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九章 里面根本没有人!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洗手间的大镜子后是隔间,此时卫生间里没有人,慕安然便将戒指小心翼翼地取出来了,戒指取出的一瞬间,突然看到戒指压下的地方,有一圈浅浅的痕迹。这个痕迹,是霍彦朗总是不经意按下时留下的,仔细看,压痕上竟然还藏着一小行字。

    慕安然心里一紧,她笑容慢慢收平,把手抬高,看清的一瞬间心里头翻江倒海,久久难以平静。

    这行小字很模糊,而且藏得很深。

    如果不是因为她留意到了霍彦朗的动作,只怕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发现里面的玄机吧。

    “laimeoflove”

    竟然是——alifetimeoflove!

    镜子里的慕安然睫毛上好像染上了湿意,一瞬间抽抽鼻子,幸福总是来得这样猝不及防。他曾经以为霍彦朗现在比以前好多了,至少有很多话,已经愿意表达出来给她听。例如,他爱她,他会用态度告诉她。可是,在她没有想到的地方,竟然还藏着他深深的心意和许诺。

    把字藏在戒指里,牵着她的手时总在有意无意地摩挲,每按一下,就像是在告诉她,他爱她一样。

    alifetimeoflove,一生的挚爱。

    也难怪霍彦朗告诉她,这枚戒指的名字叫真爱。

    而这句话前面的“lang”,应该也是霍彦朗名字里的最后一个字吧。

    可惜,她很不好,一直以来都是慢半拍,总在他爱得最深的时候才回过神来,每次都近乎失去他。如果不是他坚持着,在那么多误会与阻拦下,只怕她早就缴械投降了吧。两个人从此各奔东西,这一辈子再也不用想见了。

    哪像现在,两个人都照了结婚证件照,字也签了。一会拿着红本本去宣誓,这一生也就无憾了。

    慕安然吸了吸气,深呼吸间抬手擦了擦眼泪。

    仔细看着手中的戒指,只怕就连款式都花费了霍彦朗好一番心思。

    他真的尽其所能,把一切都给了她。哪怕不是最贵的,也绝对是最真心的。

    慕安然一直看着戒指里的小字,看了好一会才又小心翼翼地带上,但这一次戴着这枚戒指的心情已经大不一样。这才是婚戒,真真正正的婚戒。

    慕安然怕耽搁时间,所以转身出去。

    走到洗手间门口,忽然想起自己眼睛红红的,总不能让霍彦朗看出来她哭过了吧?要是让霍彦朗看到她这个样子,指不定还以为她被谁欺负了呢。

    慕安然又返身走回去洗手台,对着镜子看自己的眼睛,然后赶紧弯腰冲洗一下。

    手打开水龙头的瞬间,这洗手间里忽然也来了一位阿姨,阿姨相貌和善,似乎也是急急忙忙进来洗手的,所以不小心就碰到了慕安然正在打开水龙头的手。

    阿姨急急忙忙说抱歉:“小姑娘,对不起,哎呀!”

    慕安然顿时紧张,连忙微笑:“没关系,没关系的。”这模样,真是尴尬。

    两人视线对上的时候,阿姨忽然一愣,像是在认真看慕安然的样子,嘴上说道:“小姑娘,你哭了啊?”

    “你哪的人啊?”

    这问题问得突然,慕安然还没来及思索,突然发现洗手间的门被人从外面关上了,下一刻,眼前面目和善的阿姨突然变脸了一般。下一瞬,慕安然双眼一花,从未体会过的晕眩感席卷而来,她心脏仿佛被人紧紧扼住一般,呼吸不能,惊恐,不解,恍惚,慌乱,无措……百感交集,重重一摔。

    慕安然落入了对方的怀里,阿姨使劲地接住了她,眼角余光扫了一眼慕安然手上的一根针,针扎在她的血管上,精准而可怕。

    迷药正源源不断进入慕安然体内,药量下得重,她一时半会绝对醒不来。

    “好了,快进来。”

    “阿姨”喊了一声,竟是中年女人年轻的声音。

    外头的人也推门进来,是个二十余岁的女孩,她穿着嘻哈风格的衣服,踩着一双运动板鞋,化着时下最流行的网红妆,眼大鼻子高挺,扎着两个辫子,看起来实在是很青春潮流。

    相比之下,“阿姨”怀中的慕安然显得安静温婉了许多,一身红裙气质幽兰和她身上的嘻哈风格衣服,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

    “阿姨”又重新压沉了嗓子道:“快把她弄进隔间,把她衣服换过来!我们没有多少时间了。”

    ……

    十分钟过去了,霍彦朗在大厅看着表。

    突然,工作人员恭恭敬敬地把两张证书送过来,打断了霍彦朗看时间的动作。

    “霍总,您的结婚证,我们出好了,您看看。”

