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人生的前半段已经独缺了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沉沦,火热,火燎火燎的情绪在慕安然心底蔓延。她本来就害羞,被霍彦朗这霸道的动作惹得欲哭无泪,嘴里喊着“不要”,然后却变成了徐徐地喘息声。

    不知过了多久,两个人才从门上到了沙发上。慕安然一直死死咬着嘴唇,不让自己发出一丁点声音。霍彦朗颀长的身影覆了上来,把她夹击成一条虾米的姿势,慕安然呜咽着,整个人都被压得陷入了柔软的沙发中。

    春色正好,时光绵长,十指紧扣着缠绵,霍彦朗的大手穿过了她纤细的手指,十指紧扣,把她按着亲吻了一遍又一遍。

    这些事,早在看到她换婚纱的时候就想做了,现在好不容易把她带回来,自然是一点点吞噬殆尽,一点儿都不剩。

    “舒服么。”霍彦朗俯身在她耳边,低沉地说。

    声音染了些**,难免充满磁性,听着都让人感觉浑身都要烧起来似的,更别说他现在正在她身上使坏。

    慕安然不由得夹紧了双腿,他却忽然眯了眼睛,难受地长吁了一声,差点在她这样情不自禁的动作下把自己给交代了。

    霍彦朗下颚线紧绷,往常凉薄的脸上多了几分棱角,更有男人味的同时眼底的**也让他脸上的表情变得更有温度,没有原来那么不近人情了。慕安然呆呆地看着,然后心里的某一个地方也一软。

    原本想骂他,却在最后也放任自己沉沦下去。

    “霍彦朗,你快点好不好。”

    本意是想说,让他快点结束,她不反抗了,但也不希望他不知足的餍食那么久,她会撑不住的,结果落到霍彦朗耳朵里,变成了另一种意思。

    霍彦朗扯唇邪肆一笑,不羁的笑容里多了几分宠溺,沉了声:“好。”

    “如你所愿。”

    结果便是一阵翻天覆地的沉沦,慕安然整个人被折腾得上气不接下气,最后只能咬着牙恶狠狠地望着他,哭着求饶道:“霍彦朗你起来,离我远一点,我再也不要让你碰我了。”

    “你舍得吗?”霍彦朗眼底仿佛写着深深的恋意,淬满了深情的样子让任何女人都招架不了。

    穿衣服的霍彦朗是帅气的,脱了衣服的他也是好看得不行,光是看着他这张脸以及精瘦的胸膛,一点都没有平常男人身上的赘肉,看着就让人联想到某些不好的地方去,更别说这样优雅的男人,正做着追令人难以述说的事情。

    慕安然无力地眯了眯眼,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干脆脑子放空,再也不理会他了。

    慕安然喃喃骂:“霍彦朗,你真是个大流氓。”

    霍彦朗听慕安然这么骂他,软软的声音里写着缱绻柔情,他不以为耻反以为荣,沙哑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在她脑袋上炸开,肌肤相亲的同时还不要脸地应道:“嗯。只对你一个人流氓。”

    慕安然这会儿是连气也生不起来了,只想快快满足他。

    霍彦朗扯着唇把她抱起来,看着她脸上的小恼怒,把她的心思都看穿了。

    “安然,对我来说,只要对象是你,就永远没有满足的一天。”说完,又是勾着唇笑,沉沉一撞。

    慕安然被逮着在情事上沉沦了一个下午,直到晚饭时间霍彦朗才放开她,带着她吃了些东西以后才把她又送回了学校。

    “霍彦朗,你离我远一点,不用送我了,我自己上去就好。”宿舍楼下,慕安然厉声厉色地看着他。

    霍彦朗倒是从上车开始,看着慕安然瘪着小嘴的表情就一直在笑。

    霍彦朗下了车,走到慕安然身前,抬起手准备朝她伸过去,慕安然猛地一躲,这速度,躲得比跑马还快。

    霍彦朗敛了敛深眸,就连英挺的眉都皱了起来,脸上却是一直在笑:“安然,你躲什么?能躲得掉吗。”

    “躲不了也得躲……”今天,实在是给她留下太深刻的记忆了。

    “难道你不喜欢?”

    “我不……”哎,在宿舍楼下讨论这个话题,合适吗?

    慕安然睁着大大的眼睛盯着他,眼睛里全是水雾,迷蒙的、动情的、无措的,根本不知道要怎么和他说。说不喜欢吗?其实还挺喜欢的,只是……总有种被迫的感觉,并不是她主动要的,而他的**来得太猛烈,她不习惯,也一下子接受不了,所以会有些害羞罢了。

    慕安然咬着唇不说话,霍彦朗则突然开口。

    “抱歉,今天在服装店看到你穿的礼服,太漂亮。”

    这是在解释吗?为什么慕安然总觉得此时这低沉的声音更像是在**。

    慕安然扭过了头:“我不要和你说了。”

    她走了两步:“霍彦朗,我要上去了。”

    “你毕业答辩完了,安然。”

    慕安然顿时又红着脸,听着他这句话,意思明显是在提示什么,她顿时又停住了脚步,回过头来看着他。

    霍彦朗继续笑着说:“打算什么时候履行诺言呢?”

