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四章 你相信爸,爸不会害你!

    恋上你看书网 630bookla ,最快更新步步夺婚最新章节!

    那些时候她还不能承受这样多的事情,可那时的她却都忍过来了。那么难走的路她都走过来了,没道理会在变得幸福的时候畏首畏尾。不就是家人不同意吗?那她就守着,一直到他们接受这份感情,接受这份婚姻。

    慕安然朝着霍彦朗笑:“到时候,我要你来慕家接我回去,好不好?”

    “好。”霍彦朗扯了扯唇。

    “那婚礼呢?霍彦朗,我们结婚……有婚礼吗?”

    “有。”

    他答完,慕安然竟然像个没谈过恋爱的小姑娘似的,痴痴地笑起来。

    慕安然这小花痴的样子惹得霍彦朗心头一动,他心里荡出了一阵暖意,大手一抬,揉了揉慕安然的脑袋。

    慕安然顿时“嘶”地冷抽了一声,伤口疼得龇牙咧嘴。

    霍彦朗稍微晴朗一点的眉目顿时又遍布乌云……

    “我没事啦,不用担心。”慕安然又反过来安慰霍彦朗。

    站了一会,谈拢了,慕安然才牵着霍彦朗的手回到了别墅里。佣人站在两侧,看到霍彦朗过来,条件反射地退了一步。

    霍彦朗冷睨着他们,直接走到薛北谦身前。

    “黑贡呢?”

    “把慕岚带下楼了。”

    霍彦朗走下楼,看到黑贡正站在沙发边,而慕岚瞪着眼睛老老实实坐在沙发上。

    霍彦朗提步,走到慕岚面前:“慕岚。”

    “干什么?”

    慕岚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底气敢这样和霍彦朗说话,她只是觉得恼怒、不公平。可此时这话语一说出口,自己先害怕了起来。

    霍彦朗目光稍冷地看着她:“最后一次警告你,不要再碰慕安然。”

    颀长的身影突然靠近,就像一座大山,压得慕岚喘不过气来。

    慕岚心底冷哼了一声,想必是慕安然又把霍彦朗带出去说了什么。在和这个男人商量怎么欺负自己的亲姐姐吗?

    慕岚心里不愿意,可嘴上依旧说着:“知道了!”

    蓦地,这心口不一的表情落到霍彦朗眼里,男人淡漠挑了挑眉,走上前一步,终于亲自出手捏着她的下巴:“慕岚,你回答的这三个字,自己最好认真对待一些。如果再让我看到安然受到伤害,不管是不是你做的,我都会归咎在你身上。”

    声音淡漠藏着令人恐惧的浮躁:“我生气了,会很严重。”

    终于,慕岚猛地打了个冷颤,就这么怔怔看着霍彦朗。

    她头一次意识到霍彦朗并不是在开玩笑。

    所以,她去一趟国外以后,霍彦朗对慕安然的感情更深了吗?

    慕岚难难受得脸色发暗,气得整个人都有些呼吸不畅。但是遭受了霍彦朗这么严厉的警告,她再生气,都不敢再轻举妄动。此时,脸上似乎还火辣辣地疼着。

    慕岚不再说话,霍彦朗终于放开了她的下巴,敛着暗色的沉眸看向随后从楼梯上下来的薛北谦:“安顿好了?”

    薛北谦点了点头。

    已经让这栋别墅的医护人员帮慕安然仔细包扎,霍彦朗看了看时间,最后朝黑贡交代了一些事情,之后便走出去了。

    霍彦朗走了之后,黑贡吩咐几个人留在周围,暗中保护慕安然。

    此时,慕安然坐在二楼房间的窗台上,看着霍彦朗走出这栋别墅,他站在院子里,身后是大片高尔夫球场的草皮。他身长玉立,一双深邃的眼眸仿佛能够看穿世间最稠密的东西,直落在她心上,掀起涟漪一片。

    慕安然有些紧张地抓了抓身侧的窗帘,张着嘴想喊他,最后却还是静静站着目送他。

    霍彦朗看了一会,他举起了手,对着食指摸了摸。

    慕安然顺着他的动作摸了摸,蓦地摸到了戴在手指上的戒指,她忽地一下子笑出来。

    慕安然对着窗口笑了,霍彦朗才沉了冷眸,他转身离开。

    重新坐到车里,薛北谦也打开了驾驶座,坐了进去。

    黑贡则坐了另一辆车,其它人则步行走了出去。

    这些人要做什么,慕安然不知道,但心里忽地颤了一下,是要在附近保护她么?

