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章 拿你们都陪葬!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民政局外,一辆普通低调的白色面包车等候在外面,车子打着双闪,车子的司机远远看见搀扶着年轻女孩的老阿姨走过来,立即就把双闪关掉了,取而代之的是调转车头。车子开到老阿姨身边,车上下来一个人,左右看看确定没有人便赶紧接过老阿姨手里的女孩。

    人都进了车子以后,这些人便像亡命之徒一样,立即将车子驶离了这里。

    车上,慕安然难受地皱了皱眉头。

    头好疼……一片混沌,想要醒来,却怎么也醒不来。

    似乎是因为晕歇的时候太惊恐,以至于现在她的眉头都是紧紧蹙着的,秀气的眉尖难受地往中间拢,皮肤白皙,脸色红润,看起来便楚楚可怜得惹人疼惜。

    车上有个男人说了话:“这女的,长得还真好看,上着这么浓的妆,看起来就像另一个人似的,还是觉得这么漂亮。”

    淫秽地笑了笑:“如果把妆卸了,把衣服也脱了,也不知道该有多漂亮。”

    老“阿姨”把手一松,将慕安然放到了一边:“你最好闭上你的狗嘴。”声音恢复成了原样,音色清亮。

    “我们收人钱财,替人办事,这女的可娇贵的很,上面的人说了,一根汗毛都不许碰,出了事情拿你是问。别说这么多佣金咱们拿不到,估计连你这条狗命都要赔出去。对方能找到我们做这件事情,必然就能找到更狠的人来对付我们。你没听阿光说么,他上头的人最近正惹着事儿,我们真碰了他要的人,估计他也不介意在咱们几个身上剜一刀,既然都是呆在牢里吃牢饭,多吃一年和少吃一年又有什么区别?”

    男人一听,顿时把猥琐的目光收了回去。

    他问道:“幺妹呢?”

    老“阿姨”把脸上的妆容一卸,拉出一张薄薄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年轻而平凡的脸,嘴角上却有着惯犯的狠意:“幺妹在洗手间里收拾东西,我出来的时候她已经收拾得差不多了,应该是已经出来了。”催了催司机,“你把车子开快点,我们得在约定的时间把人送过去。”

    他们原来是一伙诈骗团伙,因为犯了事,一直在躲避公安机关的追捕,这几个月都不敢乱动。后来太久没开锅了,而他们又大手大脚习惯了,所以遇上了别人找他们做这庄单子,他们当下就接下了。

    抢人这事不好做,又要提前踩点还要做得神不知鬼不觉,所以这事儿他们什么风声都没提前透露,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只有团伙里四个人知道。今天,她们制定了详细的计划,包括化妆和接应,终于如愿地把人偷梁换柱的带走了。

    事情做完,几个人都还在紧张中,尤其是刚撕下人皮面具的年轻女子。

    她面色潮红,额头上冒着虚汗,显然是直接与霍彦朗正面交锋后留下的虚汗。

    她看到男人皱了皱眉头,视线停留在现在身旁的温婉女人身上超过两秒,她们的伪装技术再好,能瞒得了一时,瞒不了长久,等到男人查出真相,水落石出之时他们可要吃不了兜着走。

    “阿光派来接应的人呢?我们赶紧把人交到他们手中,立刻拿了钱就走,这件事情我觉得不妙!”女人说道。

    钱哪有那么好挣的!尤其是这么多钱。

    几个人相互看了一眼,当下就决定了下来。

    ……

    霍彦朗站在民政大厅监控视频处,他身边站着一个穿着制服带着胸牌的男人,男人身材微胖,肚皮硕大,一身的官威,但看着霍彦朗的目光,没来由提心吊胆。

    他的身侧,还有两位级别较高的警察,其中一位还是分局的局长。

    监控视频来来回回往后倒,霍彦朗一言不发,盯着民政局几个门口的监控视频以及洗手间入口过道两端的两个监控画面,一直来来回回看了几次。

    几个政府工作人员都额头冒着虚汗,站在霍彦朗身边一句话都不敢说,眼睛都不敢眨一下,生怕错过了什么。

    “倒回去。”霍彦朗声音冷清,严厉的话语里透着令人生惧的寒意。

    他的身边,站着闻讯赶来的袁桀以及擎恒集团在b市子公司的首席秘书小陈。

    袁桀冷着一张脸,气势桀骜张扬,甚至令人更望而生畏,他看了一眼小陈:“找到了吗。”

    小陈则来来回回打量这些相关部门负责人:“张局,陈队长,你们这里是怎么回事?监控录像来回播放,你们这意思是告诉我们霍总,人来你们民政局领个证,我们霍总夫人就这么凭空不见了?”