    这几天,他虽不是时时刻刻都陪在她身边看书,但是霍彦朗在商业这方面总有别人所不能及的天赋,她理论虽好但实践不行,可霍彦朗却是理论好,实践更强。她明知道的,如果不是霍彦朗在期间给她做加强训练和辅导,并且给她举了一些生动更易让她理解的例子,她绝不可能拿那么高分。

    而之前,她也和他说好的,毕业后就领证。

    慕安然紧张地揉了揉手指,这感觉就像是在被逼婚一样,但她怎么就觉得这么温暖呢?

    那些被他吃抹干净的一点小火气又都平复了下来,只剩下一丝丝窃喜在心中蔓延。

    “谁和你有诺言了。”慕安然咬着唇,开心得想笑,却又拉不下脸来,不想让他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

    慕安然的目光四处乱看,这显然是心虚的样子。

    “嗯?”霍彦朗的大长腿往前走了两步,站定在她身前。

    一阵逼迫感袭来,让她紧张得逃无可逃,慕安然终于动了动唇,软了下来,不和他针锋相对。

    “霍彦朗,你是真的想娶我吗?”

    “嗯。”

    “那……你想什么时候结婚好?”

    “现在。”

    慕安然一怔,纠结着眉头:“民政局都下班了。”

    霍彦朗说的现在,不过是一种试探,试探她的深浅,想知道她是不是也如他同样认真。他知道不应该,但慕安然逃了多少次,连他都记不清了。再强大的人也会有这样的担心,他可以容忍她,包容她,照顾她,不逼她做任何她不喜欢的事情。但他却没料到,慕安然会回答他这句话。

    霍彦朗心中一动,抬起手轻轻抚着她的小脑袋,慕安然也抬起头来看着他。试探性问道:“要不然下周一好不好?”

    今天刚好是周五,周六周日都不上班,而且周日恰好是毕业舞会,正好把毕业舞会的事情忙完以后就去领证,也像是一种仪式,跨入新生活的仪式。

    慕安然的笑容浅浅淡淡的,很甜。

    霍彦朗看着,轻揉着她的大手都缓了一些,“可以。”

    慕安然听他答应了,这才笑眯眯地抬头望着他。

    突然,霍彦朗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东西,递给慕安然。

    慕安然将他手上的小盒子接了过去:“这是什么?”

    “你的,物归原主。”

    天色微暗,不远处那棵凤凰树依旧开得如火如荼,越发衬得霍彦朗相貌惊艳,这么稳重地将这个东西递过来,令慕安然好一阵紧张。

    今天又是试婚纱,又是给她送东西的。慕安然心里有个小苗破土而出,看着小盒子的眼神都有些紧张,仿佛是心虚,更像是猜到了是什么东西之后的内疚。

    她将小盒子打开,果然看到一枚戒指。

    这是之前霍彦朗补上求婚仪式时送她的那一枚,有一阵子她和霍彦朗感情好的时候一直戴着,可后来闹出了慕岚的事情,两个人又解除了婚约,她就找人辗转给他送了回去。之后便是陷入了很长的冷战期,一直到霍彦朗受伤,后来两个人和好了,却也一直没提起这件事情。

    就像是默契一样,两人都把这件曾伤害过彼此的这件事给忘记了,或者用搁浅在记忆深处来形容会更好一些。慕安然好几次想到这枚戒指,都觉得很愧疚,很想念,却又不好意思要回来。

    毕竟,这枚戒指如此有深意,也是他送她的唯一一件有重要意义的东西。她又不是他的谁,甚至一切还没有尘埃落定,她要回来,算什么呢?

    这会儿,慕安然眼睛里泛着一点水意,她一直低着头盯着这枚戒指。

    嚅动了好久的嘴唇,这才轻轻道:“谢谢。”

    霍彦朗放在她脑袋上的手往下滑,落到了她的肩膀上,拍了拍,这才温声说:“上去吧。”

    “毕业舞会,需要我陪你一起吗?”

    慕安然狼狈地抽了抽鼻子,忍住哭意,朝他绽放了好大一个笑容。

    “需要,你来陪我吧。人生的前半段已经独缺了你,大学里没有你,最后一程你陪我吧,好不好,霍彦朗。”

    最后这一声霍彦朗,简直要令人酥麻到骨头里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