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无论什么理由,带走她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不知是不是喝了酒的缘故,宋连霆的脸有点红,眼睛也漆黑得深不见底,像一只困兽:“孙萌萌,你不要管这件事。”

    “可是……”孙萌萌脑袋里像是被塞了一团浆糊,根本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怔怔地问:“宋连霆,你和那个女人认识?”

    “还是说,这件事是你……”

    “和我没有关系。”宋连霆冷声打断了孙萌萌的话。

    孙萌萌回头,看着那个女人主动抱住了霍彦朗,霍彦朗冷着脸摄住了她,一瞬间,那个女人愣了一下,可思虑一瞬后,更是动作放荡,像是在哭着求霍彦朗什么。孙萌萌不敢再看,把头转回来,顶着一脸不解的表情看着宋连霆:“和你没有关系,那你为什么不让我拦?”

    宋连霆沉了声,让人听不出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拦?”

    “孙萌萌,然然和霍彦朗还没有结婚,如果这件事能让她看清楚霍彦朗的为人,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

    “可是霍彦朗他……”好像不是主动的,却又像是主动。

    刚刚孙萌萌看到霍彦朗动作缓慢,甚至有一刻是温柔的,她也搞不清是不是看错了。而且那两个人,好像还有些渊源。

    为什么偏偏让她看到这一切?她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告诉安然吗?可安然又在台上。

    孙萌萌走过去的脚步停了下来,有些动摇。

    宋连霆沉了声:“所以不要管,孙萌萌,今晚的事情就当没看见,不管发生了什么,都和你没有关系。”

    “如果霍彦朗最后什么都没做,你也别告诉然然听,免得让她难过。如果他真的做了什么,然然自然会做出选择,就像她当初决定拒绝我一样,甚至连朋友都不用做了。我答应不再见然然,我就会做到我应允的事,但我也说了,我会在暗中守护她,那么我就要守护到底。”

    “孙萌萌,我比你爱然然,我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情。所以这件事情和我也没有关系,你一直以来都是个好女孩,栋栋和你在一起我很高兴,我希望你今晚也能继续保护安然,一会安然下来,别让安然看到这件事。孙萌萌,答应我。”

    “宋连霆……”孙萌萌心底好像有个角落瞬间软化。

    宋连霆穿着一身白色的礼服如此干净,他的眉眼清隽俊逸,就好像清冷的雪山却又有人间的温度,霍彦朗像是冷绝的惊艳的红玫瑰,那么宋连霆就是窗外的白月光。当初张爱玲创作的那句话,如此合适形容这两个人,简直贴切到了心里去。

    宋连霆也是她心里的白月光啊,尤其是那一句,一直以来都觉得她是个好女孩。

    孙萌萌眼睛亮亮的,低下了头:“让我想一想。”

    宋连霆上前一步,靠得她很近,甚至挡住了她的视线,低着头看她,近在咫尺。

    孙萌萌甚至可以嗅到宋连霆身上干净清香的气息。

    宋连霆道:“你就当是帮我的忙,好吗?萌萌。”

    孙萌萌心尖再一软:“你要我帮你什么忙?”咬着唇,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

    宋连霆眼里暗光涌动:“一会然然从舞台上下来,你把然然带出大礼堂外,无论你用什么理由,今晚带走她。”

    “这样好吗?”

    “萌萌,只有这样才不会让然然受到伤害。听话,好吗?”

    孙萌萌心都酥了,她知道宋连霆对安然的感情,或许宋连霆说的才是对的。不管霍彦朗做了什么决定,如果真的和那个女孩子有牵扯的话,那就让霍彦朗处理完牵扯再来找安然好了。凭什么霍彦朗的感情世界,要让安然去收拾?伤害了安然,谁来安慰?

    最好还是眼不见为净,正好,也是一次婚前的考验。

    宋连霆看着孙萌萌眼里生出了犹豫,他退了一步,又重新拉开了距离。

    孙萌萌得了自由,“好吧,我答应你。”

    慕安然在台上硬着头皮跳完了一支舞,从上面焦急跑下来的时候,突然看见孙萌萌一脸焦急地站在台下。她视线只在孙萌萌身上停留了一下,便想去找霍彦朗,可是视线所见之处,已经看不见霍彦朗了,只看到一抹橘粉色的身影站在礼堂的边上,留了个漂亮的背影。霍彦朗出去了么?

