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你这又是在做什么?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霍彦朗急刹车,幽沉的眼睛盯着慕安然。

    原本,他最后的理智在告诉他不行,然而这句话像是击碎了他最后一份理智的卵石,令他现在只想在这里要了她。

    “霍、霍彦朗……”慕安然被他停车的动作吓了一跳。

    然而,霍彦朗只是恢复了理智,他沉着一张脸把车子继续挂回档位,突然停下的车子又开动起来。

    慕安然蓦地松了一口气,可是车内因为她那句话漾起的暧昧气氛一直没有消散。

    霍彦朗在忍着,身体的某个地方已经快要忍不住了,他压下了心底那些烦躁的心情,认真开车。

    慕安然再也不敢乱说话了,哪怕现在多想告诉他,她今晚特别开心,她很想和他在一起……她什么都不敢说,两个人就这样一直沉默到霍彦朗位于b市的高档小区。

    霍彦朗带着慕安然走到房子前,霍彦朗低着头按了一下指纹锁,门打开。

    慕安然还没来得及走进去,便被狠狠一抱。

    “嘶……”一声惊呼。

    霍彦朗今晚好像特别不一样,深邃而浓烈的眸子,仿佛像是要把她吞进去一般。

    下一瞬,慕安然还没来得及反应,已经被霍彦朗打横抱起。

    他的声音仿佛穿过迷雾一般荡漾在她耳边:“安然,如果不是理智告诉我不行,在车上的时候我已经要了你了!”

    慕安然红着脸,整个人都喘不出气儿来,羞着声道:“霍彦朗,你害不害臊……”

    霍彦朗也不说话,就这样勾着唇看着她。

    下一瞬,没有任何人再回答慕安然的问题,慕安然只感觉到身子一轻,仿佛整个人被抱起来,抛向了很远的地方。

    霍彦朗根本连灯都没有开,一直把她抱到了巨大落地窗的软塌上,她甚至来不及拒绝,霍彦朗温热的唇就已经落了下来,这个吻深藏着霸道,迫不及待,仿佛像电流贯穿了慕安然整个身子,可同时,又温柔得仿佛像是涓涓细流,让慕安然觉得幸福得要飞上天。

    吻得太深,甚至像狂风暴雨一样席卷而来,让她不知所措。

    她只能推了推他的胸膛,“霍彦朗,疼……”

    霍彦朗最后一丝抵抗的理智轰然坍塌,把所有的一切都毫无保留地交给了她。

    抵死缠绵中,慕安然感觉到他紧绷的身子比平常更热,热了许多倍,不知什么时候,霍彦朗已经迫不及待地拉开了她的小礼服。慕安然一声惊叫,正在担心会不会被窗外远处的那些灯火阑珊看到时,猛地被抬起了腿,带着狂热又惊喜的贯穿来临的那一刹那,她仿佛浑身窜过猛烈的惊霎感,遇见了洪水猛兽似的,舒服得她脑子一片空白,脸红得像是滴血。

    姣吟声和沉重的呼吸声参杂在一起,像是疯了一般。慕安然感觉自己堕落了,问题是这种堕落竟避无可避……

    只能被霍彦朗拉入这令人难以启齿的境地中,一次又一次……

    慕安然不知道霍彦朗今晚哪来的精力,动作虽然已极尽克制,却还是比往常粗鲁了许多。

    一直到最后,缠绵得太多次了,她浑身酸痛。

    “霍彦朗,我不要了。”

    “不可以。”

    “为什么不可以……”慕安然都快委屈出声了!

    早知道,她在车上就不说那句话了,如果霍彦朗真的是因为她那句令他受宠若惊的话变成了这样,那么她宁愿时光倒流,她再也不说了。

    “我想要你,所以不可以。”低沉的声音似一头沉睡了很久的猛兽在咆哮,恍然在她耳边炸开。

    男人的动作变得更狂野,慕安然最后承受不了了,一直呜咽出声。

    天色暗了,外头的灯光一片片熄灭,一直到凌晨两点,霍彦朗还在耕耘,慕安然被这突如其来超负荷的疼爱惹得欲哭无泪,只能感受着男人的动作,空气里似乎都飘浮着靡乱的气息,甜甜的,疼宠深入骨髓。

    ……

    慕安然觉得头疼,头好疼!

    清晨,慕安然睁眼的时候已经九点多了,昨晚到底怎么结束的,她已经不知道了!

