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三章 霍彦朗,我好喜欢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停车场,慕安然一眼就瞧见了霍彦朗的那辆车,不知为什么,车上没有袁桀,只有霍彦朗一个人。

    黑色的车,他穿着一身黑色的手工西装,白色的衬衫打底让他整个人干净落拓,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裹着淡淡的凉薄与烦躁,但是在见到她的小脸时,这双漆黑的眼睛却像珍贵的猫眼石般璀亮起来,微微一眯,眯出了几分禁欲的诱惑感。

    霍彦朗抿了抿唇,干渴地将中控锁打开,他走了出来。

    紧接着,打开了后座的门,大手朝慕安然一伸,圈住她的腰将她抱了进去。

    慕安然一个没站稳:“霍彦朗!”

    下一刻,整个人已经被他拥着跌了进去,宽大的后座上塞着两个人,还是以平躺的姿势。

    门关上,车子竟又自动落锁。

    “你怎么了?”慕安然竟不敢看霍彦朗。

    这一瞬,胸脯狂烈起伏,竟然不知所措,发现了他的不正常,却不知道哪儿不正常。

    慕安然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霍彦朗的唇落了下来。

    凉薄而霸道的吻,一点儿也不收敛他的**,吻得慕安然近乎不能呼吸。期间还难受地撩了撩自己的领带,直接扯开了温莎结,就连白衬衫的第一个扣子都解开了,露出了诱人的颈脖,喉结一滚一滚,有着难以言喻的男性魅力。

    慕安然被他吻得好渴,整颗脑袋像是被闪到了一片空白,小手软弱无力地推开他,深吻间得以呼吸的间隙,也溢出她破碎的声音:“霍彦朗,你怎么了?”

    “安然,好热。”

    这内开着空调,可这暧昧的姿态,令人不敢多想。

    慕安然被吻得直打激灵,被他强烈的**也惹得染上了火。

    “霍彦朗……”她搞不懂,霍彦朗这是怎么了,但是这一声软软的轻喊,也泄露了她的心思。

    好想他,好想他,在舞台上就好想他。

    这大约是她人生中最圆满的一天了,学业有成,还有霍彦朗。

    再过两天,一同走进民政局,她就是有丈夫的人了。高不可攀的霍彦朗,就要成为她的丈夫……慕安然此刻看着霍彦朗这张棱角分明的脸,而他也正敛着深邃的眼,深深凝视着她。

    **一点即燃,霍彦朗温热的唇又覆了下来。

    好像,刚才在大礼堂内莫名燃起的火,因为慕安然的吻熄灭了一点,霍彦朗终于找回了理智,想要她,可在这里不行。

    “安然,坐到副驾驶座去。”

    “去哪?”

    “回家。”

    霍彦朗嗓音磁哑。

    慕安然脸顿时一红,干巴巴地睁着水盈盈的大眼望着他。这几天都是住在宿舍……

    霍彦朗认真地看着她,深眸仿佛能将慕安然吸进去,轻轻勾起了唇角,邪气而严肃,“安然,放开你太多天了,现在毕业了,不用天天睡宿舍。就当是我陪你爬了一天的长城的回报,嗯?”

    慕安然想到昨天拉着霍彦朗逛了一天的景区,人挤人的,倏地脸红了,爆红得像一只熟透了的番茄。

    以身相许,纵然知道跟他回去会发生什么,还是不由得点了点头,羞到家了般“嗯”了一声。

    霍彦朗出去换到了驾驶位上,用尽了这生应有的克制力,将车子启动,把她带回去。

    ……

    价值不菲的豪车从停车场开了出去,慕婉苒咬着牙躲在树后,她几乎是快把压根咬断了,才没有让自己冲出去。此时泄愤般狠狠抠着树皮,挡着她的这棵树都要被她抠出一块皮来!

    霍彦朗!

    这个男人难道不是一个正常男人?为什么都到最后一步了,却还能认出她不是慕安然?

    她明明……已经不要脸到这个地步了,为什么就不能让她如愿?真的……就只差一点点了。

    她说她是慕安然,她甚至都哭出来了,这温软的性子多么地像慕安然,她还可以温柔地笑,甚至两个人连名字都差不多……为什么?难道不都是女人吗?为什么偏偏不能是她?

    最后的霍彦朗像是清醒了,那双如鹰隼般的眼睛看着她,一瞬间让她不敢再放肆。

    她追上来,而霍彦朗却是做到了车里去冷静。

    可为什么,慕安然一来,他却又不再冷静了?

    那道颀长的身影将慕安然那么温柔地一拥,却又那么霸道的把她往车里带,沾染了**的吻,可吻的人却不是她,这一切,看着便让慕婉苒崩溃!

    突然,大礼堂一侧,袁桀拿着一盒创可贴走了出来。

    “慕小姐?”

