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慕安然脑子一片空白,几乎所有的记忆都停留在了民政局,对!那个面善的阿姨……

    “唔!”

    “醒了?”黑暗中有人问。紧接着,男人促狭地笑了一下,狠狠地一踹:“既然醒了就安静点,要不然我做了你!”

    “干什么?都说了让你不要动她,你是想死吗?”黑暗中传来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这个女人的声音有些熟悉,就像是苍老的声音一下被捋平,变成了清亮的年轻女人声音。这声音中气十足,竟还带着些狠意。

    慕安然嘴巴里被塞着东西,她想喊又喊不出来,只能左右摇晃,挣扎着,用以表达她的愤怒!这里到底是哪里,为什么她的头上还套着麻袋?

    显而易见,她这是被人绑架了!

    可是,为什么要绑她?

    是姐姐吗?不对,慕岚已经在国外玩了好一阵子,以慕岚的性子绝不可能会回来特意做这件事情!对于慕岚来说,及时行乐永远是最重要的。其次,她和霍彦朗又在一起的事情,她保护得很好,并没有大势张扬……甚至,在a市的时候她几乎没有和霍彦朗在公共场合出现过!她心里还是有些害怕,害怕慕岚会知道……

    那么不是慕岚,又是谁?为什么要挑她在民政局的时候绑架她?难道是巧合吗?

    “唔!”慕安然愤怒,想吐出嘴里的布团,可是现在双手都被人捆起来了,眼睛也被蒙着东西,这些人像是害怕她知道似的,还往她脑袋上套了个麻袋。

    “你安分一点!”女人走过来,踢了慕安然一脚。

    她没踢重,却很好地威慑了慕安然。

    “你再动,看到了我们,我保不齐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到时候天王老子来也救不了你!”

    “唔!”到底想做什么!

    救命……可她现在什么话都喊不出来,什么事也做不了。慕安然几乎可以感觉到那双女人的脚踢在自己裙子上,浅红色喜庆的裙子都被踢出了一个脚印。

    人生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结婚,竟然会被人绑架。慕安然突然很想笑,悲伤和恐惧到了极致,竟然觉得哭笑不得。新娘被绑架,这应该很少见吧?在洗手间里,那么突然,她不过才看到霍彦朗在戒指上给她留的字,她甚至没来得及好好对他笑,甚至没来得及好好抱住他,甚至没来得及好好感谢与告别。就这么被绑到了这鬼地方!

    慕安然似乎闻到了牛粪的味道,她不敢乱动,却是悄悄地触碰了捆着自己手的绳子,是大麻绳。

    动了动脚,捆着脚的绳子也十分粗,看来对方根本就不给她留一点逃跑的余地。

    慕安然感觉到自己身下垫了一块垫子,看来对方还算是比较礼遇她。

    这次到底是谁?

    遇到危险的时候多了,她似乎比第一次更能平心静气地接受,能更好的分析时局利弊,再也不会哭得大脑一片空白了。挣扎不开,那就避免冲突。毕竟这一次显然和之前两次都不一样!她是被迷晕了从民政局带出来的,对方能够做到这个程度不惊动霍彦朗,必定下了很多心思。而且,这些人能够把她从市区带到有牛粪味的地方,大约是乡下某个地方藏起来,那么就证明她晕倒时间并不短。至少也有两个小时以上。

    在这两个小时里,那些人没对她的身体做出什么事,那就证明不是为了劫色而来。

    是为了钱吗?

    “唔唔!”仔细分析了以后,慕安然逼着自己将恐惧的心情放平,争取说话的机会和他们博弈!

    没有人理会她,她再动了动身子,没再表现出想吐和愤怒,疯狂挣扎的样子,而是尝试出声告诉他们,她很难受!

    既然不敢伤害她,并且还给她一个垫子,就证明这些人还是有顾忌的!

    “阿mei,她好像很不舒服的样子!”男人操着并不地道的普通话朝那个女人说着。

    女人上下打量了慕安然一眼,这个漂亮的女人脸上都染了灰,花着脸,看起来那么楚楚可怜,难怪团伙里这些男人都忍不住想动手碰她!

    她看着慕安然此时这痛苦的样子,又想到他们这次做的事情,她放缓了声:“把她嘴里的东西拿出来!”

    慕安然猜对了,这些人的目的不是要伤害她!那到底是想做什么?

    绑架她,找霍彦朗要钱吗?可是又怕伤害了她霍彦朗不给赎金?

    霍彦朗……霍彦朗又惹了仇家?这一次不是伤害他,而是转向针对她吗?

