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在这里待着,哪也别去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她张嘴的样子那么吃力,身边的人看她要转醒,顿时也有些紧张起来,但明显在极力克制着自己,车里一道女声响起:“警察同志,你看我们都挺正常的,还有什么需要吗?我们都可以提供给您。”

    “只是,我这小嫂子晕车太难受了,车子停在这里,人这么多,您又围在车周围,空气流通不了,她更难受。”

    这话一说,显得慕安然刚才的挣扎像是一种无声的抗议。

    检查的是一位小警察,他顿时面露难色。

    毕竟他们是为人民服务的,这就算是查案,也是在救人。他只能认真看了看车里的人,几个人都像是老实的人,尤其是坐在副驾驶座的女人和后座的男人,穿着很干净的衬衫,像是都市里的白领。

    就连车后座难受的“孕妇”,都是打扮得干干净净的。

    怀孕的人确实是更容易晕车,小警察再打量了两下,拍了拍车窗,示意道:“好好开车。”

    说罢,车里开车的人立刻把车窗升了上去,车窗关闭前,慕安然似乎听到袁桀严肃询问的声音。

    “里面是什么人?”

    小警察回道:“四个人,一个男三个女,说是去n市自驾游的。没有可疑人物,只有个年轻孕妇。她挺难受的,袁助理,我想先放他们走,还是你要亲自看看?”

    “孕妇吗?”

    小警察点点头:“还有点晕车。”

    旁边有个老警察听到了,说:“孕妇晕车还自驾游?”

    袁桀脸色一沉,直接走上前来,敲了敲车窗。

    车里的气氛异常紧张,不过开车的男人还是把车窗摇下了。

    袁桀看着车里的人,目光巡视了一遍,皱了皱眉头。

    看到车里挺着大肚子的孕妇,他视线停留了好几秒。“孕妇”皮肤很黑,穿着浅灰色的裙子,靠着窗大口大口呼吸着,头发甚至有些乱,确实是很难受的样子。

    尤其是对方似乎感觉到了他,有些挣扎。

    车里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嫂子,你别急,就快到地方了。都和你说了,你不适合出门,还是在家里养胎,你又偏不。下次咱们再一起去n市嘛。”

    袁桀皱着的眉头终于稍稍一松,实在是从这个怀孕的女人身上看不到半点慕安然的样子。

    “放行吧。”他沉沉道。

    车窗重新摇上的一刹那,慕安然心里一沉,彻底痛苦的晕死过去。

    期间,慕安然不知道又坐了多久的车,一路畅通过关,她睡睡醒醒好多次,这些人给她用了很多次药,每一次都是小分量。从黑夜到白天,又从白天到黑夜,她觉得这日子过得昏天暗地,无措,挣扎,痛苦……感觉自己快要熬不到尽头的时候,这些人终于将车子一停。

    一道声音不住往慕安然脑子里钻:“终于到了。”

    终于到了吗?

    ——是a市吗?

    零零碎碎的声音从她耳边传来,“我们动作轻些,慕小姐睡着了。”

    紧接着,移动的声音,慕安然彻底晕睡死过去。

    再睁眼,慕安然以为自己是不见天日太久,双眼都恍惚了。睁开眼,一直聚焦了许久,才终于看清眼前的一切。

    白色的窗帘,柔和的阳光从窗外穿进来,窗外有绿色的树。小鸟的叫声,吱吱喳喳,简直像在天堂一般。和她前两天度过的日子,简直是天差地别。不再有风声,不会再被冷风灌入喉间,不会再令她整个人呼吸都犯疼。

    房间里似乎弥漫着淡淡的香气。她感受着身下的柔软,这么软的床垫,一定价格不菲。像极了她在慕家睡的那一张床。

    慕安然定了定神,在心惊中,终于彻底看清了周围的装潢。简约欧式风格的房子,并不是她之前在慕家睡的房间。完全陌生的地方!这到底是哪里?

    慕安然大口喘着气,从床上坐了起来。几乎是同时,她起身的一瞬间,看清了自己身上柔软的睡衣,而门外也猛地跑进来一个佣人。

    佣人担忧又恭敬地问:“小姐,您起床了?”

    慕安然的脑袋还有打了太多药的后遗症,她难受地捂了捂额头,撑了好一会才思路逐渐变得清晰:“这里是哪里?”

    “哪里?这是别墅啊。”

    “别墅?”

