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被欲望占据了上风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宋连霆是个高材生,又是医学系的,如此细心,细思极恐竟让慕婉苒觉得害怕。就在刚刚,她还这么不怕死活地威胁宋连霆!

    这一刻,宋连霆也从前方回头,隔着重重人群看了慕婉苒一眼,目光深邃!

    “哎哟!”慕婉苒突然叫了一声。

    袁桀立马停了舞步,“慕小姐,怎么了?”

    慕婉苒脸色惨白:“袁助理,我的脚好像被踩到了。”

    袁桀看她痛苦的样子,有些紧张地想蹲下身来看看。

    可能是情急,而慕婉苒疼得好似眉头都紧锁起来了,袁桀也没多想这个下意识的动作是不是过了?

    慕婉苒收着脚,好像不愿意被他碰到,只是说:“好疼,估计跳不了舞了,袁助理。您能帮帮我,把我扶到旁边坐着吗?”

    袁桀站直了身体,绷得有点紧,毕竟人是在他面前被踩的,立即就把慕婉苒扶出了舞池。

    把慕婉苒扶出去以后,慕婉苒又说:“可能流血了,袁助理……”

    “我去给你买创可贴。”

    袁桀今天来参加舞会没有带这些东西,按理来说霍彦朗平常也不会磕着碰着,但凡有受伤的时候也是创可贴对付不了的。袁桀看着慕婉苒也没多想,叮嘱她好好在这坐着,别弄丢了自己,然后就去帮忙买创可贴了。

    看着袁桀离开的身影,她并没有觉得多感激,反而是松了一口气。

    这会儿遥遥把目光放到了不远处的霍彦朗身上,霍彦朗喝了酒后跟个没事人似的,慕婉苒也不着急,她在按捺着机会,等。

    那可是她特地去黑市找的腰,据说是最烈性的催情药了。如果这个也没办法的话……

    霍彦朗依旧端着酒杯,看着男主持人走上了舞台,紧接着公布了今年各个学院的优秀毕业生。然后,念到慕安然的名字是,底下的人都哗然一片。

    “竟然是经济学的慕安然,论成绩好像是这一届十七个学院里的十七个优秀毕业生里分数最高的。”

    “啧啧,真看不出来呢,之前还以为她是个长得好看的绿茶婊,结果才知道原来是学霸。不仅如此,你们刚刚也看到了,她和霍总的关系好着呢。那个霍总是什么人,听说不仅是如今国内最大的房地产和新兴科技产业开发的跨国公司,据说这个霍总背后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叽叽喳喳的议论声响了一片,“所以说啊,我们也省省心,少去而已揣测别人了,人家这么深不可测,从不显山露水的霍总都喜欢慕安然,可见还是有可取之处的。”

    台上主持人的声音盖过了台下的议论声:“现在,我们有请我们今年的优秀毕业生兼毕业生代表慕安然同学上台讲话。”

    底下不知是谁带起了鼓掌声,掌声一片。

    霍彦朗在台下,不苟言笑的双眸都染了几分笑意。春风款款,冷漠撩人。

    “大家好。”慕安然浅浅笑着,一如以往的温柔淡雅,可能是很少面对这么多人,所以笑容也有些拘谨,反而让人看起来更是有大家闺秀的韵味,就像一幅摊开的水墨画,同时精致得像个洋娃娃。

    “我是慕安然,今天由我来代表在场诸位毕业生做总结陈词,很谢谢学校的认可以及大家的厚爱,我们b大是百年老校,各位莘莘学子也……”温和的声音就像是朱玉落盘,清脆却又不急不躁,甚至声音里都带着甜而善解人意的气息,不张扬,不傲气,很是讨人喜欢。

    霍彦朗就这么站在台下看着台上的小女人,深沉的视线透着说不出的热络。

    竟然还有点点,自豪。

    他的小女孩,真的长大了。从一颗小树苗长成了参天大树的样子,虽没有枝叶繁茂,却也能为她自己遮风挡雨,自信温暖。

    慕安然在台上浅笑,感受到台下那个人热络的目光,她也笑吟吟毫不避讳地望下去。

    看似她在看着台下的所有观众,可其实她又紧紧将目光落在他身上。

    一边却又凑近话筒说着:“七年前,我有幸来到b大就读,b大在我心里就像一座古典的学府,同时它也是属于我的知识王国。在这里我学会了如何用脑里的知识去剖析世界,建立了自己对这个世界独立的看法,我相信大家也一样……”

    台上的慕安然穿着一袭桃粉色的礼服,自信动人,明媚耀眼。

    就这样迎着霍彦朗深邃的目光。

    她今天能成长成这样,也有他一份功劳。慕安然轻轻笑了一下,原本就笑着的唇角倏然加大。

    台下,另一个角落,宋连霆静静站着,看着台上的小女人,竟觉得有几分不真实。那样的慕安然,如此的美好,如此动人……他的大学,也如她说的一样,满满都是回忆。可这些回忆里,最令他难以忘怀的是她。如今她的这些关于b大的记忆,还纯粹吗?还是只有他吗?

