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不知是不是霍总,我没敢认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在换衣服。”

    孙萌萌也没多想,安安分分地等着慕安然。

    不过,这会儿旁边的店员都是一脸惊羡地望着霍彦朗和慕安然。看这霍彦朗的气度,不知道是哪家的有钱人,而慕安然就只像个学生。又是一个女学生嫁豪门的故事把,服务员里长得稍微好看的人,心里有些吃味。

    孙萌萌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事,只是看着身上的礼服,弄了弄裙摆。

    “萌萌。”慕安然的声音。

    孙萌萌抬头一看,看到慕安然换了一条粉红色的蓬蓬纱布小礼裙,高端定制的成衣有个特点,就是在细节上非常的有诚意。在这样一条细节很精美的衣服的衬托下,慕安然精致的小脸也秀色可餐得惊为天人。

    “好看耶。”

    霍彦朗却突然淡淡地说:“没刚才那件好看。”

    慕安然本来就乱了的心,更是乱得不像话,脸上也爬上了红晕,一张小脸爆红得像番茄。

    “安然,你的脸怎么红得这么厉害?”

    “没什么!”慕安然赶紧道。

    这会儿,倒是用带着嗔意的眼光,认真地看了霍彦朗一眼,咬着一张小嘴,什么也没说,就只是看着地板。

    慕安然害羞起来,就是这个样子,知道她顾忌着孙萌萌在场,不喜欢被别人打趣,霍彦朗抿了一下嘴角也没再多说。

    只是道:“这件也不错。”

    慕安然紧紧抓着裙摆的手这才一放,整个人放松下来。

    只是……脸还是一样红!!

    她已经毕业了,毕业前和霍彦朗说好的,要去领证,这件事情要说话算话。两个人感情稳定,也没什么金钱上的顾及和担忧,两个人的年纪也都不小了。至少,霍彦朗已经三十了,也该有个家庭了……

    “我自己看看,镜子呢。”慕安然低着声说。

    孙萌萌看不懂这两人是怎么了,琢磨着霍彦朗似乎带着深意的那两句话,可怎么琢磨都琢磨不出个所以然来,难道真的是说安然的衣服而已吗?可慕安然现在的衣服,也没什么特别,只是一条小礼服。

    孙萌萌干脆不理会这些细节,走到了镜子前陪着慕安然看衣服。

    “还不错,要是这么穿出去,整场晚会安然你一定是最漂亮的!”

    “萌萌……”慕安然低着头,“你别说了。”拉了拉肩膀上的薄纱,一本正经地问服务员:“还有没有另一件差不多款式,保守一些的?”刚刚她太着急了,所以没怎么留意,换出来以后觉得肩膀上凉飕飕的。

    “小姐,我觉得这件就挺好的,很适合您。您看看,您皮肤这么白,而且锁骨分明好看,穿裹胸的衣服最合适了。”

    “我也觉得挺合适的。”孙萌萌帮腔。

    霍彦朗一直站在身后帮她们选,此时修长的手在一排衣服上划了一下,一件件地看过去,最终手指停留在一件橘粉色的中长裙上面。中国风的盘扣短袖,下半身则是蓬蓬的裙子,做工很好,漂亮而不张扬,适合她温婉的气质。

    “试这件。”霍彦朗突然出了声。

    慕安然看到他亲自替自己挑衣服,想到刚才让她去试的那件婚纱,慕安然又不由得红了脸,正犹豫着要不要接,孙萌萌似乎看出了她的窘迫,口直心快:“这件也不错,你喜欢的!不暴露的!”

    被当场戳穿,慕安然仿佛全身的细胞都在躁动起来,她迟迟没有上前去接。

    孙萌萌笑吟吟地去接过了,眼睛里带着深意:“你纠结什么呢?是不是我刚刚去换衣服的时候,你们俩在外面做什么坏事了?”

    这会儿眼看瞒不下去了,慕安然才轻咬着唇,重重地说道:“哪有,萌萌你就不要瞎猜了!我们好好看礼服吧,这里的衣服都挺好看的,喜欢的话,你可以多试几件……我就先去换这条礼服了。”

    慕安然翻身进试衣间,孙萌萌也笑着再重新去试衣服了。

    霍彦朗站在落地橱窗前,身长玉立,就像是个模特,来来往往的人看到了,难免有人驻足。霍彦朗并未留意,但这毕竟是b市最大的商业街,他们所在的区域是国际一线大牌的汇聚地,只是有的时候缘分就是这么巧妙。

    这会儿,一个长得很清纯的女孩站在对面街角,远远地朝着看。她的眼神里像是含了一汪秋水,饱含着所有复杂的情感,有仰慕、有渴望、有嫉妒还有一点难以遣解的愤怒。慕婉苒也不知道她为什么要愤怒,大约是因为自己特别想拥有霍彦朗的温柔和独宠,可怎么样都得不到吧。