    “安然!”孙萌萌一脸为难地看着慕安然。

    “萌萌,怎么了?”慕安然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你有没有看见霍彦朗?”刚刚她在台上,好像看到有人和霍彦朗抱在一起了,也不知是不是看错了。

    “安然……”孙萌萌有些犹豫,但还是咬了咬牙,“我没有见到霍彦朗。”

    “但是我有很急的事情,你可不可以跟我出来一趟?出大事了,安然……”不知是被吓的,还是第一次骗慕安然,孙萌萌特别心虚,特别愧疚,但是为了安然好,她好像也只能这么做。长痛不如短痛,能少惨杂进去一个人,就少掺杂吧。

    孙萌萌不由分说就拉起了慕安然往外走,“走吧,安然,跟我出来一下。”

    慕安然莫名其妙就被拉扯到外面去了。

    礼堂的角落里,慕婉苒此时正借着身上的幽香迷惑着霍彦朗,这个男人气场太过于严厉可怕,她竟然不敢太放肆。可是,这药效毕竟是发作了,在荷尔蒙的诱惑下,霍彦朗竟是没有推开她。她心底一喜,尽量不让霍彦朗看到她的正脸,反正穿着都是差不多颜色的衣服。

    “安然。”霍彦朗沉着声。

    他知道自己有些不对劲,素来不常喝酒,也不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此时竟有晕眩感。

    他不近女色,唯对慕安然一个人把持不住。

    “是我,彦朗……你不舒服,我们出去好不好。”

    霍彦朗眯着眼睛,甩了一下头,修长的手尝试按在太阳穴上。

    慕婉苒赶紧按住了他的手,软软地喊道:“求你给我,我也不行了……”说着,就想把霍彦朗往卫生间带。

    b大是个很有人文底蕴的学校,不仅有男厕、女厕,还有专门给行动不便的人准备的残疾人厕所。慕婉苒刚刚研究过了,她可以先在残疾人厕所……反正,那个地方是个小单间,也没人去,不是么?

    她想把霍彦朗往那边扶,突然,霍彦朗的眼睛一瞬清明,像是用尽了力气,冷冷地看着她。

    “你不是慕安然。”

    “我……”

    大礼堂外,慕安然被孙萌萌半拉半拽,孙萌萌捂着肚子。

    “萌萌,你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要我送你去医院?”

    “哎……对对,我不舒服,哎呀安然我疼死了。”

    慕安然紧张之时,忽然手机响起,她扶着孙萌萌没手去接,可这电话隔了一会,好似艰难地再打了第二次。

    这一次,慕安然赶紧抽出了手去接,孙萌萌也不好再拦。

    看到屏幕上显示的“霍”字,慕安然一颗悬着的心也忽然炸开,流露着喜意,赶紧接起:“喂,霍彦朗?”

    孙萌萌整个人都僵了。

    “安然。”淡漠深沉却富有磁性的嗓音,犹如在夜空中绽放的璀璨。

    这声音太沉了,沉得都有些奇怪,几乎是一字一句:“你在哪。”

    “我吗?我在大礼堂外。”

    霍彦朗趴在车里,扶着方向盘,深呼吸般咽了一口气,喉结滚动了一下,声线低沉而魅人:“来停车场找我。”

    暴躁,痛苦,不知所然,纵然有着良好定力的他,也发现了今晚的异样。

    难道是安然在台上的样子太诱人?以至于他食髓知味,太想立刻、马上就要她。所以,将慕婉苒也认错为她?

    十分钟前。

    礼堂内,霍彦朗极力令自己清醒了两分钟,推开了慕婉苒。

    “抱歉。慕小姐,你离我远一点。”

    他深深地说了一句抱歉,然后便从大礼堂走了出来,一路赶到了停车场。

    霍彦朗发现了自己今晚不同寻常的的狂躁,乃至于连话都听不清楚,记忆力都跟着变差。此刻只有一种本能的冲动在他体内叫嚣不断,他知道慕安然下台了,但他找不到她。

    此刻,他想见到她,迫切地想。

    这头,慕安然挂了电话,轻轻皱着眉头,不知道是怎么了。

    孙萌萌忽然忐忑地问:“安然,霍总的电话?”

    慕安然轻轻点头,“他让我过去呢,萌萌,你不舒服吗?”

    孙萌萌眼睛转了一下,好像是在叹息,又很欣慰:“啊,没啊,我突然又好了呢。是霍总叫你过去吗?如果是的话,你赶紧过去吧,别管我了!”如释重负一般。

    慕安然觉得奇怪,又说不出是哪儿奇怪了,看着孙萌萌的样子又不像出了什么事,刚才的焦急感也没有了。

    “那我去停车场找霍彦朗了?”

    孙萌萌改变了注意似地将她往外推:“去吧去吧,赶紧去找霍男神,别把他弄丢了。”

    多的是女人盯着霍彦朗。这句话在孙萌萌心里打转了好一会,迟迟没说出来。

    大礼堂离礼堂旁的停车场也就两分钟距离,差不多五十米,慕安然捏着礼服的裙摆,小跑着往那儿跑去。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