    霍彦朗和气接过,凉薄的脸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倒是凌厉的眉宇缓了一些,温声道:“谢谢,辛苦了。”

    “不用不用,霍总您真是太客气了。”工作人员简直受宠若惊。

    这个家底丰厚、名声颇大的霍彦朗竟然是这么和善又讲道理的一个人。

    工作人员走了以后,霍彦朗才仔细看着被交到手里的证件。

    两本结婚证红彤彤的,喜庆非凡,他挑了一本打开看,照片上的他和慕安然靠得很近,目光落在这张照片上,霍彦朗扯唇轻轻笑了一下,粗粝的指腹摩挲着照片上的慕安然,从鼻尖摸到额头,心里蔓上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饿了很久的孩子终于吃上饭一样,有种在外漂泊了很久,终于有个家的感觉。

    从今以后,他和慕安然就是名义上的夫妻了。

    霍彦朗心里沉沉一片,连拿着结婚证的手都小心翼翼,怕把这两个本子弄坏了。除了母亲送的糖,大约只有这个是他最好的生日礼物。

    “袁桀,你帮我在海景餐厅定个晚餐位置。”霍彦朗拿出了手机。

    电话那头袁桀正和慕婉苒在一起,慕婉苒缠着袁桀在闹市区里约会。

    袁桀听到电话里霍彦朗的吩咐,立即恭敬道:“好,霍总,我马上去办。”

    “嗯。”霍彦朗像往常一样,挂电话前又特意吩咐道:“把餐厅包下来,定个生日蛋糕,顺便帮我布置些玫瑰花。”

    他想要给慕安然一个惊喜。

    这一次,虽然没有提前准备结婚时送她的玫瑰花,但事后却不愿意少了这些。

    生活要有,浪漫也要有。

    更何况……

    霍彦朗心沉意动,今天是他三十岁生日。

    他还没来得及告诉慕安然。

    霍彦朗捏着结婚证,终于低头看表,离慕安然进去十五分钟,他低头打慕安然的电话,电话里传来盲音却没人接,他下意识皱眉,抬起步伐往服务大厅的洗手间走去。

    突然,有人碰了他一下,霍彦朗侧眸看去,是一位老阿姨搀扶着一个年轻女孩。

    “对不起,对不起,先生,不好意思碰到你咯。”

    阿姨操着并不地道的口音,不好意思地朝霍彦朗笑。

    霍彦朗拧着眉,视线落在了这两人的脸上,这阿姨看他驻足,顿时眼底浮上了一丝慌张,更是急急忙忙道:“我女儿病了,我急着送她去医院,撞到你了真是对不起,贵人不要和我们计较哦,衣服太贵了我们赔不起的。”

    周围人声鼎沸,有些吵闹,这样乱的背景衬上老阿姨诚恳的声音,霍彦朗蹙起了眉头。

    “没事。”寡淡的声音。

    似是看对方没有计较的意思,老阿姨这才松了一口气,又艰难地扶了扶靠在自己肩上有些意识模糊的年轻女孩。

    女孩带着眼镜,贴着假睫毛,看起来样子很新潮,不时嗫嚅着唇,涂着唇膏的嘴唇一片清亮,像是突发了急症。

    霍彦朗无意挡路,让了一步。

    老阿姨感动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谢谢,谢谢!”

    然后,赶紧拥紧了怀中的女孩儿,一点点朝外走去。

    当那道身影消失在门口时,霍彦朗心里腾起了一股异样的感觉。

    他冷挑着唇,再一次拨打慕安然的电话。

    这一次,还是没有人接,霍彦朗当下皱了眉头。

    武断的行事风格以及多年商业上频频决策养成的利落思维告诉他,似乎不太正常。霍彦朗径直朝服务大厅一侧的洗手间走去,女式洗手间的门正关闭着,他等了一会,突然身边匆匆走过一个女孩,霍彦朗拦下了对方。

    “可以帮我个忙吗?”

    女孩看到是西装革履的男人,顿时一怔,眼底有着惊喜和意外,听说他要帮忙,当下高兴道:“好啊,先生请问您需要我帮你什么?”

    霍彦朗幽冷淡漠的视线睇向女洗手间,唇线几乎紧绷成一条线:“麻烦你帮我到女洗手间找一个女孩,很漂亮,皮肤白净,她的头发是挽起来的,穿着浅红色裙子。如果见到她,请帮我问问她是不是不舒服,如果不是,麻烦告诉她我在外面等她。”

    霍彦朗沉声:“如果有什么问题,立即出来找我。”

    几分钟后,女孩气喘吁吁地走出来,一头雾水地看着霍彦朗:“先生,没有啊!里面没有你说的女孩,里面根本就没有人!”

    霍彦朗深拧着眉头,眼底浮上浓浓的墨色雾气,像是一片穿不透的漫着毒瘴气的森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