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你是谁,到底想做什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因为不敢想,所以下意识地尘封在记忆最深处,这么多年都忘得差不多了。其实他也是在逃避,后来那几年,他特别疼慕安然,甚至疼得慕岚都有些吃味了。两个孩子间如果有攀比、吵架,哪怕错的是慕安然,他也会护着安然。

    他和柳眉总说:岚岚你是姐姐,要让着妹妹。

    柳眉是真疼慕安然,因为她乖巧,自从那件事以后,就像变了个人,也没那么喜欢乱跑了,总是安安稳稳学习,所以柳眉性子静,更疼爱安然。可他不是的,作为父亲,两个女儿他都爱,唯独对慕安然多了份愧疚,才会这样护着自己的小女儿。

    忘不掉,慕安然因为自己的一巴掌,这么睁着眼睛躺倒在血泊里,就这么看着他。

    当时他抱着慕安然吓得不行,就连慕氏出危机了都不曾这样,那时他也才四十多岁,一个大男人吓得眼眶湿润,抱着慕安然上救护车的时候,慕安然已经彻底昏迷。

    那双给予他极大震惊的双眼,终于疲惫的闭上了,可他的内疚却始终无法抚平。

    这大约就是造孽吧?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

    就在他不知如何去抚平慕安然的伤疤,向慕安然解释这一切的时候,上天赐予了他一个惊喜。慕安然因为受惊过度,患上了应激性精神障碍,这种说是病却又不是病的临床表现是:患者为了努力避免有关此创伤的思想、感受、或谈话,会努力逃避这段让她觉得受创伤的活动、人物及地点。简单来说,就是自己应激性地不愿、不能回忆这段受伤的经历。

    醒来的慕安然总是呆呆地望着天花板,还会亲切地叫他爸爸,却是总记不起来自己怎么伤的。

    “爸,我脑袋好痛。”

    那时柳眉看着他的目光总是恼恨的,但知道真相的她,又别无选择……还是忘了好,忘了吧。

    慕安然终于没问什么大哥哥了,就连去那栋别墅的所有记忆都没有了。

    慕方良和柳眉串通了气儿,恰好慕岚那天没在家,对外对内一致说慕安然是走楼梯不小心摔倒了,这才把脑壳砸了。

    慕安然睁着无辜的双眼,疼得龇牙咧嘴。小小的脸蛋一片青紫,是磕下来之前另外砸到的,当时就顶着这么张挂彩的小脸瓜子对着慕方良和柳眉笑:“哎呀,那看来真是我走路不小心。一定是家里的楼梯太长了,所以才会不小心磕倒了。爸爸妈妈我没事,你们不用担心哦。”

    她看着慕方良和柳眉复杂的神情,还以为他们是在担心自己疼不疼。

    所以明明伤口很疼,她却还是要笑着说:“我突然又不觉得疼了呢,爸妈,你们别难过呀。”

    ……

    往事在慕方良脑子里掠过,十年了,慕安然忘了这事以后跟正常人一样,有些伤疤好了头发遮住了,也渐渐记不起来曾有这件事了。这段经历,就像是被人放入匣子里封存的过往,不知不觉都染上了尘埃。

    毕竟,消失的人于事,还有谁会恋恋不忘地念着这些没意义的过往?

    有些人尸骨已寒,有些人早已消失,一个没钱又众叛亲离的少年,早不知在哪里饿死了,难道还期望着翻身吗?而他,也早就重新开始新的征程。他还没老,正是野心勃勃的时候。事实证明,后来的那十年,也是慕氏发展最快的时候。

    直到他觉得力不从心,而家里的两个闺女都长大了,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b市的霍老首长移居回a市,霍家在a市的风头一时无人能及。他找上了霍家的二叔子,得知霍家有两个不得了的人物,一个是霍擎风,霍家老二的亲儿子,混血儿,但人风流。前两年就在国外娶妻了,最近离了婚,但依旧浪子性情不改。

    而另一个,就是最近在a市大名鼎鼎的霍彦朗。法国归来的多金单身精英,不靠霍家的势力,在国外打拼出了一个跨国公司,回国了又在一月内上市,公司业务广泛而前景良好。最重要的是性情寡淡专一,没有任何不良嗜好传出。

    这样的男人,不管是什么背景,都是一个最好的女婿。

    一个想法,就这样慢慢在慕方良的脑子里成形。所幸,霍彦朗也看上了慕家,通过长辈同意了这门亲事。这才有了最初名动a市一时的订婚宴!可惜,这场订婚宴如今变成了他心上的一根刺。怎么拔也拔不掉。

    慕方良想着这一切,慢慢串成了一条线,竟然有一阵说不出来的惊怕。

    他坐在露台上,原本拿在手里的茶也泼了不少,脸色奇差无比。

    霍彦朗,霍家,霍氏……

    他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多年前认识?难道……霍彦朗姓里的霍,竟不是军政世家霍家的霍,而是当年家破人亡的霍氏的霍?