    张局擦了擦额头上的汗,不敢直接面对上一言不发的霍彦朗,霍彦朗身上的气度冷冷透着杀意,冷峻得怕人,他只能心虚地对小陈说:“陈秘书,这个事情我们一定严查!毕竟人是在我们管辖片区丢的,这种人口失踪案我们一定查个水落石出!”

    霍彦朗着实是一尊大佛,擎恒集团是总公司,但旗下资产投资了不少的子公司,分布各行各业,b市几乎所有新兴产业都有涉猎,而去年b市财政报告里写着的b市十大经济产业支柱里,十大重点维护与扶持发展的重点公司里,八家都是属于霍彦朗的。如果这八家公司全部撤走,那么b市今年的gdp创造值至少要下降一半,这可是市领导班子要全部被记过处分的大动荡。所以面前这个甚至比他年轻的男人,那可是惹都惹不起的人物。

    如果早知道霍彦朗要来,他只怕连组织全单位的员工出门迎接,亲自办理的心都有。

    谁知道,霍总低调携妻来注册登记,结果人却失踪了?

    袁桀看着霍彦朗,人也格外沉默。早在将近一个小时前,霍彦朗还吩咐他包下了整个海景餐厅。

    “霍总,慕小姐会不会是……”袁桀担忧地问。

    逃婚的事情,慕安然不是没有做过。

    霍彦朗终于回头,看了袁桀一眼。这视线雾霭沉沉,透着一股可怕,“不会。找,安然绝对不可能是自己走的,就算把民政局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来。”

    霍彦朗手里还捏着两本结婚证,结婚证上钢印的三个金色大字那么刺眼,可今晚要和他在一起过他人生中最特别的一个生日的妻子,此时人又在哪里?

    霍彦朗凌厉的眼底裹着一层雾气,里面透着冰凉还有惧怕。

    他最怕的不是慕安然自己逃走,更怕她落入了别人手里。

    已经安静了这么久,慕岚也还在国外,之前那次的教训已经让人不敢再乱生动了慕安然的心思,那么这一次,究竟是谁?!

    气氛严肃,丢了人,而且还是擎恒霍总在乎的人,这事不简单。一直没出声的警队队长紧张出声:“霍总您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派全部警力介入调查,绝不会让慕夫人出任何事情!不管是霍夫人不小心丢了,还是有绑匪特意做的,我们都必定会查个水落石出!”

    结婚当天,擎恒集团董事长的小夫人在民政局失踪,不管是不是有绑匪,会不会面临撕票,不管是最后失了钱还是失了人,毕竟都是他们所承担不了的啊!

    这话,霍彦朗应都没应,只是一直看着监控视频。

    此时整个监控室,气氛死一样沉寂,格外吓人。

    监控视频一次又一次来回播放,霍彦朗站在屏幕前挺拔的身形僵得可怕,众人没留意的地方,霍彦朗垂着的手捏成一个死拳,黑着一张脸来回看。

    不安、恐惧、无能为力以及痛苦、憎恨,像是打翻了调料瓶般五味陈杂,这种对自己愤怒的感觉几乎要撕碎了他仅存的理智。

    一遍又一遍地看,随着时间过去,整个监控器里寂静无声!

    “这里,再回放一遍!”

    霍彦朗死死盯着屏幕,屏幕上慕安然走了进去,然后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期间十分钟有不少人进去,又有不少人出来。

    一直到了二十分钟……还是没有人。

    三十分钟,也没有人……

    不仅如此,一直到现在,还是没有她的身影。

    霍彦朗就连大楼前所有车辆出入的视频也全都看了一遍。

    这世上,最可怕的永远不是有迹可循,最怕的就是一点点痕迹都没留下,一个笑脸盈然的大活人就这么不见了!

    有线索就意味着还能追踪,可一点线索都没有,简直能叫人绝望。失踪得蹊跷,时间短得让人始料未及!

    十几分钟,仅仅是十几分钟……

    霍彦朗沉着脸,想着后来他亲自闯进了女洗手间里,直接沉沉推开女洗手间紧闭的门,他一言不发地迈步走了进去,每一个小隔间他都找了一遍,查看了女洗手间里的门甚至是封死的,根本就不存在第二个出口。

    那么人呢?慕安然人呢?

    谁来告诉他,她人去哪里了?!整个洗手间干净得一尘不染,他甚至连她的一根头发都没找到!

    霍彦朗沉着脸,眉眼稍间酿着一股可怕的凉意,等到监控播完又重复再播新一轮的时候,霍彦朗狠狠捶了一下桌子。

    周围的人都吓了一跳。

    霍彦朗急红了眼睛,仿佛疯了一样,看着民政局的负责人,话语里裹着淡淡的寒意,令人遍体生寒:“张局长,再找不到人,只怕我会拿你们整个部门都陪葬。”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