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慕总也太极端了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这一声,惊醒了众人。简直是猝不及防,魂都要被吓飞了。

    一群拥挤在角落里擦拭博古架的佣人们立即回过神来,全部住了嘴。大家齐齐面色发白朝门口看去,只看到慕岚瞪着大眼睛,咬着红唇生气的样子。

    天啊!

    整个慕家脾气最不好的就是慕大小姐,当初慕岚发了疯在慕家砸东西的场景如现眼前。大家一齐抽了气,把头低下,簌簌发抖:“慕小姐……您回来了?”

    慕岚气狠狠地看着她们:“你们都很闲?都不想在慕家干了是不是?慕家怎么样,轮得到你们来评头论足?”

    这些下人,她不在的这段时间难道一个个是想飞上天不成?

    “没有没有,慕小姐!!我们错了,我们这就去干活!”刚才的话,慕小姐听到了多少?

    这里面四五个人,每个人多多少少都说了几句,慕岚真的发起脾气来,她们这些人一个都走不了。

    慕岚睁着眼睛愤怒地看着这些人,看她们拿着抹布鸟作兽散,直接抬起腿穿着高跟鞋就气愤地狠狠将箱子一踢,这一踢,更是吓坏了这些佣人。

    几个人赶紧逃一般走出客厅,去到外面院子里干活。

    等人都走了,慕岚气喘吁吁地看着空空荡荡的慕家,刚才佣人的话却全刻入了她的脑子里,想忘都忘不掉!

    慕家要倒闭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还有,慕方良被告?受贿被查?偷税漏税?还有跳楼?这都是什么情况!

    现在哪家大公司是干干净净的?哪家公司敢说自己的经营一点问题都没有?偷税漏税基本是业内常态,慕氏当然也会有点问题,但是一直以来慕氏都做得非常干净!怎么可能会有事?

    而且她才出去玩了一阵,她爸怎么会被告了,甚至还闹到险些倒闭的地步?

    她从出生起,就是含着金汤匙的大小姐,慕家都有钱多少年了?这几年生意越做越好,她清醒后最后一次去公司,几个房地产项目都还在良好运转中,如果不出差错,这些项目是只赚不赔。到时候她慕岚的身价不知道要随着慕氏水涨船高多少倍!

    现在突然听家里的佣人说惹上了麻烦,这让她怎么接受?

    更甚的是,她们后面说了什么?慕方良不同意慕安然和霍彦朗在一起?所以把慕安然从b市弄回来,关起来了?

    慕方良不同意那是正常!慕岚心里一阵舒心。可她不是傻子!难道这句话她听不出是什么意思么?这句话的意思是,慕安然现在还和霍彦朗在一起?他们还藕断丝连?他们竟然……

    解除了婚约也管不住慕安然这颗发骚的心吗?竟然又去和霍彦朗在一起,到底把她的话放在了哪里?这个男人找了那么多人强奸了她自己的亲姐姐!慕安然到底有没有良心?竟然把她的话当耳边风!

    还有霍彦朗……

    慕岚想到今天自己在机场出口看见的那辆限量的保时捷,还有黑色玻璃膜后轮廓模糊的英俊男人,她那一点点虚荣心都被敲碎,只剩下在地下室里听着水滴声,还有蛇缠上她小脚的触感,男人们尽情玩弄着她。

    凭什么?!凭什么慕安然可以和霍彦朗在一起,凭什么她远走他乡散心,而慕安然却趁着她不在,和霍彦朗在国内腻腻歪歪?

    慕安然和霍彦朗还没有彻底分手,这个消息简直震惊了她的心!

    慕岚的手捏得咔嚓响,整个人瞪着眼,简直是愤怒到了极限,几近目眦欲裂。

    她走遍了整个慕家,都没有发现一个人,她现在的愤怒竟然无处可发。

    慕岚拿着电话,下意识就想打到慕方良那里去。

    慕安然在哪里!她现在要见见她,她简直想打死家里这个小贱人,哪怕她是她的亲妹妹,她都不会客气!

    慕氏会客室里,慕方良请来的律师正坐在巨大的圆办公桌对面。

    “张遵张律师是业内翘楚,论打这一块的官司,能力一点也不必章明杉那小子请的律师差,我认为张律师一定能胜任慕氏这次的官司。”慕氏的副总恭恭敬敬地对慕方良说道。

    这边话音刚落,对面那位被阿谀奉承的张律师立刻用不容乐观的语气说道:“慕总,其实依我看,这个案子我虽然接下了,也承诺一定会全力以赴去打赢他,但我认为还是应该给你们做个心理建设。”

    “其实慕总,不需要我多说,你已经想得很清楚。”

    “有些事情,你到底做没做,不需要我多说。我认为我们现在能做的只有努力的避开那些对我们不利的指证,争取尽量脱罪,把损失减少到最小,甚至避开这宗民事案件转化为刑事案件。要不然,慕总你只有坐牢的结局。”

    慕氏副总顿时恼怒起来:“张律师,我们慕氏花这么多钱请你来,是让你说这番话的是吗?”

