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长得像的都不能放过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黑,还是好黑。

    慕安然一个人蜷缩在角落里,之前这些人给她垫着的小垫子早不知道落到了哪里。她紧紧抱着双腿,穿着的衣服并不是很厚,可这地方应该是乡下,并且两边无太多高层建筑,所以外头飕飕刮着的冷风一下子便透过薄薄的墙刮了进来,冷得她打了个哆嗦。

    现在应该是夜里,那些人已经去睡了好一会儿了,下午给她喂了一些水,傍晚的时候让她吃了一些东西,却还是没有解开她的手和脚。

    突然,外头传来簌簌的声音,是男人的脚步声。

    慕安然悬起了心,被套在麻袋里的鼻和口也在紧张地呼吸着。终于,男人的脚步声果然停在了她身前。

    “起来了,起来了,慕小姐,别坐着了,快点跟我走!”

    “唔!”慕安然想说你别动我,我自己走!可是嘴巴依旧被堵住,她索性不再挣扎了。

    被从房间里带出来的时候,外头的风一下子就刮了过来,纵然头上套着一个麻袋,但也飕飕刮得脸部生疼。

    慕安然抽了一口气,喉咙被冻得火辣辣的。

    听到了引擎的声音,慕安然也不反抗,任由他们带着走,所以男人下手也不会很重,简直是好好地将慕安然“请”到了车上。

    “慕小姐,一会可能还要委屈你继续睡觉了。”女人清亮的声音又在慕安然耳边响起。

    这些人?是要将今天白天说的话付诸实践了吗?要带她回a市?

    突然,慕安然刚坐进车里,感觉手指头被人拽了过去,猛地一瞬间传来了刺痛的感觉,慕安然感觉脑中一白,恍恍惚惚的感觉再次袭来。这些人,又对她用了同样的手段!

    ……

    车速高达一百七十迈,霍彦朗烦闷地开车窗,车窗外的风呼啦啦地灌进来。

    夜风吹乱了霍彦朗的头发,也吹花了他深沉的眼。

    霍彦朗在不知不觉中把车子开到了海景餐厅,他走进海景餐厅,餐厅里的服务员立即鞠躬,“先生好,欢迎光临。”

    霍彦朗一脸冷沉,甚至连一点回应都没给他们。服务员面面相觑,竟心惊胆战起来。

    原本今天这个餐厅是被包下的,可对方却迟迟没有来。他们做服务员的一直在等候,都在猜测是不是顾客出了什么事情,现在看着这个英俊男人独自赴宴,大家竟一时间都不敢乱说话。

    他们不敢上前去打扰霍彦朗,霍彦朗便也自得清静。

    此时,霍彦朗直接越过餐厅隔断走到了巨大的落地窗前,远处辉煌的灯火和海景连成一片,灯塔偶尔扫过光芒,他皱了皱眉,直接坐到了窗前。

    霍彦朗什么也没做,只是从口袋里拿出了一样东西,大红色的结婚证。红色的结婚证封皮越发衬得他手指修长,皮肤颜色白得好看。

    霍彦朗静静地把结婚证放到了桌上,他的座位对面。

    一个人,两本证。

    时间一点点流逝,沉寂着……霍彦朗坐了至少有半个小时,就这么沉寂地独自坐着,挺拔修长的身影哪怕是坐着也显得高挺,本该意气风发的身影,却硬生生落拓出几分落寞。

    安然,你在哪里?

    不知坐了多久,霍彦朗的手机终于响起来,他沉着脸深拧着眉头终于接起。

    电话那头,传来黑贡恭敬的声音:“霍总,我查到了,我有事想向您汇报。”

    “嗯。”霍彦朗的声音浮着淡淡的燥意。

    这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淡,但黑贡听出了几分沉狠,滋事重大,他不敢耽搁,于是立即朝霍彦朗道:“这件事情我大概查出了是谁做的。在a市,自从上次隆哥那批人被扭送公安机关以后,最近a市又兴起了一批人,这批人做事情滴水不漏,比隆哥这帮乌合之众聪明得多。之前他们专做诈骗,甚至胆子大到竟敢黑吃黑,所以不仅在白道上犯事,甚至惹了一些黑道中的人。”

    “我怀疑,慕小姐这次的事情就是他们做的。”

    黑贡说完等了一会,他想听听霍彦朗的反应,但霍彦朗一直冷沉着声,他就干脆把查到的事情先说了:“这批人最近在a市消停了一阵,所以他们有时间也有能力做这件事情,最重要的是慕小姐就是a市人,惹到的人,最可能的也是a市人。其次这件事情的作案手法,实在太像这批叫阿mei的人的做事风格。”

