如果他霍彦朗的真实背景被慕方良查了出来,只怕狗急了跳墙,知道他一开始就是冲着慕家而来,为了自保难免会做出一些比目前更过激的事情。

    到那个时候,慕安然该如何自处?

    萧赫连看着霍彦朗深沉的样子,见怪不怪,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举起了酒杯:“难得一见,不说这些琐事。这阵子回来我会待几个月,有需要走程序的时候,告诉我。”

    “自然。”霍彦朗风度撩人,干脆利落地扯了扯唇。

    b市歌舞升平,a市愁云惨淡。

    慕家,慕方良坐在客厅里黑着一张脸,狠狠地将一个文件袋甩在了桌面上。

    柳眉面色不好地走上前,拿起了文件袋,善解人意地问道:“这是怎么了?又遇到了生意上不开心的事了?”

    慕方良口气极差:“你自己打开看看!”

    柳眉悬着心打开,一看到里面的法院传票,脸也黑了。

    慕方良道:“一个读高中的小屁孩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量,竟敢和我作对。不仅把慕氏告上了法院,还把我一起告了。”作为企业法人的他,自然是要一起承担责任的。

    “那,律师呢?”柳眉担心地问。

    慕方良做生意那么多年,什么风浪没有见过,想告慕氏的人不是没有,但都叫人给摆平了。唯独这一次,姓章的一股脑跑去慕氏大楼跳楼就算了,这个估计刚满十八岁,毛都没长齐的小高中生竟然敢告他。

    慕方良狠狠地说:“真是不自量力!”

    柳眉低头看着手里的传票,眼里有淡淡的担忧。

    她犹豫道:“我总觉得这件事情不简单,老慕你想想,他一个高三的男孩,上面只有一个奶奶,怎么会有想告你的想法呢?什么都不懂的男孩子,就算有想法也不可能有这样大的胆量,去实施这件事。最多,也就是吃吃闷亏,再想别的法子。”

    “这个男孩子要告我们,去哪筹那么多钱交诉讼费?还要找律师,这都是一笔不菲的数目。你说这孩子,是不是被什么人利用了,冲着我们慕家来的?”

    ps:大家多多投推荐票月票喔~~~喜欢的话多留言呢,谢谢~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