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六章 我可以说不吗?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不仅没算计上,还把自己给赔了!

    但是昨晚的事情,她的确承认,大部分责任在于她。她还是不够狠,才会让吃了药的霍彦朗回到慕安然的身边,想到霍彦朗和慕安然昨晚可能发生的事情,她气得脸色都微变,但还是咬着牙说:“慕总,我会努力的。而且,我还有件事情想和您汇报……”

    “什么事?”慕方良在电话里冷着声音。

    慕婉苒神情闪烁了一下:“我忘记了自己有没有和您说过,我听说霍彦和慕安然是旧识,但是慕小姐自己是记不得的。”

    慕方良沉沉哼声:“她是记不得了!”

    慕婉苒心如擂鼓在作响,是了!她是在试探慕方良,看慕方良到底知道多少事情,毕竟慕方良是慕安然的父亲不是吗?现在就连慕安然都这么笃定,说慕安然真的记不得了,那其中就一定有故事。说不定是因为什么事……慕安然才不记得的!

    “慕总……慕小姐不记得的话,我倒是有个想法,想向您汇报一下。”

    “说。”

    “慕总,您给我这么多钱,不就是看上了我和慕小姐长得像吗?既然长得像,那我为什么不可以是霍总从前遇到的那个人?如果我是霍总从前遇到的人,那么霍总对慕小姐的喜欢就不成立了!这样一来,制造一些误会让慕小姐错以为霍总爱上了我,那么他们不就能分开了么?”如果顺利的话,她甚至能够将慕安然取而代之。

    毕竟,听说霍彦朗和慕安然开始于一个订婚宴上,霍彦朗费了那么多心思,不就是想找到当年的那个女孩么?所以她为什么不能是那个女孩?这个主意还是她昨晚在b大礼堂里想到的。

    “你想怎么做?”慕方良竟然愿意听下去。

    “这……”慕婉苒显然有些为难。

    她道:“慕总,偷天换日这种事情我一个人当然做不了,不过慕总我听您刚刚的语气,应该是很了解当年的事情吧?既然如此,那您可不可以帮我……”有些话说得太清楚,反而没什么意思。

    “呵呵。”慕方良在电话里沉沉地笑。

    一旁静站着的隋崇光看着慕方良脸上的表情,狡猾的,老谋深算的,实在耐人寻味。也不知道慕婉苒在电话那头和慕总说了什么。

    “婉苒。”慕方良沉声喊她名字。

    慕婉苒紧张得连话都不太会说了。

    “你这次出去见了世面以后,开口要我为你做事都底气足了很多。”电话那头的慕婉苒哪还是第一次见到他时唯唯诺诺的女孩?“不过,我很喜欢。不择手段,只要能够把一件事做成,那就是你的能力。”

    “慕总……”

    慕方良看了隋崇光一眼,隋崇光赶紧把电话接上。

    慕婉苒瞬时不知道慕方良这是什么意思。直到听到隋崇光电话里接下来说的话,才把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隋崇光说:“慕总同意你的方案了,你想做什么你尽管去做。至于你的身份,我这边会帮你做。”

    “阿光……”

    隋崇光不羁地笑:“慕婉苒,以后你当成了霍夫人,可要记得是谁才让你有了今天。”

    慕婉苒挂了电话后一直死死咬着唇,慕总总算同意了……她想过了,这些事要是没有慕总的帮忙,那是绝对做不成的。至于隋崇光说的那句话,让她隐隐约约觉得兴奋。霍夫人么?她也觉得霍总是个好男人,只不过如果有一天她真的成霍彦朗的老婆,估计也不屑再和隋崇光交往了。虽然隋崇光是公子哥儿,但隋家和霍家又怎么比?不过如今当然要好好应着。

    她刚刚是这么回答的:“那当然了,阿光,谢谢你!”

    挂了电话,慕婉苒焦躁的心情平静了下来,靠在窗边寻思接下来该怎么做。

    ……

    时间过得还挺快的,一眨眼又过了一天,很快就到了约定领证的日子。

    这两天慕安然都留在霍彦朗位于b市的公寓,昨天晚上她竟然华丽丽地失眠了。

    一大早,慕安然就起身,偷偷猫到公寓的大客厅,视野辽阔的落地窗外,b市的新商业区拔地而起,这座城市繁华而陌生。

    慕安然一直看着外头的风景,从太阳刚刚升起一直看到太阳高上。

    大约坐了一个小时,忽地一抹修长的身影出现在她身后。

    “安然?”

    慕安然紧张回头一看,竟然是霍彦朗。

    “早……”慕安然开始结巴。

    “怎么了?失眠?”霍彦朗淡淡敛着眉头,幽深的眼里有着了然,但又像是在故意逗弄她。

    慕安然被他问得尴尬,完了,这个问题她要怎么回答啊?