    黑贡沉沉道:“这批人做诈骗起家,对于伪装的手段了如指掌,作案手法成熟,并且跨地区作案对于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如果真有什么人要收买这他们做事,能吞得下这种活的人,也只有他们。”言外之意,就是别人想接都不敢接。

    “还有呢。”霍彦朗声音冷沉。

    “还有就是我查到他们这批人最近惹了一点麻烦,白道上给他们下了通缉令,而黑道上他们又骗了a市黑市里洗黑钱的张总一大笔钱,现如今黑白两道都封杀他们,所以他们不敢像以前那样出面做事,但花钱大手大脚习惯了,所以消停了一阵,最近想必很急需钱。”

    “所以他们很可能铤而走险,最后再接这一单。”黑贡道:“慕小姐是a市人,对方这么辛苦把她从b市带走,很可能是为了囚住慕小姐,所以极有可能再带回到a市来,放在身边看管着。”

    “而且,慕小姐毕竟刚从学校毕业,肯定不可能惹到什么人,这些人绑架慕小姐的目的不明确,但至今还没有要赎金或需要霍总你帮忙做什么事,那就证明对方的目的不在权和钱这上面。”

    “照我看,慕小姐的安全,目前应该没有问题。我认为最需要的就是把人找到。这一点,我会在a市留意着。”

    霍彦朗静静听着黑贡说的话,脸上冻起的那层冰霜终于一点变化都没有。

    只是道:“今晚我在b市善些后,派袁桀跟进一下可疑车辆的行驶路线,忙完我坐明早的飞机回a市。”

    既然如此,他就回a市等着对方浮出水面,守株待兔。

    “黑贡。”霍彦朗淡淡道。

    黑贡在电话那头一僵,霍彦朗是正经商人,用到他的时候不多,所以也极少这么真经地叫他的名字。

    “霍总。”他应。

    霍彦朗沉了声,似郑重:“这两天,你在a市甚至是a市附近的城市都费点心,如果有风声,立即告诉我。来不及告诉我,也看着行动。”

    “绝不能……让她有一点点闪失。”

    黑贡还从未见过霍彦朗这个样子,这么郑重其事地向他交代,不像是上下级吩咐,更像是一种托付。慕安然这次失踪,来得突然,来得蹊跷,来得果然猛烈,地域跨度太长,他分身乏术。

    黑贡道:“霍总,您放心。哪怕是我出事,我都绝不可能让慕小姐出事。”

    “一旦有慕小姐的消息,我立即回报您。”

    不管是死是活,都要把人救出来。救不出来,也会在尽量不打草惊蛇的前提下,保证慕安然的安全。

    黑贡在电话里那头沉声,承诺必定竭尽所能。

    ……

    夜很黑,霍彦朗挂了电话,收好了结婚证,起身离开海景酒店。

    车子依旧如同来的时候那般,以极快的速度飞驰在高速路上,阑珊的灯光落在他渐冷的眉眼上,看着这座城市,霍彦朗平生第一次觉得原来“消失”这个词,也能让人痛恨到这个地步。

    如果慕安然没事,那么一切好说。

    如果她有事,只怕他绝不会放过那个一手策划这件事的人。哪怕那个人,他再动不得。

    ……

    混混沌沌,慕安然觉得只有这个词可以形容现在的她。

    药效开始渐渐发作了,最后晕倒前,她歪了一下脑袋,这些人把她头上的麻袋取出来了,车内太黑,她浑身软乏无力,来不及看这些人究竟长什么样子,只看到车窗外一片黑漆漆的乡间小道上。

    似乎,自己正坐在一辆两厢车子里,很低调。

    究竟是谁要控制她,非要这么绑走她不可?

    想着想着,慕安然眼皮一重,终于沉沉倒下,靠到了车窗上,晕了过去。

    从b市到a市的路程十分漫长,这些人大概是为了躲避检查的缘故,一直在走省道,一路不知道路过了多少关卡,甚至还换了几次车。

    期间慕安然迷迷糊糊醒了几次,眼睛沉重得怎样都张不开,只是听到他们应付检查的声音。

    “我们是去n市自驾游的游客,侬是出了什么事?证件都齐全的啦。”

    “……”慕安然好想挣扎,尝试弄出些动静,可是竟然提不起一丁点力气。

    浑浑噩噩间,似乎感觉到有人穿着警服,看着车里面的人。

    检查的人目光停留在慕安然身上。

    这些人立即态度自然道:“这是我小嫂子,她晕车。”

    慕安然也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把自己打扮成了什么样子,她努力地翻了翻眼皮,可最后甚至连睫毛都抬不起来。她想挣扎,却是什么都做不了。

    慕安然似乎听到了外头袁桀的声音。

    “麻烦刘队让底下的人一个个检查,长得像的、年纪像的都不能放过。”

    慕安然张了张嘴:“……”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