    宋连霆看着慕安然唇角边的笑,所有的温柔却又落在了场内那个暗敛风华的男人身上。她的美好,她的回忆,在这毕业时都给了霍彦朗,那么他呢?宋连霆心中竟有妒火在隐隐作祟。

    这妒火,叫他快忍不下去了。

    除了愤怒和嫉妒,还有一丝丝的拔凉,冷风和失落从他的脚底往心里钻。

    宋连霆皱着眉头,看着霍彦朗。倏地,他转头看向慕婉苒。

    慕婉苒把袁桀支开,正在估算时间,她也在死死盯着霍彦朗,站在舞台下的霍彦朗如清风霁月,高冷不可一世,又温柔得直入人心。她心底也有些燥热,想到待会儿自己做的事情,她紧张地豁出去般,也拆了一颗药丸,直接把药丸投进了自己正在喝的水里。

    慕婉苒看着杯子,等药丸化开,瞪大了眼睛喝了下去。

    然后,这一双带着水意的眸子就这么看着前方的霍彦朗,她甚至懒得回应宋连霆的目光,拉了拉自己身上的礼服,缓缓走了过去!

    “霍总。”

    霍彦朗正在看慕安然说话,突然周遭的宁静被这一道温软的声音打破。

    霍彦朗睨了睨凌厉的眸子,不太乐意地看向喊他的女人。

    “慕小姐?”低沉冰冷的声音。

    虽然没有刻意地冷待她,但这么冷漠的声音还是实打实地让慕婉苒打了个冷颤。

    她其实很紧张,否则也不会担心自己功败垂成,硬是要喂了自己一颗药,勒令自己陪霍彦朗沉沦。

    “霍总,我看你一个人在这里……”寻思着合适的开场白。

    她其实只要站在这里,什么也不做就够了。因为慕安然现在就在舞台上,根本下不来,而周围没人认识霍彦朗,更不敢主动搭理。她今天还是特意挑了一条和慕安然身上那条相近的礼服。她其实打定了主意,只要等霍彦朗药效发作,迟早会主动送进她怀抱来。

    此时,慕婉苒这么站着,言笑晏晏地与他讲话,确实让霍彦朗心底生出了一丝浮躁。

    他说不清这种浮躁的感觉到底是由何而来,是因为慕婉苒这个不算熟悉的女人总是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在他的世界?还是因为她现在来得不是时候,不巧打断了他听慕安然在台上讲话?

    慕婉苒看霍彦朗冷清的眼底好像漫上了一层雾霭,幽深而漆黑的眸子终于看不清深浅,没有往日那拒人于千里之外凌厉的目光了。慕婉苒猜测这是药效开始发作了,她终于松了一口气。

    “霍总,你一个人是不是很无聊,我陪你好不好?”说着,慕婉苒就克制不住地往他身边靠去。

    女人的馨香往霍彦朗鼻子里扑,霍彦朗皱了皱眉头。

    奇怪,他心底那丝躁动似乎闹得越来越厉害,霍彦朗想把慕婉苒推开:“让开。”

    手却是不听大脑指挥,直接将慕婉苒一抱——在碰到女人肌肤的那一刹那,他就觉得不对劲了。

    在自己理智占据大脑前,身体已经先做出了本能的反应。

    慕婉苒简直高兴得不行,看着霍彦朗的眼里也已经秋水含盼,嘴上却是故意说道:“霍总,您别这样!我……我虽然觉得您帮了我很多,但我不是这样的女人。慕小姐还在台上,让她看到了不好。慕小姐也许会误会的。”

    这句话,欲拒还迎,让霍彦朗稍稍冷静了一些。

    毕竟,她提到了慕安然。

    但是下一瞬,霍彦朗又觉得心里似乎被什么烈性的东西划拉出一个大口,怎么填也填不满,不知道该怎么克制心里的冲动。

    他今晚是怎么了?大脑似乎被**占据了上风,一瞬间,看着慕婉苒竟错认成了慕安然。

    “霍总?”

    慕婉苒的声音到底和慕安然不同,四周太过于吵杂,他再次面前定了定心神。

    慕婉苒见他没有应答,喜出望外,两个人现在还靠得很近,慕婉苒不由得再喊了一声:“霍总?”

    突然,霍彦朗温热的唇几乎被她这娇软的声音喊得失了控,他低下头来要亲吻她,却又在即将落吻的一刹那停了下来。

    霍彦朗用一种近乎于奚落嘲笑的眼光看着她。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