    算一算年龄,难道从法国高调归来的霍彦朗,擎恒集团的创始人,竟是家破人亡的霍家夫妻的儿子?慕方良手上的茶杯落地,砸出了一地瓷花。

    柳眉正在不远处做织物,猛地看了过来:“老慕?”

    看到的是慕方良阴沉的脸色,还有眼里浓浓的惧意。

    “造孽,报应,真是报应,哈哈哈哈。”慕方良竟然笑了起来。

    这笑声,蕴含了太多东西,竟说不出阴森可怕,恐惧,不认命,和破罐子破摔……太多东西融合在其中,听得柳眉都心里发慌,一时间竟然不敢上前搭腔。只在原地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眼里面也添了惊怕的死气沉沉。

    ……

    酒店里,慕婉苒在对镜卸妆,她把卸妆水敷到了脸上,突然门外响起了一阵门铃声。

    这是在酒店,虽然订的是高级套房,可空间比起正常的三室两厅的房子来说,还是小了一些。门铃一响,特别急促。她不由得放下了卸妆水,心里打起了小鼓。

    走近猫眼,她往外一看,按门铃的人是一个穿白衬衫的人,看起来衣冠楚楚,慕婉苒这才放了心。犹豫一会,这才把暗扣解开,打开了门。

    看到来人,慕婉苒皱起了眉头:“你是?”

    来敲门的人有一双特别漂亮的眼睛,透着书生气息,儒雅却又凌厉。一看便知道这样的人,从小就生在富贵家庭,拥有很广的见识,又特别有风度。看看年纪,竟和她差不多大。

    同龄人相见,难免会生出很多瞎想,尤其是俊男和美女间的会面。

    慕婉苒看了看,确定不认识眼前的人。她刚卸了妆,看起来没那么好看,所以也稍稍有些不太自然:“找我?”

    “嗯。”宋连霆点了点头,这一瞬竟然不理会慕婉苒的讶异,主导了两个人之间微妙的气场:“慕小姐,不请我进去坐一坐?”

    慕婉苒看对方竟然直呼了自己的姓名,愣了一下,眼里头的惊讶不解和一种被人窥视了心理的惶恐蔓然而出,整个人竟有些戒备起来。

    可看着眼前的男人,风度绝佳,哪怕比起霍彦朗来说也是个很有魅力的存在,她一下子又拿捏不住情况了。

    “你不用怀疑了,我既然能找到这里,就代表着我知道你是谁。听说你这阵子总有意无意地出现在霍彦朗的周围,你想做什么?”

    慕婉苒心里头很害怕,眼里也有点慌乱,毕竟是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又是第一次遇到被人当面拆穿的状况。而且她还不知道此时自己眼前的这个男人,到底是谁?霍彦朗的朋友?还是霍彦朗的敌人?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慕婉苒硬着声道。

    宋连霆冷冷一笑:“别装了。”

    她以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吗?他既然找上门来见她,那就是对她的事情了如指掌。

    宋连霆直接从门外走了进来,没一会儿,另一个穿着西装看似是保镖兼助理的男人也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站在宋连霆身后,甚至还顺便把门关上了。

    整一个密闭的空间,三个人,两个男人,一个女人。慕婉苒看着眼前两个高大的陌生男人,心里竟有些怕,尤其是听到了宋连霆这不容置疑的三个字,别装了……顿时有些头皮发麻。

    她想逃跑,可宋连霆的保镖往前一站,高大的男人气势铺天盖地般袭来,她被镇压得动也不敢动,只能睁着眼睛有些恐惧地望着眼前的男人。

    看着保镖当然没用,所以她睁着惊恐的双眼看着宋连霆,声音极小地喃喃道:“你是谁,到底想做什么?我不装!可你也要告诉我,你到底有什么目的。要不然,你要我怎么配合你,对你说实话?”

    她咬了咬唇,装作很有气势的样子:“你既然想知道答案,又不告诉我你是谁,这是怎么回事,难道你还想用强的吗?你就不怕我告诉霍彦朗,你来找过我?”

    宋连霆笑了笑:“你大可以告诉他。”

    如果他没料错,这个女人至今还近不了霍彦朗的身。本就在步步为营,要是突然露出了马脚,难免会惹人起疑,到时候可就别说那一点随便猜都可以猜出的小意图,她绝对会功亏一篑。接近霍彦朗那么难,他会信她愿意拿这一切来赌?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