    慕方良沉着一张脸,堪称黑云压城,他正准备抬手喝止身边的副总骂人,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

    他的心已经很烦了,看到电话屏幕上的慕岚,顿时皱了皱眉头。

    他想起来了,慕岚今天要从米兰飞回来。他已经派了慕家的司机去接她,现在应该是回到家了,但他此时正头疼着,实在没心情接电话。

    慕方良扳着一张脸把电话掐掉了,结果慕岚打他的电话,一次又一次。

    正准备又说些什么的张律师只能把话又收回去,一脸的暗色。会议室的气氛前所未有的严肃。在这样的烦躁中,慕方良只能接起了电话:“喂?岚岚。”

    电话那头,顿时响起了慕岚劈头盖脸的叫骂声:“爸!你这是怎么回事?你怎么会惹上官司,怎么会把慕氏弄得快破产了?你不是很行的吗?啊?你告诉我啊,为什么会这样。我不过是去国外旅行一趟!”

    慕方良皱着眉头,不知道怎么回答慕岚担忧的问题。他想张口,结果慕岚那边传来越加崩溃的质问声:“还有,慕安然不是和霍彦朗分开了吗?爸,你能告诉我么,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们又在一起了?”

    这会儿,慕方良越加烦躁,心口都一阵闷疼!

    慕氏的事情目前连律师都摆平不了,他哪有心情对慕岚解释这么多?

    “岚岚,这些事我回去再和你说。”

    “我不要,我就要现在听你解释,要不然,你让我去找慕安然啊,我亲自见见她!你别告诉我你不知道,爸,我知道你把安然关起来了!你让我见她一面,我要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可以不要脸到这个程度!”

    又开始了……一切仿佛回到了最开始的时候。

    慕方良此时心烦意乱,明知道挂了慕岚电话会惹她更加愤怒和揭斯底里,但此时慕方良一双苍老了许多的眼睛里透着冷意和疲惫,他移开了目光,再也不听慕岚在电话里咆哮的骂声。

    慕方良挂了电话,直接把慕岚的要求隔绝在外。

    去见慕安然?真让她见到安然,还不得和安然打起来,看慕岚这阵势,不打死慕安然决不罢休。

    半山腰的别墅里,慕安然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情,从被关进来那一刻起,她就仿佛和世界隔绝了,这一个房间里只有她一个人。她可以随意上楼下楼,却永远不可以踏出这个地方半步。她被人严加看管,甚至连院子外面的草坪都不可以踏出去半步。

    慕安然坐在高高的窗台上,她很奇怪,竟然一滴眼泪都哭不出来,明明心里难过死了,脸上却是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意。自从慕方良走了以后,她一句话也没有说。就只是一直看着窗外的风景,看着看着……

    然后看看天花板,看着装点得特别有公主风的床和房间。

    她从被关起来起,就一直是一个表情。

    只有低下头来,静静看着手上的戒指的时候,才是微微笑着的。也只有这个时候,她的笑容才不是怔怔然的,而是终于有了温度。

    她这个样子,路过房间看着她的佣人看到了,心里头都跳了跳,紧张的要命。

    真的,如果再这么关着,并且多关几天,好好的人都要傻了吧?

    不就是谈个恋爱,结个婚么,不同意就慢慢讲道理,慕总也太极端了。

    “慕小姐?”佣人站在门口叫慕安然。

    慕安然此时卷缩着身体坐在窗台上,看都不看她们一眼!

    佣人真是被吓到了。

    如果慕安然出什么问题,她们可吃不了兜着走。

    两人互相对看了一眼,立即给负责这件事的隋崇光打去了电话:“喂,隋秘书,慕总在吗?方便接电话吗?我们觉得,慕小姐自从和慕总起了争执以后,精神就容易恍惚,也不理人,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她也不愿意和我们说话,我们害怕再这样下去……”

    “要不然,你们放个人过来陪她说说话吧?哪怕是发脾气也好啊,别让慕小姐憋着,会出事的。”

    隋崇光在那头凝了凝玩世不恭的眉头,简直不当回事:“是吗?”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