    眼前的男人就像是一座高山,还是她这辈子永远也攀不上的高山,看着霍彦朗站在女士成衣店里,很显然是在陪别的女人买衣服,他如竹节一般干净漂亮的手,签很多份价格高昂的合同的手,能挣很多钱,很有能力的一双手,现在却在为喜欢的人挑着衣服。

    隔着橱窗,她只能看到离窗口靠得很近的霍彦朗,看不见里头的女孩子。但她隐约可以看到两个女人的轮廓,那样的生活和爱情,她好羡慕……人对一件东西贪恋到了极致,就会容易心里不平衡。

    慕婉苒眼睛都不愿眨一下,胸口火燎火燎地疼,整个人绷成了一条僵直的绳儿。

    她觉得有一股火一直从肺里烧到了大脑的那根弦上,快把她的理智都烧断了。她竟觉得如果里面的人是她该多好,霍彦朗陪着的人是她该多好。那些店员羡慕的眼光对着的人是她该多好?可这都不是她。

    她在马路对面静静站着,最后一丝理智崩断掉了。

    慕婉苒拿出了手机,尽量稳着自己发颤的手,给袁桀打了个电话。

    “喂……”

    电话那头,袁桀正在替霍彦朗办理一些擎恒集团的公事。

    他拿起手机,看到是慕婉苒的电话,脑海里浮现慕婉苒那张莹白单纯的小脸。第一瞬间就是想到慕婉苒低头隐忍哭泣的样子。

    袁桀急忙放下手中的事情,把电话接起,听到电话里头慕婉苒的声音没有哭意,这才松了一口气。

    “慕小姐?”

    “袁助理。”慕婉苒软软地叫。

    她的声音温柔,一下子就砸到了袁桀心里去。袁桀握着手机的动作都紧了些,手头上的工作也下意识全放下了,专心地听着慕婉苒说话。

    “怎么了,遇到了什么事了?”

    “没,没什么事。”慕婉苒闪躲了一下,犹豫了一会才柔着声道:“我现在给你打电话,会不会影响到你工作?”

    袁桀笑了笑:“没有,不会不会。”

    “那……我可不可以问你一个问题。”

    “慕小姐,你有什么问题你尽管问,我们霍总也交代我了,让我照顾好你。”这句话,是袁桀私心说的,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主动说这句话。可能,是觉得这个女孩子很自立自强,很招人心疼吧。所以他想在自己能力允许的范围下帮帮她。

    慕婉苒的目光闪了一下,微微缩到了墙边上,眼睛却一直盯着橱窗里的霍彦朗,目光竟染上了一些贪恋:“袁助理,我想知道,你帮我和霍总说谢谢了吗?我还没有找到亲人,总住在酒店,让你们破费了,我实在是太过意不去了。”

    袁桀笑了起来,刚硬的脸部线条化开,脸上的棱角都柔和了许多:“原来慕小姐你是想问这件事啊,我已经替你向我们霍总说谢谢了,关于这个你放心,反正我们霍总也不缺钱,他向来是能帮助别人就帮助别人,这些你就不要太往心里去了。”

    “是吗,袁助理,你们霍总人真好。”

    害怕袁桀听出她的弦外之音,她又说道:“你没有嫌弃我总给你打电话,还是愿意接我的电话,袁助理,你也是好人。”说着,又要哭出来,这声音软绵绵的,听得人浑身酥麻起来。

    袁桀很少和女人接触,听到慕婉苒说自己是好人,心里头有一道声音正咆哮着,热血沸腾着,沉了声压抑住自己的感情,道:“哪有哪有,慕小姐你千万别这么说。”

    慕婉苒听着破涕为笑,笑出了声:“对了,袁助理,你和霍总在一起吗,正做什么呢?”

    袁桀也没在意,直回道:“没有,今天霍总吩咐我去办一点小事,他最近这几天还在休假,今天霍总的女朋友慕小姐毕业答辩,霍总应该是去陪慕小姐了。”

    “真好……”慕婉苒喃喃道,她刻意放低了声音:“我现在正在解放碑这里,看到一个人特别像霍总,正在陪两个女孩子看衣服,不知道是不是霍总,我都没敢认。”

    袁桀在电话那头停顿了两秒:“看见霍总了吗?”

    “哦,那应该就是我们霍总了吧,你看见的那两个女孩有可能是慕小姐和她的舍友。”

    “霍总在做什么?为什么要陪她们买衣服?”

    袁桀想了想:“最近霍总来b市就是陪慕小姐处理毕业事宜的,应该是在陪同慕小姐她们选购毕业舞会的礼服。前两天我听慕小姐说她们周五晚上在b大礼堂有一场毕业舞会。”

    慕婉苒的心突突地跳,装作不在意地问:“毕业舞会?”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