    “是,我们慕总说了,让小姐您在这里待着,哪也别去。”

    “慕总?”慕安然皱起了眉头。

    她想下床,这才发现自己浑身依旧软弱无力,只能心里沉沉地问着眼前的佣人。佣人显然是新来的,所以什么也不知道,只是很乖巧地要看住慕安然,其余的问什么,回答的全是上面的人交代过的话。

    “为什么要把我绑来这里,到底是谁,我要见你们慕总。”

    慕总是谁?还能是谁?慕安然不敢想,也不敢猜。

    佣人立即回答:“这个,您稍等。慕总一定会来见你的,他说你这几天受苦了,应该也没好好吃过饭。慕总还吩咐了我们做了小姐您爱吃的菜,小姐您起来洗漱一下吧,东西都做好了。”

    慕安然捂着脑袋,最后再看了看周围的摆件和装饰,眼里的目光一点点变冷。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人生和命运都不是她的了?她是一件玩具么?还是一个人偶呢?甚至,要用这种极端的办法,把她从b市,甚至是从霍彦朗的身边带回来。

    有些矛盾,已经到了这样的地步了吗?

    慕安然不再理会佣人,佣人看着慕安然变得生冷的目光,蓦地也觉得害怕。自动离得远远的了。

    慕安然一直在床上坐着,脑袋一片空白,这个世界好虚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小姐,请用餐。”

    慕安然下楼时,两个佣人恭恭敬敬站在楼下与她打招呼。

    这是一栋三层的小洋楼,似乎建在半山腰上,至少,她从窗口看去,看不见一丁点城市的影子,如果不是曾听那些人说过要把她送回到a市,她甚至猜不到这里是a市。毕竟a市离b市有几千公里,不是么?

    慕安然冷着脸坐下,看了一眼桌上的东西,竟然都是她爱吃的东西。她动了一下筷子又放下,来来回回竟然没吃几口饭。

    两个佣人紧张地望着她,慕安然甚至没有心情去顾及她们的感受。

    毕竟,有谁会顾及她的感受吗?

    “小姐,不好吃吗?”似乎照顾不好她会被责罚。

    “没有。”慕安然冷冷道。

    这几天她过着非人的生活,永远在浑浑噩噩中,好久思绪没有这么清晰了。但越是清晰,越觉得无望。把她关在这里,派人专门看着她吗?做她爱吃的菜,然后呢?

    可是,她现在毕竟不是以前,会为了不开心的事情而吵闹,甚至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哭。她已经不再那样了,她觉得自己成熟许多,甚至可以平静地面对这些变化。

    “挺好吃的。”慕安然淡淡道。

    说完,再也不看这些佣人,如同嚼蜡般吃饭。

    她要努力吃饭,不吃饱,怎么逃出去呢?

    “我想打电话。”慕安然随便吃了一些后,对着两个佣人说道。

    “这……”佣人很是为难。

    “不行吗?”慕安然明知故问。

    她就是想知道,他们到底能把她关到什么时候,做到什么地步。

    佣人为难地说:“小姐,这里没有电话。”

    “是吗?”慕安然笑了笑,“那你们身上的手机呢?”

    “我们的……”佣人看着慕安然的脸,好漂亮精致的女孩子,却像被关在笼子里一样。她们不忍心道:“我们的手机在来工作之前就被搜走了,我们也没有手机。”

    真好……

    所以,她是彻底和外界断了联系了吗?

    “那你们说的慕总,什么时候才来?是我爸吗,他把我关在这里?”

    甚至,用那种一点儿也不友好的办法,把她请来了这里。虽然是父亲,可这和抓有什么区别?

    慕安然心里竟觉得委屈,眼圈泛红又觉得太矫情了些。她忍着脾气道:“把我关着有什么意思,我甚至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你们让他早点出现好吗?我要和他谈一谈。”

    佣人毕恭毕敬:“好,小姐,您吃饱了就先上楼去,如果慕总来了,我再请您下来。”

    这句话说得委婉,也就是让她先回房间去,慕方良来之前,她任何地方都不能去。

    慕安然气急了只能笑,小小的鹅蛋脸酿出笑意。

    “好。”经历了这些事情,连争都不争了。

    至少,回到了a市,总比在之前那些亡命之徒身边好。她们知道她之前经历了什么么?被破布塞嘴巴,麻袋套头,给她打很多麻药,让她一直在晕晕沉沉的状态里坐了两天两夜的车。

    慕安然凝视着这两个佣人,“如果他来了,立刻来喊我。”

    之后几个小时,这栋建在半山坡的小别墅一直很安静。慕安然坐在窗台上看着远处一大片高尔夫球场,一直想不明白这里是哪里。

    霍彦朗……能找得到她吗?

    慕安然捏了捏自己手上的戒指,如今她连结婚证都没有见到,就要同他分开了。她不见了,他该多着急?

    正出着神,蜿蜒的山路上突然出现了两辆黑色的越野车。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