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直到很多年后,想都不敢想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原本应该一路无话,袁桀不是爱说话的人,但坐在车后座的慕婉苒哭了一会,突然看着车外的风景失神。

    快到酒店的时候,慕婉苒才假装随意地问道:“袁助理,你跟着霍总很久了吗?”

    这些问题无伤大雅,袁桀便回答她:“是的,跟在霍总身边两三年了吧。”

    “两……三年吗?”她还以为会更久一点。

    袁桀听她的语气,就好像是惊讶,不由得笑了笑:“是两三年,但这个时间对于霍总来说,已经算是久的了。因为霍总也是两三年前才从国外回来的。原先我们擎恒集团是在国外建立起来的。一开始拉了华尔街那边一些大财团的投资,慢慢一点点做大,然后才把总部移回了国内。”

    “一是因为‘擎恒’的投资方向有了转变,二是因为国内相较于国外的人力资源来说,劳动力确实廉价了一些。这几年国内的房地产开发也很赚钱,还有一些霍总个人的原因,所以就回来了。”

    慕婉苒点了点头,小脸带着一点释怀:“原来是这样……”

    “怎么了?”

    慕婉苒小心翼翼地问:“霍总对你好么?”

    袁桀心里浮起了丝丝异样的感觉,工作在外全国各地跑,倒是没人这么问过他。

    “霍总为人看起来挺冷漠的,但是对人倒很客气。从来没为难过我们,上次我们遇到枪击……”袁桀把话头打住,“总之是很不错的。”

    “那霍总和他女朋友呢?上一次……我和霍总坐同一班飞机来的b市,恰好看到霍总带着她的女朋友。还亲自帮他女朋友拿行李啊。”

    “你说慕小姐?”

    “她也姓慕吗?”

    “是啊。呵呵,我们霍总对慕小姐确实挺好。”

    慕婉苒终于问到了正题上,她小心翼翼道:“他们……认识了很久了吗。”

    袁桀握着方向盘,慕安然和霍彦朗的婚事报纸上也偶尔会报道,倒不是瞒人的事,“也没有很久?今年订的婚,后来前两个月刚解除的婚约,再然后又在一起了。倒是听我们薛特助偶尔提了一下,两个人多年前好像是旧识。”

    “旧识?”

    “霍总上高中的时候遇到过她吧。但据说慕小姐自己又不太记得了。”

    慕婉苒把这些话牢牢记在心里,只是装着随意地“哦”了一声。

    袁桀突然问道:“怎么,慕小姐也对我们霍总感兴趣?”

    慕婉苒从后座看着他的侧脸,红着脸紧张道:“没有。我只是随意问问……霍总帮了我那么大的忙,而且我又只是个外人,霍总也有女朋友的。他的女朋友看起来……很好。所以我怎么敢对霍总有兴趣呢。我只是觉得很谢谢他,所以随便了解一下。”

    袁桀笑了笑,硬朗的脸部线条柔和了一点:“说的也是。我们霍总的女朋友确实很好。b大的经济学研究生。虽然不是职场上见多了的女强人,但是性格好,也挺善良的。霍总受伤的时候,还带了不少自己熬的粥给霍总。”

    慕婉苒听着,有些失落,但装作没事的样子“哦”了一声。

    袁桀看她没再接话,也便不说了。

    他本来也就不是个爱主动说话的人。

    车子开到了酒店,袁桀拎着慕婉苒的东西又把慕婉苒送了上去。电梯口旁边,慕婉苒对袁桀说了声谢谢。袁桀交代了她几句,让她有事可以打自己电话,两个人磨磨蹭蹭了一下,慕婉苒这才对袁桀绽开了一个暖暖的笑容:“袁助理,再见。”

    等袁桀走了以后,慕婉苒整个人像瘫下来了一样,她哆哆嗦嗦拿出了手机。

    “喂,阿光吗,我打听到一点事情了……”

    ……

    慕家,慕方良正坐在楼顶露台的小花园喝茶。突然有人打来了电话,他掏出手机一看,竟然是隋崇光。

    他接起了电话,“喂,崇光。”

    电话那头隋崇光赶紧把刚才慕婉苒告诉他的事情报告给慕方良听,“慕婉苒已经开始接触霍彦朗了,她觉得可以先从霍彦朗的助理下手。那个助理戒备心很强,但对她还算不错,只要不露出马脚,很快就能得到信任了。还有,慕婉苒查到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慕方良皱起了眉头。

    “之前我告诉婉苒,慕二小姐和霍总是在订婚宴上认识的,可是今天婉苒听到一个消息,霍彦朗早在高中时期就见过慕二小姐,是不是这里面还有什么蹊跷?”隋崇光的声音痞痞的,年轻人就是敢想敢猜,“慕二小姐在国外上过学?要不然这里一定有故事。”

    慕方良神情阴暗,似乎想起了一件久得让他差点都忘了的往事。

    慕方良脸色微震,仿佛浑身血液凝固住,“你说,他们之前就遇到过了?”

