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章 可不可以带我去见霍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就这么心情复杂地过了一个早上。虽然有霍彦朗陪着,但生平头一次在图书馆看不进书。

    中午十一点的时候,慕安然压低了声音开口:“我看不下去了,霍彦朗,我们走吧。”

    霍彦朗抬头看着慕安然,看她心不在焉的样子,幽深的眼睛眯了一下:“嗯。”

    唇间携着一些温凉:“看不下去就不看了,先回去休息吧。刚才听说,你没吃早餐?”

    “嗯。”怕他责骂,慕安然低下了头。

    不知是不是刚经历过那样一件事,她现在心情虽然慢慢恢复了,却还是有点不太高兴,做什么都兴致缺缺,就连回答的声音都有些疲软。霍彦朗干脆牵起了她的手,在她手心发软的地方捏了捏。

    声线低沉却温柔:“那就先去吃点东西,吃完以后你再休息,到时候看看是要去宿舍,还是去我那里。”

    去我那里……这四个字宛如低音弹在慕安然耳边炸开。

    有些暧昧却又给了她一些家的感觉。

    慕安然脸上悄然难见地掠上了一抹红晕。在这样心情低落的时候,还有这样自然而然的暖意袭入她的心间,竟莫名让她觉得……好像也没那么伤感了。

    慕安然轻轻笑了笑:“再说吧?”

    说着,其实难过的心情已经好了七八分,深呼吸,人总是要朝前看啊。今天的事情,也只是个意外……她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还是要好好生活的。

    慕安然抿着唇轻轻地笑,然后小心翼翼地起身,开始着手收东西。

    因为图书馆安静,所以来的时候轻悄悄,走得时候也要轻悄悄。从图书馆出来后,慕安然背着小包这才缓了一口气。

    终于敢用正常音量出声,朝霍彦朗问道:“肚子好像还真是有点饿了,我们去吃什么?”

    “你想吃什么?”

    慕安然皱着眉头,她最怕被问这个了。

    霍彦朗垂头睨了她一眼,他很高,足足高了慕安然一个头,从上往下看只能看到她一张莹白剔透的小脸,他心中一软,低沉出声:“带你去吃些好吃的。”

    所谓的好吃的就是b市当地的一条美食街。美食街上有不少摊贩,这些路边摊和霍彦朗看起来格格不入。但他此时却是真的把她往这边带了。

    “这里的小吃都是当地的正宗民俗小吃,有些是十年以上的老手艺店了。你看看有没有什么想尝的。”

    慕安然眼睛都看花了,被这些热闹而又深入生活的小细节吸引过去,有人在捏面,有人在画糖人,有铁板豆腐,还有烤蹄子,香气四溢,诱人得很。有些老手艺人看到慕安然和霍彦朗过来,还柔声热情叫卖。

    慕安然的心情终于好了一点点,对着霍彦朗笑:“我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

    慕安然朝前走去,霍彦朗颀长的身影一动未动,纵然穿着休闲服的他,也隐隐暗藏着咄咄逼人的气势,一身的矜贵薄凉,这会儿也唯有看着慕安然的视线是柔和的。

    后来,慕安然找了一家老馄饨店,做馄饨生意的是位老人,白发苍苍却很认真。包出来的馄饨也很香,慕安然一句话也不说,眯着眼睛吃了两碗,心满意足。

    过程中,霍彦朗的手机响了一下。

    “你手机响了。”慕安然吃得正欢,小脸儿都要埋到碗里了,抬起头来说话的声音也口齿不清。

    可这样子,在霍彦朗眼中看起来就是那么可爱。

    似乎用这个词形容她不太对,但是自从两个人和好之后,两人间的相处就轻松了许多。慕安然也不再那么戒备霍彦朗了,更多是一种依赖和喜欢。所以,总会不自然地随时随地泄露出一些小女孩儿的心态。

    霍彦朗看了一眼手机:“嗯。”

    是袁桀打来的电话。

    这种时候他并不想处理公事,尤其是今早过问的薛北谦的那件事。霍彦朗将手机拿在手里却迟迟未接。

    慕安然刚咬下一口馄饨,满口香甜,凝了凝漾着水意的大眼:“怎么啦,怎么不接电话。”

    “没什么。”霍彦朗冷静沉着地把电话挂掉。

    他此时的脸上一派云淡风轻,叫人看不出心底所想。只是勾了勾唇,仿佛在笑地拿起了一双筷子,朝慕安然问道:“好不好吃?”

    慕安然正吃着呢,一下子就被带跑了,眯了眯眼:“很好吃,你也试试看?”