    难不成……实话实说?说一会儿两个人就要去领证了,她紧张?

    “霍彦朗,我有个问题。”

    “说。”

    慕安然蹙着眉尖,往常清水的小脸上写着犹豫,缓了好久才鼓起勇气问道:“今天……周一了,你确定要和我结婚吗?”

    霍彦朗低头睨她,居高临下的气势,眼里的视线虽然暗沉却蕴涵着说不出的温柔,声音低哑富有磁性:“这个问题,还需要问吗?”

    “安然,我以为这么长时间,我们彼此间经历了这么多,有些事情我已经表现得足够清楚。”

    “所以很多东西,不必我说,你也能够感受得到。”

    慕安然被他说得心尖一动。

    可顿时,脸上却更加纠结了,“那你就真的不怕我不是你想要的那个人,日后回令你后悔?”

    霍彦朗猜测慕安然是得了婚前恐惧症,他坐了下来,静静看着她。

    霍彦朗此刻的视线格外幽深:“需要我认真回答你?”

    “嗯。”慕安然点点头。

    “我以为,十年了,我考虑得足够清楚。”

    他目光如鹰:“倒是你,安然,你考虑清楚了吗?嫁给我,这一次可不会再变了。”

    慕安然沉寂了好几分钟,看着霍彦朗原本上挑的唇角一点点平缓扯直,漠然而酿着认真的笑不见了,她才害羞地低着头。

    哎呀,大清早为什么要讨论这种话题。

    干脆直接拉她去领证好了!大不了像前几次一样对她用强的!也好过要她拉下脸来,明明害羞却还要告诉他她愿意。

    慕安然纠结,在霍彦朗目光都要变成了刀子时才道:“考虑清楚了。”

    “嗯?”霍彦朗鼻音浓重。

    空气似乎一瞬变得稀薄。

    “嫁!”慕安然轻飘飘吐出这一个字,声音虽小,却中气十足。

    霍彦朗倏地扯开唇线,露出一个笑容。

    霍彦朗不常笑,不代表他笑起来不好看。这会儿慕安然直接给看怔了,满脑子都是霍彦朗好像笑了的震惊。

    霍彦朗抬头,揉了揉腻在落地窗前的慕安然,感觉像是在揉一只猫。

    温厚的大手落在她发丝上,摩擦出一种奇妙的感觉。被人疼着的感觉真好……她好像,真的要和霍彦朗结婚了。

    此时,太阳终于升到了空中,与摩天高楼一样的高度,和煦的光线从落地窗穿出来,说不出的好看。

    霍彦朗又扯了扯唇:“嗯,天气不错,看来今天的确是个好日子。”

    缓了缓,又道:“宜嫁娶。”

    ……

    慕安然换好了衣服和霍彦朗一起出门的时候,手里捏着户口本和户籍证明单,脸都是红的。

    结婚一直都是女孩子心里一件大事,对于慕安然也不例外。说来她和霍彦朗在一起的过程确实格外坎坷,一直到霍彦朗启动车子朝民政局开去的时候,慕安然还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坐在车里,慕安然一直在出神。

    等红灯的时候,霍彦朗把脸一侧,稍稍看了慕安然一眼,她今天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竟从他给她准备的一衣橱的衣服里,挑出了一条浅红色的连衣裙。

    这条衣服区别于媚艳的正红色,比中国红浅了一些,却一点都不失喜庆的味道。

    精致的蕾丝缝边将整件衣服显得格外柔美,慕安然穿着也极是修身。她从未穿过这个颜色的衣服,直是叫人看出了几分惊艳感。

    霍彦朗什么也不说,就是扯唇笑着看慕安然。

    慕安然被他看得有几分不自在:“霍彦朗,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

    “没有。”

    “那……你总看我做什么。”

    “喜庆。”

    慕安然:“……”

    都什么时候了,他竟然还有心情逗她!

    慕安然拿着户口本的手捏得紧了一些,薄薄的一张户籍证明都快被她捏皱了。

    慕安然觉得太紧张了,纵然被霍彦朗这样逗着,她还是觉得紧张!现在的心情就好像一首古诗写的般,才下眉头,又上心头!

    接下来,不管霍彦朗再怎么看,慕安然都不说话了。

    去民政局的路程不算长,大约二十分钟的路程。二十分钟后霍彦朗把慕安然带到了民政局,今天不知是什么好日子,民政局外面已经排成了一条小队伍,虽然不长,但人也不少。

    霍彦朗下车帮慕安然开门,慕安然霎时软软地看了霍彦朗一眼,这个眼神,简直让人难以招架。

    霍彦朗看着一身浅红色裙子的慕安然,眉心蹙了蹙,才让自己没就地吞了她。

    “今天领证的人有点多,介不介意下来陪我一起排个队?”

    慕安然死死咬着唇,这个问题问得真绅士,可是……她可以说不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