    慕安然心里想过无数可能,都一一被自己否定了。霍彦朗哪有仇家,唯一一个,大概也就只有自己的爸爸吧?业内,霍彦朗与擎恒集团的风评是第一的……慕安然的心一点点变凉。

    恐惧永远来源于未知……她难受,痛苦,甚至身处这种地方,手脚都被捆了起来,看不见任何对她有图谋不轨的人,她甚至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她现在正遭受这种对待,那么霍彦朗呢?他发现自己不见了,并且就这样在他的眼前消失了,他会怎样?自责吗?还是疯了一样找她?

    慕安然心里的内疚快要淹没了她!如果她在小心一点点就好了!事情就不会变成这样……

    突然!嘴里的脏布团被人拿掉了,慕安然终于呼吸到新鲜空气,整个人都呛出了眼泪!

    “咳咳——”

    “你们到底想做什么?!”

    “啊mei,她看起来好可怜的样子,哈哈。你说我们这么对她,会不会被老板骂?”

    慕安然看不见,只能听他们说话!没人搭理她,反而是拿着她的窘迫开玩笑,这种态度和不当回事的氛围,越加让她觉得恐惧和慌张,但现在她什么都不能做!什么都做不了!只能眼睁睁地用自己所有的力量把握住一切机会和他们斡旋!

    “你们听不见我说话吗?”慕安然咬着唇,强迫自己硬了声,很有底气地和他们说话,“你们到底要做什么?把我绑来这里对你们有什么好处?难道不怕我男朋友来救我吗?”

    叫阿mei的女人先是愣了一下,然后笑出声来:“男朋友?你说的是和你在民政局领证的男人吗?”

    “他确实很厉害,听说整个b市都已经被他翻个底朝天了,我们从高速路口出来的时候,各关卡已经设卡,但又怎么样呢?就算动用再多的警力又怎么样?我们早就已经替你化好了妆,慕小姐,你以为你身上还是穿着你今天在民政局的那身衣服吗?如果真是这样,我们把你带出来的时候,你男人怎么会没有发现?”

    “魔高一尺道高一丈,我们既然是吃这碗饭,又怎么会自己砸了自己的饭碗?”

    慕安然被捆着的手都狠狠一握,麻绳勒得她手腕发痛,好像手都快不是她的了。

    女人的话狠狠地瓦解着她的信心。

    原来她还一直以为自己还穿着浅红色的裙子……

    叫阿mei的女人看着慕安然,其实他们把慕安然运出来确实不容易,不仅给她换了嘻哈风格的衣服,后来她们甚至在快到高速路口收费关卡前,又把她身上的衣服换了一次,给她套了一个短发头套,衣服也换成了更加宽松的衣服,看起来就像三十多岁的孕妇!

    此时,慕安然是被蒙着眼,才会以为她还是穿着原来的衣服,其实她刚刚踹的那一脚,落在的是他们最后为慕安然换的那条浅蓝色的孕妇装上。

    慕安然紧紧咬着唇,听着这个女人说这些话,她脸色苍白却还是尽力维持自己语气的平和:“是吗。你们替我化好了妆又怎么样,该找到我,他还是会找到的!”

    这话一说出来,就连慕安然心里也荡起了涟漪,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她那么相信霍彦朗了呢?这感觉就像经历过了重重磨难,她已经和他养成了默契。霍彦朗给她的感觉是可靠的、信任的、安心的。她从刚刚睁眼开始,发现自己落入了险境,心里面隐隐约约只有一个念头!他会找到她的!一定会的……

    慕安然此时紧紧咬着唇,没有被吓哭,反倒轻轻地笑了,气度从容。

    是不是和一个人待久了,也会学到他身上的几分镇静呢?慕安然觉得此刻的自己像极了霍彦朗,她甚至在想如果霍彦朗遇到了这样的事情,他会怎么处理?

    慕安然再度开口:“与其被他找到,你们不如早点放了我,趁现在我还没有看到你们的模样,我什么都还不知道,那么你们逃得远远的,日后就算公安机关介入,我也没办法向他们提供更多证据,你们就当这件事情没发生过,也不会触犯法律的底线,这样不是很好么?”

    “你们既然敢绑架我,又知道我们的行踪,就应该知道,早在前几天我刚参加完b大的毕业典礼,我是硕士研究生,我念了那么多年书,我说的话你们应该要相信才对,我犯不上牺牲自己来和你们作对。你们知道吗,犯绑架罪可是要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或者无期徒刑的。”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