    只记得霍彦朗不由分说地把她按在了软塌上,躺椅很小,只能勉强躺下两个人,到后来她想逃都逃不掉,只能被他摁在原地,就像一只被圈养的小白兔,被他这只大灰狼吃得干干净净。

    两个人一起度过一个沉沦的毕业之夜。

    慕安然借着早上刺眼的阳光看着自己的胳膊,白皙的胳膊上留了不少指印,白里透红,拉了拉衣领,看到领口底下的肌肤全都嫣红与白皙交织,暧昧得不堪入目。

    慕安然不知怎么了,顿时觉得脑子一烧,仿佛有一股火气往脑门上窜,喉咙也似被堵住了般,说不出一句话来。

    外头,似乎有人在忙些什么,传出细碎的声音。

    再看看身侧,身边的位置空空如也,霍彦朗早就起来了。

    “霍彦朗……”慕安然朝洗手间的位置喊了一声。

    意外地,没有人回应。

    她干脆掀开了被子起来,站起来的一瞬间感觉双腿都不是自己的了,本来就有些羞怯的心情,更是严重了。甚至觉得没脸见霍彦朗,昨晚她好像最后是累得晕过去的,这一刻只想把整个人往地上埋。

    洗手间没有人,慕安然走出了大客厅。

    意外地,在厨房里看到了霍彦朗的身影,慕安然一下子鼻子有些酸酸的。

    她也不出声喊霍彦朗,只是看着他在厨房里忙碌的身影。

    霍彦朗正在切蒜,一瓣瓣蒜粒在他的刀下变成了末儿,锅里倒油,油烧开了以后放了一些早上做好的干饭,最后打了一颗蛋。厨房里有淡淡的黄豆香味,芳香四溢,也不知道是熬了多久才有这样好的味道。

    慕安然吸吸鼻子,有些难受。

    自从车祸那次胳膊受伤过后,霍彦朗一直在休养,许久没有再下厨。

    慕安然刚刚在卧室的那些小情绪顿然消散,这会儿也不说话,就是轻悄悄地踮起了脚尖,偷偷摸到霍彦朗身后。

    突然,霍彦朗在感觉到慕安然靠近的一瞬间,拧眉的须臾,宽厚的背便被一双温软的小手抱住了。

    霍彦朗沉着脸回头,倏地撞上了慕安然轻轻带笑的小脸。

    “醒了?”温醇磁性的声音。

    “嗯!”慕安然声音软软又甜甜的,开心得不行。

    一大早就这么开心,惹得霍彦朗都挑起了唇。

    昨晚疯狂之后,他身体里的那些异样终于消失不见,但与此同时越发觉得奇怪,霍彦朗从一大早就探究到底出了什么事。不过生理反应这种东西,一向来的莫名其妙。

    没有证据的事情,他一向不予考虑。不过也多谢昨晚的冲动……才能看到慕安然边哭边求饶的样子。

    此时,霍彦朗突然转身,慕安然忽地觉得鼻子一疼。

    唔……早知道就不偷偷抱他了。

    “饿不饿?”霍彦朗居高临下睨着慕安然。

    慕安然被他浓烈的目光看得有些不好意思,昨晚的事情……真是太疯狂了好吗?

    慕安然不自然地松开手,赶紧像军训一样站着,怎么看怎么拘谨,别扭地看向别的地方:“不饿,还好……”

    说是这么说着,却好像很好奇般,视线余光一直看着流理台上的东西,看到蛋炒饭的时候,慕安然偷偷笑了一下。

    昨晚实在是太累了,她确实急需补充能量。

    慕安然这贪吃的表情落到了霍彦朗眼底,霍彦朗也不再逗弄她,只是大手一收把慕安然一揽,拥到了一侧去,温声朝她说:“还没煮好,你去洗漱,一会再出来吃早饭。”

    “唔,好。”走了两步,她又回头,用一种软绵绵却又可怜兮兮的眼光笑着看他:“辛苦了!”

    霍彦朗深拧着眉,顿时被她这鬼灵精怪的样子逗笑。

    “安然。”霍彦朗沉声。

    “嗯?”慕安然转身,看他迟迟不说话,又走回到他面前,“怎么?”

    霍彦朗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去吧。”

    慕安然被霍彦朗这么一弄,再闻着厨房里的香味真的饿得不行,这回真的点点头就一溜烟儿小跑去洗手间了。洗漱后再出来,桌子上已经摆了一盘粒粒裹着金黄色蛋液的蛋炒饭,还有一份黄豆猪骨汤。区别于之前的可颂,这回不再是味道浓郁的法式早餐,而是有着浓浓家庭温馨的中式早餐。

    慕安然心里头一阵暖暖的。

    要有多喜欢一个人,才会甘愿为她下厨呢?

    慕安然难受得吸了吸鼻子,好像这段感情一直都是霍彦朗在付出……

    “霍彦朗,吃早饭了。”慕安然软软朝他一喊,回头一看,霍彦朗还在餐厅里面忙碌。

    霍彦朗修长的手颇有条理地在准备着别的东西,厨房里还有打蛋器在工作的声音。慕安然顿时又跑了进去,结果看到霍彦朗在将白色的淡奶油从器皿里盛出来。

    慕安然好奇地凑得很近,笑着问道:“霍彦朗,你这又是在做什么呀?”

    突然,霍彦朗低头看向他,凉薄的嘴角淡淡一扯:“蛋糕。”

    下一秒,他竟然捞了一小块奶油抹到了慕安然的鼻尖上。

    慕安然惊气得霎时一叫:“霍彦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