    ……

    装修富丽堂皇的酒店大堂。

    袁桀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站在门口,他练过散打,具备搏斗技能,平常霍彦朗的安保工作都是他在负责,所以哪怕就这么往门口一站,这个气度也是寻常人所不能比的。此时,这么一个大男人,脸上却有为难的表情。

    而他身前,一个穿酒吧工作服的清秀女孩正尴尬地站着,脸上的期盼都一点点化作了冰冷,抽了抽鼻子,看似又要楚楚可怜地哭了出来。

    袁桀看慕婉苒又要哭,有点头疼地拿着手机:“慕小姐,对不起,你也看到了,不是我不帮你联系我们霍总,他现在确实在忙。你看他都没接我手机,我们做助理的,总不能再打第二次吧。你有什么事情,你可以和我说,我如果能处理,我一定帮你处理,你别哭啊。”

    袁桀一个大硬汉,哪里能处理小女孩子的事,现在在酒店大堂僵站着,一脸的手足无措。尤其是看到慕婉苒这张神似慕安然的脸,他也狠不下心来。

    四十分钟前,酒店大堂经理的电话拨到了袁桀这儿。

    “您好,是袁助理吗?您昨晚在我这里替一位姓慕的小姐开了个房间,她说她现在遇到了麻烦,需要你帮忙,却又没有您的电话。我想着她或许是霍总的客人,也不好拒绝,于是就帮她给您打了个电话,您看……?”

    袁桀想起了昨晚那道柔柔弱弱的身影,听了这个情况,他下意识就道:“把电话给她吧。”

    结果,电话一落入了慕婉苒手里,慕婉苒稀稀落落的哭声就传了过来。

    电话里她像不是刻意哭的,只是忍不住,这声音哭得低低的,又带了些隐忍的味道,听着就叫他糙汉子的心心疼,是个男人总不能不管不顾,问题是还是对着他电话哭的。

    当下,袁桀就问了:“慕小姐,你怎么了?”

    慕婉苒听到了他的声音,更是难受了,直啜泣着道:“您好,您能不能过来一趟……”话甚至还没说完,又哭了起来。

    袁桀手头上正好没什么事,所以权衡之下还是赶过来了。毕竟也是一条人命,如果真出了什么事,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然后,袁桀急匆匆从住的地方赶到了酒店去,一眼就看到站在酒店门口翘首以盼的慕婉苒。

    慕婉苒似乎没有衣服换,身上穿的还是昨晚的衣服,在高档的酒店大堂门口站着,有点不伦不类。

    看到袁桀过来,她的眼睛红了红,难堪地低下了头。

    袁桀问:“慕小姐,怎么了?”昨晚已经知道了她的名字。

    兴许是和慕安然接触多了,他下意识对这个和慕安然长得很像的女孩子客气了很多。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昨晚这个慕婉苒在车子里哭,袁桀下意识觉得她也不过是个可怜人罢了。

    “袁助理,你来了。”慕婉苒红着眼睛。“其实也没什么事,就是早上起来觉得不能再麻烦你们了,所以想退房。”

    袁桀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什么大事。

    “慕小姐你有地方去了吗?如果没有的话,仍旧可以在这里住着。我们霍总昨晚交代了,你可以在这里住着,至于账单可以挂在我们‘擎恒’名下,这点不需要你担心。”袁桀嘴上这样说着,心里却是想道:想退房可以自己去退,为什么一定要打电话找他来,还哭得这么厉害?

    慕婉苒似乎看到了袁桀眼里的质疑,她低了低头,鼻尖红得更厉害了。

    似乎因为懂得保养美容的缘故,她皮肤保养很好,看起来肌肤细嫩,这么委屈一哭,看起来惹人生疼。袁桀不由得又为自己生冷的语气懊恼。

    对方不过是一个年轻不涉世事的女孩子而已,昨天刚遇到了那些肮脏的事儿,恰好被霍总救出来,有些担惊受怕是正常的,说不定此时这种脆弱的情况也是属于正常现象。他是不是有点太为难人家了?

    慕婉苒看袁桀的表情柔和了一点,她这才小心翼翼说道:“退了房,我就没地方去了……其实,也不是想退房,只是觉得真的太麻烦你们了,可我又没有办法向你们道谢,所以才难受想哭的。我一直在给别人添麻烦,幸好遇到的都是好人。袁助理,谢谢你昨天替我开房。”

    袁桀听她这么一说,笑了笑:“不用这么客气,我也是霍总吩咐我做什么,我才做的什么。”言外之意,要谢该谢的人也不是他。

    慕婉苒灵动的眼睛溜溜转了一下,低声下气道:“那你可不可以带我去见霍总,我……他昨晚救了我,我真的很想亲自见面谢谢他。”

    “这……”袁桀顿时为难了起来。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