    “好像是。慕叔叔,你说他们之前是不是谈过恋爱?”

    慕方良挂了隋崇光的电话后还仍在震惊之中,隐隐约约想起多年前慕安然第一次叛逆的时候。他疯了般第一次打慕安然。

    那是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a市一但入了秋就特别多雨,隔三差五就是一个雷雨天,那天他从慕氏下班回来,听佣人说慕安然放学还没回到家,今儿出门的时候也没带伞,所以特别着急,生怕慕安然回来时淋雨生病。那时,柳眉都说慕安然最乖巧,最精灵可爱,所以两个人也格外疼这个小女儿。

    佣人一但照顾不好,他们确实会发脾气。慕方良当时看着佣人担忧的神情,随意安抚了两句,便打电话让司机派人去找慕安然。找了学校没有,便担心她回到了别墅区。

    派了家里四五个佣人出去在别墅区里转悠,结果倒在湖边的那栋别墅旁遇到了正哭得厉害的慕安然。当时她浑身都湿透了,穿着单薄的校服,湿哒哒地贴在身上。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哭得格外伤心。

    慕方良当即撑着伞去接她回来,结果慕安然却扑到他怀里,苦苦嘤嘤道:“爸爸,我的大哥哥不见了。”

    慕方良当下就皱了眉头。

    “什么大哥哥?”

    慕安然那时年纪还小,睁着一双大眼睛扑哧扑哧流泪,把这几天遇到一个男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说了。后来,慕方良问是在哪儿遇到的那个男孩,结果慕安然却朝他身后的别墅指了指,他当下便大惊失色。

    “你和我回去!”慕方良当着几个佣人的面,第一次严厉地呵斥了慕安然。

    慕安然找不见大哥哥,这几天都相处出感情了,她还在担心着大哥哥没有钱,又受着伤,该怎么吃饭?在哪儿睡觉?他不回家,还能去哪里?流浪吗……想想就好可怜。更重要的是,她好想他。那几天陪着他一起挨过难捱的夜,有一天晚上还下着雨。

    她虽然太困了,睡着了,却还是感觉到大哥哥在身边给她取暖。她不知道什么叫喜欢,但已经忘不掉了,至少,也算是朋友吧?最好的朋友弄丢了……她当然要着急。

    可慕方良却头一次那么生气,最后还查出她前两天彻夜未归。

    心里那么疼爱的女儿,竟然……

    重点是,这个别墅的主人,便是他半个月前扳倒的霍氏夫妻。一个跳楼自杀,一个尾随忧伤过度而亡,欠债几十亿,家破人亡。那家人只剩下唯一的儿子,如果知道安然是他的女儿……如果知道他在背后做的事,杀了安然都不为过。

    究竟有多恨?慕方良不敢去想。

    她看着无知的慕安然,满脑子都是惊怕。惊的是慕安然什么都不知道,却这么不懂事。怕则是怕在他不留神的时候,慕安然真的出了事。

    慕方良严声厉喝:“你看看你做的事!一整晚不回来,还在找别的男孩子,安然,你还这么小,怎么能这么不知廉耻!以后,你别再过来!离他离得远远的,听见了没有?这栋屋子里有鬼,你也不许再来了。”

    慕安然突然被骂,哭得难受:“爸,你替我找找他好吗?他还受着伤呢!这哪有鬼啊,我来了很多次了,没有鬼,没有……我要找他的,不当朋友了也总要说清楚吧?爸你认识大哥哥的爸妈吗?”

    似乎戳到了他心里的隐疾,慕方良气不过,抬手直接狠狠地打了慕安然一巴掌。

    慕安然那时候还小,身体那么单薄,脸蛋白皙,双颊微红像是打了天然的胭脂,很小就是个水灵灵的美人胚子,大家疼都来不及,忽地被慕方良这么一打,本来就着了凉,突然往后一倒。

    这一倒若是倒在草地里还不要紧,直直摔到了水泥地上。

    这栋别墅原本就沿着湖,一些碎石散落在周边,本来是很好的景致,谁知道慕安然竟砸了下去,摔在水泥地上,头磕着碎石,石头尖利,一下子砸进脑袋,当场就流了不少血,血红一片……也染红了慕方良的眼睛。

    慕方良永远也忘不了,慕安然疼得惊讶,倒下的时候眼睛都没有闭上,后脑勺流出好多血,眼睛就这么水盈盈地看着他,那么可怜得惹人心酸。

    这件事,慕方良直到很多年后,想都不敢想。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