    虽然他纵容她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但是一旦找到她,就不允许她再受到伤害。尤其不允许她再突然消失在他的世界里。他要清楚知道她在哪儿,都做些什么。

    车子陆续开出半山别墅,别墅里原本的佣人和安保躁动了起来,楼下慕岚似乎发了一下火,但想到霍彦朗的警告,慕岚又心惊受怕地收敛了起来。

    紧接着,慕岚也开着自己的车,踩了油门气狠狠地驶离了这里。

    人都走了,整个房间里就只剩下慕安然了,刚刚佣人已经把这里都收拾干净了,她额头上也贴了纱布,上了药。

    慕安然坐在房间里,虽然和几个小时前一样,但心情到底是不一样了。

    此时看着窗外,蓦地轻笑了一下,手却是一直抓着戴在指腹的戒指。

    慕安然想到戒指里的那行英文,心里暖暖的。

    一生的挚爱……

    慕安然傍晚的饭照常吃,甚至饭量较之前多了一些,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慕方良阴气森森地扳着一张脸走了进来。

    看到安保人员站在门口守着,他顿时一股气无处可发。

    就在下午他刚和张律师结束面谈不久,突然接到半山别墅这边安保负责人打来的电话,得知霍彦朗带人闯了过来。

    他费了这么大的劲,结果还是让霍彦朗找到了。

    详细一问,慕安然竟然还在。

    “安然。”慕方良沉了声。

    慕安然坐在客厅里,一抬头便对上了慕方良的视线。

    慕方良看着慕安然,把她头上贴着医用纱布的样子看得清清楚楚,阴暗的视线骤然一缩,身体动作也停顿了一下。

    “怎么回事?岚岚来过了?”

    下人只是说霍彦朗来过,余下的话他没什么心情仔细听,所以并不清楚霍彦朗来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慕安然抿着唇,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的问题。

    慕方良拧着眉,“岚岚打了你?”

    想必,霍彦朗也是尾随慕岚而来。

    那么慕岚又是怎么知道这里?为了把慕安然控制起来,不让她见到霍彦朗,他来这里都小心翼翼。

    此时,慕方良气急败坏,好不容易设的一个局又让慕岚的任性妄为给破坏了。

    只是,慕安然怎么不跟霍彦朗走?

    慕方良眼底有探究,又参杂着一些慈父的动容。

    他这人爱财一辈子,真到了仇家上门报复,才知道要把女儿给保护起来,但是不是迟了点?

    “爸……”慕安然动了动唇,终于喊了他一声。

    慕方良视线雾霭沉沉地看着慕安然,他问:“霍彦朗来过,你为什么不跟他走?”

    慕安然动了动唇,还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他。

    “爸,你就不能同意我和他在一起么……”慕安然神情认真,小脸上缠了纱布,看起来楚楚可怜,“我很想知道,到底是为什么?我一定一定不能和霍彦朗在一起?”

    “安然,你别任性!”慕方良疲惫低沉地说。

    他开了一天的会,过两天就要开庭了,律师说他这一次很难脱罪,就连慕氏都面临着巨大的危机。一但行贿和偷税漏税的事情爆出,慕氏股票必定大跌,到时候股东为了避免更大的损失纷纷抛售股票和退股,那么慕氏目前在建的几个房地产大项目就面临着资金链断裂的祸事。

    慕氏的重点项目一但资金链断裂,慕氏不能在短时间内及时将项目完成,资金无法回笼,那么慕氏就完蛋了。

    到时候青黄不接,慕氏就是一团烂摊子。

    由他处心积虑建起来的慕氏必败无疑,想到他耗费了几十年心血的慕氏要因为一场官司引发的连锁反应而倒闭,他就心寒无比。

    甚至,胸腔中隐隐约约藏着怒气,这怒气直指矛头——霍彦朗。

    如果不是霍彦朗从中作祟,慕氏也不会面临这样的困境。

    “安然,我说了多少遍,你不能跟霍彦朗在一起。”

    “为什么,爸?就连我已经和他结婚了也不行吗?”

    “结婚?你自作主张和他结婚,我和你妈承认了吗?安然,你荒唐!”

    慕方良严厉呵斥,慕安然没想到经过了这么多事,慕方良的态度依然强硬,严厉拒绝。

    “为什么……到底是为什么。”慕安然泪眼婆娑,喃喃道。

    她有些哽咽,头上的伤口似乎因为激动又沁出一点血红:“在法律上,就算判处犯人死刑,都还会下达一个判决通知书,而我和霍彦朗连是什么罪名都不知道,爸你就要判我们死刑,就算要我们分开,总要给我一个理由吧。”

    “什么理由?你要什么理由?!”慕方良想起多年前的事,还有当年慕安然倒在血泊中的样子,他的手巍巍颤颤,轻微发抖。

    不敢让慕安然知道,也不想让她知道真相:“不管什么理由,总之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爸,你不能这样!”慕安然红了眼眶。

    慕安然哭的样子像只小兔子一样,令人不忍伤害。她毕竟是他捧在手心里养着的女儿,慕方良一时不忍,放轻了声音:“你相信爸,爸不会害你!”

    慕安然咬着唇,死死地望着慕方良,当初订婚宴上他逼迫她和霍彦朗订婚时,说的也是这样一句话。
上一页返回目录 投推荐票 加入书签下一页