    袁桀的脸棱角分明,看着慕婉苒在拿树泄愤,一瞬间拧起了眉头。

    慕婉苒本来就深处水深火热的边缘,此时身体里也有欲火在暗自叫嚣。

    “袁助理?”脸色并不是很好。

    袁桀看她这模样,柔柔弱弱的,脸上还一片红霞,额头上甚至沁出了汗,顿时有些担忧:“你的脚好些了吗?我刚刚去拿创可贴了,但是回去找你却看不见你,你什么时候出来的?”袁桀盯着她这张纠结痛苦又满是潮红的脸,不解问道:“慕小姐,你发烧了?”

    慕婉苒有些控制不住药性,看到男人就想扑上去,此时只能死死咬着牙,逼着自己离袁桀远一点。

    “我没事,袁助理你离我远一点好吗?我求你……”

    慕婉苒很痛苦的样子。

    袁桀想到这几天和她的相处,看了看停车场,里边并没有他今天开来的车,想来是霍总开走了。

    他走上前对慕婉苒道:“正好前面有辆出租车,慕小姐,我先送你回酒店休息。”

    慕婉苒用仅剩的理智考虑了一下,点了点头。

    可是在车里,她就开始控制不住了,一直主动地往袁桀身上蹭。

    袁桀皱着眉头,血气阳刚,被她娇软的身躯蹭得火气上涌。

    出租车司机从前面的镜子看去,还以为慕婉苒是“鸡”,直皱着眉头,把慕婉苒和袁桀送到酒店,立刻找了钱就赶紧把车开走了,跟急着避开麻烦似的。

    袁桀拧着眉扶着慕婉苒:“慕小姐,你今晚怎么了?”

    慕婉苒很痛苦,越来越痛苦,现在只想赶紧回到房间洗个冷水澡。

    “袁助理,我没事,你帮我开房门好吗?”她推了推袁桀,想离男人远一点,可推开了以后,她发现身子更难受。就好像浑身被刺了无数的钢钉,又热又痛,不得缓解。

    好像只有什么东西捅进来,才能让她不那么难受。她迫切需要男人,她甘愿堕落,不行……她真的忍不住了!

    袁桀帮慕婉苒开了门,正准备告辞的时候,门突然被人关上了,一具娇软的身躯扑了上来。

    慕婉苒软软的椒乳一直往他背后蹭,蹭得袁桀刚硬的腰一绷,顿时起了反应。

    他严声道:“慕小姐!”

    慕婉苒已经快化成了一滩水,小手往前一摸,摸到了袁桀练武精壮的胸膛,她说:“给我,我好想要,求你了,好不好……求你救救我。”

    袁桀被她这么一摸,听着她这带着哭意的声音,一手把她抓到了身前。

    再下一秒,看着慕婉苒这张精致的小脸,还有替她买衣服时,她谨慎地专找便宜的挑的样子,他动了动喉结,胸膛里也仿佛有一口钟沉沉地敲着,“我是谁?”

    慕婉苒难受磨着自己的大腿,“你是……呜,袁桀?”

    袁桀听到她叫他名字,好像一瞬间,脑中有根弦也跟着绷了,他松了严厉的表情,爱惜地看着慕婉苒。

    慕婉苒知道今天是得不到霍彦朗了,可是她太难受了,总要有人来解救她呀。

    她闭上了眼睛,今晚就利用袁桀一把吧,付出她的第一次,就是她失败的代价。

    慕婉苒不知在盘算着什么,她说:“袁助理,我喜欢你。”

    袁桀身体一绷,紧接着,一室沉沦。

    ……

    车子开上了马路,速度比平常的快,慕安然紧张地抓着安全带,不解地看向霍彦朗。

    今晚霍彦朗的眸色是比往常要深,她莫名地担忧,可除了隐约的暴躁,今晚的霍彦朗又没有什么不同。

    “我……”慕安然开口。原本是想问他,今晚她在台上表现得怎么样。

    这可能是她唯一一次当学生代表了,可话一出口,却又变成:“霍彦朗,我们回来了,可袁助理还在大礼堂,怎么办?”

    好像两个人走得急,连电话都没打呢。

    袁桀担忧怎么办?上次枪击以后,霍彦朗的安全就成了袁桀最关心的事情。

    霍彦朗声音低沉,“没关系。”

    袁桀和薛北谦一样,都已经在他身边很多年。霍彦朗嗓音浮躁:“看不见我,他会自己回去,倒是你。”

    霍彦朗突然放慢了车子的速度,看向慕安然的眼里,雾霭沉沉,似凌厉,却包含更多的是欲罢不能。

    慕安然被他炙热的眼光看得一下羞红了脸,也不再故意岔开话题了,直接把脸往右边侧,看向窗外的灯火阑珊,心中暖意泛滥,不知今夕何年。

    明明只有十分钟的路程,在慕安然心里仿佛像过了一个世纪,并且希望这种温暖能一直有。

    “霍彦朗,我好喜欢你。”慕安然突然浅声说。

    车子里,顿时像燃起了一把火。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